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71年出生在內蒙的女律師王宇,被同業敬稱為「中國最勇敢的女律師」。(AFP)

1971年出生在內蒙的女律師王宇,同業敬稱她是「中國最勇敢的女律師」, 是中國律師的驕傲,「她勇敢、正直、無私。 多數時間奔波在維權的路上,為蒙冤受難的公民仗義執言……」

如今的她也因此遭到中共拘捕,失去音訊。

文 _文華

1971年出生在內蒙的女律師王宇,2004年開始在北京當律師。起初她主要受理商業案件,2008年她經歷一場冤案,並在2011年出獄後,她成了大陸著名的維權律師,同行們都稱她為「鐵人」和「戰神」。

山東李仲偉律師稱她是「中國最勇敢的女律師」,王全平律師稱她是「中國律師的驕傲」:「她是勇敢、正直、無私的人權律師。多數時間奔波在維權的路上,為蒙冤受難的公民仗義執言,多次被公權辱罵、搶手機、驅逐甚至非法關押,但她毫不畏懼,與違法公權殊死抗爭。她不計名利,不賺大錢,卻風塵僕僕辦理各種吃力不討好的公益案件,只求法律正義。」

北京律師陳建剛評價她:「同時具備勇敢和堅韌的品質,龍潭虎穴她敢去闖,並且她不灰心、不洩氣,明知不可為而為止,明知無益而為之。」

2015年6月上旬,王宇受理遭當局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陳英華的委託,控告違法的政府人員,王宇還發表了〈苦難中的英華〉,向公眾揭開看守所的內幕;同時她還接受了《大紀元》的採訪,講述了她幫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的法律根據,以及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並對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案提供律師專業建議。7月2日,王宇代理法輪功學員在河北省三河市法院辯護,當庭抗議合議庭違法,因此被7、8名突然衝入的法警將她拖出法庭外,重重地扔在院外大街上,王宇因此向檢察院控告法院違法。

上述勇敢行為,很快遭到中共的打壓。7月9日凌晨,數十名警察以抓吸毒人為理由前往王宇所在社區,卻包圍王宇住家,王宇被帶走失蹤;王宇在凌晨3點曾發出急訊,透露家中突然斷電、網路也斷,然後聽到撬門聲,她失蹤前最後一封簡訊是「……我先生和兒子的電話都處於無人接聽狀態,他們現在到底怎麼樣了?有什麼事衝我來,為什麼嚇唬孩子?幹這些雞鳴鼠盜的勾當!不要臉!」

於是,王宇成了這輪上百名律師被抓事件的第一個受害者,也成了解讀這輪瘋狂抓捕事件的關鍵人物。

〈苦難中的英華〉 揭露看守所黑幕

2015年5月21日,王宇律師終於在石家莊第二看守所同法輪功學員陳英華進行了4個多小時的談話,陳英華向王宇講述了她在看守所受迫害的情況,同時委託其對違法人員進行控告。

陳英華的父母是加拿大公民。2014年3月12日,陳英華幫助其外甥女、唐山女大學生卞曉暉拍了一張在監獄門前的照片,照片中的卞曉暉舉牌要求會見父親,陳英華因而遭到石家莊警方抓捕。


陳英華幫助其外甥女、唐山女大學生卞曉暉拍了一張在監獄門前的照片。(陳英華提供)

聽完陳英華所述,王宇律師在網路上發表了題為〈苦難中的英華〉的文章,詳揭露石家莊第二看守所迫害法輪功的黑幕。

該文寫道:「3月13日,被送進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的當天晚上,陳英華因絕食並拒絕穿號服,被一名李姓女管教指揮他人強行戴上連鏈的戒具,第二天,這位李管教又授意『號長』(在監室裡同是在押人員,但在本監室很有權威,可以任意指使監室中的其他在押人員)給她上了背銬,並讓她蹲下問話,問她:『能不能穿號服?能不能吃飯?能不能不煉功?能不能不舉手?』當她都回答『不能!』時,這位李管教就拿起一支水杯砸她的頭。之後,為了懲罰她,又多次給她調監室:從302、303、306,直到現在的201。

去年,她絕食後,看守所的一名叫李勇的男性醫生給她灌食時,取笑她,拿她尋開心,並藉機在她身上亂摸、亂抓。這是對婦女的嚴重猥褻行為,她已經委託我對其正式提起控告。

另外,為了給她灌食,他們指使一些在押的未成年人使用非常暴力的手段,一名叫王沖的女管教對她抓脖子、掰脖子,並揪著她的頭髮用力往後甩,給受指使給她灌食的未成年人示範,使她多次幾乎眩暈。對此,她也委託我對王沖提起控告。


法輪功學員陳英華被非法判刑4年,在被石家莊第二看守所暴力強迫灌食時,臉部留下傷痕。(明慧網)

從被關進石家莊二看後,她曾兩次胃出血,生命出現危險,去年夏天,她身體嚴重脫水、抽搐,生命垂危,通過搶救、輸液,才好轉;前幾天,她左側頭、臉部又腫得很嚴重,輸液之後好轉。但她一直全身浮腫、腰痛,看守所只是說是營養不良,沒有送醫院檢查。」

陳英華還經王宇律師轉告母親寫信問問中共領導人:「在監獄裡關押的法輪功人員,在裡面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是否就不能往外說?如果往外說了,即使是他的直系親屬(包括他的父母、子女、夫妻),誰往外說了,就都要按煉『法輪功』定罪(比如卞曉暉和她母親)!」如今陳英華全身浮腫,看守所只是說營養不良,「告訴她媽媽是否能請加拿大大使館方面派醫生來給她做全面身體檢查?否則她的身體堪憂。」

黨媒攻擊王宇律師的鐵路冤案

2015年6月,就在王宇律師公開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討回公道的同時,她接受了海外最大華文媒體《大紀元》的專訪,接下來人們看到了中共邪惡勢力對她的迫害。

2008年5月4日,王宇因發生在天津車站月臺的衝突事件,而遭到誣告,進而經歷一場冤獄。7年後,2015年6月10日,天涯論壇出現4篇匿名攻擊王宇的帖子。


2008年5月4日,王宇因發生在天津車站月臺的衝突事件,而遭到誣告,進而經歷一場冤獄。(AFP)

2010年,財新網曾發表文章〈蹊蹺王宇案結局傷害罪成立 獲刑兩年半〉,點出了「女律師王宇在被超期羈押的狀態下,經歷了為期兩年的鐵路司法全程——從鐵路派出所到鐵路檢察院,再到鐵路法院,最後得到一份有罪裁判」。

文章說,江派控制的鐵路獨立王國,任意歪曲事實,「法院最終認定,2008年5月4日,當王宇從天津西站檢票口擠進月臺後,遭遇工作人員張格非的攔阻。在拉拽推搡中,王宇用手擊打了張格非的右臉耳根部位。隨後,王宇又把前來勸阻的另一工作人員眼鏡打落,還把另一女工作人員推倒在地。事後鑒定表明,張格非耳聾,係八級傷殘。

但實際情況是,王宇擠進月臺後,被幾個鐵路工作人員攔截,雙方在動手後,王宇先被打,然後還手打了一人一耳光,但這人不是張格非,當時張格非在王宇身後,把她推倒在地。」

文章說,律師發現,早在2004年張格非已經是右耳耳聾,但有人用筆將檢查報告的日期從2004年改成了2008年5月。律師提出查看當天天津西站的錄影記錄。天津西站起初說,「檢票口未設置攝像頭」。當辯護律師當庭出示照片,證明那裡有新的攝像頭後,天津西站又說,該攝像頭「早在2005年之前就已經廢棄」。律師指出,2008年5月是奧運的前夕,管控日嚴,與北京相鄰的天津,怎麼可能讓火車站的攝像頭廢棄?但是,法院最終採信了天津西站提供的證據,冤判王宇兩年半徒刑,並罰款10萬元。

有律師評價說,從某種意義上講,官媒的抹黑、污名,是一種褒獎,是一種榮譽,是一種標誌。

幫助民眾維權 成著名人權律師


2011年6月16日王宇出獄後,開始大量為受冤的民眾做法律代理。比如喬留石因「打倒貪官」被拘留案、北京公交一卡通巨額押金案、「開房找我」葉海燕案、安徽張林、張安妮案、大連「安鍋案」、曹縣教案、平陽教案、新公民案、范木根案、伊力哈木案、北京曹順利案、建三江案、雞西案、姚寶華案、尹旭安黑監獄案、屠夫吳淦案……。由於法輪功是中國最大的人權被侵害團體,王宇律師代理的案子中很多是法輪功案。

陳建剛律師評論說,「上述案件無一不被公權力嚴密監控,而辯護律師都成了公權力忌恨、打壓、迫害的對象。這些案件都有一個特點,王宇總是和受侮辱、受侵害的人站在一起,總是和追求公平、正義、民主、法治、人權、自由的人們站在一起。」

就在王宇律師被抓前的十多天,她接受了《大紀元》記者的採訪時,談到對目前大陸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看法與建議。這也成了她被抓的主要原因之一。

從2015年5月分以來,很多法輪功學員與其家屬、朋友開始控告前中共黨魁、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並要求清算長達16年來江所犯下的各種罪行。當時6月上旬已有4000多人控告江澤民,大陸一些街頭還出現了「全球公審江澤民」條幅。

王宇受訪時從法律角度分析了中共利用江澤民的一句話代替法律,從而鎮壓法輪功。她說:「現在明顯看出對法輪功學員的判刑,所有依據都是不充足的。主要是刑法300條——『利用X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這個定性法輪功是違法的。因為中國並沒有現行法律規定法輪功是X教,而且之前公安部有個民政部通知來列舉X教,但是這個通知所列舉的沒有法輪功。」

她介紹,把法輪功定性在300條,是因為江澤民之前接受法國《費加羅報》的採訪,他的講話中說法輪功是X教,另外還有《人民日報》的一個社論。「作為一個國家把一個領導人的講話作為法律依據,完全可以看出沒有法律可言了。因為他的講話並不是法律,怎麼能依據這個講話定為邪教,還要判刑?這種一黨獨裁的體制,導致國家領導人的一句話,就能使這麼多人長期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譴責活摘器官罪行

此前海外媒體多次報導揭露江澤民下令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活摘器官的令人髮指的罪行,中共軍方、醫院、監獄、勞教所等一起參與罪行。今年3月中共兩會結束之際,中共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香港媒體上拋出周永康,指其涉器官移植黑幕。

王宇律師表示:「活摘器官是多恐怖的事情啊,這個事聽了都感到毛骨悚然。但既然是發生在現在中國,我覺得這不是一個現在社會、文明社會可以接受的。」

她還說,「不管是從民間還是官方傳來的消息,這個事情是基本得到證實的。活摘器官這是反人類的罪行,這個事情應該是要放到國際法庭去審判。作為官方來說,你不該做這些反人類事情、滅絕人類的事情。官方應該表明態度,真正把這事公開表明將來官方不會做這事來說,對國人、世人一個交代。但是現在官方新聞這方面的報導是讓人遺憾的,之前已經被司法審判的薄熙來及周永康,他們在司法上面並沒提到這個罪名。」

建議訴江民眾與律師聯繫

關於訴江案,王宇律師表示,1949年來公民大面積對前中共領導人非常直接的公告,而且是通過司法手段去控告,這應該是第一次。此前可能有些人對領導人有意見,僅限於網路,沒有進入司法程式。王宇表示,法輪功學員現在的這種控告顯示,他們從之前控告一些法官、檢察官等底層官員,已經上升為控告中共國家領導人,儘管江已經不在這個職位了,但這是從法律層面上的一種提升。

「這也是法輪功學員單純從網路、或印刷一些小冊子、光碟等的揭露迫害提升到法律的層面,雖然是否能立案很難講,但從民眾來說,推動大家了解真相的進程,對法輪功被污名化的大陸環境應該有所改善,同時對今後中共領導人言論也可能產生一種警醒,可能有所收斂。」

王宇還認為,通過包括訴江或控告江在內的各方面工作,在大陸環境下很多人的恐懼感,慢慢也會得到改善。越多人站出來控告江,影響力越大,也越能改善環境。她建議說:「我知道現在這些控告是當事人個人層面,少有律師的指導吧。如果律師介入,可以從法律層面做的更嚴謹一些。如果有律師介入,傳播上來說會更有幫助、更擴大影響。」

她表示,現在訴江潮在大陸傳播度還不大,知道的民眾並不多,但她估計說:「當然可能是剛剛開始,到時正式立案,影響力會更大一些。」她認為如果訴江案在國際法庭進行審判,作為國內律師人士要有所準備,應該配合國際法庭,提供中國國內這方面的維權文件和法律依據。

正是以上的論述,點中了江澤民集團最害怕、也是最嚴重的罪行,雖然周永康已下臺,但目前政法委系統還是以江派血債幫為主體,他們當年積極迫害法輪功,犯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當然最怕王宇這樣的勇敢律師站出來為訴江做法律支持。於是王宇律師成了這輪第一個被抓的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