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公司高管們密集諮詢其智囊機構和各種信息人脈,都想搞懂北京「反壟斷」的真實意圖。(AFP)

大公司高管們密集諮詢其智囊機構和各種信息人脈,都想搞懂北京「反壟斷」的真實意圖。是想憑藉行政強權為大陸國企爭奪市場嗎?

但假如外企被迫降價了,國企的市場不是更萎縮嗎?

習近平到底想幹什麼呢?很多高管百思不得其解。

文 _ 文華

自從習近平上臺後,大陸不光政治出現人事大變動,經濟方面也發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如2013年上海自貿區的「早產」、2014年8月針對外企大公司的反壟斷罰單等。在不講法制、主要靠人治的中國大陸,權力變更後出現的經濟大洗牌、財富大轉移,已經令港臺和西方大公司主管迫切感到需要尋找新的媒體夥伴來審時度勢,未雨綢繆。

原有諮詢專家難以解讀新情況

2014年8月,北京開始流傳將要以反壟斷法制裁外企消息,一個月之後,傳聞成真。德國大眾汽車與中國長春一汽的合資廠家「一汽大眾」第一個被中共發改委認定為價格壟斷,不久,同樣的懲罰落到美國克萊斯勒的頭上,其他行業,諸如奶粉、IT、電子、眼鏡、白酒、機電零部件等,都被當局以壟斷為由懲處。


2014年8月,北京開始流傳將要以反壟斷法制裁外企消息,一個月之後,傳聞成真。德國大眾汽車與中國長春一汽的合資廠家「一汽大眾」第一個被中共發改委認定為價格壟斷。(大紀元資料室)

其中最大一張反壟斷罰單開給了日資的機電零部件企業,三菱電機等12家公司在8月20日總共被罰了12.35億元人民幣,另外9月18日湖南法院以「行賄」的罪名給英國藥廠葛蘭素史克(中國)公司開出天價罰單30億元人民幣。不過專家認為,這可能並不是巔峰,因為在針對這些行業「反壟斷」的同時,中共還對微軟、蘋果、思科等科技巨頭進行調查,一旦高層拍板,罰單數額想必相當可觀。

昔日被中共視為座上賓的跨國公司,如今成了案頭肥羊。面對中共政府的變臉,大公司高管們密集諮詢其智囊機構和各種信息人脈,都想搞懂北京「反壟斷」的真實意圖。是想憑藉行政強權為大陸國企爭奪市場嗎?但假如外企被迫降價了,國企的市場不是更萎縮嗎?習近平到底想幹什麼呢?很多高管百思不得其解。

其實,自從2012年2月6日王立軍出逃美國領事館之後,不少專家、學者、智囊們都開始驚覺無法精準的解讀中國的局勢。他們沒有想到,一個小小重慶市公安局長的蝴蝶翅膀,竟能攪動中南海刮起海嘯,讓中共最高權力機構政治局常委的人數從9變到7。他們搞不懂周永康案為何有那麼多起伏,也搞不懂習近平到底屬於左派還是右派?為何中南海七常委對同一件的態度截然不同?為何大陸官媒說法前後不一或互相打架?為何自貿區成立後諸多改革措施無法推進?中國到底要走向何方?是遷出中國、挺進東南亞,還是放下身段、咬牙挺過來?如何把前期投入變現成最大收益?如何應對中共才能保護本身集團的最大利益?這些都是深深困擾在華大企業主管們的難解習題。

獨家信息:習近平不承認江派合同

到底該如何解讀這個「反壟斷」的具體案例?如何從這次的事件中,找到可靠的分析以指引迷津呢?

首先,我們可以看出反壟斷恐怕將成為新的「常態」。「新常態」是習陣營提出的新名詞。「反腐成為新常態」,也就是反腐要經常性的進行,反壟斷也要經常性進行。

在中共祭出反壟斷大旗後,一汽大眾迅速服軟,承認旗下的奧迪品牌存在價格壟斷問題,並願意受罰。結果在1~10%的罰款範圍內,領到一筆2.5億人民幣的罰單,克萊斯勒則被罰款3000多萬元。捷豹、路虎、奔馳等汽車廠家則紛紛主動降價,躲過了一劫。

然而外資大企業的劫難並沒有結束。8月20日中共官媒「新華網」轉發了《北京青年報》的一篇特約評論員文章〈反壟斷也是中國經濟「新常態」〉,聲稱:隨著駕馭市場能力不斷提高,中國必然告別「內外資差別化對待」模式,企業不分「內外」、不問出身,過去大陸企業遭遇的各類稀奇古怪的檢查都將降臨到外企身上。

究竟局勢會如何變化呢?過去香港、臺灣和西方大公司的老總們被問到中國政治問題時常說:「我們只做生意,不談政治」。然而,眼下看來,想避開政治談經濟,恐怕是掩耳盜鈴之舉。

大陸的狀況與民主法治社會不同,中國是一個「人治」的社會,經濟與政治緊密掛鉤,經濟上有利可圖的位置都被與掌權者關係密切,而值此政權交替之際,新政權自然意欲汰換舊有勢力,換上自己的人馬,為自己的施政鋪路。

情勢顯示,習近平正在抓捕江的親信,一旦習掌控實權後,江派與各大公司簽訂的各種合約可能都會被否定,全部得重新談。據可靠來源表示,「今後局勢會變化很大」。

中石油取消了對微軟的合同

英文《大紀元》曾以上述反壟斷罰單為例,總結出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被懲罰的企業都是與江澤民有過幕後交易的,他們因昔日與江「沾光」而淪為當局「選擇性執法」的目標。

以微軟而言,知情人透露,1995年微軟進入中國市場時是江澤民親自幫忙辦理的,比爾.蓋茲與江的親密關係也被媒體大力渲染,江澤民的大兒子江綿恆通過其創辦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擁有微軟MSN中國網站50%的生意。

江澤民在香港記者面前不經意間說出的那句「悶聲發大財」,成了大陸貪官的經典語錄,在無聲無息中江澤民家族占據了中國電信業的大半江山,據說江家的財產僅在瑞士銀行就有數千億美金。不過2014年5月瑞士銀行宣布將結束百年來對銀行帳戶的保密制度,增加對不法資金的管理。

2014年7月,北京現政府突然對微軟進行反壟斷調查,11月微軟被指控逃稅,並責令支付1.4億美元的稅款和利息。這在大陸還是第一次。

就在微軟被判決逃稅的第二天,據《金融時報》報導,擁有100萬職工的大陸最大國有企業、原來由江澤民的鐵桿親信周永康掌控的中國石油天然氣公司(中石油)突然宣布,取消與微軟的合同,把其電子郵件服務轉交給另外一家供應商。


今年11月,中國石油天然氣公司(中石油)突然宣布,取消與微軟的合同,把其電子郵件服務轉交給另外一家供應商。圖為位於北京的微軟辦公大樓。(AFP)

那時周永康剛被習近平以貪腐名義擊落。外界分析,中石油取消與微軟的合同,正是習近平給各大公司主管傳遞的強烈信號:以前與江派簽訂的合同都將不被承認。

摩根大通捲入江派貪腐

同樣的現象發生在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摩根大通在中國的業務始於2001年,當時該投資銀行的前任首席執行官兼董事長比爾.哈里森(Bill Harrison)拜見了江澤民。2007年,摩根大通被劉志軍負責的中國鐵道部聘請來幫助籌集50億資金以修建高速鐵路。

劉志軍也是江澤民的鐵桿心腹,2013年7月劉志軍被習近平陣營以受賄罪和濫用職權罪判處死緩。據大陸網路報導,劉志軍貪腐數十億,僅房產就有374套,但最後官方只審判他貪腐6000萬。

2014年5月,摩根大通投資銀行中國前CEO方方被香港廉政公署逮捕。據「財新網」報導,此次法律行動與摩根大通聘請中共高官的太子黨子女以便獲取不正當利益有關,該案也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調查。方方還涉及摩根大通指定追加的40億美元風險基金案。


2014年5月,摩根大通投資銀行中國前CEO方方被香港廉政公署逮捕。(大紀元合成圖)

方方為江澤民的盟友,被江定為中共全國政協委員,方方同時也是曾慶紅的心腹。曾慶紅是江澤民的主要幕僚,一直負責香港事務。不過在2014年7月,曾慶紅已經被習近平以反腐名義關押。

葛蘭素史克行賄江派要員被重罰

這次被習陣營以受賄罪罰款30億人民幣的葛蘭素史克(GSK)公司,也是在江澤民的庇護下發展起來的。1990年代幾家公司合併成立了葛蘭素史克GSK,2007年,GSK在天津被評為最佳外國公司,2011年GSK被評為10家「最受尊敬的公司」之一。

然而2014年9月,GSK被認定犯受賄罪,被罰款近5億美元,這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一筆罰單。前葛蘭素史克中國業務負責人馬克銳(Mark Reilly)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並被驅逐出境。更難堪的是,他在上海公寓與女友的性愛錄像還被曝光。


2014年9月,GSK被認定犯受賄罪,被罰款近5億美元,這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一筆罰單。(AFP)

據說GSK涉嫌行賄醫師、醫院,牟取利益,行賄金額近30億人民幣,而這些行賄成本則轉嫁藥價,導致藥品在中國價格遠高於其他國家,有的甚至高出7倍。

2013年12月18日,原上海市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副主任黃峰平因牽扯GSK受賄案,被上海市檢察院逮捕。黃峰平也是江澤民的親信。據《21世紀經濟導報》報導,黃從GSK受賄250萬人民幣,黃在葛蘭素史克公司工作的近親屬及部分家屬已移居加拿大。

一汽大眾50多名高管落馬

這次在反壟斷調查最先落馬的是一汽大眾,而國營企業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一汽)是江澤民仕途往上爬的第一站,江常自稱是「一汽的人」,批准大眾與一汽合資,江澤民給一汽舊屬帶來很多個人發財的機會。據統計,這次一汽大眾至少有50名高管被習近平反腐調查拉下馬。

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還掌控著另一家國有企業巨頭:上海汽車工業總公司(SAIC),而江綿恆是該公司的董事。在江家出面下,上汽集團和通用、大眾(奧迪)、奔馳等外企合資,這次這些企業都被查。

2014年8月26日,中紀委宣布,一汽大眾原副總經理兼銷售公司總經理李武、奧迪銷售事業部副總經理周純,兩人被同時立案調查。9月2日一汽集團召開幹部大會,通報了中央第13巡視組的查處情況。因違背習近平上臺初始制定的「習八不」(不准利用公款出國旅遊),包括一汽─大眾公司總經理張丕杰、委書記、紀委書記鐘立秋等人被行政處罰。另外,天津一汽豐田汽車有限公司黨委書記、紀委書記王兵因違規占用公車和公產房,受到撤銷黨內職務和企業行政崗級降級處分;一汽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王剛因違規使用公車,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官員們對此評論說:「一個退休8年的老領導都被調查,一是代表了調查的深度,二是代表了調查的方向。」

面對美國眾多企業遭北京現任政府的各種調查,美國財政部長雅各布.盧派,代表汽車行業在2014年9月給北京寫了投訴信,但沒有下文。

發改委至少19名官員被撤職

8月20日,就在發改委給10家日本企業開出30億天價反壟斷罰單之後的第四天,8月24日,剛剛退休3個月的發改委價格司原司長曹長慶被中紀委帶走。發改委價格司是發改委的重要職能部門,負責對包括電價、水價等在內的多種壟斷商品和公共服務的價格進行審核和監管。價格司下設反壟斷局。

江澤民的大管家劉鐵男主管能源司,在2013年5月就應聲落馬,從那以後,至少19名發改委貪官落馬。在煤炭司副司長魏鵬遠家中,被發現了2億人民幣現金。從2014年5月初,李克強就對發改委進行人事大調整,4名副秘書長和7名司局長變換了職務,曹長慶在這輪調整中被退休。據說曹長慶與劉鐵男腐敗窩案相關。

據財新網報導,曹長慶任內曾下令藥品降價,但藥品公司把降價藥從主流藥品經銷渠道撤下後,換個藥名後再通過發改委價格司單獨定價審批,又在市場上高價推出。

在眾多外企被反壟斷處罰後,9月22日,發改委價格司原副巡視員郭劍英被帶走調查。9月30日,價格司又有3名司級官員被帶走,其中包括剛剛接替曹長慶,擔任司長的劉振秋及兩位副司長——周望軍和李才華。不久,原壟斷局局長許昆林接任價格司司長。

看來,北京當局在懲罰與江派勾結行賄的大公司的同時,也處理了和江派密切的受賄官員,兩頭都查。

在大陸存在多個機構重複管理企業的混亂現象,比如對反壟斷調查,大陸各地至少有三家機構同時管理,即中共國家商務部、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國家發改委。也就是說,企業可能遭受三個機構的管理和勒索,比如這次一汽大眾是被發改委罰款,而克萊斯勒是被上海市物價局罰款,中共各行政部分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斷向企業攤派各類費用,其實是司空見慣的事。

上面這些只是就2014年夏天北京開展反壟斷調查這一經濟事件的政治背景分析,其實習近平對江澤民派系的清理面向很多,如近兩年來落馬的50多名中共省部級高官大多都是江派人馬,遭受現政府盤查而導致股票大跌的房地產企業,也大多和江派人馬有不光彩的瓜葛。

概括而言,如今在政治和經濟上被調查審理的,大多是因為與江澤民走得太近的企業或貪腐惡行太多的人。

大企業都在尋找新的媒體夥伴

目前很多專家和國際大企業主管都意識到,中國正在發生的變化,遠遠超過當年蘇聯解體前夕的變化。他們亟需重新尋找合作夥伴,不光是大陸做生意的夥伴,也包括給他們提供信息的諮詢機構和刊登廣告的媒體夥伴。

很多人發現《大紀元》是他們的首選,因為《大紀元》在兩年多前就準確預測和報導了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等一系列血債幫成員的落馬。獨立敢言的《大紀元》集團早在十多年前就在不斷曝光江澤民的各種違法行為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行,並成為中國新聞獨一無二的權威。

讀者與媒體業界都稱《大紀元》是中國事務的權威,甚至大陸知名「五毛」司馬南曾經公開感嘆:所有的事都讓《大紀元》說準了,「好像他們怎麼說,北京就怎麼做」。有消息稱,中共政治局的辦公桌上每天都有《大紀元》。


讀者與媒體業界都稱《大紀元》是中國事務的權威。圖為大紀元時報及新唐人電視臺主辦的「掌握兩岸三地高端客戶迎接2015全球華人市場新契機」說明會。(陳柏州╱大紀元)

《大紀元》秉持「民眾有知的權力」辦報,已經獲得大陸百姓的信任,如2003年非典(重症急性呼吸綜合症,SARS)爆發初期,大陸媒體都噤聲不語,唯有《大紀元》快速且大幅度的報導此事,讓民眾體認到《大紀元》勇於承擔媒體社會責任的道德堅持。《大紀元》清新正直的形象,深受讀者信賴,許多大陸主流社會人士也都成為忠實的讀者。很多商家反饋,在《大紀元》上做廣告,效果很好,來洽購的顧客多是購買力強的殷實消費群。香港一家村屋仲介就表示,因長期在大紀元上刊登廣告,吸引上門的客戶多是主流階層,所以短短幾年就發展成為大型房地產公司。

十餘年來,大紀元報業集團不但成長為全球最大的華文報業,他們秉承道義深耕中國新聞的專業報導原則,也日漸博得各界的尊重與認同,更在傳統的媒體業中逐漸開拓出新的藍海市場,後續的發展,值得各方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