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慶紅計劃把香港變成政變碼頭後,江派藉黑幫演戲搞出騙局,在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中讓梁振英得689票當上特首。圖為梁振英7月3日在立法會被泛民主議員群起舉牌抗議。(潘在殊/大紀元)

赴英留學的梁振英,年輕時常到大陸義務講課而結交許多官員,35歲左右就和上海幫江澤民、曾慶紅等人相識,為了往上爬,不惜成為曾慶紅在香港培植的頭號嘍囉,使香港成為反對習近平的政變碼頭。

在港人心中,梁是個比中共黨員還要「中共」的「黨人」,而非港人。他在「雨傘運動」中使用催淚彈對付雙手高舉的學生,再次證明他對獨裁專政的嗜好。

梁不僅說謊成性,還學中共與黑社會聯盟。

曾積極幫梁競選特首的港商劉夢熊向媒體爆料指,梁透過黑道幫他撐住比唐英年高的「民意」,讓時任中聯辦領導得以「名正言順」抬他上位,堪稱是紅色父系與黑色母系結合的產物。

文 _ 王東東

早年結識上海幫官員

梁振英(Leung Chun Ying)1954年8月12日出生在香港,屬馬,父親梁忠恩(原名梁澤元)是香港警隊成立初期從山東威海衛招募的警員,俗稱「山東差」,曾駐守港督府及山頂。2002年梁振英在山頂買了套豪宅,還鬧出違規擴建事件。港臺華人在拼寫自己的名字時,用的拼法與大陸拼音不同,後來人們用CY來代表梁振英,其實梁振英一家五口的英文名字簡稱都是CY。

梁振英有一姊一妹,他排行老二,3歲時他就在一家天主教會辦的私塾就讀,1960年進入警察小學。1966年考入英皇書院讀中學,獲警察部5年獎學金。1971年考上香港理工學院的建築測量系。大學畢業後,他到英國留學3年,就讀於布里斯托理工學院(Bristol Polytechnic),獲估價及地產管理學位。

梁振英曾對外表示,父親身處清水衙門,他出國第一年的生活費是靠姊姊賣嫁妝的錢,還要到外賣店打工。1977年畢業返港時正趕上香港經濟起飛,在英資測量師行工作,30歲左右被擢升為該行合夥人。

梁振英與大陸的關係早在1970年代末就開始了。20幾歲的梁振英,由於會英文,又懂地產,經常被請到大陸義務講課,結交了很多大陸官員。1984年英國同意香港1997年回歸大陸,那時大陸還沒有私人房地產,於是中央有官員找到梁振英,讓他寫意見書,這成為《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三的主要內容。

此後梁不斷到上海、深圳等地講課。1988年中共開始容許土地買賣,上海是最先開始賣地的,其第一個招標書就是梁振英參與搞出的中英對照版。從那時起,梁振英就和中共前中央總書記江澤民、中共前中央政治局常委曾慶紅等上海幫相識了,當時江澤民是上海市委書記,曾慶紅是上海市委副書記。那時梁振英才35歲左右,隨後他又在深圳幫中共義務招標賣地。

梁振英是個非常活躍、不斷鑽營的人。1980年代,他曾以「江晨秧」的筆名在《信報月刊》發表多篇文章,1990年36歲時他還和現任立法會議員、中資企業老闆蔣麗芸,主持過香港電臺財經電視節目《亞洲經驗》,他的表現慾、出人頭地的願望非常強烈,以至於為了往上爬,他不惜成了江派曾慶紅在香港培植的頭號嘍囉。


梁振英是個非常活躍、不斷鑽營的人。圖為梁在7月15日向中共人大常委會提交啟動政改的諮詢報告,他在記者會上回避報告沒有提及近80萬人公投和逾51萬人「七一」上街要求真普選的提問。(潘在殊/大紀元)

1997年,他被安排進入前特首董建華屬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擔任行政會議成員,為了讓他脫穎而出,中共江派還給了他很多獎項,如1999年獲金紫荊星章,同時當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召集人,2011年獲大紫荊勛章,為他參選行政長官鋪路。

1996年梁振英曾表示「N屆不參選」行政長官,但2005年後就有消息說他想參選特首,不過那時北京把這位置給了曾蔭權。據維基解密披露,2011年9月初,前美國駐港總領事唐若文撰寫的一封電文顯示,梁振英早於2009年已有意參選特首。2011年5月,跟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關係密切的前港區人大代表吳康民提出「鐵三角論」,建議由范徐麗泰出任下屆行政長官,唐英年繼續擔任政務司司長,梁振英出任財政司司長,但范徐麗泰後來公開表示,唐英年比她更有經驗,因為那時江派更看中唐。

哪知半年多後前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出逃,引發中共政壇巨大海嘯,為了對抗中共前中央總書記胡錦濤、溫家寶以及現任總書記習近平,曾慶紅開始計劃把香港變成日後反對習近平的政變碼頭,於是,江派覺得應該找一個更聽命於自己,更瘋狂、更囂張、只顧個人利益、不顧香港未來、做事更不計後果的梁振英來替代唐英年(詳情請看《新紀元周刊》399期封面故事),於是才有了「689」的出現。在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中,梁振英只得了689票,而且所謂呼籲支持他當特首的「民眾呼聲」也是藉黑幫演戲搞出的騙局。

不需要名分的特別黨員

梁振英是否是中共黨員,這已經是個沒有必要討論的事。即使他沒有經過那麼一個程序、或給予那麼一個名分,他做的事卻全都是中共江派要求他做的。即使他口口聲聲一再否認自己是黨員,但在百姓心目中,他是個比中共黨員還要「中共」的「黨人」,而不是港人。

2012年3月,中共前香港地下黨員梁慕嫻在她的著作《我與香港地下黨》中,稱梁振英為共產黨地下黨員。她說,梁振英於1988年擔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祕書長,根據中共相關規定,此類重要職務必須由中共黨員擔任。梁慕嫻稱無法律文件證實她的推論,只從行為上推論梁振英等人是中共在香港利益的代理人。


2012年3月,中共前香港地下黨員梁慕嫻在她的著作《我與香港地下黨》中,揭露梁振英為共產黨地下黨員。(潘在殊/大紀元)

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也在2009年8月26日的《信報》刊文表示,梁振英肯定是共產黨員,並指中共允許地下黨員公開否認自己的黨員身分。前學運領袖王丹引述曾負責地下黨工作的前《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的話,也指證梁振英是共產黨地下黨員。

最有趣的是,2012年3月28日,中共中央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人民網在梁振英的簡歷上冠以「同志」二字,並在其「中國機構及領導人資料庫」內將尚未上任的梁顯示為「行政長官」。事件引起民間議論後,人民網才突然刪除了「同志」稱謂,並修正了梁的職位名稱。大陸民眾公開把梁稱為「香港市委書記」。

為名利 紅道黑道一起上

梁慕嫻特別提到,梁振英對1989年「六四」事件回應含糊其辭,不著邊際,他的核心價值完全符合中共獨裁體制。今年9月的「雨傘運動」中,梁振英用催淚彈對付雙手高舉的學生,再次證明他對獨裁專政的嗜好。

不過,在1989年6月5日,「六四」事件發生後翌日,梁振英曾在全港多份報章刊登聯署聲明,「強烈譴責中共當權者血腥屠殺中國人民」。然而,20年後當他被問及「六四」看法時,他卻開始迴避。2010年11月12日,梁振英出席香港中文大學的活動後,被問及當年強烈譴責中共的言論,他回答「對於這個看法,我沒有改變」,並形容「六四」為「中國人的悲劇」。這時梁振英為何又譴責中共「六四」開槍呢?香港理工大學助理教授鍾劍華認為,「六四事件」幾乎是特首候選人的「必答題」,他要不譴責「六四」,他就無法被港人正眼相看。

為了能當上特首,梁振英在競選時不惜說了很多「違背自己意願」、卻能順應民心的話。如2012年香港第四屆特首選舉的公開辯論會上,現場記錄顯示,唐英年曾質問梁振英:「2003年23條搞到幾十萬人上街,當時在政府高層會議上,討論應否強推23條的時候,你有沒有講過香港始終有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和催淚彈來對付示威人士,有或沒有?」

梁振英說:「我絕對沒講過。」

唐英年激動地說:「你騙人,不要講大話,我在場,還有好多人都聽到。」


唐英年指控梁振英於2003年50萬港人上街抗議23條後,曾在政府高層會議上提出用防暴隊及催淚彈對付示威人士,但被梁否認,當時唐激動地說:「你騙人,不要講大話,我在場,還有好多人都聽到。」(AFP)

兩年後的2014年9月22日,香港25個院校為爭取「真民主」、「真普選」發起罷課活動,當天1.3萬多名學生參與,這是香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罷課活動。9月28日晚,梁振英就下達指示,警方必須進行清場行動,期間使用盾牌、胡椒噴霧器、催淚彈、警棍等武器對付現場學生,光催淚彈就用了87枚,導致上百人受傷。

無論50萬港人抗議〈基本法〉23條時梁振英說過什麼,2014年他的鎮壓行動就已經給他自己做了最好的定性。

除了充當不是黨員的中共黨徒之外,梁振英為了當上特首,還學中共與黑社會聯盟。據《東周刊》報導,2012年2月10日,梁振英競選辦的主要人物羅范椒芬和劉夢熊等人,曾經與外號為「上海仔」的江湖人物郭永鴻,在流浮山小桃園出席飯局,密會新界鄉紳,讓他們動員各種關係來投票支持他。事件因涉及江湖人物及多位新界鄉紳,如梁福元等人,受本地傳媒廣泛關注,亦引起香港社會對黑金政治的可能性產生疑慮。

2013年1月24日,《陽光時務周刊》刊登對曾經積極幫助梁振英競選特首的香港商人劉夢熊的專訪。劉夢熊爆料,梁振英所指曾找過兩名專業人士及一名律師到其大宅檢查並沒有發現僭建問題的說法「絕對是子虛烏有」。劉指,當時曾親自致電時任梁振英競選辦公室主席的張震遠尋求協助梁,但張回應指梁的說法並不真確,根本沒有所謂「兩名專業人士和一名律師」。劉批評梁的說法是「作故事,涉及誠信問題,等如欺騙市民、欺騙中央」。劉續指:「他答應我入行政會議不兌現,答應唯一推薦我做政協常委也不兌現,我覺得這個人真是言而無信,不知道誠信為何物。」

劉夢熊稱,曝光梁振英的不誠實,不是為了報復,而是為了港人的未來。他表示願意和梁振英一同接受測謊機的測試;假如自己未能通過測試,便會由香港國際金融中心二期跳下,「以一死謝天下」。

《陽光時務周刊》是《南方周末》那批人於2011年在香港創辦的,出品人陳平,總經理程益中,主編長平。當刊出劉夢熊專訪後,一舉成名,多區書報攤、便利店賣斷市。但不久該刊遭中共整肅,幾個月後的2013年5月23日宣布停刊改組。

梁振英是紅黑結合的怪胎

2013年1月29日,《信報》特約評論員練乙錚在「誠信問題已非要害梁氏涉黑實可雙規」一文中寫道:「重磅反水『梁粉』劉夢熊上周在《陽光時務周刊》的一個訪問裡投了一顆重磅深水炸彈,……劉認為這是點到梁身上誠信問題的死穴。除此之外,還有「兩組信息,其一暴露了紅色背景梁氏政權的不斷黑道化。去年,梁營在劉夢熊牽頭、有前高官『梁粉』參與的『上海仔飯局事件』之後,迅速在形象上與黑勢力切割,相當成功;不料,前不久的挺梁反示威中,出現黑道派錢計人頭的醜劇,傳媒報導人贓俱獲,梁政權的切割努力,就不顯得那麼有效。這次劉提供的有關信息,更令梁與黑道之間的盟友關係無法掩藏。其二,則是因為劉把董建華擺上檯面,致令唐梁之爭背後金權板塊的政治輪廓,忽然變得清晰。」

文章通過董建華對梁振英的支持,看到了梁振英背後的政治後臺是江澤民。文章寫道:董建華對劉夢熊說:「夢熊,你支持梁振英,做得很好!有你幫振英,我就放心了!」董不支持老同鄉唐氏,顯然不是因為唐搞僭建暴露了。此說的證據是:後來梁也被發現曾多次偷偷搞僭建,董卻顧不了以前曾經公開要求主要官員注意品德必須「whiter than white」,關鍵時刻奮不顧身站出來替梁脫困,讓港人勿拘小節、向前看。董氏此舉降格敗德不是重點,重點是證明了梁營背後也是江派;繼江握手之後還有這個江點頭。

然而,更令梁氏不安的,無疑是替劉夢熊爆料的媒體《陽光時務周刊》,據說與《南方周末》同一淵源,都有胡、溫、習的背景;大家若拿《陽光時務周刊》訪問劉夢熊的原文看看,便可知道,堂堂一個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候選人,得到「江氏紅」中聯辦的點頭去馬之後,是怎樣「斥之乞來」、「呼之不去」,怎樣誠惶誠恐,怎樣卑躬屈膝打哈哈擺和頭酒,最後得到黑道百分百支持,神一樣替他撐住了比唐氏高的「民意」,讓當時的中聯辦領導得以「名正言順」抬他上位。是屆香港特區行政長官,可說是紅色父系與黑色母系結合的產物。

不過,北京當時的最高領導(胡、溫)不一定知道梁靠之上臺的「民意」,背後原來還有這麼一筆。劉夢熊指梁氏犯欺君之罪,主要恐怕不是他說的「三個專業驗樓人士都是子虛烏有」那一條;的確,僭建對北京而言,正如劉所說,「小菜一碟」而已。真正嚴重的欺君罪,乃梁氏暗地裡炮製了一個帶有廣泛欺騙性的「黑底民意」——技巧高得連本地一份高格調的知識分子報的高層,也被糊弄得暈頭轉向;而這個「黑底民意」,可能在北京做最後決策之時,起了作用。這是大得多的欺君罪。


曾幫梁振英競選特首的香港商人劉夢熊(圖)向媒體爆料指,梁暗地裡炮製欺騙性的「黑底民意」,該民意可能在北京做最後決策時起了作用。(潘在殊/大紀元)

2013年2月7日,就在《信報》發表前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練乙錚的這篇〈誠信問題已非要害梁氏涉黑實可雙規〉文章後,梁振英對報社發出律師信,欲控告《信報》誹謗。不久,《信報》發出聲明,為帶來不便向讀者道歉。總編輯陳景祥對梁發律師信感到驚訝及失望,但強調聲明並不是向梁道歉,亦不會撤回文章。

梁振英認為,任何說他與黑社會有關的說法都是「誹謗」,但一年後的「雨傘運動」中,人們真切地看到,當年為梁振英競選出力、參加「江湖飯局」的黑社會幫派,此次又參與了襲擊佔中民眾的行動。

人們看到,那些黑幫成員冒充普通市民,號稱自己反對佔中,成群結隊地到佔中現場,不但謾罵學生市民,還暴力追打抗議人士,而警方一點反應都沒有。警方還使用救護車運送武器進入特首辦,公然保護黑社會成員襲擊佔領旺角的市民,有的黑社會成員還非禮、嘲笑、恐嚇女學生,流氓匪氣十足。

香港很多媒體調查發現,一些反佔中人士是從大陸僱傭過來的,每人5000元。他們是統一好的出現在旺角、銅鑼灣等地。

除了黑幫聯手搗亂、從大陸僱傭到場挑釁,「反佔中行動」還有大量資金作為外援,《大紀元》時報報導說,只要到場內舉牌反佔中,每3小時是1000元港幣;會叫口號挑釁的,每3小時是2000元,若能武力衝擊學生的,則一日是5000元。

香港《蘋果日報》報導說,參與黑幫暴力襲擊民眾的黑幫分別是「和勝和」背景的「上海仔」郭永鴻及「囝囝」張銓漢的人馬,兩人都曾在兩年前與梁振英競選辦成員捲入「江湖飯局」醜聞。梁振英涉紅亦涉黑的背景身分越發明朗。

這些事實反過來印證了一年前練乙錚那篇被梁振英律師稱為誹謗的文章中的最後一句話:「梁振英是紅與黑結合的產物,在他執政下的香港,未來恐怕還有更多陰霾。」

梁振英說謊成性 厚顏無恥

關於梁振英說的謊言,維基百科中記錄了不少。如「山頂大宅僭建風波」、西九規劃比賽、杯葛渣打馬拉松贊助費、「未富先驕」論、打壓小學教師林慧思、事先把新增買家印花稅向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請示等。


林慧思為法輪功仗義執言而接連受到恐嚇,圖為她收到的內藏刀片恐嚇信,寄信人自稱是地下共產黨員,威脅要取她性命。(潘在殊/大紀元)

2012年6月20日,《明報》揭發梁振英位於貝璐道4號裕熙園的居所,違規擴建了一個面積約110平方呎的玻璃棚,梁振英承認將原來的木花棚改建為金屬及玻璃結構,而沒有向屋宇署申請,是無心之失,並會清拆。但屋宇署檢查梁宅時發現,違規僭建多達6處,包括雜物房、車位上蓋和一個超過300呎的地庫等。


民主黨成員2012年6月在特首辦門外示威,譴責梁振英競選時表示住宅沒有僭建物,卻被發現花園有一個僭建玻璃棚,涉嫌欺騙公眾。(宋祥龍/大紀元)

身為產業測量師的梁振英狡辯說,僭建物在購入大宅前已存在,但隨後媒體拿出高空圖片顯示,這些都是2000年梁振英入住後新蓋的。2013年1月劉夢熊對《陽光時務周刊》的爆料證實,梁振英所指曾找過兩名專業人員及一名律師到大宅檢查並沒有發現僭建問題的說法「絕對是子虛烏有」。

香港政府2001年舉辦「西九概念規劃比賽」,由10人組成的國際專家評審團負責評審,成員包括梁振英。2012年1月《東周刊》報導,事後人們發現梁與其中一家參加設計比賽的公司有關連。梁振英聲稱他沒有從中獲取任何報酬及利益,並早已向行政會議申報。但特區政府發稿回復說,梁並沒有申報。

2014年2月12日,商業電臺突然宣布終止與名嘴李慧玲的合約,第二天李慧玲召開記者會,表示百分百感覺是梁振英政府打壓新聞言論自由,是商臺在續牌事件中「跪低」。李慧玲提及在一個飯局中有官員向她表示,特首梁振英最憎的人是她,李慧玲相信,梁振英不滿她始於行政長官選舉後、她不斷曝光梁振英的各種欺騙行徑。


被封咪的商臺名嘴李慧玲表示,香港的新聞自由岌岌可危,言論自由也是岌岌可危。(宋祥龍/大紀元)

等到了2014年10月,就在累計超過數百萬人次的佔中民眾強烈要求梁振英下臺之際,澳洲傳媒「Fairfax Media」報導說,梁振英2011年與一間澳洲企業達成協議,分兩年收取了400萬英鎊而沒有申報繳稅。當時梁振英把他作為大股東的DTZ戴德行,以低於另外一個買家1億多港幣的價格,賤賣給了澳洲公司UGL,UGL於是支付給梁400萬英鎊作為回饋。

這樣一個明顯的貪腐行為,梁振英還不斷編造謊言來狡辯,並拒絕辭職。很多民眾和泛民議員公開指責梁「厚顏無恥」。這樣的人充當了香港特首,香港民眾不發起抗議才是怪事了。如今梁振英在黑道紅道上瘋狂地胡亂瞎撞,哪天撞上地雷也就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