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根據最近解密的英國文件,在共產黨1949年奪取大陸政權之後,北京便要求倫敦不要給香港民主。(新紀元合成圖)

根據最近解密的英國文件,在共產黨1949年奪取大陸政權之後,從毛澤東時代開始,中共官員就極力反對讓香港民主自治,甚至威脅英國勿給香港民主,繼續「殖民」,否則將入侵香港。

文 _ 秦雨霏

北京官員近日宣稱他們比英國在殖民時代給予香港更多的民主。共產黨喉舌《人民日報》稱:「在150年裡,那個自詡為民主模範的國家沒有給過我們的香港同胞一天民主。」

《華爾街日報》10月26日報導說,這是一個純粹的謠言。從毛澤東時代開始,中共官員就極力反對讓香港民主自治,甚至威脅如果倫敦給予香港人民民主自由的話,它將入侵香港。

北京威脅倫敦:不要給香港民主

《華爾街日報》報導,根據最近解密的英國文件,在共產黨1949年奪取大陸政權之後,北京威脅倫敦不要給香港民主。

1958年,中共時任總理周恩來反對「讓香港成為一個像新加坡一樣自治的地區」。他威脅說,中共將視任何(讓香港)走向自治地位的行動為非常不友好的行動。中共希望香港現有的殖民地位繼續,不發生任何變化。

在60年代,中共官員進一步稱,如果英國允許香港「自治」,中共將不會猶豫入侵香港、九龍和新界。

在之後的香港主權交接談判當中,當英國前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遭遇鄧小平激烈地反對時,她驚訝得倒吸一口氣。

根據1982年一個重要的會議記錄,撒切爾告訴中共領導人,她深深感到的責任是達成一個讓香港人民可以接受的結果。她提醒鄧小平,儘管民主程度有限,香港已經有「一個跟中國非常不同的政治制度」。

鄧小平的回應是威脅英國不要作出任何提升香港人民對民主預期的改變。他威脅道,如果在未來15年裡有大的改變,中共將重新考慮(主權交接的)時間和模式。

這是英國在1984年設法讓中共在《聯合聲明》中作出「一國兩制」和最終實現普選承諾的背景。它也幫助解釋為什麼北京罵最後一任香港總督彭定康為「蛇」和「千年妓女」,僅僅因為他實行溫和的民主改革。今年的「雨傘運動」是由中共8月分宣布2017年將繼續只允許北京效忠者競選特首而引發。

彭定康推行香港民主激怒中共

《紐約時報》10月27日報導說,由英國國家檔案局最近解密的文件暗示,從50年代開始,香港總督再三尋求引入普選,但是受到共產黨領導人的壓力而放棄這些努力。

在90年代,當末代總督彭定康開始在香港積極倡導有限的選舉權的時候,北京的反對聲音變得更加公開的刺耳。


在90年代,當末代總督彭定康開始在香港積極倡導有限的選舉權的時候,北京的反對聲音變得更加公開的刺耳。圖為2005年11月彭定康在香港總商會午餐會上。(AFP)

最後,彭定康無視中共宣稱民主將招致混亂,給予香港居民選舉當時60個席位的立法會當中30個席位的權利。這個行動如此激怒當時負責香港事務的中共高級官員魯平,以至於他稱彭定康是「一個被香港歷史譴責的人」。

在推動香港民主的想法被北京回絕之後,英國沒有再協調推動香港普選,直到90年代它即將離開的時候。歷史學家說,英國希望民主將平息公民對於即將到來的回歸共產黨中國的焦慮,並確保英國投資的穩定。

在當時的公開聲明中,彭定康說,他認為香港居民值得在當地治理當中扮演角色。他在1992年對記者說:「香港人民完全能夠在管理他們自己的事務當中承擔更大責任。」

面對這麼多香港人民 北京無恥說謊

彭定康最近為香港抗議者辯護以致《人民日報》攻擊他。該報社論承認他在90年代促進民主,但是說他的目標是製造「內地跟香港之間不可小視的鴻溝」。

最近中共媒體對香港抗議的口誅筆伐無意中加強了許多香港活動人士的決心,他們說中共嚴厲的手腕提醒他們為之奮鬥的政治自由和新聞自由在中國大陸仍然缺乏。

香港科技大學政治學家成名說:「對於北京面對這麼多香港人民無恥地說謊,我個人非常震驚。」他認為,這是因為香港人民可以生動地記得前英國政府和中共政府之間的民主鬥爭。

1993年的《人民日報》引述魯平的話說:「香港未來如何發展民主完全是香港自治範圍內的事情,中央政府不能干預。」

但是在1997年主權交接之後不久,中共廢除了彭定康新推行的立法會選舉。面對太多的民主,中共「另起爐灶」。

民主進程被推遲 引發香港混亂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英國國際法和比較法研究所」的律師本月發布一份跟香港民主有關的條約和法律的詳細分析。他們斷定,英國作為《聯合聲明》的共同簽署國,有「明確的地位」來反對違反協議的行為。他們展示證據說,中共同意《公民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日前宣布,它意味著「參選權和投票權」。


中共宣布2017年將繼續只允許北京效忠者競選特首,引發香港人爭普選的「雨傘運動」。(AFP)


為抗議中共人大封死香港真普選,一向給人紙醉金迷、政治冷感印象的香港人,2014年9月28日發起「雨傘運動」抗爭集會以來,每天近10萬人匯集。(大紀元)

英國律師也表示,《基本法》承諾「有序推進」公開選舉。推遲這個進程會導致「香港混亂,香港人民對治理制度失去信心,國際社會對香港的商業和投資環境失去信心」等。

由北京選出的香港特首梁振英接受採訪時表示,反對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他稱那將導致窮人主導選舉和政治,令政策向窮人傾斜。

跟梁振英的言論相反,大多數香港人自豪於他們的自由市場,經濟流動性和低平的所得稅。它讓大多數工薪階層免於繳稅。

在一個自由的選舉當中,香港人民將選出那些承諾保護香港司法獨立和新聞自由的候選人,恢復它的政治中立的公務員隊伍,並結束偏袒跟北京有交情的公司。

中共官員擔憂香港的民主將鼓勵大陸人為自己爭取更多自由。他們反對香港自治是基於他們一直以來的同樣一個理由:他們知道他們的壓制性控制無法在民主投票當中生存——無論是在香港還是在中國其他任何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