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FP)

中共18屆四中全會前夕,以江派劉雲山為後臺的中共左派刊登鼓吹「不能用法治替代專政」言論,公開與習近平確定的四中全會討論主軸「依法治國」叫板。學者、民眾一致譴責劉的言論「包含禍心」,試圖為腐敗者尋找政治開脫理由,江派圖窮匕見。

此外,劉雲山還不斷封殺中南海高官的講話,從習近平到李克強,從王岐山到溫家寶,還有習近平親弟弟習遠平為妻子正名的文章,也被劉雲山公然刪除。在一系列的發聲、曝光與刪文、屏蔽交錯上演中,江、習搏殺的刀光劍影清晰可見,劉雲山的所作所為也折射出中共江派的末路瘋狂。

文 _ 李貝利

習近平上臺後的第二個四中全會,一拖再拖之後,依舊是阻撓重重。

2014年7月29日,江澤民的心腹、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周永康被「立案審查」,同一天北京宣布18屆四中全會將於10月召開,並公布主要議程是「研究全面推進依法治國重大問題」。到了9月最後一天,在江澤民、曾慶紅與習近平並肩露面後,兩派才談妥會議日期是10月20至23日。

劉雲山鼓吹專政 公開叫板習近平


10月中旬,眼看全會就要召開,中共內部卻出現針鋒相對的聲音:以劉雲山為後臺的中共左派,在最新一期《紅旗文稿》刊登〈人民民主專政不可須臾離開〉,鼓吹「不能用法治替代專政」;其論調與習近平當局確定的「依法治國」截然相反。

文章說,「專政是階級社會的特定產物」,「在階級社會中,占統治地位的階級實行本階級的專政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也是客觀事實。」「如果用法治來否定、代替人民民主專政,就上了『普世價值』的當,那法治就會變味。」

學者譴責專政 指其「包含禍心」

該文發表後被民眾一致譴責,如中國政法大學法制新聞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杰人發表博文〈否定法治鼓吹專政意欲何為?——駁《紅旗文稿》謬論〉,直接斥責此文「包含禍心」,「其否定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倡導法治的用心昭然若揭」。

陳杰人表示,所謂「人民民主專政」,其中的「人民民主」只是個噱頭,「專政」才是核心。今天你可能是「人民」的一員,明天就可能成為被「專政」的對象,因為在專政體制下,判定人民的標準是「隨意的、不確定的、未可知的」,也就是說,在這樣的體制下「每個人都不安全」。


中國政法大學研究員陳杰人表示,所謂「人民民主專政」,其中的「人民民主」只是個噱頭,「專政」才是核心;「專政」無非就是讓極少數掌握武器的群體,按其所需,對社會絕大多數成員實施隨心所欲的統治和玩弄而已。(AFP)

「所謂『專政』,就是一群人對另一群人隨心所欲的壓制,在這種關係中,專政者是統治者、是掌握一切主動權甚至隨時制定和改變規則的唯一強勢群體;而被專政者,則是缺乏安全、穩定和可期待保障的另類。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專政和法治的格格不入,就在於法治的規則預設性、行為可期待性和全體人均需遵守,與專政的特權性、非穩定性與歧視性,形成了本質的衝突。」

文章還說:「所謂『人民民主專政』,其實是一個不穩定的、自相矛盾的、隨時可以被自我否定的偽命題和虛幻概念。」「它無非就是讓極少數掌握武器的群體,按其所需,對社會絕大多數成員實施隨心所欲的統治和玩弄而已!」

曾擔任《中國青年報》評論員和《人民日報》人民論壇的陳杰人還表示,在四中全會重點研究法治的時候,《紅旗文稿》推出前述「混淆是非的謬論」,至少包含以下禍心:

第一,意欲從根本上否定法治,為極少數人毫無規則地玩弄億萬中國人製造煙幕,營造理論基礎;

第二,對中央領導集體公然叫板,從而為自身團體在決策層的地位和利益博弈中增加籌碼;

第三,基於當前反腐敗如火如荼的展開以及反腐政策中「一律平等、剔除特權」的法治思想,此等文章試圖為少數腐敗者尋找「政治開脫」的理由;

第四,意圖搞亂中國,使中國重新回到內鬥年代,而鼓吹者則妄圖利用當局火中取栗。

倡專政拒法治 江派圖窮匕見

面對劉雲山拋出的專政論,10月13日《京華時報》也回應說,即將召開的四中全會上「法治中國的頂層設計將整體托出」,「誰都必須守法,沒有例外的特權人、特殊人。」文章甚至引述古今中外著名法學家言論稱「法律必須被信仰,否則它便形同虛設。」「一切法律中最重要的法律,既不是刻在大理石上,也不是刻在銅表上,而是銘刻在公民的內心裡。」

這場看似「專政」與「法治」之爭的輿論戰,表面看是不同派系不同政治理念的較量,其實是中南海內部「你死我活」的政治搏擊的外化表現,而搏擊的核心主線是習近平提倡的「依法治國」、強力反腐,與江澤民為首的貪腐利益集團為逃避迫害法輪功被清算而以各種幌子進行的反撲與博弈。劉雲山這樣公開與當權者唱反調,已形同「造反」,可見習、江鬥已到了圖窮匕見的關鍵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