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藻實業董事長張昆旭以誠信打造海藻王國。(攝影/陳柏年)

從出版社到「年貨大街」的大稻埕,新藻實業董事長張昆旭年輕時即在職場磨練,累積創業實力。如今他的海藻進出口貿易,種類囊括全球海域,行銷全世界。從一無所有到創建海藻王國,誠信是他經營的堅持。

文 _ 陳柏年

步入新藻實業有限公司,清香的海藻味撲鼻而來。從五星級飯店的高級食材,到平民價的藻類乾貨,這裡一應俱全。談到如何走入食品業,張昆旭笑著說:「那時候年輕人,對前途沒有規劃,也是因緣吧。」

職場磨練韌性 累積創業實力

臺中豐原長大的張昆旭,退伍後就到臺北一家頗具規模的出版社上班,還曾外派到新加坡兩年。後來出版社不幸倒閉,轉而到臺北的迪化街當布料的業務。他說:「那個落差很大,我們常講文武兩市嘛,出版業是文業,那在迪化街當業務就是武的。」

迪化街市場價格變動快速,早上一個價,晚上一個價。張昆旭除了挨家挨戶銷售外,還要面對三教九流,從臺灣最傳統的批發買賣中,磨練靈活度、專業與韌性,就這樣做了十年毛料布匹的業務。

然而好景不常,當布業受到進口衝擊下滑時,張昆旭只有另闢蹊徑。由於長期在有「年貨大街」的大稻埕經營,他開始嘗試南北乾貨生意,也到各處去挑貨、選貨。他說自己一路走來,都是不相關的行業,所以累積了創業的深厚實力。而讓他步入海藻領域,一舉奠定江山的,就是開發出如今華人市場上隨處可見、無砂的「圓形紫菜」。

開發無砂圓形紫菜 一炮而紅


張昆旭開發無砂圓形紫菜,一炮而紅。

過去市售的紫菜夾雜泥砂,已被視為理所當然。有一回,張昆旭在臺灣南部休息站,看到商家賣的紫菜,靈機一動,問能不能做無砂的?店家說不可能。張昆旭不放棄,前往大陸,向友人借車去海邊問農民,能不能把砂洗掉?農民發現海水洗不掉,淡水卻可以;洗完之後再晒乾,紫菜會變蓬鬆、體積變大,賣相很好。這令張昆旭驚喜不已:「因為所有的海藻都怕水,碰水以後都脫膠,只有紫菜不脫膠。」他決定開發將晒乾後的紫菜壓成圓形團狀的模具,讓大陸農民生產。沒想到農民意願低落,困難重重。

「他們不肯,因為他們說海裡採上來,用腳踩一踩就可以賣,為什麼要洗、要晒?」於是張昆旭將利潤提高:「我說原來賣100塊,那我買你200塊,他們就願意了。」但是,「紫菜晒的時候怕碰撞,會縮成一團。剛開始的時候每個村莊能用的只有兩成,但是不收購不行啊,我就告訴他們明天不合格的價格砍一半,合格的再多兩成價。這樣慢慢調整,最後成功的機率達到99.9%。」在他的用心下,問題迎刃而解。

紫菜洗過後要太陽晒乾,需要老天幫忙。張昆旭說:「有一年連續下45天的雨,我產季兩個月就下了一個多月,差點沒辦法晒紫菜,嚇死我了。第二年趕快去建烤網、烤棚,當時漁民都說:『老闆,沒有人這樣做啦。』我試做一個以後非常順利,從那時候開始,整個福建省最少有三、五百家烤棚,我是初創者。」

漸漸地,張昆旭研發出一套紫菜生產標準化流程,新鮮、衛生又有效率。當年第一家量販店──萬客隆進駐臺灣時,就找張昆旭洽談這項商品。他說:「我們就在萬客隆開賣,結果一炮而紅。」後來許多人仿冒製造,如今這項產品在華人市場處處可見。張昆旭不僅是首創,產品也被公認是品質最優良者。

創業維艱 幾千萬爛攤子一肩扛

22年前,張昆旭隻身赴大陸打拚,12年後事業才穩定賺錢,其中的辛苦難與外人道。

早期通路不易,要向沿海農民蒐購紫菜,必須個別接洽村莊的書記、大隊長,甚至地痞流氓,才能買到原料,而且沒辦法自己派車運送,「過路要錢,而且每到一村都要換車,坐他村裡的馬車、三輪車,否則會有糾紛。」

而當時有的鄉特產稅、地方稅高達23%,臺商生存非常困難。張昆旭回憶,早期臺商由於壓力大,往往十個臺商回來八個。他說:「所以我很慶幸我能存活。」

張昆旭有一項堅持,就是單純做海藻類的乾貨生意,不做調味食品。16年前,由於在大陸各量販店的通路都建立起來,他誤信一位臺商提議,順道合賣調味的魚乾、肉乾等多項食品。結果朋友為了趕貨,殺菌不完全,商品開始發霉下架。張昆旭說:「那時候大連、成都、各地都要退貨,處理了半年,罰很多錢。那是我人生最大的挫折,生意上非常嚴重、無法估計的損失。」他一肩扛下幾千萬的爛攤子,不論是銷毀、罰款或是運回,努力承擔,耗了半年才解決。他笑著說:「或許我命中不能做葷的,從那一次以後我就全部做海藻產品。」

回想當年,張昆旭獨自在大陸冬天海邊的三樓工廠過夜,又冷又餓,一眼望去只有兩三農家有點燈,當時電壓不穩,風雨飄搖中燈火忽明忽滅,就像他慘澹的心情。如今,在大陸有多處工廠的張昆旭,只要在大陸駐廠時,晚上一定燈火通明,街道路燈全亮,就是代表老闆進開發區了,與當年不可同日而語。

誠信交易 不該賺的錢不沾手

張昆旭說:「食品就是良心事業。」他秉持公道與誠信交易,絕對不會讓消費者的權益受損。他說,曾有一個企業主嫌他兩個貨櫃的貨品比大陸的貴二萬多臺幣,逕行找大陸貨源,後來卻發現紫菜因處理不當變質了,臨時又沒有備貨,總共損失二百多萬。張昆旭嘆息地說:「如果是我們出的一定二話不說,全部拉回,換一批貨給他。」他說他絕不偷工減料,賺的只是薄利,所以當顧客嫌棄他的商品比其他品牌貴時,他也不客氣地坦言一分錢一分貨,若要低價的次級品,成本利潤如何計算,讓客戶衡量。

不該賺的錢他不沾手。例如曾有大陸員工想仿效出產節慶時的乾貨禮盒,張昆旭描述:「那個禮盒開兩面玻璃紙窗,中間是空的,只有那兩窗下裝東西。我說這是欺騙行為啊,他說大家都這樣做,一家可以賣兩萬多盒。我說這我不會做。他說那你就裝滿。我說:『拜託!這樣成本和價格,要賣給誰?』」

不僅他所生產的產品負責到底,令人心安,公司也是難得的「幸福企業」。張昆旭說:「我們這邊都是二、三十年的老員工,以前22k的時候我們已經32k、36k,近幾年還漲薪水。我從來不減薪,也不稽查員工。我們公司倉庫開放,沒有人查貨、查帳。我們的貨很貴,有的一箱要萬元以上,但我們不會去查,因為我們是人性管理,不是制度管理。但是他們做錯事要自己負責,比如說貨送錯了,晚上要自己換回來。」

新鮮、嚴製 海藻行銷全世界

經營海藻事業多年,張昆旭已成專家。他不但囊括華南沿海一帶海藻收購當地新鮮海藻,如今更擴大到中南美洲及南太平洋各區海域,並且行銷俄、美、加等地區。舉凡海苔、海帶、紫菜,以及罕見的嫣紅的紅花櫻藻、雪白的白杉海藻,或是豔黃的黃珊瑚藻,都有收購。五顏六色,令人目不暇給。


經營海藻事業多年,張昆旭已成專家。舉凡海苔、海帶、紫菜,以及罕見的嫣紅的紅花櫻藻、雪白的白杉海藻,或是豔黃的黃珊瑚藻,都有收購。五顏六色,令人目不暇給。

張昆旭如數家珍說:「海藻是寒帶較多、熱帶比較少,像珊瑚藻是熱帶海藻,海茸啊就是在智利祕魯那邊多一點。基本上是以工廠進原料為主啦,比如煎餅上的海苔粉啦,這種海藻類,我們都有供貨。」

由於海藻產地純淨、品質新鮮,製造過程嚴謹,張昆旭驕傲地說:「我們工廠烤菜的時候,廠商過去看,直接拿起來吃,很甜。所以我們公司都不做調味海苔,只加一點麻油或玫瑰鹽提味,因為我們的菜質很好,又甜。」當日本從事與海苔相關、悠久的食品公司──三島株式會社,來到張昆旭的工廠時,都會驚訝地問:「中國的紫菜能夠做成這個樣子嗎?」


張昆旭的海藻新鮮、嚴製,行銷全世界。(AFP)

由於紫菜、海藻一年僅生產兩個月,所以張昆旭必須在前一年就把一整年的量都收購備藏,批發量驚人。如今,身為副手的太太在臺灣負責總公司運作,他則不定期各地巡查。

苦盡甘來的張昆旭說:「我們公司很穩定,因為不殺生,很清香,產品好吃,大家又高興,工作人員都不會有負擔。我們做這個很冷門啦,不熱門,但是我覺得你做冷門的,一輩子總會有幾個機會。我常常講生命的最高境界不是錢賺多少,因為每個人所追求的不同。反正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心胸開闊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