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特烏什(右一)和同修在2015年歐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會場。(明慧網)

是什麼樣的力量讓一個酗酒逞凶,甚至吸毒成癮誤入歧途的少年,能在19歲那年徹底覺悟幡然悔改,成為一位能以誠意和真心對待各地異鄉遊子的海關人員?這股力量,讓他從心底發出一個願望:從現在起我要修煉,返本歸真。

文 _ 雪莉(明慧網記者)

當他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就相信冥冥之中存在著超越人類痛苦生活的美好世界。他不停地尋找通向這個世界的精神力量,但在現實生活中卻變成了一個打架鬥毆的小混混,還差點兒被送去戒毒所。如今他快樂健康,是一位海關工作人員。他是怎樣走出人生險境、脫胎換骨的呢?

酒精暴力充斥的少年時期

馬特烏什(Mateusz)是個幹練的波蘭少年,身手敏捷。他愛好各種運動,喜歡長跑和武術,其中最擅長的是泰拳。他勤奮訓練,把體育運動中自我約束的原則視作一種發展和改善自我的過程。

在他居住的小社區內,暴力事件層出不窮,那裡的風氣是用拳頭維護自己的尊嚴。父親告訴他,受到侮辱一定要「以牙還牙」。而在他自己看來,他「從來不是為好玩而打架,而是在維護弱者、或者誰看起來在危難中、或者為保護自己才出手」。無可否認的是,街區內的打架鬥毆常有他的份兒。

他非常厭惡酒味和菸味兒,可是,家裡無論是白天或黑夜,總是瀰漫著煙霧,整個社區的酗酒行為也非常普遍,是大家用來逃避現實的方式。慢慢地,他也無法免俗的過著抽菸喝酒的日子,即使心中厭惡,但卻戒不了。

找尋另一個世界

在好勇鬥狠和墮落生活的表象之下,馬特烏什卻同時尋求著精神領域的發展。「我讀了大量玄學書籍,涉及東方冥想、武術、離體經驗等等,也使用迷幻藥物。我非常肯定在這個充滿痛苦、不公、偏見,然而卻能夠迷惑人的現實之外,還有一個讓人感受真實美好的世界。」

但是那些祕籍還是沒有解開馬特烏什的一些問題,比如生命的意義是什麼?為什麼人類會在這裡(地球上)?在其他星球上生命也充滿苦難和不公嗎?氣功和修煉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境界提升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壞人掌權?在古文獻中或先知描述過「末法時期」,發生這件事的真實原因是什麼?

他下決心要設法揭開表層世界的面紗,不惜一切代價找到這些問題的謎底,並把它視為最重要的事來做。「我在筆記電腦中記下我所有的夢境,打坐後的所有清醒意識,以及意識離體的經驗,並親身測試各種藥物。」

馬特烏什還不時在網上搜索靈修方面的書籍。一天,在一個網上書店中,他忽然看到幾百本書中有一本的書面是很好看的藍色,這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網上讀者書評中說道,「這本書可以從根本上改變一個人的想法,甚至幫人戒去各種不良嗜好」、「可以從核心改變人的身體,使人昇華,圓滿」。「這不正是我一直在找的嗎?」他的大腦好像斷電許久的插頭瞬間接通了似的,並馬上訂購了這本書《轉法輪》。

然而,他只看完了開篇的《論語》就放下了──他感到自己身體(因為菸酒和各種藥物)太髒了,不配看這本書。

不惜一切的嘗試

他繼續用自己做那些探索精神領域的實驗,體驗一些超常能力。他希望能接觸到高智慧生命,找尋到能在這個混亂的世界中指點自己的人。迷惘中的他,每次服用的迷幻藥劑量也越來越大。他的家人擔心極了,朋友們也告訴他,「太過頭了」。他倍感孤獨,沒有人相信或了解他在說什麼。「那一天,我服用了比平時多十倍的迷幻藥。半夜裡我忽然醒了,開始絕望地哭喊。我感到悲哀,不想在這個悲慘的世界繼續活下去。」

《轉法輪》靜靜地躺在不遠的書架上,被一層寧靜溫暖的光暈籠罩著。「我感到自己被宏大的慈悲包圍,一種可以輕易融化鋼鐵的慈悲,心裡升起希望。那一刻,我的這一生一幕幕重現在眼前。我意識到那(修煉法輪大法)是我來到人世的真正目的,是我一生都在等待的。我禁不住放聲大哭。我大聲喊道:「我不要繼續沉睡!我要修煉,回我真正的家!」


看著書架上的《轉法輪》散發寧靜溫暖的光暈,馬特烏什感到自己被宏大的慈悲包圍。圖為2015年6月6日舊金山法輪功學員在市府前慶祝《轉法輪》一書發行20周年。(馬有志/大紀元)

那天晚上他明白了很多,清楚感受到了身體和心靈中一絲一縷不好的東西,包括執著和扭曲的觀念。正是這些東西的存在阻擋他繼續看《轉法輪》。

「我看見自己的不良行徑:喝酒、抽菸、吸毒。如果我要好好修煉,這些東西必須被拋棄。我從心底發出一個願望:從現在起我要修煉,返本歸真。」

「我確信那些不好的東西師父會清理,他會幫助我淨化我的身體。但我一定要嚴肅修煉,並且知道該怎麼做。因而我必須開始閱讀這本書,才懂得怎麼做。」

第二天,馬特烏什向家人保證說:「我會改,戒去毒癮,做一個好兒子。」那年他19歲。

身體重建 體會大法超常

從真正進入法輪大法修煉開始,他的身體發生巨大變化。一開始是重感冒的症狀。頭沉甸甸的發暈,眼睛也看不清東西。他吃不了任何東西,每塊骨頭都疼痛難忍。但是他心裡很踏實,知道「這是件非常好的事情。師父在照料我和清理我的身體,為真正的修煉做準備。」那八天左右的時間,基本上他一直是處於半清醒狀態。幸好他還有氣力慢慢爬到洗手間,再爬回來上床。在這半清醒的狀態中,發生了很奇妙的事情。

「有一次,我夢見我的身體懸在半空,全身纏繞著數百根電線連接到一個非常複雜的機器。而這些導線接通到我那個破敗不堪的身體上的每一個穴位和體能系統。這個『機器』從最微觀層表面重建我的身體,消除不好的東西,在安裝新的部件,補充能量。」

「我看到了十幾個微觀上的法輪在重建我身體上的基礎部分,從內到外穿透整個身體。感覺身體就像一個巨大的宇宙系統、巨大的空間,充滿密密麻麻的無數空間。我對這一切感到很壯觀、很神奇。」

每一天他都覺得龐大的業力和不好觀念被一批批帶離身體。感到自己身體越來越輕盈。在這個時刻,他哭得像個嬰兒,在心裡大聲喊道:「我要修煉,我要修煉。」好多次他感覺到灌頂。他感受到:「巨大的慈悲,高密度的能量和高智慧的物質從頭頂壓進身體。我感到智慧擴大了,感覺到從內而外的清爽和純淨。」

那時他還是個少年,臉上有很多的丘疹。開始修煉後,他的皮膚開始痊癒,丘疹很自然消失了。

做好人 生活走入正軌

他如飢似渴地一遍遍通讀《轉法輪》,心中好似久旱逢甘霖。他說:「這本書就是教你如何成為一個好人,更好的人。甚至可能提升到至高境界。如何不出家不遠離人世,在普通生活中昇華自己,最終成為覺者。」

他又找到了波蘭的其他法輪功修煉者,學習和借鑑他們在修煉中的體會,也逐漸明白如何把法輪大法的「真、善、忍」法理融入自己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他搬出父母的家,離開格利維采(Gliwice),去了波蘭首都。「我希望能為自己的生活負責,不再成為父母的負擔。」他自學英語,成為機場的海關工作人員。他說:「在這個充滿活力快節奏的環境裡,我可以每天遇到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我非常高興可以幫助他們,用誠意和真心對待他們。」

大法修煉讓馬特烏什完全改變了看待矛盾的方式。他說:「所有的矛盾都是讓我們償還業債並得以發展自我的方式。比如,前幾天我的上司無緣無故地衝我發火,她是真的生氣,衝我大聲說話。在這個時候,我提醒自己完全冷靜。我微笑著和她說,是的,我理解她。她立刻改變了態度,不再生我的氣。我想,那是因為我在那個時候需要還債了。」

「大法教我成為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有一個明確的衡量事物的標準。我希望自己修出深厚的善心,能更加平和一些。八年修煉中的點點滴滴讓我能體會到善的力量和那種狀態。不過我還要做許多努力才能在這方面修得更紮實一些。」

法輪大法將這個曾經誤入歧途的生命變成了一個修心向善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