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州深秋晨霧訪鶴。「晨曦渚影立丹鶴,綠茵洲頭舞翩翩」,我輕輕按下快門。

遙望沙加緬度三角洲,東方漸漸出現亮光,泛出片片多彩渚灘。

遠處,傳來鶴的齊鳴,像是千萬隻鶴群在盡情合唱,高亢深尤。

首次體會那種「鶴鳴於九皋,聲聞於野」的詩意,然而感覺是那般壯觀,而非「閒雲野鶴」的遺世獨立。


文、攝影 _ 卜人


「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高飛的沙丘鶴。

「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鶴,對於中國人來說,頗具詩情畫意。儘管仙鶴常常在中國畫中出現,但是能夠在野外觀鶴可算是一種奢侈。殊不知,就在北加州,離舊金山往東大約90分鐘、或者加州首府沙加緬度往南大約60分鐘車程的5號高速公路邊的洛蒂市,就可以在野外觀鶴,感受古人「鶴鳴九皋、渚立徘徊」的意境。深秋時分,筆者有緣此行。

早到的「觀鶴人」

在加州洛蒂賞鶴,不需花錢買門票;但是,每周末預約的人數常會早早爆滿。我們一行三人凌晨四點開車出發,不到六點就趕到了位於洛蒂市附近的聖華金(San Joaquin)三角洲的沙丘鶴保護區。

漆黑的夜空聚滿了格外明亮的繁星點點,晨霧中我們卻幾乎迷路了。比我們還早到的大有人在,早到的「觀鶴人」閃了閃燈,好心地告訴我們:「你們到了,我們在這裡。」如果不是來過,這個觀鶴地點還真不容易找。他們悄悄地告訴我們,小聲說話、關掉車燈,以免驚動那些野鶴的晨趣。


一大早,就有許多「觀鶴人」在寒風中等待。

下車來,遙望沙加緬度三角洲,東方漸漸出現亮光,泛出片片多彩渚灘。遠處,傳來鶴的齊鳴,像是千萬隻鶴群在盡情合唱,高亢深尤。首次體會那種「鶴鳴於九皋,聲聞於野」的詩意,感覺是那般壯觀,完全沒有半點「孤雲野鶴」的孤單感。


加州深秋晨霧訪鶴。天邊群鶴。

觀鶴要凌晨趕早,方能看到飛走前尚在水中矗立的野鶴;或者傍晚時分,看牠們回歸過夜時飛回降落的韻味。加州的鶴是沙丘鶴,每年要從北面的西伯利亞和加拿大飛回這裡過冬。白天,牠們都出去尋食遊玩;入夜,牠們回到淺水灘,成群站立入睡。因為這裡,是安全的庇護所,沒有狼群獵物的威脅。

水灘蘆葦安身處

清晨時分,漫天的飛鶴和各種飛禽,高翔低飛、自由自在,說來聖華金三角洲是牠們的天堂。這裡,遼闊的水灘蘆葦,是天然的安身之處;善良的加州人,更是籬笆縱橫,為這些人類的朋友提供保護區。在經歷連續四年嚴重旱災的時候,加州還為保護區送來足夠的供水,以保障讓沙丘鶴和各種飛禽在牠們祖祖輩輩生息的地方平靜地生活、繁衍。

全球有十多種鶴類,北美有兩種,其中之一的就是我們看到的沙丘鶴,其頭上也有一塊紅斑,與中國的丹頂鶴一樣可愛。沙丘鶴高可達一米多,展翅也有那麼寬,算是鳥禽類的大個子,一般鷂鷹和獵鳥無法與其對抗;許多大動物,也曾被看到遭沙丘鶴趕來趕去。

今年沙丘鶴在北加州就有幾萬隻,每年的9月牠們到這裡開始過冬,直到第二年2月往北遷徙。沙丘鶴是非常講究家庭的,一般有成年雌雄,加上一兩隻年幼鶴一起生活。所以,看到的鶴都是二隻到四隻以上的。當然,幾十隻成群成行的,也是比比可見。

賞鶴,從東方學來的

相比來說,在亞洲的鶴,有潔白的白鶴,更是超凡脫俗些。牠們翱翔萬里,南北縱橫穿越;高入雲端,飛越喜瑪拉雅。中國古人愛鶴,自有喜歡其仙氣雅骨的道理。如此,西方賞鶴的文化,也得益於來自古人的薰陶。保護區的義務員工Mamie Starr說:「我們賞鶴,是從東方學來的。」

外出賞鶴,需要高倍的望遠鏡。因為沙丘鶴聽覺超常,很遠就能知道人的到來而飛走遠遁。我們有幸遇到四隻在晨霧水灘上玩耍的沙丘鶴,牠們漫步、起舞的樣子實在迷人。


「晨曦渚影立丹鶴,綠茵洲頭舞翩翩」,四隻飛鶴迎著斑斕晨曦陽光飛去。

「晨曦渚影立丹鶴,綠茵洲頭舞翩翩」,我輕輕按下快門,捕捉著仙境一般的瞬間。可惜沒多久,同行的朋友匍匐前進,不意驚動小主人們,牠們即刻變成四隻飛鶴,迎著斑斕晨曦陽光,離我們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