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tty Images)

2015年1月29日,美國《華爾街日報》重點刊登了美國華盛頓著名智囊、企業研究所研究員、亞洲問題專欄作家麥克.歐世林的文章,透露美國最高級別的專家組對中國未來局勢的最新思考和建議。

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沈大偉3月6日也在《華爾街日報》發表長篇文章說,共產黨在中國統治的殘局(endgame)已經開始。

習近平上臺後開始大動作反腐,如今至少18萬貪官被查,上百名副省部級高官落馬,中共貪官更加緊了捲款外逃的步伐。中國資金、人才的外流,也在加速中共的解體。

如今兩億中國人退出中共組織,中共面臨解體,已經不是一種分析和推論了,而是實實在在的過程中了。

文 _ 季達、王華

美國智囊團的警示和建議

美國華盛頓著名智囊、企業研究所研究員、亞洲問題專欄作家麥克.歐世林(Michael Auslin)2015年1月29日於《華爾街日報》文章〈中國共產黨的黃昏〉(The Twilight of China' s Communist Party)中透露,前不久在華盛頓智囊團的一個私人晚餐聚會上,一位美國資深中國問題專家表示:「我無法給你它(中共)垮臺的日期,但中國共產黨已進入了末期。」


美國華盛頓著名智囊、亞洲問題專欄作家麥克.歐世林(Michael Auslin)提醒美國政要關注中共殘局,並站在歷史正義的一方。

沒想到這個想法卻獲得在座幾位中國專家的一致贊同。在過去二十多年中,中國逐漸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實體,受大財團的左右,那天在座的幾位專家曾經也是看好中共的人。他們與中共打了幾十年的交道,與中共高層官員有著密切聯繫,他們經常到訪中國,並在大陸布署各種線人。

不過在新局勢下,他們轉變了看法。一位專家談到他的最新觀察:「從未見過中共如此恐懼,起碼自天安門事件以來。」這從中共加劇監控、懼怕被調查和逮捕數字增加可見一斑。他們建議白宮及早採取措施,不要再出現當年「蘇東波事件」後的尷尬局面。

1990年左右,原本是共產主義陣營的蘇聯、以及很多東歐國家,包括波蘭,相繼發生顏色革命,人們將此稱為「蘇東波事件」。短短幾年這些國家都拋棄了共產主義,開始回歸到資本主義這個更加符合人性的社會制度上來。共產主義陣營的土崩瓦解,令西方社會目瞪口呆,因沒有一個智囊團提前警告過西方政府要為共產黨在東歐的解體提前做好準備。

歐世林隨後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更多談及那位不願公布其姓名的美國高級智囊的觀點:「目前中共當局希望朝著積極的方向前進,但卻在一個令其自身都感到尷尬的軌道上運行,路越走越窄。」習近平上臺後,雖然有18萬黨政官員被「紀律處分」,但「這可能只是蠟燭熄滅之前最後的閃光而已」,並不能解決中共的最後歸屬問題。

各種政治、經濟、社會矛盾的激化,「無人可抹殺那些利刀將伸向習近平的可能性,最終導致黨內自相殘殺。」

因此那天晚餐上的專家們一致建議西方的外交官、學者和非政府組織等,要走出中共的權力中心,「多與被中共邊緣化的各類民間團體接觸」,因為他們才是未來中國的主力。這些被邊緣化的民眾包括農民、教育工作者、自由運動人士和遭打壓的團體等。

歐世林最後說:「現在是對中國的發展展示西方道義責任的時候了。中國的殘局可能還持續一段日子。但無論局面多麼凌亂,站在歷史正義的一邊,總是明智的選擇。」

中共統治已現大裂縫

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David Shambaugh),在美國智庫中以與中共高層關係密切知名,尤其是和江澤民、曾慶紅等人據說有良好互動,多年力主和中共當局維持良好關係,因此曾經被一些保守派學者譏之為「熊貓擁抱者」。然而今年3月6日他也在《華爾街日報》發表的長篇文章中,對中共的前景進行了悲觀預測。


與中共高層關係密切的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沈大偉,也對中共的前景進行了悲觀預測。(維基百科)

「中國的政治體系嚴重失靈,沒有誰比共產黨本身更了解這點了。」他也提出了他所認為的反映中共統治進入殘局的幾大徵兆。

首先,中國的經濟精英已經把一隻腳放到了門外。他們把資產和孩子送到國外,如果系統真的開始崩盤,他們隨時可以大舉出逃。

其次,即使很多效忠政權的人也只是在那裡走過場。沈大偉提到,他在北京參加了一次官方智庫的「中國夢」研討會,二十來名御用學者無精打采地做著講座。

此外,充斥黨政軍的腐敗也彌漫著整個社會,習近平的反腐運動不可能清除腐敗。

以及,中國經濟陷入一系列體制陷阱,沒有容易的出路。習近平的經濟改革方案遭到根深蒂固的既得利益群體、包括國有企業和地方幹部的阻礙。

沈大偉認為,中共控制力出現的這幾個越來越明顯的「裂縫」,會加快他們想要避免的那種命運的到來。

諾獎得主:中國經濟危機爆發比想像快

無獨有偶。就在歐世林文章發表的同一時間,曾準確預測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保羅.克魯明(Paul Krugman),在到訪中國上海時的公開演講中也提到類似觀點。作為中國花錢請來的客人,這位頂級經濟學家儘管措辭非常委婉,但他對未來中國經濟的擔憂卻非常突出。

他說,中國經濟統計數據有點像科幻小說,中國投資占比極高,市場經濟體裡沒看到過這麼高的,中國很可能在五年內將碰到大麻煩。對於中國經濟所面臨的風險,他掩不住地擔憂:「中國還沒有發生經濟危機,我挺驚訝,但中國一旦爆發經濟危機,會比想像的速度更快。」

此前1月20日他在香港出席亞洲金融論壇時表示:「中國讓我害怕(China scares me)」,他認為中國目前的經濟結構轉型,無可避免地將出現一次嚴重的經濟衰退,屆時中國社會將發生如何巨大的變化,他不敢想像。


1月20日,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明(Paul Krugman)在香港出席亞洲金融論壇時坦言「中國讓我害怕」,他認為中國難以避免嚴重經濟衰退。(余鋼/大紀元)

中國大量資金和人才精英外逃

如果說上面這些觀點還是外國人的看法,那中共內部最知情人士的看法又如何呢?在沒有言論自由的中國,掌握最核心數據的都是中共各級官員和與他們密切相關的各類精英。人們無法從他們冠冕堂皇的對外講話中看到中國局勢的真實情況,但從他們的行動中,特別是他們對自己家庭大事的安排中看到這個真相。

2013年2月,各類報告顯示,習近平上臺後,中共貪官加緊了捲款外逃的步伐。正如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明所擔憂的是,中國經濟主要靠投資驅動,目前中國居民消費支出只占國民生產總值的35%,而投資占了GDP的50%,一旦資金外流嚴重,補給不足,中國經濟的泡沫就會被擠破,一場經濟危機就無可避免。2013年初,總部設在華盛頓的監督全球非法資金流動情況的全球金融誠信組織(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發表報告說,從2000到2011年,中國非法外流的資金高達3.79萬億美元,僅在2011年這一年,非法流出中國的資金就高達6029億美元,占中國國內生產總值約10%。

與之對應的是,大陸媒體2013年1月18日援引中紀委內部通報說,據不完全統計,2010年中國大陸非法資金外流是4120億美元,2011年達到6000億美元,2012年突破一萬億美元。

還有媒體援引中紀委消息人士的話說,僅2012年中秋和「十一」兩個假期,出境公職人員達1100多人,其中714人確定為外逃。據說目前95%以上的中共部級官員的家屬子女都在海外留學或移民,官員持有多本護照的情況比比皆是,很多裸官隨時準備外逃。

俗話說:大樓將傾,老鼠先知。中共高官此時大舉外逃,說明他們已經意識到,無論現在還能繼續撈多少,再待下去,沉沒的風險太大了。

關於中國精英人才的外流,這是令大陸教育界擔憂的事。很多中國精英在大陸接受了十多年的基礎教育,在出成果階段卻移民到了海外,這等於是中國為外國培養了人才。不過這不是中國民眾的錯,而是中共制度的黑暗逼得精英們外流。

2014年12月,中國首部《華僑華人研究報告(2011)》指出,從1978年至2009年底,各類出國留學總數為162.07萬人,留學後回國的49.74萬人,「學而不歸」占了70%。

2014年1月,中國與全球化智庫及中國社會科學院共同發布的《中國國際移民報告2014》發現,截至2013年,中國海外移民存量總數達到934.3萬人。

到了2014年,中國富豪投資數百萬美元的投資移民人數大增,如2014美國投資移民項目EB-5簽證的1萬個配額中,中國人占到了83%,達8300多人,比2013年的6250人增加了25%左右。

全美房地產經紀人協會的調查也顯示了這個外流趨勢。中國人2012年4月至2013年3月間在美國置業總金額為128億美元;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間,增加到220億美元,增幅達72%。協會估計,中國富人在美國約掌握6600億美元財富。

按照人的本性,故土難離,除非形勢所逼,才會出現大規模的移民。有評論指出,「自工業革命以來的二百多年,有些國家發生過有產者的集體大移民,但大多與階級鬥爭和種族清洗有關,如1918年蘇維埃政權建立後對俄羅斯貴族和資本家的驅逐、1940年代納粹德國對猶太人的大迫害。

當一個國家的經濟處在高速發展的和平時期——甚至是世界上表現最好的經濟體,卻有超過七成的有產者試圖離開這個,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發生的事情。」

《九評共產黨》回答了這個問題。僅僅在中共執政後的這60多年裡,通過各次政治運動,三分之二的中國人都不同程度地遭到中共的迫害,其中至少8000萬人被迫害致死。有評論指出,無論是身為中共國家主席還是處於社會底層的無業遊民,都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在人心的變壞、環境的污染,空氣食品有毒、連基本生命安全都沒有保障,這樣的地方當然是越早離開越好。也就是說,資金、人才的外流加速了中共的解體。


中國資金、人才的外流,正在加速中共的解體。(AFP)

中共已徹底喪失執政道統

一個政權的存在,必須要有它存在的理由,依舊是執政的道統依據。中共在執政初期靠的是所謂共產主義理想,馬列主義學說,不過在共產黨用暴力革命搶走地主、資本家的財產,大搞社會主義大鍋飯之後,中共又開始了所謂改革開放,搞企業股份制私有化,搶來的他人財產轉了一圈都被放進了共產黨的腰包,中共所謂的「為人民服務」,「做人民公僕」,成了最荒誕的口號,而廣大民眾依然是「生活在三重大山之下」,中國的貧富差距反而比以前更加嚴重。

經過文革之後,無論是普通百姓還是中共高官,已經無人相信馬列主義了,今天的中共高舉所謂「革命旗幟」,只是為其繼續盤剝百姓找的藉口說辭而已。

在共產主義理論徹底失敗後,最近二十多年來,中共利用「民族主義」的招牌來繼續統治百姓。不過令中共難堪的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卻是地地道道的賣國賊,是中華民族歷史上最大的敗類。

1999年12月9日,江澤民和當時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訂了《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這個條約構成了此後中俄邊界的正式法律文件。而這樁關係到國家領土的大事一直被江澤民隱瞞,直到幾年後,條約經俄方公布,中國人才得知江悄悄出賣了大片國土。1999年12月11日的《人民日報》,上面官方關於此條約的只有100多字簡短介紹。

《議定書》中江澤民承認了從中華民國到歷屆中共政府都拒絕承認的中俄不平等條約,出賣了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寶貴領土,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的總和,也相當於幾十個臺灣;江澤民還將圖們江出海口劃給俄國,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除此之外,江澤民還在中越、中印、中國和其他前蘇聯國家等領土爭端上出賣中國利益。如1999年12月30日,江澤民批准《中國和越南陸地邊界條約》,將雲南老山和廣西法卡山劃歸越南。

中共高舉民族大旗,然而中共的老祖宗卻是個地道西方舶來品的馬列主義,中共賣國也不只是江澤民的「專利」,中共從一開始保衛的只是蘇維埃總部蘇聯,把外蒙古割讓給蘇聯,因為「共產黨人是不講愛國的」。只是江澤民的賣國行為,促使了中共徹底喪失民心。

雖然這些賣國行為屬於中共的「祕密」,百姓無從知曉,但在江澤民與習近平的激戰中,如2014年5月,江澤民想藉普京的來訪讓自己露面、從而為江派嘍囉打氣撐腰時,習陣營為了反擊,故意在百度中暫時放開對江澤民賣國信息的屏蔽,這等於徹底曝光了中共喪失道統的尷尬局面。


2014年5月江澤民想藉普京的來訪時露面,但被曝光其賣國行徑,從而使中共陷入喪失道統的局面。(大紀元合成圖)

一個喪失統治基點、喪失執政道統的政權,好比沒有靈魂的軀體。

中共社會出於崩潰邊緣,這在方方面面都有體現,拿嬰兒奶粉來舉例。由於社會整體道德的淪陷,人人為敵,互相傷害,儘管中國人最關心的是下一代,但黑心商人的黑手早已伸向了可憐的孩子。如今在大陸無法找到真正質量有保證的奶粉,為了孩子的安全,很多父母不得不託人到海外搶購奶粉。

這一現象真實反映了中國社會的深層危機,整個社會都喪失了信用,懷疑一切而又被迫接受一切的犬儒主義在中國蔓延。

反腐促使中共解體更快

習近平上臺後開始大動作反腐,如今至少18萬貪官被查,上百名副省部級高官落馬。隨便翻開一個貪腐案例,其窮凶極惡的無度貪婪,早已讓人目瞪口呆。

如最近落馬的原深圳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蔣尊玉,一個小小官員就有存款2億多,另加房產42間;北戴河一個小小的水官馬超群,貪腐也是上億元。

這些還只是被曝光出來的貪腐,那些被掩蓋的黑幕更是怵目驚心。比如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光一個上海招沽案就涉及1.2萬億的貪腐金額,曾慶紅兒子的一筆魯能倒手買賣,就掙得數百億資產,周永康家族貪腐上千億,徐才厚家地下室裡的寶貝就值上百億。

目前,習近平的反腐已瞄準中共最高黨魁、鐵帽子王江澤民的頭上了。無論是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還是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其貪腐的保護傘都是江澤民。

「沒有了,都徹底爛透了,只能扔了。」很多人形象地比喻中共的現狀就好像一個爛西瓜,裡面瓤子都爛黑了,整個瓜都爛透了,誰也沒有辦法了,只能扔進歷史的垃圾桶了。

江派比納粹還邪惡

2014年9月30日,總部設在美國的非政府組織(NGO)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發布最新證據指出,原中共黨魁江澤民直接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這一證據是對原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進行了關於軍隊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犯罪活動的調查中獲得的。

根據追查國際已發表的大量確鑿的證據,中共用活摘器官的方式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一場全國性群體滅絕性的大屠殺!以原中共黨魁江澤民為首的犯罪集團利用整個國家機器,包括司法系統和軍隊、武警、地方醫療機構聯合對法輪功修煉群體實施了一場旨在「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性大屠殺,其採取的手段是用「活摘器官」的方式實施的。其規模和邪惡達到人類有史以來最瘋狂的程度。


江澤民直接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致使中共用此一比納粹還邪惡的方式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群體滅絕性的大屠殺!圖為2013年11月30日香港遊行。(潘在殊/大紀元)

江澤民在對官員的升遷任用上,也以執行迫害法輪功的態度為衡量標準。一時間,中共官員極積參與迫害以示效忠江。

從1999年8月10日江澤民到大連,對薄熙來面授「升官祕訣」之後,薄為了討好江,就積極參與鎮壓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

當時在中國有將近一億民眾學煉法輪功,就因為這個人數超過了中共黨員人數,妒忌心極強、想藉法輪功給自己樹立權威的江澤民,才設下圈套編造了所謂「425包圍中南海」和「天安門自焚」等陰謀,把上億修心向善、想做好人的法輪功群眾打成了「頭號敵人」而殘酷鎮壓。

薄熙來投其所好,亦步亦趨,大肆開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做器官移植、成立大連的屍體加工廠等「斂財之路」。同時,谷俊山、徐才厚、周永康等人負責的軍隊、武警、法院等醫療系統,在1999年之後,令中國器官移植手術量如蘑菇雲般爆炸式增長。

在對薄熙來的審判中,薄熙來貪腐了近百億,但官方只公布了2000萬,薄熙來罪行的核心問題是政變,以及對法輪功欠下的血債要被清算的問題,而官方把這些都隱瞞不報了。

在人類歷史上還從來沒有把人體作為牟利工具的,希特勒被國際社會公認為是惡魔,他也沒敢活摘猶太人的器官販賣給國際社會,如今中共犯下的反人類罪行,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最大邪惡。

明慧網資料顯示,從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公開鎮壓法輪功以來,數百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喪失了性命,被活摘器官的人數在數十萬人的規模上。江派因欠下法輪功累累血債而被稱為「江派血債幫」。

當歷史翻過這一頁時,人類會被這慘絕人寰的罪惡震驚得目瞪口呆,就跟當年反法西斯聯盟第一次看到希特勒的猶太人集中營裡的累累白骨一樣。一旦真相公布於眾,江澤民將淪為全人類共同敵人。

於是,江澤民非常害怕後來繼任者清算他,他拚了命也要暗中打壓胡錦濤和習近平,甚至不惜安排多次暗殺。胡錦濤至少被暗殺過三次,習近平上臺的頭兩年也至少經歷了三次危及性命的暗殺布署。

習近平與江澤民圍繞法輪功問題而展開的生死博弈,也就因此成了中國政局的核心問題,中國如今所有問題,背後都隱藏著這麼一個主線,明白這個主題後,才能看清政局。

從18大後落馬的官員背景來看,95%以上都是江派人馬,而且都是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核心成員或外圍爪牙。

財政黑洞:掏空國庫 迫害法輪功

中共江澤民集團在經濟上也給中國撇下了爛攤子。很多知情人都說是江澤民將中共拖入死角。

據中共國家計委專家私下透露,中共用於鎮壓、迫害法輪功民眾的所謂「維穩費用」,早已超過國防軍費開支,最高時動用了相當於四分之三國民生產總值的國力資源。


中共用於迫害法輪功民眾的所謂「維穩費用」,最高時動用了相當於四分之三國民生產總值的國力資源。圖為2000年警察暴力毆打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比如,2013年3月在北京召開的兩會宣布,2012年中國國內安保經費將達到7000億人民幣,繼2011年後再次超過軍方開支。其實,真實數據比公開的要高出很多倍。

比如在對付一個山東農民盲人律師陳光誠身上,臨沂地區政法委的人就公開表示,光對於陳光誠一個人,周永康先後7年內共下撥了近億元人民幣的維穩經費,用於對東師古村的24小時封鎖。在中國有近億法輪功學員,積極上訪的至少上千萬人,法輪功學員的活動範圍比一個盲人要多得多,那對法輪功學員的24小時監控所耗費的金錢,令人難以想像。

2004年當江澤民把軍權傳給胡錦濤時,還送給胡一個意外「大禮包」:3.5萬億的銀行壞帳,以至於胡溫忍不住暗罵:「天啊!這些錢都哪去了?!!」

2004年10月,追查國際發表了一份兩萬字的調查報告:《關於江澤民集團利用國有資產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該報告回答了該問題:江澤民把這些錢直接或間接地用在迫害法輪功上了。

報告稱,江澤民獨斷專行,不顧有關人員的反對,私下或強制將大量國有資源用於迫害法輪功,造成了七大經濟「黑洞」,最終掏空了中國經濟。

黑洞1:
巨資支撐公檢法機構。據北京公安內部消息稱,從1999年7月到2001年4月,全國各地到北京上訪被抓、有登記紀錄的法輪功學員達83萬人次(不包括許多不報姓名和未作登記的)。2001年夏天,北京市公安局通過計算北京市街頭出售的饅頭數量的增加,估算當時來到北京市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超過百萬。

為了關押法輪功學員,江命令各地大力興建或擴建監獄和勞教所。以天津為例,2002年的預算執行情況報告中明確指出,「增加了防止『法輪功』……的專用裝備。公檢法司支出17.9億元,增長15.2%。」河北省「監獄布局調整方案總投資5.68億元,確定新建監獄兩所,遷建監獄兩所,改擴建監獄17所。」目前中國有大約300個勞教所,700座監獄,每個地方都是上億元的投入,全國僅此一項的花費即為天文數字。


為了關押法輪功學員,江澤民命令各地大力興建或擴建監獄和勞教所,目前中國有大約300個勞教所,700座監獄,全國僅此一項的花費即為天文數字。圖為天津女子監獄。(明慧網)

官方公開承認,2004年中共發行的國債總數是7000億元,其中的七分之一,也就是1100億國債被用於「公檢法司基礎設施」的建設上了。在審判薄熙來時,習陣營故意提到一筆500萬的祕密基建經費,有消息說,這就是中央「610」撥來修建監獄的。由於監獄提前建成了,這筆祕密經費也就被薄熙來貪污了。

為了強迫公安抓捕法輪功學員,江澤民靠的也是所謂「獎勵」和株連,用錢來誘惑利益之徒出賣良知,用高壓來迫使各級官員一起參與迫害法輪功。每抓一次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舉報人就得獎勵500至1000元,而為了把法輪功學員從北京抓回當地,各地政法委要派出多人沿途堵截,這筆費用也是動輒上千萬。

據北京公安局透露,單天安門一地非法搜捕法輪功學員的每天開銷就達170萬到250萬元,每年約6億2000萬到9億1000萬。江氏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至少僱傭了數百萬人為其效力,這些人的工資、獎金、加班費及補貼等每年可達上千億元。

黑洞2:
包括修建、開辦所謂「法制教育學習班」,強制給法輪功學員洗腦,並把洗腦「轉化率」定為考核各級政府政績的關鍵指標。

黑洞3:為了在「名譽上搞臭」法輪功,江澤民下令全國2000家報紙、8000家雜誌、1500家電臺、電視臺、數千家網站,製造了各種謊言誣陷法輪功,而且這些製作都是花費不淺的。如央視在2002年下半年製作了300多個誣陷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僅「中國反X教協會」就編輯了30多部反法輪功影視片,每部都花百萬元,各地各種反法輪功的展覽、小冊子等,加起來都數量驚人。

黑洞4:為了毒害全國人民,包括幼兒園的孩子,江澤民利用其情婦、教育部長陳至立,強制要求高校開發網路封堵技術,資助各類反法輪功研究,校園內外舉辦各類詆毀活動等。

如2001年2月6日一天內,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青少年,當天共張貼宣傳畫50多萬幅,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多場,當天的材料費用150多萬。

從2001年起,四川省每年撥給省社科院100萬元用於反法輪功研究,北京市科委資助110萬元成立「北京市反X教協會」;2004年初全國大搞所謂「反X教警示教育運動」,中央免費提供宣傳資料,僅湖南湘西自治州的資料印刷費就20萬元。2004年後,中共還在海外大搞反法輪功圖片展,花費巨大。

黑洞5:中共耗資60億搞了全方位的監視系統「金盾工程」,幾十萬人網路監控人員的工資、開發攔截信息軟體,重金購買西方國家網上封堵技術與設備等,都是龐大開支。

2002年3月5日晚8時左右,長春市有線電視網路的八個頻道被插播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真相電視片,驚恐萬分的江澤民下令抓捕了5000多長春法輪功學員,出動大量機關幹部並另外僱傭800多人,對所有電線桿進行為期三個月的24小時看守,人員花費達100多萬元。另外花費10多億元將衛星無線傳播改為光纜傳播。

黑洞6:以投資控股、大陸商業利益、購買媒體廣告、提供免費節目等為誘餌,對中文和西文媒體加以控制和滲透,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封鎖法輪功消息。

為了阻止國際社會對中共人權的譴責和制裁,1999年以來,中共每年派出龐大的代表團參加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以2001年為例,500多人的代表團,每人按1500美元(機票加食宿),僅此一項五年開支至少3000萬人民幣。更重要的是,為了讓各國保持沉默,每次給亞非拉各國官員的行賄黑金都是天文數字。

中共還派出大量特務監控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如2002年6月來自十幾個國家和地區的一百餘名學員前往冰島抗議來訪的江澤民,被拒入境,據冰島媒體披露,根據就是中共方面提供的黑名單,而這個黑名單的得來就是中共間諜高昂的海外公務費的結果。

黑洞7:鎮壓「真善忍」加速了中共「假惡暴」的墮落。人們驚訝於江派的巨額貪腐,其實這就是鎮壓法輪功的惡果之一。江澤民用金錢收買鼓勵各級公檢法人員行惡,最後,他們貪婪的心膨脹放大並擴散到其他行業和其他群體。比如很多警察把對付法輪功的酷刑手段用在訪民和異議人士身上。

上面給出的簡單例子還只是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黑洞的冰山一角,江澤民掏空了國庫,如今人們看到的只是虛發鈔票之後的假象,中國經濟已經千瘡百孔,不堪一擊。現在中共高層很多人都明白,是江澤民全方位搞垮了中共,而錯根的最大根源就是從鎮壓法輪功開始的。

西方沉默15年 需要補課

自從2006年《大紀元》率先曝光中共活摘器官罪行後,全球各國政府在震驚之餘也都在暗自調查,發現《大紀元》報導的都是真事,但報導出來的只是真實情況的極少一部分,可能1%都不到。

西方社會曾經以人權、民主為立國之本,1989年「六四」中共開槍鎮壓學生後,西方社會馬上開始了對中共的嚴厲制裁。然而,由於人類整體道德下滑,部分西方政客把金錢看得高於道義和良知。等到十年後的1999年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學員後,部分受制於西方財團的政府,在這場涉及一億人的人類最大規模迫害面前,卻不光彩地選擇了所謂中立的態度,變相默許了中共的鎮壓。

2006年當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被《大紀元》曝光後,部分西方政客和各大媒體背後的財團老闆們意識到,若跟進報導活摘真相,那西方民眾一定會強烈要求各國政府停止和中共的經濟往來,像20年前的「六四」那樣,嚴厲制裁中共。一旦制裁開始,在這些在中國有大量投資的財團們就面臨著血本無歸。出於私利,這些跨國集團的代理人們開始大量遊說和施壓各國政府,於是普通民眾很少看到「捍衛人權」的西方政府和媒體真正大規模報導法輪功真相。

不過國際的正義聲音也同時在限制中共。如2011年6月,美國國務院更新了入境美國的簽證申請表DS-160。在申請人申報自己是否犯法、是否參加納粹、是否參加過共產黨、是否是黑社會成員等資格審核條款中新加了一條:「你是否曾經直接參與強制移植人體器官或身體組織?」英國政府也通過器官移植協會,對中國器官的來源提出強烈的質疑等等。

直到2012年2月6日王立軍出逃美領館後,活摘器官這個被掩蓋最深的黑幕被撕開了,隨後,各國政府和媒體在海外法輪功學員不懈的講真相過程中,也開始站出來公開譴責中共。如2013年12月12日,歐洲議會通過了一項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體摘除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數族裔團體器官的行為」的緊急議案。2014年7月30日,美國199名國會議員共同簽署281號決議案,責令中共停止活摘器官。

從1999年迫害開始,到2014年國際社會的公開譴責,活摘器官的真相未被大面積曝光。也就是說,人們對中國的認識,有15年是被歪曲變形的,真正的法輪功核心問題被屏蔽了,因此建立在錯誤核心問題上的中國分析大多是偏移真實主軸的表面現象。

當王立軍事件爆發後,西方媒體都沒有意識到,這個小小的重慶公安局長的外逃會引發中共政局的大海嘯,當時只有《大紀元》等媒體預測到了周永康、還有未來的江澤民被查的結局。蝴蝶的翅膀是如何掀起大波濤的呢?人們缺課了15年,所以很多人看不懂中共政局的變化軌道,對中共政局未來走向更是一頭霧水,感到很迷茫很困惑。

因此,全世界若想看懂中國政局,就需要在法輪功受迫害問題上補課。比如很多外國投資企業在分析大陸上市公司股票的劇烈震盪中,看不透裡面的政治因素。現在媒體在報導,江派以前簽訂的各類合同,習近平政府正採取各類措施而拒絕承認,一些江澤民集團在海外的合約正在被用各種「你懂的」方式取消。


全世界若想看懂中國政局,就需要在法輪功受迫害問題上補課。圖為2014年7月17日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華府集會遊行,呼籲國際社會關注法輪功受迫害問題。(AFP)

被曝出的真相會越來越多

諾貝爾獎得主克魯明教授曾說過,「中共的現狀讓他害怕。」面對江澤民的邪惡鎮壓導致的中國政治、經濟、社會、文化、道德、外交、軍事、教育、治安、人倫等方方面面的墮落,整個一個爛攤子,誰看了不害怕呢?

中共面臨解體,已經不是一種分析和推論了,而是實實在在的過程中了。當然,有人想推遲這個解體過程的發展,但往往事與願違。

比如在活摘器官問題上,2014年後來自國際社會的強大壓力,促使習近平加速懲治江派血債幫。為了防止真相曝光,官方給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等血債幫成員的罪名暫時還只是貪腐,然而以貪腐之名來治罪江派血債幫,並沒有效力,因中共體制已經到了無官不貪的地步,於是江派搞出針對習近平、胡錦濤、溫家寶等八大中共最高家族的離岸醜聞,稱他們家人的公司在海外藏有巨額非法所得,江派用這種方式來反撲習陣營,周永康的家人也公開在國際上聲稱,北京只是選擇性反腐,反腐只是派系鬥爭等。

在周永康案的審判定性上,當局一再拖延,有人分析說,習就是在等待時機,準備用政變謀反、文革遺毒等路線鬥爭來定罪江派人馬,而不只是貪腐。

當然江澤民集團會拚死反撲,雙方展開生死搏鬥。展望未來,這種殊死搏鬥只會越來越激烈。對於江派來說,其死穴就是法輪功血債,與之相應的,法輪功真相自然會大面積曝光。

於是在雙方你來我往的搏殺回合中,內部廝殺就會曝光中共原本不想讓百姓知道的黑幕,於是,越來越多的真相會大白於天下。這樣的結果,就會加速中共的解體。


香港法輪功學員4月25日舉行紀念「四.二五」和平上訪16周年及聲援二億人退出中共組織集會遊行,震撼許多大陸遊客。(潘在殊/大紀元)

早在1999年迫害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就在公開聲明中指出,「法輪功沒有像有些人所想像的那麼可怕,反而是大好事。對任何社會都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相反,失去民心的事才是最可怕的事。」如今,百姓眼瞅著中共就在解體這條路上直奔,人們需要做的就是守住良知,如美國智庫們對奧巴馬的建議那樣:「站在歷史正義的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