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小對西方古典樂器耳熟能詳,博伏加入神韻交響樂團後開始了解東方的古老樂器。 圖為2015年10月10日神韻交響樂團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出,後排號手左一為博伏。 (戴兵/大紀元)

一直認為自己演奏的樂器是樂團中最響亮的圓號手博伏,直到加入神韻交響樂團,在這個中西樂器合璧的樂團裡發現還有一個音色更高亢、嘹亮的樂器——嗩吶。

這位在英國多家大型樂團積累豐富經驗的音樂家,就此展開全新的藝術探索之旅。


文 _ Amelia Pang

當圓號遇上嗩吶


神韻交響樂團圓號手博伏(Georgi Boev)。(Samira Bouaou/英文大紀元)

來自歐洲的圓號手博伏(Georgi Boev)原本一直覺得自己演奏的樂器是樂團中最響亮的那一個。但自從他來到美國,加入了神韻交響樂團後,博伏突然發現自己的圓號遇到了對手,因為在這個中西樂器合璧的樂團裡還有一個音色更高亢、嘹亮的樂器,那就是中國傳統樂器嗩吶。在嗩吶面前,博伏的圓號甘拜下風。「除了跟著嗩吶走,我沒有別的辦法。」博伏笑著跟記者說。

2013年,博伏加入了總部位於紐約的神韻交響樂團。這位在英國多家大型樂團積累了豐富經驗的圓號手,從此開始了一段全新的藝術探索之旅。

音色委婉 中國樂器展現東方優雅

在這裡,既有他熟悉的小提琴、小號等西洋樂器,也有他從未見識過的中式樂器,如琵琶和嗩吶。而要讓這兩類來自完全不同音樂體系的樂器,天衣無縫地融合在一起,共同演繹出完美的旋律,這又是何等的挑戰?「所以說嘛,我們從來都沒有悶的時候。」博伏幽默地說。

博伏從小學習音樂,對西方古典樂器耳熟能詳。來到神韻交響樂團後,博伏開始了解東方的古老樂器。「我發現,傳統的中國樂器音色委婉、細膩,能夠展現出東方的優雅精緻。」博伏在神韻樂團裡認識了琵琶、二胡、嗩吶等中國樂器。

在神韻樂團中擔當獨奏重任的琵琶,常常被西方人稱為中國的「魯特琴」。魯特琴是歐洲中世紀至巴洛克時代流行的一種彈撥樂器,而琵琶相傳最早出現於兩千年前的西漢年間。按照中國的傳統說法,琵琶的構造折射出宇宙的結構。琴身長三尺五寸,代表了「天地人」三體,以及「金木水火土」五個基本元素,而它的四根弦則象徵著春夏秋冬四季。

二胡,被西方人稱為「中式小提琴」,「它和雙簧管配在一起,能奏出特別協調優雅的天籟之音。」經過兩年多的耳濡目染,博伏對中國樂器的音色已經了然於胸。

跟他的圓號在聲調上不僅能一拚高下,甚至能壓過圓號的就是中國的嗩吶。木製的嗩吶能製造出特別戲劇化的音樂效果,可以模仿人說話、大笑,甚至能模擬各種動物的鳴叫,常常用來表現喜慶或滑稽的場景,「而且,非常非常響亮!」博伏說,「在樂器中,唯一能蓋過嗩吶的就只有罄了,它聲音洪亮,一擊之下,全場迴響。」

東西方樂器渾然天成的組合是神韻交響樂團的特色。在這樣一個樂團中演奏,讓博伏對音樂有了全新的感受:「這是前人從來沒有做到過的事。所以我們演出的劇場總是坐滿了觀眾。」

從東方古老文化中找到快樂

博伏坦誠地告訴記者,在加入神韻交響樂團之前,他並沒有真正努力地付出過。因為他從小就有很高的音樂天賦,所以一切都似乎來得很容易。

他在英國曼切斯特皇家北方音樂學院讀圓號獨奏本科學位時,就得到全額獎學金。後來,他在該校繼續深造,攻讀樂團演奏專業的碩士時,得到的獎學金更多。

在求學期間以及畢業後,博伏參加過多個著名英國音樂團體,如利茲的「北方芭蕾舞團」、「BBC交響樂團」,以及英國歷史最悠久的交響樂團之一「曼切斯特哈勒樂團」。他還和音樂學院志同道合的同學共同成立了一個銅管五重奏樂團「北方銅管」(Northern Brass),在英國各種音樂節和比賽中屢獲殊榮。

儘管在專業領域中交出了亮麗的成績單,博伏在內心深處並沒有感受到真正的快樂,他覺得自己還沒有找到心靈的歸屬。「音樂是我的擅長,也是我求生的手段,但不是我的全部。」博伏回憶起那種苦惱時說。

直到他接觸到法輪功,成為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以後,這種苦惱開始慢慢從他的頭腦裡淡出,把位置讓給了新的精神追求。源自華夏古國的佛家修煉大法法輪功,以「真、善、忍」為原則,修煉者通過在日常生活中努力實踐這些原則,來提升身心健康。

博伏也嘗試著在藝術工作和日常生活中,以真誠、善良、寬容的原則來要求自己,不去抱怨別人和外在環境,而是多為他們著想,盡量自己做好,發現做得不好的地方下次努力改進。於是一切都變得越發簡單和輕鬆,他有了更大的熱情投入圓號藝術,能夠堅持拿出更長的時間練習吹奏,進一步發掘自己在這一領域中的潛力。


法輪大法教會博伏盡量放下自我,他不再暗中和樂團成員攀比,全神貫注於自己的音 樂,演奏水平更高,人也更快樂。(明慧網)

法輪大法還教會了博伏盡量放下自我。他說,當他發現自己能夠越來越多地摒除自私的想法時,演奏水平也變得越來越高。「過去,不管我吹得好不好,總是為自己能演奏樂隊中最響亮的樂器而自豪,我很享受這種力度。」但是開始修煉後,博伏覺察到這是他的自私心態,沒有從樂團的整體演奏效果角度來考慮,應該去掉這顆自私的心。

他的另一個收穫就是再也不暗中和樂團的其他成員攀比了。「現在我不去關注和同行的競爭了,我可以全神貫注於自己的音樂。法輪大法賦予了我新的生活意義,讓我覺得更快樂。」

隨神韻巡演 神傳藝術傳揚全球

讓博伏感到興奮的是,作為神韻交響樂團的成員,他有幸和神韻藝術團的舞蹈家們一起在全球巡迴演出,為這個世界頂級的中國古典舞表演團體提供現場伴奏,足跡遍布紐約林肯中心、華盛頓肯尼迪中心、倫敦歌劇院等大名鼎鼎的國際性劇院。

聖誕節臨近之際,博伏和他的樂團同仁們已經啟程,伴隨著神韻藝術團開始新一輪的2016年神韻藝術團全球巡迴演出,把中國古典舞的精華與獨特的音樂帶到全世界100多個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