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屆90高齡的西瑪.霍特,專程來到小藍屋前看望24小時接力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大紀元)

2015年1月23日,加拿大的新聞先驅者、著名記者兼作家、前國會議員、加拿大勛章得主西瑪.霍特(Simma Holt)在寧靜中安詳辭世,享年92歲。霍特的離去,令新聞界隕落一顆巨星,而她不平凡的一生已為加拿大的新聞公正、自由和人權事業,照亮了一片天空。

文 _ 何堅

2015年1月25日星期天,一百多名親朋好友出席了西瑪.霍特(Simma Holt)的葬禮。經過連綿數日的陰雨天氣後,太陽驅散了滿天的陰霾,在陽光的輕撫下,霍特被送入新西敏的Schara Tzedeck公墓中長眠。

下葬前,霍特的侄女將《環球郵報》和《加拿大國家郵報》兩份報紙放在西瑪.霍特的棺柩上。「我的阿姨是一名天生的記者,每時每刻——哪怕是在醫院病榻上的最後一刻。所以我想,帶著周末版的報紙安眠,應該是其心之所願。」

天生的記者

西瑪.霍特1922年3月27日出生於亞省維格維爾鎮(Vegreville),1944年於曼尼托巴大學獲得英語和心理學雙學位後,進入溫哥華《太陽報》從事記者、專題記者、專欄作家,開啟了她不平凡的30年記者生涯。

霍特曾當選自由黨國會議員,並榮獲加拿大最高公民榮譽——加拿大勛章,但她一生中最耀眼的成就、同時也是最初的起點,依然是她的本職工作——記者。

在新唐人電視臺2009年的專訪中,霍特回憶兒時經歷說:「小時候我記得有一個叫蓋歐.霍頓的人,是個真正的歷史學家,是我們鎮上報紙《維格維爾觀察報》的老闆。」「記得小小的我常去他那兒,他桌邊放一個盒子,一個橙色方盒子,我會爬上去,看他在那兒用鉛字排版,我就站在那裡看他。」「我大概是三、四歲或五歲,常會去看他,還會看到從後面印出來的報紙。」

那時的她,心中已埋下從事記者的種子。「每次我做點什麼都是頭條新聞……維格維爾百年歷史,這是我的家鄉,這就是剛說的我們鎮上的報紙……看看他的報紙,多棒!」

西瑪.霍特可說是加拿大歷史上第一個成功的女記者。不過,霍特自己對此的解讀,出人意料的簡單。「我在1944年11月1日開始作記者的,那時還是一個年輕的姑娘。能被僱用的唯一原因是男人們都離家打仗去了,戰爭還沒有結束。」

霍特回顧自己成功的祕訣時說:「我就是喜歡作記者。」「我不在意自己的名字是否上報紙,我並不在意聲望如何,我不關心這些。我就是喜歡作記者。」

「我行我素者」為受壓迫者發聲

西瑪.霍特的成功,並非簡簡單單的喜歡這個工作。她雖不看重聲望,但她的付出、她的無畏,卻為她贏得無數榮光。

總是走在新聞最前線,西瑪.霍特報導過被控謀殺、死刑犯,還從絞刑架下救過三個人的性命。西瑪.霍特一直致力於為遭受不公的受壓迫者發聲。

身為猶太裔的她,雖非虔誠教徒,但深受信仰猶太教的父親影響,「我父親是一名伸張正義的勇士……我其實不是一個虔誠的教徒,但我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我的猶太教信仰教導我堅守倫理和道德。」

「我為什麼要到死囚的牢房裡去拯救人,為什麼要去街上關心某個人的訴求呢?……現在你跟人們提到這些,他會說不關我的事。對於我來說,很難相信有些人會如此漠不關心。」

1996年,西瑪.霍特因其卓越的工作,入選加拿大新聞名人堂,亦是卑詩省首位入閣新聞名人堂的女記者。

同年(1996年),西瑪.霍特因「畢生致力於幫助遭受壓迫、不公者」,榮膺加拿大的最高平民榮譽——加拿大勛章(Order of Canada)。

2008年,西瑪.霍特出版自傳《我行我素者回憶錄(Memoirs of a Loose Cannon)》。為正義,為自由,鐵肩擔道義,我行我素不畏險阻寫照她的一生。

緣起小藍屋 不得不說的故事

新世紀之初,西瑪.霍特已步入耄耋之年,但她一直都在為法輪功學員奔走呼籲。提到她與法輪功的不解之緣,就不得不說起小藍屋的故事。

2006年,因為一起新聞事件,84歲高齡的霍特,來到了溫哥華市中心、中領館前的小藍屋。

2001年,為聲援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內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遠在加拿大溫哥華的部分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總領館前發起了每日24小時的和平抗議活動。為符合溫市府「展板須有人值守」的規定,也為遮蔽風雨,他們在真相展板旁搭起一個藍色塑料小板棚,所以大家都叫她「小藍屋」。


溫哥華法輪功學員2001年至2009年期間,一直在中領館前用展板與小藍屋和平抗議中共迫害。(大紀元)

小藍屋成了溫哥華一道最獨特的風景。向匆匆而過的車流行人,無聲訴說著法輪功真相的小藍屋,同時也成了中共的眼中釘。期間中領館不斷給溫哥華市政府施加壓力,要求趕走抗議的法輪功學員。2006年,時任市長蘇利文以城市附例為由,要求拆除小藍屋。

聽到這則新聞的霍特,不顧84歲高齡,親身來到溫市中領館前的小藍屋,聲援在此抗議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年屆90高齡的西瑪.霍特,專程來到小藍屋前看望24小時接力抗議的法輪功學員。(大紀元)

身為30年資歷的資深記者,霍特以敏銳的洞察力,深刻地認識了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重要性,並在與法輪功學員的接觸中,了解了這是怎樣一群善良的人。「他們很忠厚,那麼講道德,很美好。」

霍特盛讚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堅持數年的24小時和平抗議。她說「這是加拿大自由價值的象徵」、「他們在引領世界」。

「如果上世紀30年代就有法輪功的話,(二戰那場)大屠殺就不會發生。」

自此以後,霍特多次來到現場聲援法輪功反迫害的活動,並堅持不懈的向加國政要呼籲制止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前加拿大資深國會議員西瑪.霍特在2006年720聚會上發言,聲援法輪功反迫害。(明慧網)

與法輪功學員站在一起

2007年7月,年屆85歲高齡的霍特冒雨參加了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舉行的燭光悼念——悼念八年來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

霍特說,中共的所作所為,清楚的表明它是地地道道的、世界上最邪的邪教。

直言不諱的霍特指出,本應承擔起社會責任的媒體、政府、法律、教會這四部分,在法輪功問題上,中共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責任,所以迫害才會持續這麼長的時間。而國際奧委會把2008奧運主辦權給了中共,是繼1936年允許希特勒辦奧運後,再犯的又一個大錯誤。

霍特說,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的通過各種方式,把迫害真相披露出來,成為終止這場迫害的關鍵。「這是一場人權戰鬥,(停止迫害)不光是法輪功贏了,全世界也贏了。法輪功學員現在所做的一切都不只是為他們自己,而是為了全人類有一個沒有中共的光明的未來。」

「法輪功學員站在道德的高點,最終一定會成功。」


2011年 8月 22日前加拿大資深國會議員西瑪.霍特(右二)與社區人士參與聲援一億人三退遊行。(大紀元)

「法輪功在為我們所有人抗爭」

霍特在2009年4月法輪功學員紀念「4.25」和平上訪十周年的集會上指出:一個組織受迫害,實際上就是對所有人的迫害。她特別譴責溫哥華市政府用納稅人的錢打官司,無理拆除法輪功在中領館前的抗議點。

2009年7月,部分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藝術館前舉行反迫害十周年集會。時年87歲的霍特再次出席集會,並指出:法輪功學員是世界上最和平的人群,在中國他們被施以酷刑和屠殺,他們健康的器官被活體摘取、盜賣,這是當今世界最應該引起關注的最大的事件。

霍特說,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種族滅絕就如同1936年在德國發生的希特勒對猶太人的屠殺,當時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對希特勒的罪行發聲,他們助長了希特勒的貪婪和瘋狂。

「法輪功學員是為我們所有的人在抗爭,如果他們輸了,沒有人是安全的。這就是為什麼引用這句話:如果在迫害和滅絕發生的時候,沒有人敢於站出來講話,就會造成二戰時大屠殺的重演。」

生命不息聲不止:制止活摘器官

聽聞霍特離世消息,溫哥華法輪大法學會發言人張素回憶與霍特的不解之緣說:「就在10天前我去醫院探望她時,她還說『我很抱歉錯過了集會』、『當我好點時,我會繼續寫信呼籲』、『如果三十年代就有法輪功的話,也就不會有大屠殺的發生了』。」

霍特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仍然念茲在茲的,就是呼籲關注、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

2012年8月6日,加拿大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一行到溫哥華參加參議員夏日聚會。張素當時準備前往請哈珀總理和加拿大政府,關注中國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一事。90歲的霍特知道後,不顧高齡和炎炎夏日,堅持要求同張素一起面見哈珀總理。


2012年8月,霍特與溫哥華法輪功發言人張素一起會見哈珀總理,呼籲關注活摘器官。圖為西瑪.霍特(右一)和總理哈珀(左一)夫婦、法輪功學員張素(左二)的合影。

張素告訴哈珀總理,中國仍在發生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哈珀對此表示震驚與關注。總理祕書收下了加拿大資深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兩位獨立調查員撰寫的專著《血腥的活摘器官》。

霍特多次向哈珀介紹法輪功反迫害情況,表達她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憤慨,鄭重要求哈珀給予更多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