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克里斯蒂娜.克林納特(Kristina)與丈夫溫納.克林納特(Werner),和三個女兒在紐約。(明慧網)

他們生活在藝術領域,熱中於社區活動,社交圈很廣。17年前的一次機緣,他們接觸到了法輪大法,修煉帶來了無窮的樂趣。然而第二年,發生在中國的迫害蔓延到瑞典,接下來16年,一家人在風雨中同行,用藝術表演傳遞真相,制止迫害。

文 _ 孟紫雲(明慧網記者)

克里斯蒂娜.克林納特(Kristina),是一位芭蕾舞蹈老師和編導。她的丈夫溫納.克林納特(Werner),是一名空手道教練,同時也是一名企業家,擁有一家建築公司。他們居住在瑞典的一個叫阿爾維卡(Arvika)的小鎮,離挪威邊界不遠。

他們生活在藝術領域,他們熱中於社區活動,社會圈子很廣,當地很多民眾都知道他們。17年前的一次機緣,他們接觸到了法輪大法,從此聖緣永結。

尋覓真法正道終得見 感受非凡

那是在1998年,溫納住在瑞士的兄弟理查德(Ryckard)打來電話:「溫納,有一種功法令人非常振奮,叫法輪功,你必須到哥德堡把這套功法學會。我有一位朋友,你趕快去找到她,因為我們已經用了我們的一生在尋找他了!」理查德在電話裡的語氣非常急切、嚴肅。

什麼是法輪功?溫納和克里斯蒂娜一點都不知道。這些年,他們一起練過很多功法,一直在尋找著一樣東西,對於靈性、精神上的探索他們從來沒有停止過,因為他們感覺到生命一定比想像的深奧。溫納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到過印度,想在那裡尋法覓道,學習了瑜伽功和印度教,並且接觸了佛教和道教。後來他學了武術,並且開辦武術學校。對於古老的修行原則,他不陌生,因此他很早就實行素食。修行之路已注定在他生命之中,可到底通關大道在哪裡?他沒有找到。他的執著與追尋也影響了他的家族。

溫納和他兄弟彼此太了解了,溫納沒有馬上行動,理查德的電話又追來了:「你們去哥德堡了嗎?有本書叫《轉法輪》,這本書裡有所有的答案!從A到Ö(瑞典文共29個字母),我以前想要知道和尋找的答案,都在這本書裡了!你必須趕到哥德堡去!」

不知是什麼原因阻礙了溫納的行動,他沒有趕去哥德堡。兩周後,理查德來到了瑞典。他已經在哥德堡停留了一周,並參加了法輪功學習班。他來到了溫納的家,帶來了複製好的法輪功師父講法錄音帶。既然是這麼好的功法,就開法輪功九天學習班吧!首次開班,就有40多人參加,包括溫納和克里斯蒂娜。

這九天學習班,溫納的感受更加非凡,觸動很深,難以表述的震撼、驚喜:「聽師父講法剛講第一講時,我就感到我們的整個房子裡充滿了能量,我幾乎承受不了這種能量……我的天目,第三隻眼,不知何時,偶然就被打開了,我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景象……過後,慢慢才平靜下來。」溫納說,從前迷迷濛濛知道的一點天機,真實地展現在眼前。

九天學習班下來,溫納不僅眼睛看到了不同空間的景象,身心靈也發生了巨大改變。他發現,這就是他尋找多年的大法真道!

在此之前,溫納也屬於那種菸不離手、酒不離口的人。其實,溫納早就想戒掉菸酒,他知道要想提升自己,身體一定要純淨下來。他曾一次又一次嘗試過戒掉菸酒,最後都以失敗告終。而修煉法輪功幾天後,這二十年來難以戒掉的癮好卻不自覺地戒掉了。他心裡明白,「我得到了(師父)非常大的幫助和支持。」

溫納說:「聽師父講法越多,我就越加知道這就是我一直要追尋的。在那時,我們對待修煉非常非常的嚴肅,我們對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很仔細認真的對待。」

大法(法輪功「真善忍」的理念)無聲細雨溫暖著他們,所顯的威力讓他們心領神會,堅信不疑。從那以後,溫納和克里斯蒂娜,以及他們的女兒開始了一起堅定修煉的旅程。

16年風雨同舟 巡迴歐洲講真相

溫納和克里斯蒂娜在女兒塔拉(Tara)出生不久,一起走入了大法修煉。這一年,大法修煉給他們帶來了無窮的樂趣,她一家不停地開辦法輪功學習班,有緣人紛紛而來,入道得法。

正當他們沉醉在修煉的喜悅中,中國爆發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迫害。1999年7月,中共宣布取締法輪功。消息傳來,震驚了海外。那時,克里斯蒂娜一家正在韋姆蘭(Varmland)的一個夏季法輪大法學習班上。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他們不知所措。到底怎麼回事?震驚、不解。這場腥風血雨的迫害並不只在中國發生,中共對法輪功的造謠誹謗蔓延至海外。剛剛修煉一年的他們,原本平靜喜悅的修煉之路突然改變了,大法蒙冤,讓他們感到無名的壓力,讓他們覺得需要站出來講清真相。

「迫害開始前,我們修煉的經歷是很簡單、很柔和、很舒服。」溫納回想起當年的情況,他說:「但是後來……迫害開始後,我對當時發生的情況不是很了解,我對中國和中共也不了解;我們的修煉變得難了,很大的壓力,人有時候會很容易生氣,頭很疼,各方面很大的壓迫,還有怎樣講清真相等等。」

克里斯蒂娜開始策劃傳播法輪功真相的活動。在1999年、2000年和2001年,這三年,他們一家在歐洲很多城市巡迴講真相。克里斯蒂娜談到當時的情況:

「我和另一位法輪功修煉人夏洛特.約翰遜(Charlotte Johansson),他也是音樂人,組織了一個叫『蓮花』的演出。我們巡迴了整個瑞典,我們訪問演出了很多學校和劇院,演出中,通過舞蹈、音樂和詩歌告訴人們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


克里斯蒂娜希望通過舞蹈,告訴人們法輪功的真相。(明慧網)

她說:「音樂和舞蹈可以觸動人的心靈。我們有這種專長,我喜歡在舞臺上為觀眾跳舞,我認為這是一份精美的禮物,通過舞蹈告訴人們真相並能觸動他們的心靈。」

舞臺上,克里斯蒂娜用優美的舞姿告訴人們大法。當時她正身懷六甲,腹中的孩子也伴著她舞蹈。溫納說:「迫害剛剛開始,傳播大法真相非常艱難。」不過,他回憶道:「克里斯蒂娜主要籌劃各種弘揚大法的活動,我搬東西,我們一起成功的做了很多有意義的活動。」

修煉的一家人在風雨中同行,他們有共同心願,就是: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他們清楚地知道,對法輪功的這場大迫害是時任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一手發動的。當江澤民到歐洲訪問期間,他們一家前去抗議。

「我們一家奔赴東部的一個國家叫立陶宛(Lithuania)。那次旅行有很多阻礙,我們穿過冰雹、大雨,經過一座橋,這座橋附近就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中共前黨魁)住宿的賓館。孩子們需要吃飯,當我們從餐館回來時,冰雹大雨迎面吹來,橋上的大風彷彿要把我們吹回去。我們彎著身子往前走,身上幾乎濕透了……」溫納說。

這是迫害開始後的、講清真相最艱難的五年,他們在艱難中慢慢蛻變,一步步走了過來,走向了成熟。

十年之後,他們一家又一次參與了跨越全瑞典的巡迴講清真相(法輪功遭受迫害)的活動。他們成立了一個「瑞典巡迴講十年迫害真相」小組,走到各個城鎮。這次巡迴還伴有「真善忍美展」的部分作品展。他們有一輛容量不小的車,車上裝滿了真相資料。他們巡迴了大約十多個城市,舞蹈、演唱、演示法輪功功法……優美的音樂、歌唱和美麗的舞蹈,使那些匆忙行走的人也被吸引、停下來觀看一會兒。

在巡迴的路上,他們約見媒體,與各級政界官員會面。關於法輪功的正面報導出現在當地報刊上,形勢變好,溫納也日漸成熟。

他曾在法輪功學員修煉心得交流會上分享他面對一位對法輪功有誤解的記者的一次經歷:「關於媒體,記者學的是如何尋找到那些能增加銷售額的東西,可是我們要傳遞的信息不屬於這類的。一個記者來到我們這裡,他問了一些問題,這些問題明顯是來自(中共所)編造的謊言。這時我感覺自己變得非常堅定。我看著那個記者的眼睛說,作為記者,你的責任是很大的,如果你相信了中共編造的謊言或者那些所謂的中國問題專家所說的話,你要知道,這些所謂的專家在領館裡吃著奢侈的大餐,和中共做著大生意,是受中共控制的。而我們今天來這兒是義務的,用自己的假期在做,我們來這兒是因為有人在受苦,是因為有人堅持『真、善、忍』而被折磨和殺害。你作為記者,要麼嘲笑我們捍衛人權的活動,要麼就支持我們。最後,這個記者支持我們了。」

如何才能用最好的方式和世人講真相?聯繫政治人物、寫真相信、去廣場講真相、在大街上發真相傳單,還有他們的真相巡迴活動。克里斯蒂娜體悟深刻,她說:「我自己注意到,如果我機械的完成任務式的參加講真相的活動,效果就不好。要想效果好,就得用心。」

回顧這些年的經歷,溫納說:「我個人的修煉經常是有起有落。很多人可能和我一樣,在這個世界裡,走迷路了,停下來哭一會兒,再接著找,又重新修煉,又走迷路了,又再回來。就是這樣。我很感激,沒有比得到大法更好的恩惠了。我的家人也是,我的兄弟姐妹和媽媽也都在修煉,我們感到很殊聖。」

一家五口正法路 傳遞法輪大法好


2015年5月14日,8000多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部分法輪大法修煉者在紐約舉行修煉心得 交流會。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蒞臨會場,講法與解答問題近二小時。(戴兵/ 大紀元)

2015年5月14日,溫納和克里斯蒂娜帶著孩子們一起來到美國參加紐約國際法會。15日,來自50多個國家200多個地區的8000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紐約曼哈頓舉行了大型集會遊行,慶祝法輪大法洪傳世界23周年,同時揭露中共邪黨血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呼籲解體中共、制止迫害。

這次,克里斯蒂娜一家五口都來了,她說:「以前我們全家都不是一起來。這次是全家一起來了。我們願意向民眾介紹瑞典,展示西方人也在修煉法輪功,展示法輪功的美好,我們助師,要結束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

他們可愛的三個女兒都長大了,亭亭玉立,都成了大法小弟子。她們對來到紐約參加大法弟子的盛會都很興奮。


克里斯蒂娜和溫納的三個女兒。(明慧網)

「我叫米拉(Mira),14歲了。我在修煉法輪大法的家庭裡,跟著爸爸媽媽一起修煉。現在感到煉功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小的時候不懂,沒有意識到修煉的重要性,現在知道修煉的意義了。」

「我叫印德拉(Indra),10歲了。我很小就開始煉功了。現在知道做修煉人了,知道了做什麼事情好,做什麼事情不好,我的心變得寬了,感覺特別好。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功,我不會知道我會是誰。修煉了,我找到了我自己。」

聽著女兒們的表述,溫納在一旁說:「當她還很小的時候,要睡覺時,她的小手指併在一起展現的是一朵蓮花指,經常的出現。她還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就會了吧!」女兒笑了,全家人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