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溫嬪容中醫師將勤學苦磨、臨床十多年的經驗集結出版,希望洗刷社會對中醫的責難,了解傳統醫學的可貴。(攝影/龔安妮)

深得中醫奧祕,溫嬪容體悟到針灸就是順應宇宙的氣象,調整人體能和宇宙和諧共振,就能使人迅速恢復健康,平安無恙的度過難關。當調撥經絡穴位氣機時,病人氣色隨之漸漸轉好,此一天地對應人體的變化,令人驚嘆宇宙的奧妙。

文 _ 陳柏年

睽違僅僅一年多,溫嬪容中醫師的第二本書《拍案叫絕——中國針醫術》甫出版就熱銷一空。


《拍案叫絕——中國針醫術》成書過程六年,從上萬病患中悉心揀擇一百個精彩醫案。(博大出版社提供)

《拍案叫絕——中國針醫術》成書過程六年,從上萬病患中悉心揀擇一百個精彩醫案,不但是讀者日常養生食療、引進心靈活水的最佳良伴,也是初入中醫時,考慮進針取穴、看診的極好教材。面對佳評如潮,溫嬪容卻說:「其實寫書的過程,心裡是非常沉痛的!」

醫者的洞見與憾痛

溫嬪容引述哈佛大學對媒體網路資訊的調查,發現有些媒體提供的醫療資訊,有高達60%是錯誤的。更駭人的內幕是醫療護理界被龐大的利益財團所操控,知識分子淪為利益財團的打手:醫療系統也積極鼓吹患者消費,大肆賣藥,依照業績抽成與升職。於是病患做了太多不必要的檢查、吃下不必要的藥物或健康食品,無緣無故動了手術,甚至有時「來治一個病,附送你好幾個病」。


醫療護理界被龐大的利益財團所操控,醫療系統積極鼓吹患者買藥,依照業績抽成與升職。(Fotolia)

她說:「看了以後很不忍心。因為發現到很多的病是醫生造成的,但有的不是醫生故意,而是醫生接受的訊息也被操控,也被誤導。這跟我們老祖宗的思想大大違背。」

溫嬪容曾看過一位老婦因一次腹痛,竟在一切檢驗結果正常狀況下,被切去肝、胰、胃等一部分器官,膽則全部切除,此後病魔纏身而求助無門;還有一位30歲的出家尼師在醫生說服下切除子宮,說是可以免除經期困擾,豈知17年後一直都處於更年期狀態,因無法和腦下垂體對應回饋藉以緩解。

她還告誡一感冒就給孩子吃維他命的媽媽,美國一年有五萬例兒童因維他命中毒的案例,且美國衛生署一直想通過法案將維他命列為違禁品。即使說出真話會「擋人財路」,她仍本著良知力挽狂瀾。溫嬪容謙虛的說自己並非醫術最高者,比她厲害的不在少數,中醫高手很多在民間。然而自己在能耐有限、知名度不高的狀況下,勇於將勤學苦磨、臨床十多年的經驗亮劍出鞘,很大的原因是希望洗刷社會對中醫的責難,了解傳統醫學的可貴。

她說:「我想讓大家脫離中醫的許多歧視與誤解。做為一個中醫師,他們的學養都是要求修德行、心要靜,不會想跟人家爭辯,所以變成整個社會媒體視聽都是西醫發聲,中醫很少發聲。有些病人一進門就說西醫叫他不能吃中藥。有些疑難雜症最後轉到中醫試試,治好說是幸運,治不好說是中醫不科學。當我們接到最後一棒,卻承受最多的責備。有的時候覺得很委屈啊,對我們是很大的批評與打擊。」

此外,她在這個滔滔濁世中大聲疾呼,更希望在病痛的苦難中喚醒世人蒙塵的心靈,重返自然。溫嬪容說:「最好的醫生是你自己,自然最健康,心是最強的藥,人體都有自行修復的機制。」而這樣堅強的信念與體悟,來自她在臨床苦思與深得中醫奧祕的成果。

上下求索望盡天涯路

一路走來,溫嬪容的心路歷程,可以國學大師王國維所言「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境界」來形容。第一境是「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西樓,望盡天涯路」——面對浩瀚如海的醫學典籍與各種醫論,感到既茫然又徬徨,即如「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粟」那般渺小。想要從師問學,卻苦於時間與財力的不足,惶恐的心境難與外人道。歷經一段艱辛摸索,才確立自己的方向。她說:「慢慢的,我不相信沒拜師自己不能學醫,因為拜師後,可能就被局限在一定的思路、派系,也許我沒有特定的師承雖然很艱辛,但思維不受限制。」於是,她開始在無涯的醫典與醫案中泅泳,奮力登高望遠,確立自己的目標。


「中醫功夫在醫外」,溫嬪容認為,除了熟諳人情世故,醫者還要有高深的文化涵養與修為。(攝影/龔安妮)

爾後,她勤奮埋首研究醫理,為診治病患殫精竭慮。正如第二境「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般地執著求索。她說:「我常常思索患者如何得病、怎麼醫治,也在想中醫到底是怎樣的醫學?中醫到底是學出來的?還是悟出來的?」由於中醫不只是知識性的,是講宇宙天人合一的健康道理,因此無法從技術與物質層面一窺全貌。正如《黃帝內經》中要求醫者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曉人事」、「近取諸身,遠取諸物」、「通神明之德,類萬物之情」,說明「中醫功夫在醫外」,除了熟諳人情世故,還要有高深的文化涵養與修為。

這段期間,溫嬪容常常感到中醫玄妙與不可思議:「固然很多病人是讓我治好了,但是說真的,有時我是糊裡糊塗的把他治好,我只是調和他們的氣血和陰陽而已。」明明被西醫鐵口直斷不久人世的患者,卻奇蹟式地康復,令她疑惑到底「西醫治病明明白白等死算救人,還是中醫治人糊裡糊塗的活著算高明?」求索過程中,時常會有「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的孤獨迷茫感,她說:「當然『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孤寂時刻也常常有。」

然而「越偉大的道理往往也越簡單」,在孜孜矻矻深研多年,終於迷霧盡頭豁然開朗:「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她相信人體就是一個小宇宙,符合自然就是最好的養生之道,境界至此更上層樓。

慧然獨悟 通曉治病之方

西醫手中束手無策的病患,有些在溫嬪容診治下妙手回春,她說:「歷盡千迴百折風風雨雨,行醫的過程,就像《中庸》裡面所說:『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以贊天地之化育。』我就在想,這可能叫做『誠則靈』。」


《黃帝內經》說一個醫生具備的基本涵養,是要「坐起有常,出入有行,以轉神明,必清必靜」,才能「出神入化」,妙手回春。(Fotolia)

醫師心誠藥則靈、斷病如神,是因《黃帝內經》所言,醫者達到「識神」、「獨悟」的境界。她說:「一個人粗淺活動表層的意識活動停止,靜下來的話,就會引發潛在自性、智慧的功能,達到如有所悟的境界,而能『耳不聞,目明心開』,學問深時氣自平,這就是『慧然獨悟』。對治病的瓶頸困境,常常因此茅塞頓開。因為我非常誠懇地在治病,念頭很正,或許天地也會助一臂之力。」

讀者常會為溫嬪容似有神通的表現嘖嘖稱奇。她引述《黃帝內經》中「上工守神,下工守形」的觀點,解釋中醫本就是玄妙超出物外的科學:「神無形,道是形而上,『守神』就是『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這是比較高明的醫生。像病人一來,我已經知道他要生什麼病,就會告訴他要注意什麼,以後他就真的可以趨吉避凶,能比較平安的過日子。」

當然這樣的修為並非一蹴可幾。《黃帝內經》說一個醫生具備的基本涵養,是要「坐起有常,出入有行,以轉神明,必清必靜」才能「出神入化」。溫嬪容解釋在學時,曾有老師說做醫生是帶天命能調動天兵天將降伏病魔的。她感覺念頭正時,天兵天將自會傾力相助。她說:「我有時功夫不夠好,也會被病人的病魔打倒、也會因此而生病。還好我現在學煉法輪功,有時遇到治療瓶頸,常在煉功中靈機一動:可以針哪個穴位,可以用哪個藥。很奇妙的,經由這個思路出來的效果都很好,可能就是要守著真善忍,真的是為病人好而不是為私。」

中醫的宇宙人觀點


中醫「藏象系統」看人體,五臟對應「魂、神、意、魄、志」,是站在宇宙上看人體。針灸就是順應宇宙的氣象,調整人體和宇宙和諧共振。(Fotolia)

中醫之博大浩瀚,是西醫難以企及的。溫嬪容說:「西醫的強項是人體解剖系統,是人站在地球上看人體,看的是地球人;中醫看人體除了解剖系統還有『藏象系統』,對應五臟,就是『魂、神、意、魄、志』,是站在宇宙上看人體,看的是宇宙人。」她舉漲潮、月圓時,很多人會生病並且會生重病;情緒易起伏、凶殺案也比較多,都跟宇宙有關係。如天災變異頻生、地球軸偏移,還有許多星球爆炸的現象,這些外在環境的變化都會影響人體。

針灸就是順應宇宙的氣象,調整人體能和宇宙和諧共振,如此一來,就能使人迅速恢復健康,平安無恙的度過難關。她說:「每次針灸的起穴,我都能感到氣的走向,當調撥經絡穴位氣機時,真的就看到病人的臉色一直變一直變,例如心臟病患本來臉色是發青、嘴唇發黑的,針下後嘴唇變粉紅;意識本來恍神,針下去眼睛就變亮回神,臉色慘白的變紅潤,皺紋也消下去……這是我們看到天地之間對人的變化,會讓人非常驚訝。所以我每天都生活在驚訝當中,每天都在欣賞宇宙的奧妙,真的很令人讚嘆!」

然而如此神奇的中醫卻常被現代人抨擊為不科學,溫嬪容為其抱屈不已:「老祖宗養了我們炎黃子孫五千年,為什麼才發展兩三百年的西醫就把我們打敗?為什麼就把他全盤否定?實證科學是否就是真正的科學?物理界、量子力學還有海森堡的『測不準原理』呢!整個人、整個宇宙分分秒秒都在變動著,重複驗證本身就難定論,人是否有足夠的智慧和能力證實自然的一切?誰有資格批判老祖宗的智慧?……我認為能治得好病就是最高的科學,只要有效就是最高的科學。」

「科學不是看理論多豐富或儀器多精密,不然為什麼我們總是在生病?符合自然就是最高的科學,因為自然是神技,儀器是人技,人力無法勝天。否則科學這麼發達,為什麼依世界衛生組織公告人類還有八千多種疾病不能被治癒、還有許多超級病菌正入侵人類,目前無藥可治?而且該組織文獻顯示:全球病人,有三分之一死於醫療性事故,三分之一是被藥害死的,三分之一是治死的。他們都不是因疾病本身致死的。所以我們真得要回到自然。我們常說的『祝你好運』,為什麼說運,實際指的是,順應天地節律養生就會走運;背離道而行就會背運、壞運。所以說祝人好運。」

心為君主之官:心能治百病

那麼,要如何歸返本然狀況呢?溫嬪容認為心靈是關鍵。她說:「講到『藏象系統』,就會說到人的心靈。因為所有臟器都有肉部首,肝、脾、肺、腎、胃、腸啊都有,只有心沒有。為什麼心沒有?因為中醫說:『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 。』」


心是人物質身體與靈魂的關鍵主宰。當一個人身心安頓,心情穩定,身體就會迅速恢復強健。(Fotolia)

溫嬪容解釋心是真命天子,「代天行命」。心主神明,神明指精神意識思維活動,是人物質身體與靈魂的關鍵主宰。所以所有的臟器都有癌症,但是心臟不會得癌症;當心跳停止時才確定死亡。當一個人身心安頓,心情穩定,身體就會迅速恢復強健。

她舉2008年美國南佛羅里達大學健康科學研究中心的首席科學家威斯理教授(Dr. David Vesely)的研究為例:心臟可以分泌救人最後一命的荷爾蒙,它不僅可以在24小時內殺死95%以上的癌細胞,而且對其他絕症也有極好的治療效果。衛斯理教授的研究,源於他的好友:一對2003年時雙雙罹癌,生命僅剩下三個月的英國夫婦。他們在放棄治療後,選擇用兩個月的時間完成生命中最想完成的50件事,之後與旅行社訂下合約,傾盡餘下的四萬英鎊家產,做一趟豪華的環球旅行,條件是只要夫妻中任何一位在旅程中去世,合約就自動終止。旅行社到醫院查核,認為僅剩一個月的壽命下,簽訂此旅行合約十分划算,就訂下合約。出乎意料之外,原本以為只有一個月的旅行卻持續了一年半,而這對夫婦在同情旅行社即將破產、自動解約後返回家中,赴醫院檢查之下,發現所有的癌細胞全數消失,原本不治的惡疾竟在旅途中不藥而癒。這個情況引起衛斯理極大的興趣。他深入研究後發現,心臟在非常平靜快樂喜悅時,會分泌一種氨酸賀爾蒙,能治療重大疾病和其他絕症。他的研究震驚世界,被譽為「揭開上帝終極底牌」的科學家。溫嬪容說:「這就是《黃帝內經》講的『主明則下安,以此養生則壽』,整體就會平穩健康。」

但是心情要穩定,需要有很多條件。溫嬪容對醫界恐嚇、威脅病人的亂象痛心疾首,病人往往檢驗一次血壓過高,就被醫生斷言要終身服藥,此後惴惴度日、奉行不輟,其實都是心生恐懼後的錯誤。臨床上,溫嬪容看到有人飯前血糖高達300,她堅定告訴病患並非他的血糖有問題,而是心情有問題。教囑以放鬆方法與思想的轉念之後,果然血糖就下降。還有被判定高血壓的人回復正常,最後停止用藥的比比皆是。她說:「比較不會恐懼時就真的不會生病,心神安定堅強時病就不會那麼厲害,病邪也是欺善怕惡。生腸胃病也好,肝病、腎臟病也好,都可以調整心情自我療癒。當然有些跟飲食作息有關,但是心情很重要。」

靈魂問題是醫學問題

那麼,一個人要如何安頓心神、免於恐懼呢?

溫嬪容說:「要控制一個人最大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恐懼,所以媒體、醫生都在恐嚇病人,我們的情緒都被挑起,都被奴化了。……我都會問病人:『這真的是你要的嗎?要賺很多錢、考上很好的學校、要達到什麼業績標準……這是你真的想要的嗎?』其實不是我們真的要,而是被社會洗腦挑起、被家長所挑起,要拚啦,結果拚到最後身體都垮了,也沒有感覺到真正的幸福。很多人生病以後才會真正省思:活著做什麼?賺那麼多錢做什麼?這也是我書上一直強調,希望回到人本來的幸福。」

那麼,人本來的幸福是什麼呢?從有人類以來,人本能的質疑一個十分尖銳的問題:「人是什麼?我是誰?」這是古今中外,所有神學家、哲學家、科學家都想解決的問題。溫嬪容舉書中一位偷吃安眠藥的12歲男生,一進診間便劈頭問她:「我是誰?為什麼活著?以後我就像爸爸媽媽一樣,求學、結婚、生子以後等死?為什麼我要成績很好?為什麼?……」她慨嘆地說,如果一個人盲然地附和錯誤的價值觀,無法對這些問題有清楚認知,不但生活會迷茫,內分泌也會失調,最後難免成為實質的身體疾病。

心靈會影響身體,相對地,我們的五臟也反映精神乃至靈魂狀態。


人體五臟對應「魂、神、意、魄、志」,魂神意魄志在宇宙的另外空間主控著人體。順應宇宙規律,身體自然健康。(NASA)

溫嬪容說:「藏象系統就是五臟對應『魂、神、意、魄、志』;像肝藏魂,心藏神,脾藏意,肺藏魄,腎藏志。當醫生越久越有這種感覺,就是魂神意魄志也許不在我們這個空間,但是都主控著我們的人體。如果魂神意魄志不在我們這個空間,來自宇宙,那麼也許我們都有一個對應的星體,和他是連串的,有連結,每一個人都是有來頭的,只是我們不知道。那為什麼要來到這個地球?是不是帶著初始的願望和某種任務而來?」

溫嬪容進一步解釋:「就像我們的腦,科學家發現我們只使用腦容量的2%,但是腦的體積只有人體四十分之一,卻須要全人體四分之一的需氧量;腦部血流量占了心出量的15%……如果人體只用2%的腦,為什麼需要這麼多的需氧量和血流量?腦的其他98%在做什麼?也許那就是轉運站、接收站的功用。」

由此,她推論神魂意魄之於人體,就像靈魂穿了一件衣服,藉此和宇宙共振。溫嬪容說:「所以靈魂問題是醫學問題,宇宙出問題了你也會有問題。……我發現有些人的疾病根源於此:他好像找不到自己,也許是因為根源出了問題,這是我常常思考的部分。」

在溫嬪容的眼中,與其把「中醫」定義為「中華醫學」,不如解釋為人體治療要達到「中和」、「平衡」的醫學;更是一個根源自大宇宙的靈魂,與物質身體之間取得正確聯繫,成為其「中介」的醫學。正如《中庸》所言:「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如此看來,中醫不但是中華文化傳統的精髓思想,也是宇宙天地化育的道理,更是全人類的瑰寶。炎黃子孫,怎能不鄭重珍惜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