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月17日晚至凌晨,香港民眾與學生不滿警方強行清場,重新占領旺角。警方出動警棍毆打並使用胡椒噴霧,不少市民被打傷。(宋祥龍/大紀元)

香港「雨傘運動」爆發近一個月了,港府不斷暴力清場,而民眾也不斷集結。

一位年輕媽媽寫給寶寶的信,表達的卻是香港民眾共同的心聲。

文 _ 宋祥龍

香港特首梁振英10月16日才剛聲稱與學生對話,17日凌晨就突襲旺角「雨傘運動」集會區,強行把示威者的路障和帳篷等清除,之後當日晚上,近萬名香港民眾及學生再聚集旺角,不滿警方藉詞清場,示威者斥責梁振英欺騙港人,必須下臺。

18日,香港佔中第21天。旺角,近萬名群眾重新集結。警方再度突襲與暴力清場,甚至濫捕。據報17、18兩日,警方共拘捕超過30人,其中包括一位著名的美國戰地女記者。

17日至凌晨1點半左右,大批手持盾牌帶頭盔的警察在亞皆老街和彌敦道交界的馬路上排開,築起防線,並要求馬路上的示威者離開。期間發生多次衝撞,警方多次用警棍打人和施放胡椒噴霧。

有女學生當場被警方警棍毆打,當場痛哭流淚,在場許多男學生起而抗議,還有不少示威者被警方強制壓倒在地,強硬拖走,整個過程作法粗暴。

大批示威者湧至擠滿旺角彌敦道、亞皆老街、上海街及砵蘭街和彌敦道一帶,形成人潮把警方包圍,最後警方清場失敗,在原地與示威者僵持。

香港「雨傘運動」爆發已近一個月,以下是一位參與「雨傘運動」的媽媽寫給寶寶的信。

余詠恩:給寶寶的信

親愛的寶寶:

恕我在你還沒有滿月,我已經帶在襁褓中的你上街圍觀佔中。大熱的天,你是否覺得渾身不舒服?不過幸好你很乖,只有要吃奶時才哭。

在發放催淚彈的第二天,在旺角集會好心的叔叔阿姨幫你搖扇,遞上水、冷凍貼、濕毛巾,送上溫馨的問候。金鐘的哥哥姐姐也告訴媽媽,小心人多,不要留得太晚,誰知道警察什麼時候會來清場啊。

可是媽媽非來不可。因為,媽媽怕,到你跟媽媽一樣大的時候,不知道你還有沒有集會和言論自由了!

為了你將來還有一些基本的公民權利和自由,媽媽必須趁現在站出來爭取真正的普選,雖然,這可能是徒勞無功的。

幾周前,媽媽眼看17歲的黃之鋒哥哥的電腦、記憶卡,及硬盤統統被警察抄走,人被鎖上手扣被帶到警察局拘留,不是因為藏毒、藏武器,是因為他號召「非法集會」和「擾亂公共秩序」。我的心一股涼意:怎麼情節這麼像國內維權人士的遭遇?

孩子,我們一直相信,到2017年會有普選,這是30年前中國政府作出的承諾。可是,今天我們發現,這原來是有設限的假普選,但是因為政府叫它做普選,我們便要相信和接受這就是普選——這不是叫我們所有人活在謊言中嗎?

還有,寶寶,到你33歲時,是2047年了,那正是你人生最美好的黃金時代,那時也剛好是 1997後的50年,是一國兩制的正式結束的時候。到時,香港跟中國大陸回歸一制,不再享有特區的獨立行政,司法制度等,那香港現有的核心價值如司法獨立、言論自由,到時還能保持嗎?

30年,不是那麼長的時間。我們當然熱切期望中國國民到時會享有民主自由及基本權利,但是目前的發展狀況使我們不容樂觀。1989年鎮壓後,誰知道四分之一個世紀後,國內人們的集會及言論自由比以前更收窄了,中國的政治還會變得更保守,還回歸毛時代的意識形態呢?就是最近的半年,不斷聽見國內的作家、律師、記者、教授、公益和維權人士被打壓及關押的消息。一個監禁自己最優秀的知識分子的國家,有什麼希望呢?

寶寶,媽媽給你的座右銘是:行公義,好憐憫,常存謙卑的心。但是我害怕你將來認真想實踐公義時,你的嘴巴會被堵上,我害怕你寫文章會被帶走,參加像今天這樣的聚集會被起訴,大聲疾呼的時候會被警察戴上手扣及把你的電腦電話抄走!到時媽媽已經70多歲了,沒能力來參與營救你了!

原諒媽媽,有你之前並沒有想好這些問題。幾十年後,你和你的同輩的人便要面對這樣的挑戰了,到時你們會怪你的父母輩沒有好好的為你們爭取過公民權利嗎?

媽媽的同輩朋友中,有不少人對香港前途感到灰心,正在考慮移民。但是你媽媽已經在外國生活過,正是因為熱愛我們的家,希望能對香港及祖國能做些事,97年前才選擇了回港。那時是真心相信祖國對我們的承諾,相信香港「明天會更好」,現在我們心灰意冷了,你叫我去哪兒呢?為什麼我們這些對社會有承擔的中青年人要被迫一走了之?這是我們熱愛的香港啊!

孩子,此刻你在酣睡,媽媽的淚水滴在懷中的你的小臉蛋。孩子,不要怕,為了你的明天,為了你和你的小朋友將來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媽媽必須要繼續努力,為你爭取基本的權利!
 

愛你的媽媽 201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