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不僅沒有真誠的大國盟友,連僅剩的幾個共黨舊交,也都各自轉向。因此,面對美印的合作,中共深感不安。(AFP)

中共對於美國和印度的合作關係感到不安,表示中國內部的經濟問題可能更為加劇,而且外交的處境也很不樂觀。

編譯 _ 白玉

在奧巴馬總統最近歷史性的印度之行後,中共主動發出令人困惑的聲明,試圖淡化這次訪問的意義。

《時代雜誌》Sanjay Sanghoee評論說,長期以來,中國和印度在經濟實力和亞洲戰略方面互相較勁,未來可能仍是如此。中國曾是公認的經濟和軍事的強者,也曾是吸引投資者的磁鐵,但現在面臨經濟減緩與政策挑戰,其強勢地位搖搖欲墜。

中國經濟正在萎縮

首先,中國經濟正在萎縮。工業生產呈現下降趨勢,而降息尚未產生效應,中國經濟可能已經到達頂峰了。全球獨立運作的非營利性經濟和商業研究機構「經濟諮商會」(Conference Board)最近報告表示,中國GDP增長率未來可能降至4%。此外,困擾中國的問題還包括:債務過剩、房地產泡沫、缺乏競爭,以及其舊世界的工業經濟,而不是像美國那種更現代化的資訊經濟。

印度經濟增長將超越中國

其次,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字,印度經濟增長預計在2016年將超過中國。這並不是說中國將不再是經濟大國,而是說它將來未必能在世界舞臺上發揮與過去相同的影響力。

軍事恐嚇不再奏效

另一個重大變化是軍事影響力。中共向來慣用軍事恐嚇以獲得貿易利益,但印度和日本在美國援助下增加國防開支,這種恐嚇可能將不再有效。同時,中共無法依賴俄羅斯,因為後者在低油價和經濟制裁中,自己也面臨危機。

政治動盪增加變數

最後就是民主因素。最近香港的抗議活動突顯中共的嚴厲控制,政治上的動盪可能到來。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不難理解為什麼中共對世界最大的兩個民主國家──美國和印度的密切合作感到緊張,以及為什麼全球投資者應該對中國的經濟奇蹟保持謹慎態度。

北京沒有強而有力的大國盟友

歐亞集團主席Ian Bremmer在《時代》雜誌撰文說,北京需要強而有力的盟友,但這的確是個問題,因為它沒有這樣的朋友。雖然中國已經是100多個國家的重要貿易夥伴,但是,談到與重量級大國的外交方面,朋友和商業夥伴還是有很大差別的。

哪些政府與中共意識形態相近?北韓、委內瑞拉、蘇丹和津巴布韋,這些國家名列前茅。不過,以國際影響力而言,他們可不是什麼明星團隊。那麼俄羅斯呢?莫斯科可以提供北京長期的能源供應,並幫助中共遏制美國在亞洲的勢力,但歐洲、美國和日本仍將是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俄羅斯不具備同等的經濟實力,而且中共和俄羅斯還在中亞地帶彼此角力。

蘇丹內亂 古巴緬甸另有新歡

北京投資數十億美元在蘇丹架設石油管道,把原油從南部油田運至北方港口,再出口到中國。但2011年一場內戰將蘇丹一分為二,中共的這場投資因此受到威脅。現在,北京必須面對一個矛盾的難題:南蘇丹石油資源豐富但地處內陸,而且暴力衝突已經造成超過1萬人死亡、超過100萬人流離失所。

北京的兩個舊盟友──古巴和緬甸──正在結交新朋友。他們曾是世界上最孤立的政權,最近對世界敞開大門,並試圖擺脫對北京的依賴。

中國目前是古巴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其最大的債權國,但古巴與美國的關係正常化了,哈瓦那和華盛頓之間的遊戲規則也會因此改變。中國仍是緬甸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其最大的武器供應國,但自從緬甸在2011年推出民主改革之後,一些富有國家,如日本和新加坡,也有了投資的立足點。

看來,北京不僅沒有真誠的大國盟友,連僅剩的幾個共黨舊交,也都各自轉向。因此,面對美印的合作,中共感到惴惴不安,委實良有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