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底以來,天津政法系統先後有(由左至右)李寶金、宋平順與武長順三名高官落馬。(新紀元資料室)

自2006年底以來,天津政法系統先後有李寶金、宋平順與武長順三名高官落馬。 武長順還被習近平內部點名「無法無天」。

6月21日,有媒體人刊文披露這三名貪官本人或其情婦的斂財內幕, 其中李寶金的情婦王小毛竟斂財近百億元。

文 _蘇靖時

宋平順情婦靠三家公司日進千萬

6月21日,大陸《財經》雜誌副主編羅昌平在海外媒體刊文,披露了天津政法系統貪官宋平順、李寶金情婦和武長順本人的斂財內幕,其中李寶金的情婦王小毛斂財近百億元。

文章稱,原中共天津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政協主席宋平順,天津市政法委副書記、公安黨委書記、局長、政協副主席武長順,兩人前後執掌天津警界近30年,與原天津市政法委副書記、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並稱津門政法三虎。

宋平順的情婦是許敏。在天津市工商局一樓大廳以「許敏」之名檢索,發現由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共3家——北方資訊產業(天津)有限公司、順風(天津)消防設施維修檢測有限公司、順安企業(天津)有限公司。承攬工程中有天津市公安局110指揮系統的小型機集成項目工程、圖像監控系統工程、DLP大螢幕等。該公司還承攬了天津、重慶兩直轄市的119部分工程。

這些工程無一例外來自公安及交管系統,均屬於曾任天津市公安局長、市委政法委書記宋平順的權力範圍。在宋平順高升為市政協主席之後,接手人正是武長順。大小二順,統治津門公安超過20年。

許敏的另外兩個利益之源,分別是2000年8月開業的順風(天津)消防設施維修檢測有限公司和1998年5月成立的天津市機動車駕駛適應性檢測中心。前者法定代表人為許敏本人,該公司主業是消防設施的檢測、維修和保養等;後者隸屬天津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法定代表人為武長順。

這個檢測中心是天津市所有機動車駕駛員檢測、辦證、年檢的場所,駕駛員體檢也要在這裡進行。一名駕駛員的體檢費用為95元,換一次證也需要五、六十元。但知情人士透露,多數情況下,辦證人根本不用體檢,檢測中心的人只管收錢、蓋章。

區區三家公司,許敏每天斬獲的淨利潤就數以千萬計,就現金流而言並不遜於管理19家系列公司的李寶金情婦王小毛,這是她們最大的差別。


宋平順的情婦許敏經由三家公司承攬來自天津公安及交管系統的工程,每天淨利數以千萬計,現金流不遜於管理19家系列公司的李寶金情婦王小毛。(AFP)

2007年6月3日,宋平順自殺身亡。此時,許敏已經潛逃國外,其名下所有公司的帳戶被凍結。後來,為了將其二弟任玉龍取保候審,許敏還從境外回款2000萬元。

李寶金情婦王小毛斂財近百億

據羅昌平文章披露,李寶金情婦王小毛掌控著浩天集團。這個「安靜」的公司,案發前卻在天津地產界鬧出了很大的動靜。它迅速躋身於天津地產大腕陣營,給業界留下兩大印象:一是能較便宜地拿到好地,且集中在五大道黃金地帶;二是似乎從不缺錢。

1992年,王小毛弟弟涉嫌詐騙被警方抓獲,王因此與時任天津市公安局黨委書記的李寶金相識,從此利益共沾。1995年王小毛成立了浩天房地產公司,十多年下來,王已擁資產近百億。

1998年起,李寶金兩度連任天津檢察院檢察長,於是浩天地產獲得「黃金八年」的發展期,並擴展為浩天集團,財富圖譜陸續向教育醫療、高速公路等暴利行業擴張,相繼控股的公司達到20家,資產達30億元。

案發前的2006年,王小毛參建了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配套工程——津汕(天津至汕頭)高速公路天津段,這個項目總投資40億元,全長52.54公里,連接北京奧運主會場與天津、青島兩個分會場。

2006年底,李寶金因與情婦王小毛的灰色關係而東窗事發。2007年12月19日,李寶金涉嫌受賄,被河北省滄州市中級法院以受賄罪和挪用公款罪兩罪並罰,判處死刑,緩刑二年,並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及沒收個人財產。

2008年10月,王小毛亦因受賄罪、偷稅罪被天津市二中院一審領刑6年,並處罰金700萬元。

武長順白天公安局長
晚上當董事長

羅昌平也指出武長順私生活糜爛,比如長期與多名女性通姦,其中四名公安系統的女性為其生育非婚生子女。至於經濟方面,僅天津市公安系統給武長順行賄者就有23名;武長順本人貪污4億多元,賣官收入8400萬元,行賄1000多萬元,挪用公款1億多元,收受禮金33萬元,違反財經紀律涉及金額15億元,其中4億元為違規發放。與此同時,武長順的家人名下有70餘家企業。

2014年7月20日,武長順被宣布接受調查,幾天後被免職。今年2月13日,中紀委網站通報,武長順被立案審查並被「雙開」。

4月2日,大陸媒體財新網報導,3月26日,「津門第一虎」武長順的貪腐案情在天津政法系統中通報。根據當地消息人士的轉述,通報中披露,習近平在中紀委一次會議上談及武長順案時說:「(天津)有個武爺,天津的停車場都成他們家的了,無法無天……18大後還這麼瘋狂,前所未聞。」

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也在政法委系統的會議上稱,武長順白天當公安局長,晚上當董事長。

武長順和宋平順參與構陷法輪功

1999年4月,當時的政法委書記羅幹的連襟、科痞何祚庥在天津一個雜誌上刊文〈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暗示煉法輪功會出問題、甚至「亡國」。許多法輪功學員因此前往該雜誌編輯部講真相,但天津方面出動防暴警察,驅趕法輪功學員,並毆打逮捕45人。

1999年4月25日,超過一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上訪,警方把人流導向中南海府右街,形成了所謂的「包圍中南海」狀態。事件在時任總理朱鎔基調解下解決,法輪功學員平和散去。這次上訪被外界視為中國大陸和平上訪的豐碑。

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出於妒忌,在1999年7月20日展開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中共構陷法輪功學員「包圍中南海」,成了江澤民所利用的藉口。

曾經是北京公安的一名政保科長,二級警督鐘桂春作為內部人士披露:天津公安有意把這事情搞大,它就是通過羅幹的親戚何祚庥這個科痞在雜誌上發表攻擊法輪大法的文章,學員去找到這個天津雜誌社講理時,天津市公安局還抓了45個法輪功學員,而且那個公安局長(宋平順)還造謠:天津市公安局一個人都沒抓。

當法輪功學員請求放人時,在天津市政府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這個事件,如果沒有北京的授權,被逮捕的法輪功學員不會得到釋放。天津公安向法輪功學員建議:「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還原「4.25事件」的真相,宋平順是非常關鍵的人物之一,因為天津公安抓人是事件的起因。時任天津公安局局長宋平順是構陷法輪功學員的直接策劃者和指揮者。1998年9月至2003年2月,武長順任天津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兼交通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據報導,武長順是引發1999年「4.25事件」的具體操作人,也是關鍵人物。而其上級,當時的天津市副市長、市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宋平順是夥同中共前政法委書記羅幹,直接參與構陷法輪功包圍中南海事件的策劃者之一。◇


1999年4月25日,超過一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上訪,被警方把人流導向中南海府右街,形成了所謂的「包圍中南海」假象。時任天津公安局局長宋平順及天津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兼交通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武長順都是構陷法輪功的關鍵人物。(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