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澤民實現了「貪官治國」。近年,中共落馬的官員中大部分是江派人馬,如李東生、蘇榮、谷俊山、周永康、徐才厚等,且個個都巨貪淫亂。(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官場成為無官不貪、小官巨貪的「德性勁兒」, 江澤民是頭號罪人,因為江發明了「貪官治國」的把戲。

也因此,江澤民被中國民眾封為「腐敗總教練」, 而其子江綿恆得到了「中國第一貪」的稱號。

文 _ 郭惠

江澤民「貪官治國」的中共背景

中共官場的貪腐已舉世皆知。除了共產極權制度的因素之外,江澤民掌權後使官場的貪腐和淫亂走向極致。

現在外界公認,江澤民的最大「貢獻」是在共產黨統治中第一次實現了「貪官治國」。這些一部分是中共歷史上的原因造成的。

「六四」後江當上總書記,到了北京方知道日子難過。當時的江沒有班底、沒有人脈,身邊只有一個從上海帶去的曾慶紅。更要命的是,幾乎所有資歷遠勝於他的「下級」都不服氣,硬頂軟抗,江在北京坐立不安。

在所謂「共產主義理想」、「馬克思主義」早已被拋棄的上世紀九十年代,江澤民開始利用一個「貪」字招降納叛,即「只要忠於江,再貪也平安」,「正因你有贓,不敢反老江」,從而凝聚起中共各山頭的勢力集團,形成了「上海幫」。

最典型的要算賈慶林。「遠華案」主角賴昌星猖狂時賈在福建主政,賈妻是賴昌星的生意夥伴,在江的一手遮天下,賈慶林安然無事還繼續升官;江的情婦黃麗滿在坊間盛傳擁有「錢少時也有五億」的小金庫,照樣做官。

港媒的報導講過一個最經典的江澤民的「保貪奇聞」,大概內容是:1998年,中紀委「雙規」海南省東方市委書記戚火貴,戚供認曾送給省委書記兼省長、江澤民的親信阮崇武300萬元,並提供了可信證據。背後有江撐腰的阮崇武有恃無恐,不僅一口否認,還大罵中紀委官員:「你怎麼相信一個貪官,不相信我中央委員?」更奇特的是,中紀委向中央如實匯報後,不僅阮安然無事,戚案被連審三年,戚的貪污金額越來越高,2001年以收賄1000萬元(人民幣,下同)為由,判處戚死刑,當場槍決(殺人滅口)。

江澤民被中國網民封為中國的「腐敗總教練」,意指江澤民不僅自己「悶聲大發財」,還引導、縱容中共各級官員貪腐。

「悶聲大發財」這句話據說是江澤民在一次接待外賓,嫌港澳臺記者不斷追問時,理屈詞窮後勃然大怒、漲紅了老臉、置一切於不顧後衝口而出的一句揚州土話。

實際上,實現江澤民「悶聲大發財」理念的「佼佼者」就是他的兒子江綿恆。1992年,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後,讓大兒子江綿恆趕快回國「悶聲大發財」。1994年,江綿恆用數百萬人民幣「貸款」買下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海聯合投資公司,開始了他的「電信王國」生涯。


實現江澤民「悶聲大發財」理念的「佼佼者」就是他的兒子江綿恆。(大紀元合成圖)

1999年,江綿恆擔任當時的中國網絡通信有限公司(即網通)、上海汽車工業(集團)公司、上海機場集團公司等單位的董事會成員。江綿恆涉足到上海很多重要的經濟領域的企業中,很多國企落入江綿恆私囊。那時的江綿恆已經成了中共「官商一體」的最高代表。

近年來,中國最重大的多起貪污案「周正毅案」、「劉金寶案」、「黃菊前祕書王維工案」、中國最大的金融醜聞「上海招沽案」等,這些涉及到天文數字的款項的貪污受賄、侵吞公款的案件都與江綿恆有直接關係。

美國「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列舉的數據顯示,自1990年以來,中共官員貪污腐敗,每年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大約在9875億到1萬2570億之間。這其中,江澤民家族被認為貪污最多。

2003年海外就有報導說,江澤民在瑞士銀行有3.5億美金的祕密帳號;江還在印度尼西亞的巴厘島有一棟豪宅。

中國銀行香港總裁劉金寶2005年因貪污罪被判死緩。香港雜誌曾披露,國際結算銀行2002年12月發現一筆20多億美金的巨額中國外流資金無人認領。之後劉金寶在獄中爆料,這筆錢是江澤民在中共16大前夕,為自己準備後路而轉移出去的。劉金寶還曾擔任中國銀行上海分行行長。

而這些顯然僅是江澤民及其家族貪腐的一小部分。

迫害法輪功 中共官員更貪腐

除了由於中共的歷史原因使江澤民「貪腐治國」外,1999年江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江的「貪腐治國」策略在官場更加氾濫。

由於江反對「真、善、忍」信仰,再加上中共的理論如馬克思主義的毒害,致使很多中共官員們不顧一切地貪腐、淫亂。而只要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這些貪腐分子都會受到保護,甚至升官,這更造成了中國社會道德急劇下滑,社會風氣敗壞,官場腐敗淫亂之風蔓延。

近年,中共落馬的官員中大部分是江派人馬,如李春城、劉鐵男、倪發科、郭永祥、蔣潔敏、王永春、李華林、季建業、郭有明、李東生、李文喜、蘇榮、宋林、谷俊山、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等,且個個都巨貪淫亂。

以原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為例,其家族貪腐超過千億,情婦多達兩位數,甚至還公開嫖娼。但就這麼一個人,卻因對法輪功實施殘酷迫害,迎合了江澤民,一直被江庇護到2014年,才正式落馬。

而周永康等人本來是平民出身,最終能爬到國級、部級的職務,靠的就是迫害法輪功,並獲取江澤民集團高層的青睞。換句話說,在1999年以後江仍掌權的十多年中,中共官場往上爬的一個重要規則就是看對法輪功的態度。符合江的意思,就被江提拔,無論此人貪腐多少。

這也是為何現時落馬的中共高官中,大多數都有迫害法輪功經歷的原因。

去年7月中共官方自己的一項反腐研究報告顯示,中共涉貪腐案官員中六成是「一把手」,在落馬的廳局級以上的腐敗官員中,近五成曾包養「二奶」。

此前也有調查數據顯示,被查處的中共貪官中95%有情婦,腐敗的官員中60%以上與包「二奶」有關。而1999年,廣東公布的102宗官員貪污受賄案件中,包「二奶」的概率達100%。近期,中共在落馬官員的通報中,幾乎都有「與他人通姦」的表述,大陸民眾譏諷中共為「通姦黨」。

目前,中共腐敗之風蔓延到軍隊、司法、醫療、教育、體育、傳媒、國企、金融等各個領域,甚至連中共反腐敗部門也成為腐敗的重災區。

中共軍隊貪腐淫亂怵目驚心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江澤民任軍委主席,因其在軍內沒有根基,便以經濟手段收買軍中關係,致使軍隊內部也嚴重腐敗。江澤民利用其軍中代表、時任軍委副主席的郭伯雄和徐才厚,架空胡錦濤,軍內腐敗、買官賣官更加猖獗,淫亂致使軍心渙散,整個軍隊毫無戰鬥力。

谷俊山案情剛曝光的時候,媒體封他為「軍中第一貪」。但隨著徐才厚、郭伯雄案情的曝光,顯然谷俊山已從「第一貪」的稱號上退下。即使這樣,其貪腐程度也足以駭人聽聞。


8月10日,谷俊山被判死緩。谷俊山是江派鐵桿死黨,其背後靠山是徐才厚、江澤民。(大紀元合成圖)

《鳳凰周刊》2014年4月披露,谷俊山老家抄出的1800多箱茅臺原份酒,有100年陳釀,有50年的,有15年的,還有11張東北虎虎皮、幾十根非洲象牙,這些東西都是谷俊山不要的東西,在北京會所住宅放不下,才派人放在老家藏匿。

谷俊山曾經送給徐才厚一輛十二缸的奔馳(賓士)轎車,車上裝了一百多公斤黃金。徐的女兒結婚時,谷俊山的彩禮是一張銀行卡,卡上有兩千萬。

據海外媒體報導,徐才厚、郭伯雄家族貪腐金額超過百億元。但徐才厚的貪腐數額在中共的文件中卻被嚴重縮水,框定在區區數千萬元。

此前大陸媒體報導,中共軍事檢察院的辦案人員對北京阜成路上徐才厚的一處豪宅進行查抄,發現地下室裡面到處堆放著現金,有美元、歐元、人民幣,辦案人員一時點不過來,要拿秤秤完再貼上封條。被查抄的現金足足有1噸多重,而各種金銀珠寶更是數不勝數。

在徐宅的倉庫裡,還有一兩百公斤的和闐玉、各種名貴的硬木和珍稀的翡翠製品一大堆。徐宅倉庫還有唐、宋、元、明歷朝的各種古玩器具和字畫。在豪宅裡查抄的財物堆積如山,辦案人員叫來十幾輛軍用卡車才將其全部運走。

在郭伯雄、徐才厚把持軍委的十年間,軍隊面對的不是戰場,而是一個大賣場,什麼都有價格。新華網3月10日報導,軍事科學院楊春長少將曝光徐才厚賣官內幕,稱軍隊入黨提幹皆有價碼,從排級到師級行情不等,曾有大軍區司令向徐行賄2000萬,「他們權力太大了,人家一個大軍區司令,給他送了1000萬,再有一個送2000萬的,他就不要1000萬的。」

2014年12月下旬,中國大陸微信圈裡還一度熱傳一封揭露郭伯雄及其子女的貪腐黑幕的「舉報信」。

大陸微信圈熱傳的這封名為「知情幹部上書習主席、黨中央揭露郭伯雄」的公開信揭露說,郭伯雄除了買官、賣官、賣地的「收益」之外,還有海量的全軍採購武器裝備彈藥的驚人回扣,「巨額軍費早已落入郭伯雄家族囊中」。

信中揭露,總參一個部的中南辦事處有一條祕密免稅進出口管道。郭伯雄等人就通過這個管道賺了千億元以上的黑錢。舉報信說,這個管道不僅隱藏著巨額款項的大案要案,而且涉及「國家機密」,從中可以查找到事關國家安全方面的重大漏洞。

總後勤部政委劉源上將的智囊張木生2014年10月17日曾對港媒稱,中共軍隊中有更大的貪官甚至敢動用軍費,被外界認為是間接證實了郭伯雄貪污軍費的傳聞。

在江澤民統治下的中共軍隊不僅貪腐成性,軍中高官的色情淫亂更為驚人。

谷俊山經典名言為「中國的女星我都玩膩了,用錢搞定她們。」

據港媒報導,谷俊山曾對徐才厚施以美人計,走了三步棋:第一步,按摩女。他曾安排一個極為妖嬈的小姑娘給徐才厚按摩;第二步,把湯燦等女演員獻給徐才厚;第三步,谷俊山把自己只有二十歲、還是黃花閨女的女兒送給了徐才厚。據說徐才厚和他女兒在裡屋,他就在外屋坐著,臉色平靜如常。此事後來傳到劉源耳中,劉說:「徐才厚太無恥了。他也不想想,做了這事,他該管谷俊山叫什麼呢?谷俊山又該管他叫什麼呢?」

在江澤民的縱容下,軍隊前所未有、前所未聞地大搞黃色產業,總參、總後、總政色情氾濫,沉溺於聲色犬馬之中,竟無人反對。據稱僅1995年總參三部屬下就有15間娛樂場,編制外招聘了476名「六陪」女郎。

軍方有很多檔次不同的俱樂部、招待所、療養院、度假村,都爭先恐後地給高官提供聲色犬馬、尋歡作樂的場所。

一些唯利是圖的高層軍官們,做事毫無底線,為了自己的仕途和利益,積極在軍隊中推行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到最後發展成了在軍隊醫院內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

江澤民情婦的傳聞

《「母老虎」宋祖英》一書中說,江澤民和宋祖英之間存在著相互利用。


江澤民和宋祖英相互利用,宋依靠江得名得利,而江則公開靠宋來檢驗下屬的忠誠。(大紀元資料室)

宋祖英依靠江澤民得名得利,而江澤民則公開靠宋祖英來檢驗下屬的忠誠。書中透露,在周永康還是四川省委書記的時候,因為周瞄準了討好宋祖英是升官捷徑,給宋祖英配備了一個武警班的副總理級待遇,討得江高興,成為周升官的一個原因。

李長春、李肇星等人也無不仿效討好宋,以得到江澤民的青睞。

江澤民的另一情婦、央視新聞聯播前主持人李瑞英,曾在1993年11月底作為隨行記者陪同江參加在美國西雅圖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

陸媒近日透露,李瑞英在萬米高空與江澤民「聯歡」。

《江澤民其人》一書中說,李瑞英是江澤民與宋祖英苟合之前的情人。此女相貌平平,但會故作媚態,每年政協會議都缺不了她。李瑞英有幾年是江澤民出訪時必帶的中央電視臺女主播,白天在電視上當傳聲筒,晚上給江澤民擺脫寂寞。

陸媒自己也說,後來胡錦濤、習近平出訪美國的時候,隨行的都是男記者。

證監會內部實話透露中共腐敗程度

近期中國股市暴跌,有傳聞說證監會二十多名官員被控,百名證券公司經理被限制出境。中信證券聯手證監會官員、財經媒體做空中國股市。

9月16日晚間,中共中紀委網站刊登消息稱,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在此前一直傳聞張育軍即將赴中共央行任副行長,而在這次中共救市過程中,張育軍也一直在一線協調救市。


證監會主席助理張育軍9月16日被查,未來證監會肯定會有「老虎」被祭出。(大紀元資料室)

有消息說,張育軍和9月15日被查的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是同門師兄弟,兩人均為首任證監會主席劉鴻儒的學生。

在中國大陸,江澤民集團掌控著中國的經濟命脈。江澤民家掌控電信業,曾慶紅家掌握能源業,周永康家雖然已經不再掌控石油業,但其馬仔們在石油方面的影響力仍在,賈慶林家掌控高端會所和京城房產,李長春家掌握文化產業,劉雲山家族在金融業扎根很深,代表人物就是劉雲山的兒子、中信證券董事(也有指其是副董事長)劉樂飛。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版微信公號「俠客島」近日發文,「假設」了一幅可怕的畫面:當局監管部門、操作機構、專家輿論形成一個利益捆綁體,形成一個內部的尋租、交易的小團隊,在股市混水摸魚而造成市場混亂,致使救市艱難。

港媒東網透露證監會內部想法:不管張育軍有多腐敗都不算什麼,查不查他僅僅與政治有關。東網評論說,僅此一點就說明中國證監會有多黑,已經黑到沒有是非。在他們心目中,在中國有誰不腐敗,又有誰腐敗了非查不可?

江澤民製造體制災難
連小官都是巨貪

「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這已成了大陸百姓的口頭禪。目前科處級、鄉鎮級官員動輒貪污數千萬,「小官巨貪」的案例也不少見。

2014年11月14日,陸媒曝出河北秦皇島市城市管理局原副調研員、北戴河區供水總公司原總經理馬超群接受調查,其家中搜出現金約1.2億元、黃金37公斤、北京和秦皇島等地的房產手續68份。

2014年12月10日,「廣東巨貪」廣州國營白雲農工商聯合公司原總經理張新華因貪腐3.4億元,一審被判處死刑。

今年3月27日陸媒報導,昆明市官渡區副區長、官渡公安分局局長韓玉彪涉嫌「職務犯罪」,正被查辦。據悉,辦案人員從韓玉彪住宅中搜出超過1億元的現金。

山西省技術進出口公司原經理宋建平,2008年2月1日被判處無期徒刑。判決書表明,宋建平在山西國有外貿企業改制過程中,貪污金額高達4億多元(其中2.5億為「貪污未遂」)。

官居科級,家財卻達數億元,原山西蒲縣煤炭局黨總支書記郝鵬俊因被查獲擁有38處房產而名「震」全國。專案組在他家查獲的3.05億元「違規違紀」資金中,包括在北京、海南等地購買的房產38套,僅北京的35套房的房款就高達1.7億元;郝鵬俊本人及其親屬的存款有1.27億。2010年4月15日,郝鵬俊被判處有期徒刑20年,郝鵬俊夫婦還被判處1.7億元的巨額罰金。

杭州市原副市長許邁永,利用職務便利,涉嫌受賄1.6億,貪污5300萬,並有多處房產,被稱為「錢多、房多、女人多」的「許三多」於2011年7月19日上午被執行死刑。

網民議論說:「一個副縣級官員都能貪腐億元,太可怕了;全國有多少這樣喝足了人民血的小官?現在貪污的現金都是億元起步了。」

分析:天津爆炸
罪魁禍首就是江澤民

天津爆炸事件後,網上流傳一篇〈從天津大爆炸,看清共產黨已被江澤民毒化成流氓黨》的文章。

文章質疑:瑞海公司掌門人于學偉能讓違法企業拿到審批官印,就是「監督失靈,衙門失守,官吏失魂」之鐵證。而另一持股人董社軒是天津港公安局長的兒子,他的資金從哪裡來的?企業執照與相關審批手續是如何獲得的?危險品倉庫設在居民區,是用什麼手段取得的許可?揭開這個面紗,就是體制腐敗。

一個天津港的公安局長就能成為天津港土皇帝,什麼錢都可任意撈!什麼官都可任意驅使!什麼法律都失效!江澤民釀造的體制腐敗就是天津大爆炸的罪魁禍首。


江澤民釀造的體制腐敗就是天津大爆炸的罪魁禍首。(大紀元合成圖)

也是江澤民把共產黨毒化為「流氓黨」的。江澤民以「悶聲大發財」釀造的鴉片之毒,毀掉了法治、癱瘓了衙門、摧毀了官吏的靈魂。使憲法失信、衙門失守、官吏失魂,其破壞力乃核彈力所不及也。

江澤民帶中共在末路狂奔

即便中共體制已經腐爛到根,江尤嫌不夠,一手把整個體制搞得更為邪惡。

1986年江澤民擔任上海市委書記,時任上海政法委書記的石祝三為其親信。江為了讓石擴權,打破中央關於政法委的權力規限,讓石祝三具體插手所謂具社會影響的重大案例。

江澤民上臺後又把這一套抓權的經驗帶到北京,並利用總書記之權推廣至全國,多次指示加強政法委的權力,完全改變了喬石推行的政法委只能「務虛」、著眼於大政策的做法,因而中共各級政法委可插手具體案例,權勢立時炙手可熱。

這之後,政法委與司法人員狼狽為奸,「靠法吃法」,有恃無恐。「司法黑社會」遍布全國的同時,上訪冤民自1990年始,每年的增幅都超過兩位數,到2004年,中共官方稱一年上訪案件達1000萬起,那應該是最保守的數據了。

1999年江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後,為維持這場不得人心、荒唐至極的迫害,江大力扶植政法委的權力。在江掌權時期內,在政法委中設立了「610」小組。這使得政法委權力被無限放大,2002年開始,政法委書記(兼任「610」小組組長)級別被提升到政治局常委,可調動包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國安部、中宣部、外交部等在內的各級機關。

有時候為了賺錢,政法委連死刑犯都可以隨意掉包,用法輪功學員頂上。各級政法委又與各家大醫院聯合,與軍隊醫院一樣,幹起了活摘人體器官牟利的勾當。

同時,政法委大力擴展武警部隊,使其能與軍隊抗衡,成為「中共第二權力中央」。在喬石管政法時,十幾年只動用過武警一次,當時武警歸公安部領導。但是周永康接管政法委後,一年就要使用武警15次,而且規模越來越大,各地方也從拆遷到開會,都不斷使用武警,政法委的權力空前膨脹,可以說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與此同時,中共的維穩費用一度超過軍費。


江澤民掌權期間,周永康政法委大力擴展武警部隊,使其能與軍隊抗衡,成為「中共第二權力中央」。(新紀元合成圖)

「政法王」周永康當年無疑是一個比「法律」還大的人物。他任公安部長、還未做政治局常委時,一個電話就已經可以推翻兩高(中共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的判決。

「上梁不正下梁歪」。在中央,周永康是「政法王」,在各地,大大小小的公安局(廳)長都是「小政法王」,他們可以指揮同級法院和檢察院把案件辦成「鐵案」。公安機關的權力不受任何監督,導致刑訊逼供、冤假錯案叢生。

黑社會老大劉漢因為攀上周永康家族,迅速成為億萬富翁,他也因此獲得了「殺人執照」。在長達十多年的時間裡,劉漢黑社會組織涉嫌實施故意殺人等嚴重刑事犯罪案件數十起,至少造成9人死亡,且在周掌權時期,劉漢兄弟沒受到過任何法律懲處。

這種江一手搞大的貪腐體制,加上江掌權時獨有的權力扭曲,合在一起,使中國法制被破壞殆盡。

而江澤民也因此帶著中共,一路朝著末日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