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中共當局逮捕的5名女權活動人士雖已獲釋出獄,但自由仍受到限制。此事件引起極大關注,多國政府、人權組織和知名人物都對她們表示聲援。(取自Free Chinese Feminists 臉書)

因籌劃國際婦女節「公車反性騷擾」活動而遭警方抓捕關押的「女權五姐妹」之一武嶸嶸,近日於受訪中披露,看守所的警察威脅要把她投入男牢輪姦。武的指控證實了法輪功學員在15年前的遭遇:馬三家勞教所將18名女法輪功學員投入男犯牢房。

文 _ 顧雲鶴

李婷婷、武嶸嶸、鄭楚然、韋婷婷和王曼因籌劃國際婦女節「公車反性騷擾」活動,在3月7日被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名抓捕,從而被稱為「女權五姐妹」。在被拘留37天之後,這些女權人士在沒有受到任何正式起訴的情況下於4月13日夜間獲得取保候審。

武嶸嶸私人專訪在海外媒體發布

近日,海外中文媒體發表一篇對武嶸嶸的私人採訪,文章沒有署名。作者並聲明,採訪是武嶸嶸單方面的敘述,沒有採訪當事的警方。

文章一開頭寫道,「近日,有幸在杭州見到了『女權五姐妹』之一的武嶸嶸,武嶸嶸是4月13日被北京警方以『取保候審』的名義送回杭州的。」

武嶸嶸今年30歲,她說,她們5人本來原定在今年3月7日在中國多個城市進行一個以「反對性騷擾」為主題的行為藝術。為此,她們已經製作了一些準備發給路人的「小黏貼紙」,上書「預防性騷擾,安全你我他」、「當你遭遇性騷擾的時候,請不要害怕,請及時報警」之類的文字。

但是,沒等五姐妹開展這項活動,3月7日下午兩點左右,武嶸嶸就在蕭山機場被警方帶走,次日晚上11點被送往北京,關押在海淀區看守所。

此前一天,6日,武嶸嶸就接到杭州國保要求取消活動的電話。

警察威脅將她投男牢輪姦

文章寫道,武嶸嶸一被關進看守所,就遭遇羞辱,不准許她睡在床上,讓她睡地上,理由是武嶸嶸有乙肝病。

武嶸嶸的乙肝處於發病狀態,隨便停藥會有生命危險。多次審訊是在晚上,並且把她的藥收走,疲勞審訊加重了她的肝炎病情。

武嶸嶸還說,警察在給她做筆錄和同步錄音錄影開始之前威脅她,比如向她吼「把妳捆綁後扔到男號子裡去,讓他們輪姦你」,還有比如「妳兒子才4歲吧,以後上學和工作都會麻煩了!」總是要先經過一番威脅後,他們才開始做筆錄。

武嶸嶸表示,在看守所,她遭到一名穿著公安制服的男子莫名奇妙的辱罵,武嶸嶸懷疑他是受到警方特別授意的,這個人會罵武嶸嶸是「毒害女孩」的「人渣」,說什麼男人都可以三妻四妾的,現在被她們害苦了。

武嶸嶸被整整關押37天後,終於被以「取保候審」的方式釋放。她出來準備回杭州的時候,警察卻跟她說把她的身分證弄丟了。

精神接近崩潰

德國之聲報導,4月25日,武嶸嶸聲明表示,她在杭州的一家酒店房間裡受到警方長達8小時的審訊,負責審問的警官對她進行多次言語侮辱。武嶸嶸表示:「10點半,我終於出了這可怕的『226房間』我一個人走在西溪濕地的冷風中,全部都是眼淚。我感覺我的身體和精神已經接近崩潰,我不認識回家的路,一個人無助恐懼極了。」

因為仍然處在取保候審階段,武嶸嶸無法出面向媒體表態,但她的律師證實這份聲明的確出自其本人之手。

武嶸嶸在聲明中提到一名警察並公布了他的手機號,但該警察拒絕接受採訪。北京警方沒有對記者傳真發送的詢問給予回應。

事件受到廣泛關注

出人意料的是,武嶸嶸、李婷婷、韋婷婷、鄭楚然和王曼的被抓引起海外極大關注。多國政府、人權組織和知名人物都對她們表示聲援。

有美國媒體說,中共當局決定不起訴「女權五姐妹」,讓準備今年9月在紐約與聯合國共同主辦全球婦女峰會的中國躲避了一場滾雪球式的國際公關災難,因為這5位爭取婦女權益的年輕女性的命運以及警方的處理方式,觸發了海內外人權組織、婦女機構、女權活動人士,以及歐美主要國家官員等的廣泛關注和批評。

據報導,「女權五姐妹」之一李婷婷目前在家鄉仍遭嚴密監控,家門口每15分鐘就會有人巡邏經過。她還被警方要求交出身分證件。

一直聲援「女權五姐妹」的北京益仁平中心表示,據了解,被釋放的其他幾位女權活動人士中,也受到不同程度的監控。

外國政府和人權組織一再呼籲中共當局結束對她們的審查。

非政府組織益仁平創始人陸軍表示,警方對武嶸嶸的審訊行為是不道德的。

武嶸嶸的律師表示其當事人受到警方強制傳喚,但是武和其他4名女權人士都是無辜的。「針對她們的指控是建立在一個根本沒有發生過的行為之上。」

法輪功女學員被投男牢

2001年,聯合國發布的《全球婦女人權報告》中的中國段落指出,聯合國特別報告員接獲一些個案,2000年10月,在遼寧省瀋陽市的馬三家勞教所將18名女法輪功學員衣服剝光後投入男犯牢房。此一事件導致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餘者致殘。據悉,當時的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知道這個事件。

報告還說,1999年10月,150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拘留在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他(她)們被強迫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拒絕者遭到身體的摧殘,被電棍電擊,被關禁閉,和被強迫做繁重的體力勞動。女學員的胸部和陰部被電棍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