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結小藍屋 加勛章得主Simma Holt鐵肩擔道義 (第415期2015/02/05)

?"
年屆90高齡的西瑪.霍特,專程來到小藍屋前看望24小時接力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大紀元)

2015年1月23日,加拿大的新聞先驅者、著名記者兼作家、前國會議員、加拿大勛章得主西瑪.霍特(Simma Holt)在寧靜中安詳辭世,享年92歲。霍特的離去,令新聞界隕落一顆巨星,而她不平凡的一生已為加拿大的新聞公正、自由和人權事業,照亮了一片天空。

文 _ 何堅

2015年1月25日星期天,一百多名親朋好友出席了西瑪.霍特(Simma Holt)的葬禮。經過連綿數日的陰雨天氣後,太陽驅散了滿天的陰霾,在陽光的輕撫下,霍特被送入新西敏的Schara Tzedeck公墓中長眠。

下葬前,霍特的侄女將《環球郵報》和《加拿大國家郵報》兩份報紙放在西瑪.霍特的棺柩上。「我的阿姨是一名天生的記者,每時每刻——哪怕是在醫院病榻上的最後一刻。所以我想,帶著周末版的報紙安眠,應該是其心之所願。」

天生的記者

西瑪.霍特1922年3月27日出生於亞省維格維爾鎮(Vegreville),1944年於曼尼托巴大學獲得英語和心理學雙學位後,進入溫哥華《太陽報》從事記者、專題記者、專欄作家,開啟了她不平凡的30年記者生涯。

霍特曾當選自由黨國會議員,並榮獲加拿大最高公民榮譽——加拿大勛章,但她一生中最耀眼的成就、同時也是最初的起點,依然是她的本職工作——記者。

在新唐人電視臺2009年的專訪中,霍特回憶兒時經歷說:「小時候我記得有一個叫蓋歐.霍頓的人,是個真正的歷史學家,是我們鎮上報紙《維格維爾觀察報》的老闆。」「記得小小的我常去他那兒,他桌邊放一個盒子,一個橙色方盒子,我會爬上去,看他在那兒用鉛字排版,我就站在那裡看他。」「我大概是三、四歲或五歲,常會去看他,還會看到從後面印出來的報紙。」

那時的她,心中已埋下從事記者的種子。「每次我做點什麼都是頭條新聞……維格維爾百年歷史,這是我的家鄉,這就是剛說的我們鎮上的報紙……看看他的報紙,多棒!」

西瑪.霍特可說是加拿大歷史上第一個成功的女記者。不過,霍特自己對此的解讀,出人意料的簡單。「我在1944年11月1日開始作記者的,那時還是一個年輕的姑娘。能被僱用的唯一原因是男人們都離家打仗去了,戰爭還沒有結束。」

霍特回顧自己成功的祕訣時說:「我就是喜歡作記者。」「我不在意自己的名字是否上報紙,我並不在意聲望如何,我不關心這些。我就是喜歡作記者。」

「我行我素者」為受壓迫者發聲

西瑪.霍特的成功,並非簡簡單單的喜歡這個工作。她雖不看重聲望,但她的付出、她的無畏,卻為她贏得無數榮光。

總是走在新聞最前線,西瑪.霍特報導過被控謀殺、死刑犯,還從絞刑架下救過三個人的性命。西瑪.霍特一直致力於為遭受不公的受壓迫者發聲。

身為猶太裔的她,雖非虔誠教徒,但深受信仰猶太教的父親影響,「我父親是一名伸張正義的勇士……我其實不是一個虔誠的教徒,但我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我的猶太教信仰教導我堅守倫理和道德。」

「我為什麼要到死囚的牢房裡去拯救人,為什麼要去街上關心某個人的訴求呢?……現在你跟人們提到這些,他會說不關我的事。對於我來說,很難相信有些人會如此漠不關心。

1   2   3   4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