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二代羅宇接受專訪時表示,期許習近平結束中共一黨專政,逐步民主化,解決中國危機。(大紀元)
無標題文件

毛澤東心腹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曾任職中共總參謀部,官至大校。因不願與軍中腐敗同流合污,羅宇在「六四」後離國出走,與中共分道揚鑣,後被開除軍籍、黨籍。羅宇近期發表公開信呼籲習近平結束一黨專政。近日《大紀元》、新唐人和英文《大紀元》記者也聯合採訪了羅宇。

羅宇表示從小與薄熙來是同學,他觀察到曾受中共專制政權所害的薄,後來卻利用專制制度去迫害別人。

而對於有兄弟情誼的習近平能成為中國掌權者,則出乎他的意料,並對其寄予希望,因為羅認為習受被外界認為的民主派、開明派的父親習仲勛影響甚深,羅期許習近平在中國逐步實現民主化,解決中國危機,「民主並不能夠解決一切問題,但是沒有民主什麼問題也解決不了。」

 


(Getty Images)


毛澤東心腹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曾任職中共總參謀部,官至大校。在「六四」後離國出走,與中共分道揚鑣。(大紀元)

 

文 _ 唐青、李沐陽

兄弟上位

羅宇是典型的「紅二代」,其父畢生跟隨毛澤東「打江山」。最近,他在《蘋果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與習近平老弟商榷〉,提到了兄弟情誼,期望同為「紅二代」的習近平結束中共一黨專政。

在採訪之初,羅宇表示,習近平就是他老弟,而且確實是有兄弟情誼。他跟習近平並不是太熟,是跟習近平父母熟識。習仲勛被整倒時,當時習近平還是孩子。之後習仲勛和妻子齊心到羅宇家裡去,看望羅宇的母親。那時羅宇的父親已經不在了。從70年代末一直到1987年,大概有十年的時間,齊心經常到羅宇家,約他母親一起到人民大會堂去看戲,羅宇還經常給她們開門。

習近平上位祕辛 薄家父子真面目


羅宇談到,習近平應該深受父母的影響,這就是他為什麼給習近平寫這篇文章的原因,因為習近平的父母在他的印象中,是非常親切、非常誠懇的。而且羅宇在「六四」以後,就辭職了,從深圳離開中國。羅宇離開大陸時,所見到最後一個中共領導人就是習仲勛。


羅宇談到習近平的父母在他的印象中,是非常親切誠懇,而習近平的個性深受父母影響。圖為習近平推著坐輪椅的父親習仲勛,與妻子彭麗媛(左)及女兒習明澤(中)散步的舊照。(網路圖片)

習仲勛也受過幾次整。毛澤東整過他幾次,鄧小平也整過他一次。習近平上臺之後,大家才對他寄予希望。「希望是從習仲勛那兒來的。因為習仲勛是民主派、開明派,所以大家就覺得習近平總應該比他老爹要進步吧。所以才對習近平寄予希望。」

羅宇提到,當年因為習仲勛不同意鄧小平整胡耀邦,所以鄧小平將他軟禁在深圳,不許他回北京,但是他還有人身自由。羅宇的母親每年到廣東去過冬,都會去探望習仲勛和齊心。

羅宇的表哥當時任陝西省駐深圳代表處主任,請習仲勛吃飯時,就找來羅宇當作陪。當羅宇告訴習仲勛要辭職時,「反正他聽了,他好像沒搞明白我在說什麼。」不久後,羅宇就離開深圳,出國了。

在〈與習近平老弟商榷〉一文中,羅宇提到習近平上位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而且習近平在這一點上,要比他還要清楚。羅宇解釋道,實際上就是因為中國的專制制度,它解決不了接班的問題。從毛澤東開始,就解決不了接班的問題,它沒有選舉。為什麼江澤民選了習近平?

「第一是胡錦濤當了江澤民的接班人,不是江澤民選的,所以江澤民就憋著一肚子氣。因為是鄧小平選了胡錦濤,所以你胡錦濤要是來接班,你不是讓李克強接班嗎,江澤民就說,不行,得他選一個。」

羅宇表示,但是江選上了習近平,這是一個非常非常偶然的機會。因為他對習仲勛了解多少?習仲勛被鄧小平打倒,這他都是很清楚的。所以江澤民是為了爭這口氣,就是胡錦濤要選誰,他就非選另外一個人。

再加上,江澤民一直用徐才厚、郭伯雄控制胡錦濤,所以他就想選一個像他控制胡錦濤那麼個人來接班。

羅宇接著說,當時網上都在傳江澤民實際上是想推薄熙來接班,只是由於薄熙來這個人太張揚、太張牙舞爪,在黨內反對的聲音比較強。那時江澤民他不會像毛澤東或是鄧小平,他說張三就是張三,他說李四就是李四。他還得顧及到黨內高層的聲音。像反對薄熙來上位最強的聲音,就是溫家寶、吳儀,還有很多人,都是堅決反對薄熙來上位。

所以,江澤民把選擇習近平作為一種策略,他可能以為習近平外表比較憨厚。習近平沒當第一把手之前,對什麼事也不吭氣。江澤民以為,他把習近平推上大位,是能夠控制習近平。後來不是王立軍說周永康、薄熙來要政變嗎?這個材料,王立軍給了美國人,美國人給了習近平。

羅宇在自己的書中曾說過薄一波是個最缺德的人。羅宇解釋道,因為實際上是在文化大革命以前認識薄一波的,但是薄一波算父輩,他們是小輩,所以並算不上什麼交往。但是薄一波的幾個孩子跟羅宇都是同學。

那時,小孩有部自行車騎著上學就挺好的了,但薄一波家的孩子都是騎英國進口的牌子「飛利浦」。「其實要說,這父輩也算是同級,都是副總理,但是他們家反正就不一樣。」

另外薄一波給羅宇的印象就是,看錢財看得很重,「這都是小孩時的印象。」

羅宇表示,胡耀邦為平反薄一波「六十一人叛徒集團」,可說是廢寢忘食。但是到鄧小平整胡耀邦時,鄧小平並不是自己出面,他找個打手,「而薄一波非常賣力地去整胡耀邦。所以我說,薄一波是高級幹部裡最缺德的。他為了自己的地位、官位,或者為了把他兒子推到高位上也好,他就可以恩將仇報。」


羅宇表示,薄一波恩將仇報,是中共高級幹部裡最缺德的一個。而薄熙來是一個既無謀,也無略的小癟三。圖為2007年1月17日薄一波遺像前,薄熙來(右一)哭得上氣不接下氣。(新紀元資料室)

羅宇特別提到,從小與薄熙來是同學,「薄熙來什麼時候都是皮笑肉不笑的。」文化大革命薄熙來也受了很大的苦,因為薄一波平反的比較晚,所以薄坐的監獄時間比羅宇還長。

羅宇還說,自己坐監獄得出結論,「這一黨專制不行,必須得有民主制度。不管你說人家內奸、公賊也好,或者什麼,都得讓人家到一個大房子裡去說。你不能夠說人家是,然後就把人整死了。」

所以那時羅宇告訴專案組說,自己若死了就是被專案組害死的。羅宇從薄熙來後來當官的歷程中了解到,是這個專制制度迫害了薄熙來,「他並不是覺得專制制度不好或者應該改變,他是用專制制度去迫害別人。」

羅宇還認為,薄熙來就是小癟三,「他就是既無謀,也無略,也無智,也無商的這麼一個小混子。薄熙來主要是仰仗薄一波和江澤民的勾結才當那些官。在中國當官並不是一定要有謀略,在中國當官可以是什麼(才幹)也沒有。」

軍中腐敗

買官賣官是朝代終結的標誌

羅宇離開中國大陸是在「六四」之後,他當時看到了軍中的腐敗情形,那時正是由鄧小平掌握實權。到了江澤民掌權時,在18大以前,江澤民控制軍權的時候,軍中的腐敗程度又有所不同了。

據羅宇介紹,那腐敗程度比他在中國的時候更不得了!因為他在位時還沒有買官賣官,就是吃回扣,買賣軍火,從軍火商那吃回扣,「但是還沒有說誰要當個將軍要付多少千萬,還沒到這種程度。如果查查中國歷史,吏治,叫官僚體制,這個吏治要搞到買賣程度了,那就完蛋了。一個朝代要完蛋了,那時候買官賣官就是一個標誌。」


羅宇表示,到了江澤民掌權時,在18大以前,江澤民控制軍權時期,軍中的腐敗已到了買官賣官的程度了。(大紀元合成圖)

當談到習近平在軍中反腐,在軍隊中已經抓了47個將軍,羅宇認為,軍中的反腐、黨裡面的反腐、政府裡面的反腐是分不開的。拿下多少將軍反正是好事。拿掉一百多個「大小老虎」這都是好事。但是實際上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所以他才跟習近平說,「你習近平現在反腐,你說誰不腐啊?可能有幾個,但主要的都是貪腐的。你總不能把這些人統統殺掉,都殺掉這官僚體制就沒了。」

羅宇說,不是所有黨員都「腐」,是所有的官都「腐」。反腐就是反黨,他強調這是老百姓說的。所以羅宇認為,真正要解決反腐的問題,黨內的腐敗也好,軍隊的腐敗也好,唯一的出路,就是逐步地、穩妥地民主化。「有了老百姓的監督,有了新聞界的監督,誰還敢腐?」

談到民主化,從中共走過來的這一段歷史來看,在軍內,鄧小平提拔的是他自己的人,是二野的,毛澤東提的是一野的,然後江澤民又通過「悶聲發大財」拉攏了好多的貪官。

羅宇認為,習近平唯一能夠反腐的辦法,就是民主化。「他要是靠換人,可他沒人啊,他到哪兒去換人啊?沒人。現在習近平最大的問題就是沒人,所以只有逐步地民主化,也不能夠步子邁太大了。要逐步地民主化,這樣的話,官才不敢貪。」

活摘器官是國家和政府的行為

江澤民1998年提出「軍隊不許經商」,然後到今年的11月分,習近平又提出「軍隊禁止有償服務」。江澤民當年其實留了一個「有償服務」的尾巴。

羅宇認為,江澤民留了尾巴,主要就是別把軍隊貪官的財路斷了。他給定的財路就是有償服務。

羅宇進一步解釋道,這個活摘器官、器官移植都是有償服務的。軍隊哪有那麼多人去移植器官,不都是給地方來提供服務,所以它就有財路。

羅宇表示,他是從網上了解到這些情況的。現在揭發的,一些被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放出來以後,他們在監獄裡面不斷地被檢查身體,這都是明確的有這麼一套它的系統在幹這件事。另外還有一些人,就無緣無故失蹤了,中共怎麼解釋?

「原來說共產黨用死囚犯移植器官,然後外交部的發言人就說,這是可怕的誹謗。過了一陣子又承認了,黃潔夫又出來承認了,說主要是用死囚犯。但是死囚犯最多的年份也就是二、三千人。」

羅宇認為,中共用死囚犯的器官本身也是違法的。就是按著中共說的它也說不圓,因為它自己公布的做器官移植手術,最高的年份都超過上萬例,它的器官哪來的?「所以加拿大的兩個『大衛』寫了一本書,調查經歷過這種事情的人,這全世界都公布了。」

據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及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關於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中國1999年以來器官移植量大增,令醫學界警惕,前後6年的器官移植暴增3倍以上。依據中國公開報導及中華醫學會的器官移植數據,從1999年以前6年的1萬8500例,暴增到1999年以後6年的6萬,2005年高達2萬例,且據《中國日報》報導,僅2006年就高達2萬例。中國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也曾說,中國每年移植總數,從1999年的幾百例上升到2008年的1萬例。

這些事情都是發生在江澤民掌管軍隊的期間。不過網上說目前並沒停止,可能不像江澤民那個時候那麼囂張,現在可能遮遮掩掩。「黃潔夫想把這個罪惡扣在周永康的頭上,但是起訴周永康,沒這條罪。」所以羅宇認為,「要是習近平不知道這個事,肯定不會。習近平是想解決這個事,但是好像又往前走一步,好像又停了一下,然後又往後退半步。」

羅宇認為這其中的阻力來自幹了這件壞事的所有的人,去摘人家器官去販賣,去幹這件事的它的系統裡的所有的人。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違法的事情。「現在如果習近平要把它揭出來,他們這些幹了事的人,都是犯了罪的,當然就有阻力。而且這不是一個人、二個人,這是它的一個系統。要沒這個系統的話,誰能夠去移植器官?從捉人到監獄裡面(器官)匹配,然後去把人家(器官)摘了,然後去賣,這是一個很龐大的系統工程,就是一個國家和政府的行為。」


羅宇認為,活摘器官涉及了很龐大的系統工程,就是一個國家和政府的行為。(大紀元合成圖)

中共武器質量問題嚴重

羅宇任職中國大陸部隊總參謀部時,是在裝備部,當時他也參與了中共的一些武器採購。對於中共的武器裝備和西方國家的武器裝備的差別,羅宇比較了解。

羅宇舉了一個關於發動機的例子。飛機發動機,中國人買了以色列的幼獅的設計軟件,中共現在的「殲十」是以色列人設計的,想擊敗F16,後來被美國叫停了。

中共買的這個軟件設計出來的「殲十」,美國人或以色列人已經算好的,我F16退役的時候,你才能飛起來,所以至少差30年。

關於武器質量,還有一件非常讓中共尷尬的事,就是在今年俄羅斯勝利日閱兵彩排,中共的99A主戰坦克出現拋錨。羅宇認為,中共的武器質量問題到處都是,質量問題已到坦克上了。

羅宇表示,在「困難時期」,買雞蛋要用雞蛋票,反正什麼都是票。發給你一張就是一張,發給你兩張就兩張。那時候沒人想到自己去印張票,沒人這麼想的。

現在出現什麼事情呢?中國人遇到事情時,第一件事就想這東西是真的?是假的?這就是因為被騙到什麼都不敢相信。

就包括羅宇自己的書一出來,好幾個好友給他發email說,「這是你的書嗎?」、「是你寫的嗎?」他們想核實一下是不是有人造假了。他寫的文章〈與習近平老弟商榷〉一出來,國內的朋友就說,「是你寫的嗎?」、「是真的嗎?」現在在中國買個雞蛋都還疑是真的還是假的?什麼事發生大家第一念想的是不是真的?大家說怎麼搞到這個樣了?

買官賣官 中共軍隊如爛泥


中國大陸有相當部分人,老把美國當假想敵,如果有一天美國和中共真的打起仗來,人們推測中共能否打得贏。

羅宇表示,戰爭這個話題真的不能用「如果」。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中國和美國或者是和聯合國軍在朝鮮打了一次,這個資料都出來了,當時美國是怎麼想的,中共怎麼想的,資料也都解封了。因為他父親是系統裡的人,所以他知道多一點。「從現在來看,就是在一個錯誤的地點,錯誤的時間打了一場錯誤的戰爭。中美之間到現在來說都認為當時是打了冤枉仗。」

從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大國之間,美國、歐洲、俄國、日本、中國應該說沒有任何問題是要用戰爭來解決的。這些大國之間的領導人也不會愚蠢到某件事要用戰爭手段來解決問題。討論戰爭這個問題的話,這是一個最高的理念,就是大國之間不可能用戰爭來解決問題。這是大國之間的共識。

羅宇接著說,不僅大國之間不會打,兩岸之間也不會打。但是有些人吵吵。吵的人就是想吸引一點眼球。其實大陸說「你不獨,我不打」,臺灣說「你不打,我不獨」,這兩句話都說得很清楚了。

原來倒是有個「解放」臺灣的問題,但是在毛澤東掌權時,已經不考慮用武力打臺灣了。

「現在的中國軍隊就是一攤爛泥,都買官賣官了還打仗?槍一響就投降了。裝備、軍力都是可以比較的,反正有些人有興趣。」但羅宇強調,中共的軍隊早就不堪一擊了。


羅宇說,現在的中共軍隊就是一攤爛泥,「都買官賣官了還打仗?槍一響就投降了。」(AFP)

羅宇在那封信中呼籲習近平要解除黨禁、報禁,然後司法獨立,選舉及軍隊國家化來結束一黨專政。外界認為,習近平現在在軍中的反腐、改革,有對體制改動的跡象。

羅宇認為,「反正體制這個事肯定是有改動的了。但是這種體制的改動,看不出來朝著軍隊國家化的方向發展。」

他認為軍隊國家化是最困難的,因為要解除報禁、黨禁相對容易一點,司法獨立然後選舉,也相對容易一點。要想讓中國共產黨放棄軍隊,軍隊成為國家的軍隊,不是黨的軍隊,那就等於是垮臺了。所以這個好像還需要決心和魄力更大一點。

拋棄中共

歷史不可能倒退 獨裁不能統一民主

羅宇在書中提到,當今世界的主要矛盾是專制和民主之間的矛盾。但是中共一直喊港、澳、臺要統一,收復臺灣,統一香港。現在香港進行的一國兩制。外界在推測,一旦統一之後,他們會不會走向獨裁?

羅宇認為是不可能的!因為歷史不可能倒退。歷史是絕對不可能獨裁統一民主,所以歷史要統一也是在民主之下統一。這都是一些獨裁者或獨裁者的筆桿子在瞎扯。香港怎麼統一(體制)?根本就不可能統一!它把梁振英搞上去,大家說梁振英是地下黨員。反正說香港要統一(體制),中共也不敢公開打著旗號。它扶持個梁振英,梁振英替它辦事也好、替它賣命也好,但是梁振英得不到香港人的擁護。

對於鄧小平推行香港的一國兩制,羅宇表示,他覺得香港從1997以後,共產黨裡有一股力量一直想把香港吃掉,想把香港這一國兩制也吃掉。但他們又礙著鄧小平定的一國兩制的面子,所以也不敢推翻這件事情。

現在就這麼僵著。香港人要普選,要一國兩制。共產黨有人想吃掉一國兩制。羅宇估計想把一國兩制推翻的這幫人占少數,所以去年香港不是發生占領中環嗎?香港警察已經打出牌了,他說你再不停我要開槍了。那牌子在電視上都看到了。但是習近平說你們誰想開槍試試?當然這都是聽網上說的,總之就是沒開槍。

「所以有人是想害習近平,想讓習近平沾香港的事,這就是習近平的阻力。習近平不上別人的當,這就說明他很清醒。」這也就是羅宇為什麼希望習近平還是走民主那條路。


羅宇表示,有人想以香港「佔中事件」,陷害習近平。圖為去年10月香港市民在旺角佔領區設置「習近平」畫像路障,阻嚇特首梁振英當局武力清場。(潘在殊/大紀元)

江澤民煽動民族主義 背地裡賣國

在江澤民執政時,民族主義情緒多次被煽動。尤其煽動現在大陸的年輕人、憤青,例如2012年9份,中國52個城市爆發「有組織」的大規模保釣反日行動,就是利用、煽動這些年輕人來鬧事。


江澤民執政時,民族主義情緒多次被煽動。例如2012年9份,中國52個城市爆發「有組織」的大規模保釣反日行動。圖為當時日本駐北京大使館外抗議示威者投擲瓶子。(AFP)

羅宇認為,搞這些事就是愚昧。因為領土這些問題,不可能用戰爭的手段去解決的,不管是釣魚島也好、南海也好,跟日本、越南、菲律賓爭執都只能談,而且談也必須用一種新的思維來談。不是說只能說這是你的我的,爭你的我的,不能用這種概念來談,因為現在地球已經是世界村了。而是談能不能共同開發?現在實際上是在爭資源。

但是江澤民表面上是搞煽動民族情緒,可是他背地又跟俄羅斯簽定祕密的協議,把大片的國土送給俄羅斯。

羅宇表示,俄國簽了條約以後就公開了,這時中國人才知道,江將大片國土送給俄羅斯,否則中國人還被蒙在鼓裡。蔣介石、毛澤東、鄧小平都沒承認的事,但是江澤民承認了,所以人家說他是賣國賊。這種事江澤民為什麼要承認呢?

因為「六四」以後中國非常孤立,他那時候就跟俄國人拉幫結派,所以他就把這麼大片的土地劃了界。這個事作為中國人誰都不會承認的,至於說將來,就沒承認將來怎麼辦,那是另外一個問題。但是江澤民承認了,那他就是賣國。

誰在給習近平找麻煩?

習近平在9月份訪問美國的時候,在他訪問美國之前,中共黑客大肆地攻擊了美國的網路,有一種說法稱這是習近平在給自己找麻煩。

羅宇認為,這就不好說了。因為這種攻擊純粹從科學的角度來講的話,沒有這種設備,想攻擊也是攻擊不了的,必須有龐大的設備。有這種龐大的設備就是政府行為。網上有專門文章談論這種行為,認為這不是個人行為,是政府行為。中共的公安部長不是說是他們做的嗎?說是中國做的,但是是黑客做的,不是政府行為。人家就質疑黑客不可能有這種裝備,但是好歹是中國人做的。所以大家都認為這不可能是習近平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哪有自己給自己找麻煩這種道理!羅宇認為,那是找習麻煩的人,在給習製造麻煩,也就是想阻礙習走民主道路的人吧!

關於中美關係,羅宇在他的文裡提到,中國是專政政體,而且是世界上最大的專政政體,所以到目前為止美國也不會像對民主政體那樣來對待中國。美國有一個底線,因為中共是專制的。

像這種矛盾的情況,羅宇認為在中國大陸頻頻發生,例如一個所把大陸記者高瑜放了,另外一個所把維權人士郭飛雄抓了……羅宇認為這都是周永康系統裡的人馬所為。「誰能抓,誰能放,那不都是公安系統的那些人嗎?」

羅宇稱,人家也沒有違法,為什麼把人抓了?「習近平現在可能十個指頭按不住十個螞蚱,顧得了這兒顧不了那兒。大事他可能顧到了,小事可能顧不到。」

紅二代拋棄中共的心路歷程

作為一個中共大將的子女、紅二代,羅宇離開了中國大陸並且辭職。那時他已經是航空裝備處的處長(大校軍銜),如果按著當時的身分任職到現在的話,至少能做到副總長或軍區司令這樣的職位。

對此,羅宇表示,「不後悔!決不後悔!起碼沒憋死。」人需要委曲求全時也應該委曲求全,但是他這人就不太能夠委曲求全。所以做到哪個職位,對他來講是無所謂的事,而且實際上他早退休了。

羅宇拋棄中共,離開中國大陸,對他的家庭和個人都造成了一定的影響。羅宇透露,當然就是得罪了鄧小平和楊尚昆,他們將羅宇退休的福利全都取消,什麼都不給他了。他現在就是靠兒子,靠親朋好友。「反正我一點也不靠共產黨。」

羅宇繼續解釋,當時當權的是鄧小平、楊尚昆,他們把坦克開上天安門廣場,這就是為什麼他對中國共產黨,完全不再存在什麼希望了。


當年「六四」,當中共把坦克開上天安門廣場時,羅宇對中國共產黨就完全不再存有希望了。圖為1989年6月6日,軍隊和坦克車仍看守在北京天安門長安街上。(AFP)

「過去呢,跟鄧小平、楊尚昆,也有點分歧,這個分歧主要在於,一個軍隊不應該做生意,第二個就是知道他們(鄧、楊的女婿)拿回扣,所以對他們有點意見。但是這個分歧,沒有像屠殺學生那樣。」

「原來是清官肅貪官,那個時候就開始變成貪官肅清官。我們都貪,你一點都不貪,你想幹嘛?」羅宇說。

經歷那些事,逐漸的讓羅宇認識到中共是非常邪惡的,拿著槍去對著人民、對著學生。這是一個讓他無法接受的事情。羅宇表示,其他反對「六四」動武的人,也大有人在。還有五個上將寫了一封信,「但是真的動武以後,他們就不吭氣了。包括兩個元帥也不同意動武,徐向前和聶榮臻,也不同意『六四』開槍。」

當時,羅宇就意識到自己絕對不能跟他們同流合污,這身軍裝不能穿了。「要是一個有信念,有道德的人的話,那還怎麼當兵啊?」

共產黨沒道德、沒信仰 教壞百姓


羅宇還提到中國到處都存在造假,包括說假話,他在書中也提到中國人民在謊話當中生活了五、六十年。羅宇解釋道,這個謊話就是1949年以後越來越多,從整風反右到大躍進,一直到文化大革命,謊話越來越多。

鄧小平當政以後,不止是說謊了,造假也開始了。什麼都是假的,假酒、假煙,假的東西到處充斥著。現在到國內市場去,買菜買米都先是看是不是假的。「這種情況,你要想想為什麼?為什麼共產黨經過了六十年,沒道德了,沒信仰了?這是怎麼回事?」

羅宇認為就是共產黨沒道德、沒信仰,所以才把老百姓教壞了。如果它是有道德有信仰的黨的話,那老百姓怎麼會變壞呢?現在就是因為中國共產黨辦任何事都不按憲法來辦,所以老百姓也學了不按憲法來辦。「你官壞了,我就想方設法比你還壞。」

施行官僚資本主義 死路一條

羅宇的談話,讓人感到中共是死路一條。鄧小平搞的官僚資本主義,看上去經濟發展了,但羅宇還是持這種觀點。

羅宇表示,中國如果是按照鄧小平的官僚資本主義的路去走,那是死路一條。因為這個官僚資本主義不是為人民謀利益的,它是為一黨謀利益。很多國家實行了官僚資本主義,但沒有一個是成功的。它也不可能成功,所以唯一的一條路是自由資本主義。


羅宇表示,中國如按照鄧小平的官僚資本主義前進的話,是死路一條。因為這個官僚資本主義不是為人民謀利益的,它是為一黨謀利益。(AFP

自由資本主義就有了民主化這個最基本的內容,因為資本主義的靈魂是自由。鄧小平和中國共產黨就是要把資本主義的靈魂扼殺了,卻想用資本主義的錢來救一黨專政的命。開放,讓自由資本主義進來,但實行的是一黨專政的政策。

羅宇舉了一個例子:廣東剛改革開放時,外資進來辦工廠,一年要切掉5萬個手指頭,就是工傷事故。有良心的知識分子寫了一篇文章,題目就是「4萬根手指頭」。它把在一黨專政下,資本家開工廠的工傷事故和在民主制度下資本家開工廠的工傷事故做了比較。它說在民主國家,不要說一萬個手指頭,這工廠要是切了一個手指頭,他的工廠能否繼續辦下去都是個問題。

大家看到實行自由資本主義的社會裡也有些沒良心的企業家、資本家,但是它被法律控制著,法律就能讓他不敢做沒良心的事。中國如果有了民主,有了法律的話,官就不敢貪了。

結束一黨專政 解決中國危機


羅宇在文章中還提到,中國大陸危機遍地,它的根源是一黨專政。如果結束一黨專政,羅宇認為中國就民主化。民主並不能夠解決一切問題,但是沒有民主什麼問題也解決不了。

可是有一部分人認為,如果實行多黨制,可能導致中國動亂。羅宇認為這都是胡說八道。所有民主制度的國家、多黨制的國家哪個也沒亂。關鍵問題是,解除一黨專政是要逐步的穩妥的、一步一步的。「看看蔣經國,連設計都不用就走過來了,人家走得很成功。所以中國今天並不需要發明或者創造,把世界上先進的東西學一學,就能解決中國的問題。」

在中共的宣傳當中,稱中國人民的素質不夠,如果達到某種文明程度才能實行民主和多黨制。羅宇認為這也是胡說。「香港人(的文明)夠了吧,它不一樣不給選舉。共產黨裡有一幫人就是專門天天編謊話。」

目前羅宇已脫離了中共,身為一名紅二代,羅宇說,紅二代現在的情況也很不一樣。如果就說對鄧小平的官僚資本主義不滿意這部分,紅二代跟他的理念比較相近,但是程度還不完全一樣。

羅宇對其他紅二代的朋友說,共產黨現在已經墮落到什麼程度了呢?它沒有任何信念、理念,它只有利益。「你說周永康信什麼,你說薄熙來信什麼。要我看,他們根本就是一堆爛泥,他什麼也不信。」

「現在的共產黨是說的一套做的一套,掛羊頭賣狗肉。它說的它自己也不信,也沒人信。到大街上去隨便找個人,拿《人民日報》那些社論,如果他看得懂的,去問他信不信。」羅宇認為找不到一個信的。

羅宇認為,中國共產黨實際上已經瓦解了。「你是不是黨員現在也沒人問了,也沒人關心了。」

羅宇還聽一個同學提起,幾個朋友在一起吃飯,突然間問起來了:「誰是黨員?」其中幾個是黨員的都非常慚愧的說:「我們那時候年輕不懂事,那時候不得不入。」

他知道紅二代對共產黨的現狀非常不滿,但是他們所處的各種各樣的狀態,讓他公開站起來說退黨,這對他還困難。「但是他們如果不想沾共產黨做壞事的邊,比如活摘器官這些事,這都是共產黨做的。要是不想沾共產黨做的這些壞事的話,他們也可以用假名,或其他方式來退出共產黨,總之不能當幫凶。」

江澤民被軟禁 習左右中國方向

關於寫〈與習近平老弟商榷〉這篇文章的原因,羅宇表示,因為習近平當了中國最大的官了。中國的一黨專政體制下,第一號人物對中國的方向,往左還是往右,有相當的影響力。


習近平是當今中國的掌權者,因此羅宇認為,中國的一黨專政體制下,第一號人物對中國的方向,往左還是往右,有相當的影響力。(Getty Images)

中國不像美國。美國總統若執政往後退,老百姓不接受,就會讓他在選舉中落選。但中國現有的體制,「一把手說了算,總書記也不行。胡耀邦、趙紫陽都當了總書記,但是還有『太上皇』,所以他們決定不了中國的方向。但習近平現在沒有『太上皇』了。他如果想通了,很多事可以進步。」

羅宇也提到不同意「太子黨」這種用詞,認為「太子黨」這個詞非常不科學。太子是一個身分,實際上是「紅二代」。老一輩的是高幹,他是第二代。太子沒有黨。

他表示,紅二代是贊成鄧小平官僚資本主義的,而且在這個官僚資本主義裡發了財的,是少數人,或者很少數。有人說現在發了財的都是紅二代啊?現在發了財的那些人,很大比例是紅二代,但是這一小撮人在紅二代裡面卻是很少的一部分人。

「紅二代大部分人不滿意中國的現狀,中國現在遍地是危機。」紅二代每年過年時都有一個聚會,是一兩千人的聚會,他們都支持習近平反腐,都是明確表態,大會上講:「我們要支持習近平反腐。」

提到紅二代對江澤民的態度,羅宇表示,江澤民肯定是一個幹了很多壞事的人。習近平想怎麼處理他呢,可能也還在猶豫。現在反正把江澤民也封殺了,習不讓江出來,江也出不來了。但是又沒有像辦周永康那樣去辦他。

羅宇覺得,江澤民已經被軟禁了。比鄧小平軟禁習仲勛的時候還嚴吧,一點消息也透不出來。習仲勛被軟禁時還可以隨便走一走,隨便見人。但是現在網上一點都看不出來江澤民的任何消息。網上都說,他被軟禁或者禁閉了。

但對於習近平何時會抓捕江澤民,羅宇表示,這個問題不好回答。關鍵是習近平現在是什麼主意?他解決了眼前的問題,江澤民不可能直接威脅到他的生命了。但羅宇提到大陸前些時候發生的股災,「這些事是江派勢力在搗亂。」

江派勢力搗亂
針對習製造「岔子」

「習李給中信多少億救市,它敢變著法吞了,不但不救市,還做空股市。」有文章說習不處理江,下面的大鬼、中鬼、小鬼總會搗亂。羅宇同意這個意見,習要解決問題,必須處理掉最大的貪腐分子。「但不知道習的想法,他可能在衡量怎麼做對自己有利,在猶豫。」

目前有人說習近平進行的一系列的反腐及軍隊改革等等,認為習近平也在抓權,準備搞獨裁。羅宇表示,這個他就不可能有結論了。「如果習近平是用獨裁來結束獨裁,像蔣經國那樣用專制來結束專制的話,那我是支持習近平的。因為習現在面臨的形勢也是很復雜,他與當時胡錦濤、溫家寶一樣『九龍治水』,那不行的。」

羅宇認為,習近平的目的是逐步地穩定了民主化的話,習近平現在大權獨攬他自己也支持,只要習近平的目的是民主。「因為他要一步一步地走,他不可能一天就民主化,他也沒人哪,所以他得把權力集中在他的手裡,能夠指揮得動這個系統。」

「他得有一個過程,而這個過程是非常復雜而艱險的,他一下子搞不好還可能出岔子呢!所以他必須得集中權力,他不能分散。」

具體到會出什麼岔子,羅宇表示,那當然岔子就分大、中、小了,最大的岔子就是人家害他。

「網上說了好多,有人要暗殺他呀,或者怎麼樣怎麼樣。他訪美帶了四十多個警備,這從來沒有過的。他防誰呀?他肯定不是防美國人。美國人怎麼會威脅他的安全呢?那肯定是防中國人。所以大岔子就是像薄熙來、周永康那樣搞政變害他。」


薄熙來、周永康策畫政變要拉下習近平,在羅宇眼中就是江派針對習製造的「大岔子」。(大紀元合成圖)

羅宇說明「中岔子」就是指習遇到一些很大的困難,他解決不了。比如股災就算一個中岔子。羅宇看網上說李克強投進多少萬億人民幣,結果打了水漂沒救成。像這些都屬於中岔子。「小岔子就更多了。就是說他集權不一定就是說明他要專制,還可能他用專制來消滅專制,起碼蔣經國就是這樣。」

在中共系統下,雖然胡錦濤表面上是總書記,但他的權力受江澤民的限制。習近平上臺後,則不受江澤民控制了。

羅宇認為,產生這個現象的最根本原因還是一黨專政和專政體制。江澤民怎麼能夠控制胡錦濤而控制不了習近平呢?與沒有民主機制、沒有接班機制有關。

「不像美國選總統,我要當總統,我為什麼要當,我當了以後要幹什麼。(民眾)這都知道。中共體制下,誰都不說實話,沒一個人說實話。如果習近平上臺前說,我上臺後你江澤民想控制我,那不可能啊。那還上得了臺嗎?這都是專制造成的。」

拒絕一輩子撒謊 選擇離開中國


羅宇在自己的書中提到「六四」之後,他認為擺在他面前的有兩條路:第一條就是學戈爾巴喬夫說一輩子謊話,然後有一天坐上了高位,說一句真話,這句真話就是戈爾巴喬夫宣布了蘇共的解體;第二條路就是離開,出污泥而不染。他選擇的是第二條。

習近平現在坐到高位了,羅宇表示,所以他才對習近平有了希望。「我自己做不來,我選第一,肯定會得癌,癌就是氣血淤積,肯定會憋著憋死,所以我走了。」羅宇表示沒想到習近平坐上大位,所以他對習近平寄予希望。「如果習想清楚了,這一黨專政是不行的,那習在這個位置就可以有辦法把中國引入民主世界。」

羅宇呼籲習結束一黨專政,並希望習近平能聽他的建議。「習近平周圍有很多人,包括那個胡德平、胡德華,也都跟習說了類似的意見。但是現在看不出來有朝著民主化方向發展的苗頭。」

紅二代羅宇及其父羅瑞卿簡介

今年71歲的羅宇曾任職總參謀部,官至總參航空裝備處長(師級),赴美任戰機改裝聯絡組長,1988年授大校軍銜。1989年出席法國航空展期間遇「六四」事件,因不滿中共屠城,逾期不歸。1992年,靠踩著「六四」鮮血上位的江澤民頒令開除羅宇軍籍、黨籍。

據稱,目睹浩劫的羅宇,親眼見證中共的殘酷與狡詐後,對中共黑暗的政治漩渦生厭,最終在「六四」槍聲中與中共分道揚鑣,逃出魔網,逃往自由世界,成為八十年代中共叛逃的最出名的紅二代。

羅宇1990年和香港影視明星狄娜(梁幗馨)結婚。2010年狄娜病逝香港後,羅宇移居美國。羅宇這段心路歷程寫在2015年10月出版的《告別總參謀部》中。


2015年10月羅宇的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在香港出版。書中披露中共高層貪污腐敗、權鬥黑幕。圖為該書封面。(網路圖片)

羅宇之父羅瑞卿曾是毛澤東的「愛將」,中共建政後被授予大將軍銜,擔任過中共公安部部長、國務院副總理、總參謀長等職。「文革」時,羅瑞卿得罪毛澤東,被打成反黨集團成員,受到批鬥,他不忿受辱,跳樓自殺未遂,腿部致殘,直到文革後才獲平反,80年代初赴德國治療腿疾時,病發去世。

羅瑞卿共有8位子女,羅宇是羅瑞卿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