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三百多年的人類股市上,還從來沒有一個股市能像大陸A股,在2015年7月前後十多天內上演了如此慘烈的多空對決。(AFP)

近來,大陸股市劇烈震盪,幾個月內從2000點飆升到5100點,而後又迅速跌回3500多點,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將大陸股市稱之為賭場,並且是個嚴重混亂的瘋狂賭場。

中國問題專家季達則分析,大陸股市的這種跌法,會令中共政權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

中共高層呈現空前的分裂,表明中共高層有一股力量在激烈的算計習近平,這股力量很可能就是掌管宣傳系統的劉雲山及其背後的江派勢力。

文 _ 王淨文

在三百多年的人類股市上,還從來沒有一個股市能像大陸A股,在2015年7月前後十多天內上演了如此慘烈的多空對決,華爾街好萊塢大片也沒有過的驚心動魄,全世界都看得瞠目結舌:哪個股市能有70萬億的資本在裡面來回搏殺呢?在幾個月內從2000點飆升到5100點,而後又迅速跌回3500多點?一天跌停千餘檔股票,一天停牌千餘支,而又在幾天內一日漲停千餘支?如此劇烈的震盪博弈,瘋牛與瘋熊的反覆廝殺,是前所未有的奇觀,雖然是「前無古人」,不過很難說「後無來者」。

大陸畸形股市淪為瘋狂賭場

在一般正常的股市中,股票的價值與該企業資產盈利發展情況是存在某種對應關係的,股票的市價盈利比率(Price earnings ratio,即P/E ratio,市盈率)其數字由股價除以年度每股盈餘(EPS)來計算,它是衡量股價水準是否合理的主要指標。

一般市盈率在14至20為理論正常水準,低於13是企業股票價值被低估,21至28是價值被高估,高於28就是股票出現投機性泡沫。即使在美國這個靠盈利拉動的股市中,美國歷史市盈率為14,而大陸股票的市盈率高達40至50,甚至高達100的都很多。如此嚴重泡沫化的股市,股票價格遠遠超過其應有價值,股票暴跌也是必然之事。

有消息說,目前中國股市4/5的股票為散戶投資者持有,另據西南財經大學民眾資產和收益季度調查數據顯示,在中國的股民中,只有12%的股民具有大學學歷,25.5%具備高中學歷,2/3的股民沒有讀完高中。

滬指從2014年的2000點一口氣漲到5100點,股民都知道總有一天會大跌,不過,卻被紙面上的盈利沖昏了頭腦,正如財經作家吳曉波所言:「民眾預期已經完全被狂歡所點燃,理性成為一個被嘲笑的名詞,甚至連最應該冷靜的機構投資人都公開宣稱『不再用大腦思考』。」知名經濟學家吳敬璉根本不把大陸股市稱為股市,而是稱為賭場,是個嚴重混亂的瘋狂賭場,連90歲的老太太都想進場來賺個快錢,幾乎人人都想一夜暴富,2014年A股換手率高達200%,是美股的六、七倍,股民心態不穩可見一斑。

人們在一夜暴富的黃粱夢中,完全忘記了股市中「8賠1平1賺」的規律,總自認為不是那80%的輸錢者,總以為自己能擊鼓傳花,把炸彈傳到下一家。然而一旦看到大盤下行,這群投機者是最恐慌的,瞬間股市信心徹底崩盤,全民炒股變成了全民拋股,即便當局出手救市仍難遏下滑。


人們在一夜暴富的黃粱夢中,完全忘記了股市中「8賠1平1賺」的規律,總自認為不是那80%的輸錢者。(AFP)

有統計顯示,2008年94%的股民賠了錢;2009年的行情不錯,上證指數也翻了倍,但還是有35%的股民不賺錢;2010年和2011年,戶均虧損分別為5萬元和4.2萬元,而2015年7月剛剛完成的這波下跌,有消息稱,每個股民平均虧損41.5萬元。

劇烈震盪的股市記錄

下面我們簡單回顧A股劇烈震盪所導致的創傷。2015年6月12日滬指達到5178點,此後股指開始暴跌,等到了7月2日收盤時:滬指跌3.48%,失守4000點,兩市逾千股跌停。

7月3日,證監會宣布將減少IPO發行家數和籌資金額,但由於踩踏效益,股市跌到3696點,有民眾稱,「證監會飲鴆止渴,死的是中國股市」。

7月4日,滬指收跌5.77%,失守3700點,一周累計跌12.07%。當時證監會主席肖鋼宣稱,有條件、有能力、有信心維護股市穩定,「萬億資金可期」,當天北京當局採取了一系列救市措施,包括全面叫停IPO,28家公司暫緩上市;21家券商出資1200億元救市;券商在上證指數低於4500點時「只買不賣」;中證監、中銀監、中保監、財政部及各券商共出資1.72萬億元救市;央行定向發行5000億元設立平準基金。

7月5日周日,中共官媒新華時評稱:堅定資本市場穩定健康發展信心;證監會:央行將給予證金公司流動性支援;中國版平准基金來了!央行支持證金公司流動性最完整解讀;21家券商出資1200億鑄4500點鐵頂;116家上市公司公開喊話維穩,3家濫竽充數暴跌時套現;7月5日,當局又推出了多條救市措施,包括央行助提供流動性、中央匯金買入ETF、傳中證金救市規模達萬億元。

7月6日,滬指高開近8%,但隨後回落震盪,截至收盤,滬指報3775.91點,尾盤拉升收漲2.41%,振幅14%,深成指跌1.39%,創業板跌4.28%。李克強在會見華僑代表時稱,「有信心、有能力應對各種風險挑戰」,不過網上流傳的是,「A股歷史最大停牌潮!239家公司7月6日晚公告停牌」,「單日巨振19.79%,中證500股指期貨主力合約多空搏殺」,「中央萬億託市慘勝」。

7月7日,兩市雙雙低開,逾千股跌停。截止收盤,滬指下跌48.79點,跌幅1.29%,駐守3700點,保險銀行股護盤;深成指下挫700.17點,跌幅5.80%;創業板指數下跌141.82點,跌幅5.69%。A股再現史上最大停牌潮三分之一公司停牌避股災。儘管李克強稱,中國經濟指標趨穩向好,有能力應對風險挑戰。

但網上流傳的是:「賭上國家誠信的失敗救市」、「股市大跌,股民在證監會門前抗議,牛淚觀察:股市崩盤對習李的風險」四成A股主動停牌加劇恐慌,中國股災殃及紐約中概股衝擊習政府等……

7月8日,上證綜指收報3507點,跌219點或5.9%;深證成指報1萬1040點,跌334點或2.9%。


7月8日,上證綜指收報3507點,跌219點或5.9%。(AFP)

7月9日,公安部介入證監會,阻止惡意做空,欲打擊證券期貨領域違法犯罪活動,滬指大漲5.76%站3700點,創業板194股全線漲停,到了7月10日周五,滬指漲4.54%,收於3877.80點,1300餘股漲停。

下跌前誰在拋售股票?

7月2日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企業研究中心主任劉姝威在〈嚴懲做空中國股市者!〉一文中寫道,「這次股指暴跌是有人精準選擇時點,故意做空中國股市。」

據同花順iFind統計資料顯示,2015年上半年,近1300家上市公司大股東及高管減持股票市值近5000億元,相當於2014年全年減持金額2512億元的1倍,更遠遠超過上波大牛市2007年的24.81億及2008年的19.99億,掀起了史上最大規模減持潮。

劉姝威認為,減持套現的上市公司大股東及高管是這輪牛市最大的受益者,也是暴跌的導火線。在6月17日,劉姝威在微博中點名舉例說,樂視網董事長賈躍亭連續三天之內兩次合計減持約3524萬股,套現金額合計約25億元。此前陸媒報導賈躍亭與令計劃的弟弟令完成在商業上出現交集。


專家認為,減持套現的上市公司大股東及高管是這輪牛市最大的受益者,也是暴跌的導火線。(Getty Images)

另外人們還發現,在暴跌之前,中信證券已經從A股市場上拋售大量股票,用的是A股和H股平衡的辦法。

從2014年3月18日,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出任中信證券的副董事長。2015年1月13日至16日,中信證券控股股東中國中信有限公司在A股減持了3.48億股中信證券A股股票,減持價格區間在31.77元至33.64元,套現金額在110億元左右。

外國「空軍」不成立
浙江期貨配置也未必

據中金所發布的股指期貨持倉表顯示,在第二輪暴跌開始的6月15日,證券公司空單是多單的13倍,基金公司空單是多單的5倍,QF外資空單是多單的80倍,保險機構空單是多單的252倍,信託公司空單是多單的9倍。當時微博上有人說:「國泰是勾結高盛做空中國股市的代表,這次慘跌就是高盛、大摩策劃,國泰是在國內的策應者。」

不過,署名「無界新聞」的發文反駁稱,國際資本要想操縱中國股市,必須具備基本的條件:人民幣可自由兌換,資本項目沒有外匯管制;中國股市向全球投資者開放,國際資本可以自由進出。目前雖然A股開通了滬港通,但總額度為3000億元,每日額度為130億元;港股通總額度為2500億元,每日額度為105億元。這樣的額度無法左右總市值達70萬億左右的中國股市。

股評人士齊俊傑也補充說,「現在大資料技術這麼發達,惡意做空者完全沒法隱蔽,稍微有點頭腦的做空者,都不大可能那麼明目張膽。也就是說,不管是陰謀論、政治論還是戰爭論,其實都是站不住腳的。」


大陸有人在微博發文宣稱,大陸股市慘跌是高盛、大摩(摩根史丹利)所策劃的。此說被反駁為站不住腳。圖為紐約的摩根史丹利。(AFP)

7月3日,股市在陰謀論、政治論、國際鱷魚等傳說之外,還多了一個「中央嚴查股市暴跌元凶,鎖定浙江期貨大鱷」的說法。據說李克強召開股市會議,判斷導致股市暴跌的原因是在大陸內部,並決定要查處導致今次大跌市的期貨投機拋空主力,目標已鎖定浙江的配資公司和一些期貨大鱷。

大陸配資公司以浙江溫州最多,800億以上,占了全國70%以上,他們大量買空股指期貨對沖爆倉風險,每日下午2時左右,配資公司就開始平倉,大盤就插水,因為配資公司在下午一邊平掉客戶爆倉的股票現貨帳戶,一邊大筆做空股指期貨,兩頭賺錢。

而浙江的一些期貨大鱷也趁火打劫,每天下午和配資公司一唱一和,大量做空股指期貨。

配資公司負責平倉客戶,甚至故意製造恐慌,一些配資公司每到下午2時以後就給所有客戶打電話要求平倉股票,甚至客戶賺錢的帳戶也讓他們趕快拋掉,配資公司一邊賺利息,一邊大賺拋空股指,而浙江期貨大鱷更是趁機大舉做空期貨合約。

不過,在股市經濟中,也不存在什麼惡意做空或善意做空的問題,為了保護自我利益,該出手時就出手,這是人性所決定,哪個政府也管不著。

為何要強力救市

這次最讓人吃驚的是,北京當局對股市採取了一系列最強烈的救市行動,因為習近平、李克強知道,北戴河會議前的中國股市,不但是個經濟問題,更是政治問題,一旦發生股災,不但股民受損,習的位子也坐不穩,一心想推翻習近平的江澤民集團將會伺機反撲,逼迫習讓位,號稱要讓習近平成為第二個華國鋒。


北京當局對股市採取了一系列最強烈的救市行動。(AFP)

有經濟學家分析說,股市暴跌,讓銀行很受傷,銀行資本金虧損之後,必然全線收縮放貸業務,這樣實體經濟會越發寒冷,經濟下滑會更加嚴峻,反過來說,糟糕的經濟表現也會進一步影響股市信心,於是惡性循環。

另外,股市暴跌也影響房地產生意,當股災發生時,大陸樓市也相應下跌,汽車行業也下行,人們即使交納的首付,也不再跟進買車。假如過美聯儲再加息,美元匯率上升,美金回流,大陸人拋售地產股票,資金鏈越來越緊繃,一旦樓市再下跌,中國很可能再現日本當年的悲劇,掉進十年蕭條之中而難以自拔。

李克強發出17道救市命令

6月28日至7月2日,李克強訪問歐洲。7月3日,李克強回到北京,迎接他的是滬深兩市有1400多支股票跌停,該周滬綜指累計跌幅達12.1%,讓本輪牛市成果的半數抹去。據港媒透露,「李克強非常生氣」,因為他沒料到剛從歐洲回來,就馬上得應對自家的重大問題。7月4日下午,中共國務院召集一行三會、財政部、國資委及主要央企負責人會議,商討金融市場應對之策。

網上消息稱,會上就如何救市,李克強和部委分歧極大。央行行長周小川與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傾向擠牙膏式救市,但李克強大發雷霆地說:「你們回家擠奶去!我要暴力救市!」

會上李克強做出很多決定,包括:1. 央行定向發行5000億元(人民幣,下同)抵押補充貸款,設立平准基金。2. 證監、銀監、保監各自落實2000億資金,財政部5000億資金,共組救市方案等。事後有人把其歸納為李克強救市發出了17道權杖。

救市延誤3天 李克強發火

7月4日李克強要求緊急救市,然而直到7月8日,央行才發布聲明,支持市場穩定並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底線」。這是股市發生巨大波動以來,央行首次發布正式聲明。外界認為,在救市如救火的關鍵時刻,拖延3天才公布聲明,令股災惡化得更加嚴峻。


7月4日李克強要求緊急救市,然而直到7月8日,央行才發布聲明(Getty Images)

7月10,連英國人也看出了破綻,《金融時報》報導說,李克強7月4日要求強力救市,7月5日周日晚上證監會宣布央行將支持券商,但央行直到7月8日上午才證實其介入,中共財政部也到8日才加入承諾「維護市場穩定」的行列。文章說,本次危機剛爆發時,證監會並沒有得到財政部的全面支持。

知情人士向《金融時報》透露說,之前執掌中共主權財富基金的樓繼偉,已經被地方政府積累的總計22萬億元人民幣債務搞得忙不過來。他最不想參與的事情就是又一波救助,尤其是救助不顧一切地湧入股市的投資者。

新華社稱救市無效 重創股市信心

劉雲山治下的新華網在7月7日宣布「救市失敗」,不但令大陸股民驚恐萬分,也令香港股市應聲下跌,並使整個亞洲乃至全球股市下跌。


劉雲山治下的新華網在7月7日宣布「救市失敗」,不但令大陸股民驚恐萬分,也令香港股市應聲下跌。(Getty Images)

7月7日上午11時30分,新華社客戶端(手機新聞App)發布的市場直播文章稱:「銀行股和兩桶油的救市無效,A股早盤再度大幅下跌,滬指盤中跌破3600點;大盤股拉升救市的背後,中小盤股成為了殺跌的重災區。」

雖然該段短文至下午時段已經消失,但新華社此文一出,引起一片譁然,因為這與此前一致唱升股市的官媒報導背道而馳,不了解中南海內鬥的人還以為這就是官方態度,結果導致國際股市在7日的全線下跌、大宗商品的暴跌,以及民眾對股市的絕望與悲觀,哪怕李克強推出17道利好消息,8日滬指依舊開盤跌破3500點,最低3421點,跌幅近7%。

北京理工大學經濟學教授胡星斗評論說,新華社作為官媒,遣詞造句「一向嚴謹」,但在此關鍵時刻使用這樣的文字,已違背中央的救市精神。時事評論員石久天說,主管中共文宣的劉雲山這時介入亂來,目的就是混水摸魚,暗算習近平。

有人調侃說,7月8日,從漲停開盤,到跌停收盤,救市與不救市的區別就是……一天終於能跌20%了,很多投資者驚呼,衝進去了一看,所謂的友軍呢?國家隊呢?什麼都沒有嘛!

劉雲山「暗算」習近平與李克強,還可從「暴力救市」這個詞的流傳中看出來,按中共慣例,李克強作為中共的國家總理,私下發脾氣時說的這一句話,是不應該拿來媒體炒作的,但有人就把這句粗暴、野蠻、甚至帶有流氓氣息的「暴力救市」,刻意拿出來公開炒作。

史上罕見的多空對決戰況紀實

7月13日,《財新周刊》封面報導〈A股救市苦戰〉一文披露,救市初期,中證監單兵作戰效果不佳。7月4日中證監集結21家券商出資1200億元人民幣,還將證金公司資本金由240億元調至1000億元。

7月6日證金公司和券商入場買藍籌股,7日和8日兩個交易日,證金公司動用的資金都在2000億元以上,合計超4000億元。

這種做法雖託住滬指,卻出現千股跌停。報導稱,A股是否會出現流動性危機,成為一切問題核心。中證監設定的答案,是託住股指。

但在哪裡算託住?中證監未公布。中證監高層對股指的預估並不一樣。每天下午5點中證監主席肖鋼組織有關會議,氣氛幾起幾落,有群情激昂也有士氣低落,一切取決於當天的救市政策出臺後股指的反應。

7月8日「國家隊」轉變方向,拯救「小票」,證金公司向21家券商提供2600億信用額度。券商人士透露,上述額度指明用於支持中小市值股票。

7月10日,大陸搜狐網刊發來自博遠投資的一篇網文,稱造成此次股災的黑手是行家。雙方激烈暗戰的結果,是「國家隊」以「扮豬吃老虎」的方式設局,令對手最終上套。

文章稱,本輪護盤實際是7月6日正式開始的,總體來說前兩周都是喊話,6日開始真金白銀搏殺。多方以證金公司為代表,空方以手握大量ic1507空單的勢力為代表。

空方一開始作空的目標就是中證500的期權,6月19日暴跌開始ic的交易量暴漲,空方大量開空單,同時把手中主要握有的中證500現貨往死裡砸,這些籌碼哪兒來的,中小巿值股票為什麼前期無理由暴漲,就是空方在拿籌碼,他們不會去拿藍籌,因為資金量有限,籌碼拿不夠,砸不出感覺。

暴跌開始了,中小市值股票被砸得完全失去了流動性,幾十手都能砸跌停,到後來直接開盤跌停了,空方使得中證500在三周內暴跌45%。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

「國家隊」在7月5日祭起反攻大旗,第一步是輿論,在輿論大造全民抗擊金融危機的言論。第二步,7月6日,「國家隊」聲東擊西,擺出一副拉指數維穩的態勢,強拉藍籌,放任中證500不管,輿論上出現很多質疑「國家隊」的言論,同時空方也放鬆警惕,想一口擊穿「國家隊」,也來搶奪藍籌籌碼,准備在藍籌上也積累拋壓,一擊擊潰「國家隊」。

7月7日,空方繼續和「國家隊」搶籌,搶到一半,發現不對,好像「國家隊」沒買了,7日當日機構流出1000億,說白了,空方搶藍籌搶在高位了,8日滬指跌6%,空方自己把自己套牢了。

文章稱,7月8日,「國家隊」反攻才真正正式開始,首先是提高了空單開倉保證金,消耗空方彈藥,同時不准開投機空單,開套保空單需提供持有現貨的證明,空方感覺情況不對,開始平空倉,所以8日上午ic1507被平得上漲2%,但到11點,市場情緒發生微妙轉變,多支中證500的票被打開跌停,空方發現問題大了,現貨在上漲,越來越沒人開空單,空方越平利潤越少,而用來砸盤的籌碼砸出去就被國家隊全沒收了,相當於兩邊都在虧損。

救市不成功 到底錯在哪?

也有人從股市特性的角度分析了7月7日救市失敗的原因。如股評人士齊俊傑分析說,「經此一役,可能管理層要好好想想,到底我們錯哪了?」他列舉了幾點因素:

1、從不敬畏市場,行政級別多了,就總想著管人,對於股市也是如此,總想著出個政策呼籲一下,就能把股市拉高。一開始確實如此,但當你總是對股市又打又罵之後,終將迎來市場的報復。這波暴跌,就是對於這樣一個行政牛市的客觀修正。

2、錯誤的估計自己實力,市場遠比想像的複雜的多,股市運行了上百年,沒有人也沒有組織能夠將它玩弄於股掌之上,把一個支值2000點的股市忽悠到了5000點之後?還有價值嗎?

3、出發點錯誤,股市一開始就錯了,只是為了國有股減持,為了國有企業脫困,所以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國有企業賺大頭,莊家賺小頭,老百姓巨虧。而這輪牛市發動之前,更是有個不可告人的祕密,那就是讓股市來消化金融危機。要虧虧股民的,力保銀行和地方債。所以一些垃圾公司被包裝上市,一些根本就沒人要的東西變成了香餑餑,還要增發!大牛市變成了炒垃圾的遊戲。

4、目的不純潔,是為了讓銀行和國家的錢,全部先退出來。只要銀行裡面傘形信託的錢和配資的錢安全出場,那麼以後想必也不會再有救市一說。

5、錯誤的時點,打光了所有子彈,當5000點暴跌到4000點,速度是很快,市場也確實恐慌,但4000點前就大規模救市,這與價值背離太多。

6、態度不對,用了所有能用的手段,監管層已經殺的急眼,這種情緒傳染到了市場,給投資者傳遞的信號就是,你們已經輸不起了,為什麼會輸不起?說明中國的金融安全命懸一線,都寄託在了股市裡,那麼之前說的傘形信託、槓桿配資,銀行到底出了多少錢?券商到底賠了多少錢?這些實在讓大家心裡沒底,空有愛國之心,怎奈錢包空空,也只能先出來再說吧!

齊俊傑分析說,要問誰在做空A股,那就是槓桿效益。這次有人通過槓桿,在不到一年時間,用50萬元炒到了1500萬元,這可謂是絕對暴利,極不正常的。任何不正常的事情都是不可持久的,也就是說,A股的大幅調整是遲早的,不可避免的。

回頭看就會發現,清理場外配資這一通告導致部分高槓桿者恐慌是這次大幅調整的導火索。不清理是不行的,不清理意味著泡沫越來越大,等到泡沫過大再爆裂,局面能否收拾就不得而知。所以說選擇在此時剎剎車,未必是壞事。……

這就好比有人在樓頂看風景,忽然有人不小心扔了個煙頭,點燃了一個煙盒,然後有人以為是發生火災了,本來樓梯口就小,大家一窩蜂往門口擠,必然導致踩踏。

A股這次深調,就是因為「踩踏」造成的。那為什麼會有人做空呢?道理其實很簡單,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因為發生了踩踏,大家心裡都很恐慌,投機者看到了在當時情況下能通過做空賺錢,就跟著做空了,僅此而已。

融資金額每日上千億

《中國證券報》在7月11日給出了一些數據,讓人看清了當時融資市場的規模有多大。

文章說,6月19日以來,兩融投資者謹慎心態一步步加深,每日融資淨償還金額逐日攀升,從最初的單日55.50億元加碼到7月8日破紀錄的1700.19億元,期間兩融餘額也從最高時的2.27萬億元「瘦身」至7月8日1.458萬億元,區間降幅達到35.77%,淨流出金額超過8000億元。其中7月8日單日融資買入額僅僅錄得560.28億元,為2014年11月以來的最低。


大陸媒體報導,6月19日以來,每日融資淨償還金額逐日攀升,從最初的單日55.50億元加碼到7月8日破紀錄的1700.19億元(Getty Images)

在7月9日救市見成效之前的前半周,市場連續遭遇大幅融資淨償還,每日淨流出金額均在1300億元以上,不過7月9日A股全線飄紅,釋放觸底反彈信號,融資盤出逃腳步顯著放慢。Wind資料顯示,9日市場融資淨償還金額為180.74億元,環比降幅接近90%。

分析人士認為,這意味著集中宣洩過後,市場恐慌情緒正在出清,融資盤與指數漲跌間的正回饋關係正在獲得重建,「槓桿殺」風險高峰期已經過去。

香港也被動了手腳

劉雲山控制的新華社稱救市失敗後,導致大陸股民信心崩盤,恐慌情緒也迅速蔓延到香港。7月8日,香港股市出現恐慌性拋售,香港的創業板一上午就暴跌了15%,下午一度跌到了21%,帶動了香港恆生指數的暴跌,這種帶動效應蔓延到了整個亞洲,日經指數也在跌。8日當天,恆生指數盤中一度暴跌2138.49點,創歷史記錄,跌幅更甚2008年金融危機。截至收盤,跌幅收窄至5.84%,仍挫1458.75點。


新華社稱救市失敗後,導致大陸股民信心崩盤,恐慌情緒也迅速蔓延到香港。(AFP)

當天恆生指數50支成分股有49支下跌,主機板全日僅有45支股份上升,下跌股份則達1593支,平均跌幅11.21%。在機構和散戶齊齊拋售下,全日成交量繼續高企,達2359.7億港元。

有評論表示,中國的救市失敗是港股暴跌的元凶,A股限制賣空、不准出售股份、公司停牌等因素均打擊投資者的信心,增加了拋售股份的欲望,只好通過出售港股來對沖風險。

不過,懂中國問題的人都知道,在現階段大陸政府救市還不會失敗,因為還有很多手段、特別是行政司法手段可用,於是,有人拋售,也有人接受,結果成交量很大。

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季達分析認為,大陸股市的這種跌法,會令中共政權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隨後很可能出現各種要求習近平下臺的輿論放風。新華社首先承認「救市失效」的做法,造成了股民心理的崩潰。

季達認為,新華社此舉顯示中共高層空前的分裂,表明中共高層有一股力量在激烈的算計習近平,這股力量很可能就是掌管宣傳系統的劉雲山及其背後的江派勢力。這一現象也恰恰是江、習前所未有大決戰的信號。

據港媒報導,在2015年5月底至6月初,中國滬深股市再次發生異常大幅波動後,李克強曾表示「證券界有鬼」。亦有評論認為大陸股市的這波大幅下跌,涉及到習、江博弈。

7月7日消息人士牛淚撰文表示,在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結構調整需要迴旋時間、對外經濟與戰略擴張需要國內經濟支撐、改革反腐等大背景下,習近平、李克強都需要有一個穩定發展的牛市而非哀鴻遍野的熊市來支撐場面。

牛淚表示,習近平從來不會按常理出牌,財大氣粗的習李工具箱裡也不缺少股市調控工具,為因應下跌他們肯定會使出更厲害的救市招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