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中國有多年從商經歷、角逐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提名的卡利菲奧莉娜明確表示,中國的教育模式太過高壓,太過牽制,抑制人的想像力和冒險精神。圖為卡利菲奧莉娜。(Getty Images)

原惠普公司CEO、角逐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提名、在中國有多年從商經歷的卡利菲奧莉娜(Carly Fiorina)明確表示,中國的教育模式太過高壓,太過牽制,抑制人的想像力和冒險精神。。

編譯 _ 李清怡

《時代雜誌》報導,共同核心(Common Core)教學政策與中國人的創新能力,兩者有著密切關係。共同核心方案的倡導者認為,該策略可以幫助美國學生在數學和科學學科方面與中國學生競爭。而原惠普公司CEO、角逐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提名的卡利菲奧莉娜(Carly Fiorina)不認同這個看法,對持此種觀點的人予以批評。

美國教育系統不應以中國為樣本

卡利菲奧莉娜於今年早些時候對愛荷華州名為Caffeinated Thoughts的政治博客表示,美國的教育系統不應該以中國為樣本,中國學生的應試能力可能很好,但是,他們的創新能力很差。

Buzzfeed從卡利菲奧莉娜的一段採訪錄像中節選出如下段落,菲奧莉娜講述了她在中國的多年從商經歷。

 她說:「我在中國做了幾十年生意,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中國人很會考試,但是,他們不能創新。他們的想像力不是那麼強,他們缺乏創業精神,他們不創新,所以,他們盜用我們的知識產權。」卡利菲奧莉娜以前也曾談到過這個問題。她指出,中國的教育模式太過高壓,太過牽制,抑制人的想像力和冒險精神。

《外交政策》雜誌David Wertime報導說,多年來,中國一直有很多人抱怨他們自己的教育體制。中國網民回應說:菲奧莉娜說的對,我們的確不創新。

且不論她所說的話是否準確,是否站得住腳,但引人們注意的是,在中國,她的話已經得到了相當有利的支持。

對某些人來說,卡利菲奧莉娜的話聽起來可能不那麼中聽,尤其是還針對這麼一個人口眾多的國家,直截了當地說出這麼個定論。但是,要是細摳起來,這話要是翻譯成中文,聽起來就有點兒不一樣了,正符合了中國年輕的一代對自己的國家乃至教育體制所進行的批判。

關於卡利菲奧莉娜的這些評論,中國社交平臺微博上有些討論,幾乎普遍的回覆都是以某種方式支持她的觀點,其中一條最受歡迎的回覆是:如果說這叫侮辱中國,那我一定是喝醉了。她說的畢竟是事實,中國教育體制正日益顯露出弊端。

中國的激勵結構抑制了創新能力

尤其可怕的是,中國太過注重考試了。最早可追溯到西周,到現代衍生為高考制度,通過全國範圍的考試,選拔相對頂尖人才。

但是,這種應試制度強調的技能,在21世紀可能就不那麼有用了,而且應試的準備需要花好幾年,被普遍認為是絞盡腦汁、勞力傷神。

的確,看上去中國的評論人士一致認為,他們天生具有創新能力和想像力,但中國現有的激勵結構並不鼓勵創新和想像。中國大多數家庭只有一個孩子,父母和祖父母的希望都寄託在一個孩子身上,這麼多獨生子女要想爭取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壓力是非常大的,所以,這並不是一個想像力的問題,而且就算充分發揮你的想像力,你也沒辦法將其付諸實驗。即便是對於那些淡泊物質、追求學業的人,在某些學科領域也受到嚴格的限制,因為他們通常得聽從對校園活動高度警惕的政府。

因此,中國就形成了這樣一個學術氛圍:對於如何栽培出賦予創新的校園文化需要一個怎樣的機構,並不去思考、討論,也不提出任何疑問。

不難明白,為什麼說卡利菲奧莉娜的評論觸動了中共的神經。然而,中國國內長期的批判與卡利菲奧莉娜的言辭有個微妙的差異。雖然她的話被準確的翻譯成了中文,但因為中文語法裡對於這兩種說法沒有嚴格的區分:「某人不創新(doesn't innovate)」與「某人沒有創新能力(isn't innovative)」。

很多中國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迅速抵制,的確如此,但第二種說法,表現出來的就是現有的激勵結構和社會政治環境問題。很多中國人會說,那些東西都是可以改變的,而且必須改變,想想中國昔日的輝煌,創造發明了火藥、指南針、造紙術這些古老的中華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