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文清被證實已出任中共國安部黨委書記。(新紀元合成圖)

日前一則網路消息證實了原中紀委副書記陳文清調任國安部黨組書記傳聞。

陳曾在四川任職期間,追隨江澤民、周永康迫害法輪功, 而今陳受習重用引來江派放風威脅。

有評論指陳是否懸崖勒馬,不與反人類的罪人為伍,尋找贖罪新路,外界正拭目以待。

文 _ 王華

10月長假之後,大陸燕趙都市網的一篇普通報導引起了外界關注。報導稱,「9月22日下午,國家安全部黨委書記陳文清一行蒞臨西柏坡參觀。」這間接證實了幾個月前海外有關陳文清從中紀委調任國安部的傳聞。

江派釋放恐嚇威脅信號

5月下旬,香港雜誌爆料稱,「原中紀委副書記陳文清已於4月下旬調任國家安全部黨組書記,原本當局欲安排他接任黨組書記後再進一步取代耿惠昌擔任國安部部長,但陳某在安全部上任不到20天,舉報材料就到了習近平的案頭,陳被舉報為周永康朋黨,故而接任部長一職被擱置。」不過該報導被解讀為是在脅迫那些曾經跟隨江派的人:「不要轉軌跑去跟隨習近平,去了,習也不會信任重用」。

按照中共政治體制,國務院部長級人選必須經過人大批准,習近平若想讓陳文清擔任國安部長,一般也得經過每年3月召開的人大會議批准。如今在國安部,現年64歲的國安部長耿惠昌已經被閒置一邊了,陳文清的黨委書記一職已經是頭號實權了。5月12日的官媒央視《新聞聯播》畫面顯示,陳文清已經公開出現在國務院會議上。外界稱這是陳從紀委這個黨務系統進入政府系統的清楚信號。

5月19日,習近平出席國家安全機關會議,官方通稿中提及中共公安部部長郭聲琨,卻沒有提到國安部長耿惠昌。國安會議上沒有出現國安部長,似乎已顯示耿惠昌已出問題,而會上習近平罕見地嚴厲要求國安官員「絕對忠誠」,並稱國家安全機關要「從嚴管理」等,更令外界推測耿惠昌官位已不保。

耿惠昌在2007年接替許永躍擔任中共國安部長,據悉是許永躍向江澤民推薦,而江接受後任命的。此前許永躍因在各種場合巴結江,從而受到江澤民的大力推薦,得以接任賈春旺成為國安部長。也就是說,從賈春旺、到許永曜,再到耿惠昌,國安部都是江派的地盤。

習近平上任後,有消息稱,國安部原定推薦的部長候選人是傅政華、馬建和陳文清,隨著馬建被抓、傅政華從北京市公安局長升任公安部副部長,剩下的就是陳文清掌管國安部了。曾慶紅的心腹馬建的被抓,可謂習陣營的一大動作,否則一旦馬建升任國安部部長,習近平的日子就更難過了。

國安部是習近平三大心腹之患之一

習近平上臺前夕,原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令江澤民集團針對習近平政變奪權計畫流產。習上任3年來,借反腐清洗江派政變勢力,使中共軍隊、武警、國安系統的高官相繼落馬。據港媒披露,軍隊、國安、武警三大機構是習近平的心腹大患,這三大重要部門都因為曾經牢牢掌控在江派手中,而成為習的心腹之憂,習的反腐也多從這三大機構入手。

如今人們看到,在軍隊方面,習近平利用反腐將北京軍區、武警和北京衛戍區抓在手裡,還將兩名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拋出,並逐步清理其軍中殘餘。這樣,習近平得以掌控軍隊決策高層、大軍區級及禁衛軍,從而提升自身安全保障,也為下一步繼續打虎做好軍事準備。在此之前,習近平動了周永康掌控多年的武警部隊。2014年12月底,中共武警部隊原司令王建平和原政委許耀元雙雙被換,2015年1月20日,海外媒體披露王建平已被調查。

9月3日習近平舉辦的天安門城樓閱兵,就是為了向全世界宣告,習掌控了中共軍隊和武警,這也是對江派人物的極大震懾和昭示。

在清理軍隊、武警這兩大心腹之患的同時,習近平也積極清理國安這個間諜特務機構,其中最驚人之舉就是在2015年1月16日突然宣布調查國安部副部長馬建。2015年3月,北京多家媒體報導稱馬建與商人郭文貴勾結的醜聞,據說,馬建有6名情婦和兩個私生子,其中兩名情婦為安全系統官員,而令計劃的兒子慘死車禍,也是因為馬建讓令谷去幫忙接藏族美女玩樂而發生車禍。事後馬建又促使令計劃違規調兵,最後導致落馬。


習近平上任後積極清理國安這個間諜特務機構,其中最驚人之舉就是在2015年1月16日突然宣布調查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左下)。(AFP)

國安是中共最大的間諜特務機構。周永康自2007年任政法委書記以後,表面上以「維穩」和「國家安全」為藉口,暗中密令國安部利用其擁有最先進的偵察技術手段,建立了一個針對全國廳局級以上官員的祕密檔案庫(被稱為當代《百官行述》),入檔者數以萬計,不但有中共各地的省部級、廳局級官員,還有中央、國務院、中共人大和政協、各民主黨派和社會團體的負責人,還包括前任政治局常委與現任常委。江派收集這些人的不利材料,以便威脅敲詐和脅迫他們為其所用。

曾慶紅下令黑客攻擊美國政府


馬建是曾慶紅的心腹,也是周永康的親信。國安部基本上是控制在江派、特別是曾慶紅手中。除了馬建為其賣命之外,國安內部有眾多江派人馬。比如,2014年1月23日,北京市國安局局長梁克被調查。據說梁克涉嫌周永康案和邱進案被調查,梁克曾在邱進的指揮下,執行監視一些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行蹤的行動,其中包括對胡錦濤、習近平的監視,並將這些監視資料提供給周永康。

有分析認為,馬建被清理並不是習近平整頓國安部的結束,恰恰相反,而是更大角逐的開始,因為馬建背後的曾慶紅這個「慶親王」,才是打虎的重頭戲。有消息說,即使到了習近平9月3日閱兵時,習近平和妻子彭麗媛的不少電話都是被「有關方面」監控著。

2015年6月初,美國聯邦人事局電腦資料庫被中國黑客攻擊,導致上千萬美國政府現任和前任僱員的絕密資料被盜竊,此事件在美國朝野引起很大的振動,甚至有人把該事件稱作網路上的「911」和第二次「偷襲珍珠港」事件,這給習近平9月的訪美製造了巨大阻力。據說當時美國十分震怒,以至於習近平不得不提前派出前公安部部長、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訪問美國。

後來據「路透社」發自美國舊金山的報導稱,攻擊美國人事檔案的黑客,不同於此前攻擊美國公司、獵取美國數據的中共軍方黑客,而是國安部下屬的黑客。國安黑客與軍方黑客是兩個「有不同的使命和組織架構」的中共網路間諜單位。

此前《新紀元》有報導分析說,假如習近平訪美不能讓美聯儲推遲對美元的加息,由於資金大量流失,中國經濟馬上會陷入崩潰的絕境。江派曾慶紅為了一己之私,不顧國家民族的利益,搞股市政變、搞金融政變,這些陰謀一旦得逞,中國百姓的生活將受到巨大衝擊,弄不好會出現比敘利亞嚴重上百倍、千倍的難民潮。

江派控制的國安,不但對外危害國家利益,對內也危害百姓利益。《財經》記者羅昌平曝光馬建的劣跡時曾說,一位記者在試圖調查郭文貴的盤古大觀項目期間,出乎意料地收到一紙由馬建所在部門出具的蓋章公函,要求暫停採訪。另有爆料說,馬建多次指使國安部門的下屬,以中共國家安全利益為名干涉一些普通的民事案件,在北京、天津、河南、河北等地,馬建多次為商人郭文貴處理法律糾紛。

2013年12月19日郭文貴被中紀委約談,主要涉及民族證券收購中的違規操作,馬建獲悉後,利用關係將郭文貴釋放;2013年12月22日郭文貴獲釋回到寓所,第二天下午郭文貴從北京首都機場乘飛機飛往香港。據說,郭文貴使用了兩種證件:香港單程證件,證件號:P746467;港澳通行證,證件號:H0133601801。郭文貴在這些證件上使用的是化名郭浩雲(GUO HAOYUN),出生日期為1968年5月10日,而出境的照片中顯示的是郭文貴本人。據悉,中共高層當時已把郭文貴列入了邊控,令其無法出境,但馬建利用其中共國安部的特殊權利,強行解開郭文貴的邊控設置,使得郭文貴能順利出逃。

懸崖勒馬、尋贖罪之路?位置自選

回頭再來說被習近平提拔到國安黨委書記的陳文清。

公開簡歷顯示,陳文清(1960年1月~),四川仁壽人,西南政法學院法律系畢業,歷任派出所民警、副所長,公安分局局長,市公安局局長。1994年,34歲時任四川省國家安全廳副廳長,1998年任廳長,同時兼任四川省政府副祕書長;2002任四川省檢察院檢察長。2006年陳文清調福建,任省紀委書記;並於2007年10月召開的中共17大上,當選中紀委委員。2011年6月,任中共福建省委副書記。成為當時省內排名第三的人物。2012年11月,被增選為中紀委副書記,成為正部級官員。2014年4月兼任中國紀檢監察學院院長。2015年4月任國家安全部黨委書記。

由於陳文清是馬建在西南政法學院時的大學同班同學,他又在王岐山的紀委系工作過,尤其還在周永康執政四川時當過省安全廳廳長和檢察長,於是江派媒體把他稱為是「周永康『四川幫』的人」。

這樣的劃分比較勉強,不過據明慧網報導,1999年至2002年周永康任四川省委書記期間,擔任四川省安全廳廳長和檢察長的陳文清,的確追隨江澤民、周永康迫害法輪功,導致四川省成為全國鎮壓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從1999年7月20日至2004年2月17日,四川省至少60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因此,周永康、陳文清等人均被「追查國際」列入追查名單之中。

時政評論員方林達曾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分析說,陳文清在離開四川省之後,又曾在習近平的地盤福建省任省紀委書記多年,由於中共官場的運行規則,不排除陳文清在福建紀委任職期間脫離江派陣營,後又向習近平王岐山投靠,所以獲得了一定信任進入中紀委。據說2006至2011年這5年多時間,陳文清曾經在福建當過省委常委、紀委書記和省委副書記,福建官場人士說,「雖然陳文清不能算是習的舊部,但習很欣賞陳的能力和工作風格。」

方林達表示,習近平任用他執掌國安部,其用意應該是再給他一個新的「立功贖罪」的機會。因為像陳文清這樣曾經與江派走得很近的人,對江派的實情有更清楚的了解,使用江派原人馬對付和清洗江派人馬,可以處理得更徹底。這種情況與江派人馬王儒林調任山西、孫春蘭出任統戰部長以及傅政華到公安部任職是同一思路。

另有評論指,無論是陳文清還是傅政華等人,工作經歷是工作經歷,自己選擇什麼,還是以自己的願望為主。是跟著江澤民一條道走到黑,還是懸崖勒馬,不與反人類的罪人為伍,及早切割,改弦更張,為自己和家人的未來,尋找贖罪的新路,這才是最明智之舉。至於陳文清江如何選擇,他能不能把握這個機會,外界也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