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山東省第一」成績被保送北京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的柳志梅。(明慧網)

清華學子柳志梅遭受山東省女子監獄藥物迫害致瘋,曾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在精神失常的淒苦煎熬中,柳志梅於2015年2月離開了人世。

文 _ 明慧

普通農家飛出來的金鳳凰

據明慧網報導,柳志梅,出生在山東省萊陽市團旺鎮三青村。1997年,17歲的柳志梅在一次選拔測試後,以「山東省第一」的成績被保送北京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時值法輪大法在中華大地廣泛傳播,因其「真、善、忍」的修煉原則使人道德昇華及其神奇的健身效果,1998年時,「清華園」就有近千名師生學煉法輪功。柳志梅來到清華,很快成為其中一名修煉者。

小樹林裡的煉功點

「她是個非常單純的小女孩,人很聰明,長得也端正。」

曾就讀於清華大學的劉文宇,回憶他1998年7月在清華大學的法輪功煉功點上見到柳志梅時的印象。當時柳志梅上大學二年級。

1999 年7月,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之前,清華大學校內共有九個煉功點,柳志梅和劉文宇都在小樹林煉功點。這個位於學生宿舍樓中央的方圓幾百平米的小樹林,每天任由清華學子們的自行車從它的身邊摩肩接踵的滾滾流過,小樹林則保持著一份靜謐與安寧。1995年法輪功學員來到這片小樹林之後,無論颳風下雨、不論嚴寒酷暑,每天早上六點鐘,小樹林裡就會響起悅耳悠揚的煉功音樂聲。後來隨著煉功的人越來越多,又增加了下午和晚上兩次煉功時間。

劉文宇說:「她在煉功點上話不多,總是默默的做她該做的事情,做甚麼都很認真。」

1998年,去煉功點上學功的人很多,柳志梅自己學會了之後,總是細緻的幫助新學的人糾正煉功動作。另一位功友說:「柳志梅為人謙虛,從不顯耀自己,純真卻又很有主見。」

因煉功而被清華開除

1999年7月,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10月底,所有堅持修煉法輪功的學生都「被休學」了,柳志梅也被迫休學回家,當時她還沒有讀完大學二年級。2000年2、3月間,她懷著復學的希望回到北京。

事實上,清華化工系明確表示,只要她寫下不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馬上可以復學。「她沒有寫,因為她認為煉法輪功沒有錯。而且法輪功講修真,她覺得自己不想放棄法輪功,就不能說假話寫保證。」劉文宇說:「我挺佩服她的,她當時才19歲,但是對自己認為正確的她就堅持,沒有用任何所謂人的圓滑手段對待。這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柳志梅在歷經數次被抓、被打及短暫關押後,堅持信仰不妥協。2001年3月,柳志梅被清華大學開除。

監獄裡的藥物迫害

2002年11月,在柳志梅被綁架之後一年半,她被扣上十幾項罪名,經北京海淀區中共偽法院非法判刑12年,轉至位於濟南的山東女子監獄。

從2002年底直到2008年柳志梅出獄前,山東省女子監獄的獄警鄧濟霞常帶著柳志梅去監獄裡的小醫院,由犯人給她打針,幾乎天天都要打三針,理由是精神病。從監獄教育科裡經常傳出柳志梅的哭喊聲:「我沒有病!我不打針!我不吃藥!」

柳志梅曾經自述,所注射的部分藥物有:氯氮平、舒必利、丙戊酸鈉、沙丁丙醇、氟丁乙醇、氟沙丙醇、沙丁乙醇等。柳志梅還曾經告訴別人,打針後嗓子發乾、大腦難受、視覺模糊、出現幻覺、大小便解不下來。

有目擊者稱,2005年3月8日,柳志梅在監獄接見室裡,兩手搭在前來探望她的家人肩上,腦袋耷拉著、頭歪向一邊、有氣無力、站立不穩。

2005年10月到11月間,獄方給柳家打電話,說柳志梅病了,就像腦神經損傷的那種,但不要家人去探望。

復學的渴望被中共利用

有人回憶道,柳志梅曾經在看守所裡說過,她希望出去後,能把大學上完,找個工作,然後去幫助其他被迫害同修的孩子們。當年剛剛20歲出頭的柳志梅從來沒有放棄復學的希望。

在她沒有被綁架之前,她曾幾次找到清華化工系,表達想復學的希望。「但是那個系的黨支書等管法輪功這件事的人都緊跟中共,一定要柳志梅放棄法輪功才可以。」劉文宇說。相比之下,劉文宇的情況要好一些,他曾被非法關押在山西晉中監獄三年,出來之後,在系裡一些老師的周旋下,出乎意外的能夠回到清華,只是不許他再讀博士,而是改成了碩士,畢業之後他順利出國。

中共為了達到「轉化」法輪功學員,以酷刑、藥物、威逼利誘法輪功學員家人等手段,使其放棄信仰「真善忍」。而對年輕的柳志梅,他們則抓住了她想回清華念書的美好願望。

在柳志梅進監獄不久,清華大學就派來了幾個人,包括她的大學教師,以「復學」為誘餌,欺騙她說,只要她「轉化」,就可保留她的學籍,並在監獄飯店請她吃了一頓飯。在巨大壓力下,柳志梅違心「轉化」,但監獄方面並沒有因此而放過她,而是讓她充當了為虎作倀的「幫教」,去「轉化」別的法輪功學員。然而三年過去了,再也沒有她復學的消息。柳志梅知道她上當受騙了,精神受到很大刺激,從此沉默寡言。

打毒針 才女變瘋


2010年已被迫害致瘋的柳志梅,當有人試圖接近,她就攥著雙手躲向自家牆角。(明慧網)

2008年11月13日柳志梅被釋放,殊不知這是更大苦難的開始。

11月13日下午兩點多,柳志梅被接出監獄。在火車上,柳志梅告訴家人,臨出來前三天檢查身體,說她後牙上有個洞,給打了針。至於那是甚麼針,裡面的藥物是甚麼,柳志梅自己也不知道。

剛到家的頭兩天,柳志梅看上去也還算正常。到第三天,柳志梅突然出現精神異常,躁動不安,開始胡言亂語,手舞足蹈,胳膊做出跑步的姿勢不停地來回抽動,整夜不睡覺,即使睡也只是兩個小時,並且症狀一天重似一天。柳志梅的母親無法承受這樣無情的打擊,於三個多月後淒慘離世。

被封的記憶


柳志梅在自家破舊的瓦窯牆壁上寫下的四個字「清華大學」。(明慧網)

但是在記憶深處,她還知道一個地方──清華大學。這是她在自家破舊的瓦窯牆壁上寫下的四個字。也許在她的腦子裡,在那個清華大學裡,風依舊從小樹林的樹梢上掠過,將悠揚的煉功音樂吹入每個從那裡經過的人的耳朵裡,人們側過臉,看到那些盤腿打坐的煉功人,停下來,看一會兒,煉功結束時,有人走過來,低聲詢問如何學煉法輪功……一切都和1999年迫害之前一樣。

淒慘離世

2015年2月13日早上,柳志梅的鄰村西中荊村的一位村民和孩子散步,走到一口井邊,孩子看到井裡有一具屍體,頭朝下,腳朝上彎曲著漂在水面上。村民報警,找人打撈上來一看:面部呈紫色,頭部有傷,只穿了一件單薄的內衣和毛衫。柳志梅的堂兄是三青村的村長,竟然沒認出來。到柳志梅家裡一看人失蹤了,才確認死者正是柳志梅。精神失常的柳志梅到底是如何落井的,是自己不慎落井,還是他人殺人滅口?情況有待調查。

清華大學海外校友於2015年3月1日發出致全世界善良人們的公開信,信中寫道:「柳志梅曾經聰穎過人,如果沒有這場迫害,她將成為國家的棟梁。為了堅持真善忍的信仰做個好人,她曾在巨大的酷刑痛苦中屹立不倒。像她一樣的千萬法輪功學員還在承受非人的折磨,同時也在堅守著真善忍的普世價值。他們用生命證實著中華民族的道德精髓,這些勇士匯成一股清流,在不屈不撓的清洗著紅色恐怖蔓延的中國大地。」◇(轉載自明慧網,文長有刪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