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義市「山仔頂植物園」。

這座將近110年歷史的嘉義市「山仔頂植物園」,我已逛了好幾年,現在才想去尋找穿梭園區的這條野溪,重要的是,我正思索著尋找野溪的動機。

文、攝影 _ 王金丁

滿園綠意

彷彿嘉義市第一道陽光必先進入這個植物園區。早起的市民們漫步園區小路走進森林裡,抬頭望向頭頂高大的樹木,大把軟白的陽光從茂密綠葉間潑灑下來。我跟著他們的腳步踏上東緣露濕的木橋時,一眼撞見野溪從山上下來,自腳下默默流過去,雖然靜得聽不見水聲,卻感覺野溪連繫著這個八公頃廣闊的園林,隱藏著綿密的生機。


大把軟白的陽光從茂密綠葉間潑灑下來。

秋天已近尾巴,樹林園裡仍然不見秋天的氣息,只有滿園綠意。晨風裡,大片的銀葉樹葉霸占了整個天空,綠意盎然的葉子更增添了空氣裡的寧靜。散步的市民,或結群,或三三兩兩,整齊快步,話語稀疏;也有獨自慢步的,像詩人、更像個哲學家,時間自然就跟著慢了下來。我跟著人群走,耳邊忽有水聲飄過,稍一停腳,側耳傾聽,話聲即刻消失,瞬間不見了人蹤,一時又陷入了寂靜的空間。抬頭看見巍峨樹木仍然遮蔽天空,腳底信步擦過搖晃著水滴的姑婆芋大葉子,遁入一旁矮樹叢裡的黃土小徑,尋找另一種情趣。

樹叢裡的小徑已見腳印斑斑,順著黃土路轉彎,我踏著腳印亦步亦趨,偶爾聽見沙沙樹聲,尋著聲音,輕步趕了過去,岔路上,已有兩人提著布鞋,腳心貼地,專心的在黃土路上慢慢走著。我只在心裡竊笑,踮著腳跟,走回了路上。


從山上下來的野溪。

經過一段石砌橋面時,闊葉樹幹上的葉子搖曳眼前,葉片上的水珠沾了衣衫。我驚喜的向橋下探去,或許因為近日久旱未雨,野溪流到了這裡,只剩涓涓細流,像個嬌羞的鄉村姑娘,寂寞的彎入草叢裡,待散步經過的人聲遠颺,才能辨識細微水聲。收回視線時,又見前面不遠處樹葉草叢間,隱然出現一座小橋,橫面望去,石砌梁柱斑駁質樸,心裡猜想著,野溪是從那橋下流過來的,還是正等著溪水流將過去。我抬頭望向天空,滿眼古樹參天,天光捉迷藏似的,在樹梢綠葉間穿飛,自己已在樹影風聲裡迷失了方向。

涼亭語聲

此時陣陣花香從腳下傳來,低矮的七里香就帶著我走至小路盡頭。滑下一段木梯後,視線豁然開朗,走在兩旁高大的欖仁及銀葉樹下,涼爽的晨風吹送著我來到了一座長長的涼亭前,晨風就逗留在這裡了。涼亭三面環路,不時有行人匆匆走過。站在斜坡上,可以瞧見涼亭屋頂上已積滿了黑褐色落葉,在風中搖搖欲墜,也不願離去,只任大自然灰飛煙滅,註解了歲月的痕跡。涼亭裡有人悠坐聊天,老人端坐椅上,一位婦人帶著年輕女孩坐在旁邊,婦人指著女孩得意的說:「當護士的整天在醫院裡,皮膚白白淨淨,她姐姐就野了。」後面的話語就聽不清了,一時卻讓我墜入了人間煙火裡。


滑下一段木梯後,視線豁然開朗。

涼亭旁矗立一棵超過百年的橡膠樹,壯碩樹身爬滿青苔,樹幹高聳天際,一旁的南洋杉林,雖場面廣闊,整齊的高高挺立,相較之下就被橡膠樹比了下去。陣陣晨風忙著穿梭林間,我望著這片南洋杉林,手指觸摸著橡膠樹身上的青色蘚苔,朝園區北邊的生態湖走去。

湖面漣漪

生態湖入口有一段狹窄的小橋,步上橋時,忽見一片天光鋪過低矮葉叢,從身側直射過來,這是園區唯一陽光直接照射的地方,光線那邊就是外面的世界了。橋下一條水柱正從水管流進小池裡,紅色花朵閃爍其間,紫色小果實散布草葉裡,顆顆熟透誘人,真的不忍匆匆走過去。

這個生態湖又是另一方世界了,水花已在湖面上高高冒起,朵朵白色睡蓮處處盛開,蓮葉鋪滿了水裡面的天空,湖旁奇石嶙峋,蝴蝶也在湖上翩翩飛舞。跟森林的寧靜相比,這裡可是個遺世的甜蜜而熱鬧的地方,幾個人正在湖旁舒展著身軀,人群也陸續輕步繞過湖泊四周,帶著蒸騰水氣又向樹林裡走去。


攝影者攝取畫面,也跟著睡蓮們映入了湖裡。

我站在湖的這邊望去,一位攝影者正拿著相機蹲坐湖岸攝取畫面,跟著睡蓮們一起映入了湖裡。晨風徐來,湖面的天空跟著微微波動,繽紛色彩將湖裡湖外連成了一片,我心裡正叫好時,湖水已激起陣陣漣漪,一圈圈往外擴散,驚動了湖裡的睡蓮。小蜻蜓四處紛飛,雖也美麗,原來規律的畫面卻起了皺摺,心裡罵著時,只見一隻鳥兒已從湖上飛向樹林裡去,準是嘴裡的東西掉進了湖裡。

於是,我又想起那條野溪,提起腳步跑了出來,往森林裡趕去。這時,只想著尋找那條孤寂的野溪,已不再思索尋找的動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