?"
中共突然對外企翻臉其中或有政治、經濟和國際局勢上的原因。圖為德國的奔馳汽車。(Getty Images)

最近外企在中國受到調查的很多,令海內外人士困惑不解;調查原因何在?對中國經濟的下一步影響如何?相較於當年拚命吸引外企、收買外企,為何現在似乎像恐嚇外企、甚至於驅趕外企?為什麼要「不公平地使用強硬手段對待外國企業」?其中,究竟是經濟上的理由,還是國內政治上的原因,亦或有國際局勢的考慮?

中國國家發改委如今似乎不太高興,嫌歐洲品牌的汽車在中國新車價格過高,汽車配件價格也太高。奔馳、寶馬、大眾和奧迪在內的歐洲品牌只好爭相降低新車和配件的價格,希望能得到中國國家發改委的「滿意」。

其實,歐洲車在美國的價格也頗高,在美國消費者心目中,歐洲車是豪華、高檔和地位的象徵。美國商界、企業界高級管理人員坐騎的首選,都是奔馳和寶馬。歐洲車在美國的經銷服務商那裡,汽車維修中的配件價格也是高的驚人。但這些面向小眾、市場狹小、高端的豪華車,卻不太會與美國政府的「反壟斷調查」聯繫在一起,因為沒有一家廠商可以壟斷,連寡頭壟斷都不太可能。比如奔馳,它能「壟斷」什麼呢?因為它不是大眾產品,一輛奔馳S級的豪華房車,在美國要10萬美元,在中國高達幾百萬人民幣。但在中國,這一奇怪的指控,卻由一個壟斷了國家全部資源、掌控了國家經濟命脈、操縱了全部國企的政權集團,給提出來了。指控的本身,就非常的滑稽、荒謬和不可思議。

中國所謂的反壟斷運動看似主要針對西方汽車製造商,如奧迪、寶馬和奔馳等。但事實上,中國反壟斷機構數月前就針對許多產業採取了行動,從製藥商、奶粉商、到電腦芯片商,都受到波及。包括軟件巨頭微軟和芯片製造商高通在內的美國公司都受到中國的「反壟斷」調查,可能會被罰10億美元。日本12家汽車零部件企業也被「依法處罰」。一些鏡片企業,如中國強生(Johnson & Johnson)和博士倫(Bausch & Lomb)等,也因「操縱價格」被罰。

內鬥諜影幢幢

中共官方說,他們經過長時間市場數據比較,發現寶馬、奔馳、路虎等多個品牌的車型,在中國市場的售價比國外市場「差價高達三倍或更高」。但價格居高本身,並不是壟斷的證據。外國汽車在中國價格居高不下的原因,其實是中國的關稅、政府的利潤、扭曲的匯率、國內市場保護,和中共經濟壟斷的直接結果。中共祭出「反壟斷法」懲罰外商,實際上是在為自己手中的賺錢機器、中共既得利益集團控制的國企鳴鑼開道、保駕護航!如果要查壟斷,為什麼不查查中國的電信企業、石油企業、和國有銀行?

中共的這些所謂的「調查」,真是商業法上的舉措,是在「保護」中國民眾的利益嗎?顯然不是。美國商會在致信國務卿克里和財政部長傑克‧盧時正確的指出,「中國執行的反壟斷法沒有基於競爭或經濟的基本法則,而是受中國產業政策目標的影響。」正如澳大利亞前駐華大使芮捷銳(Geoff Raby)所稱:「這是前所未有的情形,事關重大,而且牽連甚廣。沒有最上層的首肯是不可能執行的。」而且,這類行動的直接後果,可能是外資大舉撤出中國,這與中共最近20年的經濟國策是相違背的,因而,事件背後,一定有中共內鬥的影子。

此外,中共的調查也不可能公正進行;因為,連中國自己的反壟斷專家,也因為「幫外企說話」而遭到解聘。那剩下的「專家」,就肯定都是一面倒的幫中國政府說話的。這樣的調查,怎麼會有公正性可言?

路透社的報導稱,中共發改委官員在與外企高管的閉門會議上,曾「嚴辭厲色」的告訴外企代表,說他們如果「寫份自承坦白認錯,好過請外部律師!」這真是不打自招,暴露了中共暴政無恥和貪婪的真實嘴臉。顯然,中共已經把它們在鎮壓政治異己、迫害信仰人士、鎮壓維權人士時所採用的手段,運用到了國際經濟和貿易之中。

中共官方媒體指責全球汽車製造商向中國消費者「過度收費」,中國國家發改委隨即對該行業進行調查。這是一幅非常恐怖的景象;政府控制的媒體和政府的機構互相配合,隨意對民間企業翻臉、發威。中國民眾恐怕沒有想到,這個似乎是在「保護消費者」的舉措,恰恰是對消費者權益的剝奪。因為,民企和外企被政府擊垮、被政府輿論抹黑之後,當只有剩下的國企坐大時,最後吃虧、不得不付出壟斷高價的,一定是普通民眾。

如中國歐盟商會聲明所述,中共的調查預先設定結論,根本不是公正的調查,人們還在等待,看看那些受到調查的公司,是否會得到完全的辯護權利。從紅朝的歷史紀錄看,中共的行為從來都是蠻橫、無禮、隨意、粗暴和完全罔顧法律的。人們已經發現,中共當局使用行政恐嚇的手段,逼迫公司在沒有完整聽證的情況下接受處罰。

中共的這些反常舉動,在經濟上似乎是「自殺式」的,非常難以理喻,但人們如果從中共內部政治的因素、和中共目前激烈內鬥的角度看,可能就不難理解。中共當下空前激烈的內鬥,權力之爭,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直接影響了私人和民間企業的運作,也直接傷害了普通的守法民眾。

為什麼中南海要自斷財路、殺掉生蛋的母雞呢?一種解釋可以是:中共內鬥的對立派別,在當時引進外資時,一定安插了自己的人手和保障了自己的利益。而在清理和打擊這些派別時,對方在國企內部的人馬可以直接處理,但對在外企內的敵人就很難下手。怎麼辦呢?通過所謂的「反壟斷」來介入,可能就是一個巧妙的辦法。

用「反壟斷」來插手,可以去查會計帳簿、銷售紀錄,可以查人事檔案、薪資紀錄,可以把公司掀個底朝天,對手自然會被揪出來。達到目的之後,政府可以宣布「反壟斷」調查沒有結果,不了了之。這個做法雖然干擾了商業的正常運作,但可以達到它們政治上的目的。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當然是蠻可惡的。但是,這也正是在中國做生意的「成本」之一,老外們也許現在會更清醒一些了。

總而言之,在中國經濟即將崩潰、中共政局處於巨變之中、紅朝處於國際正義力量的四面夾擊之際,中共突然對外企翻臉,應該是既有國內政治上的原因,也有經濟上的考慮,也還夾雜了國際局勢的因素。如果要定量分析,說它是七分內政,二分經濟,一分國際,可能並不為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