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神韻交響樂團音樂家博伏
一名歐洲圓號手的東方文化探索之路
(第461期2015/12/31)

?"
從小對西方古典樂器耳熟能詳,博伏加入神韻交響樂團後開始了解東方的古老樂器。 圖為2015年10月10日神韻交響樂團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出,後排號手左一為博伏。 (戴兵/大紀元)

一直認為自己演奏的樂器是樂團中最響亮的圓號手博伏,直到加入神韻交響樂團,在這個中西樂器合璧的樂團裡發現還有一個音色更高亢、嘹亮的樂器——嗩吶。

這位在英國多家大型樂團積累豐富經驗的音樂家,就此展開全新的藝術探索之旅。


文 _ Amelia Pang

當圓號遇上嗩吶


神韻交響樂團圓號手博伏(Georgi Boev)。(Samira Bouaou/英文大紀元)

來自歐洲的圓號手博伏(Georgi Boev)原本一直覺得自己演奏的樂器是樂團中最響亮的那一個。但自從他來到美國,加入了神韻交響樂團後,博伏突然發現自己的圓號遇到了對手,因為在這個中西樂器合璧的樂團裡還有一個音色更高亢、嘹亮的樂器,那就是中國傳統樂器嗩吶。在嗩吶面前,博伏的圓號甘拜下風。「除了跟著嗩吶走,我沒有別的辦法。」博伏笑著跟記者說。

2013年,博伏加入了總部位於紐約的神韻交響樂團。這位在英國多家大型樂團積累了豐富經驗的圓號手,從此開始了一段全新的藝術探索之旅。

音色委婉 中國樂器展現東方優雅

在這裡,既有他熟悉的小提琴、小號等西洋樂器,也有他從未見識過的中式樂器,如琵琶和嗩吶。而要讓這兩類來自完全不同音樂體系的樂器,天衣無縫地融合在一起,共同演繹出完美的旋律,這又是何等的挑戰?「所以說嘛,我們從來都沒有悶的時候。」博伏幽默地說。

博伏從小學習音樂,對西方古典樂器耳熟能詳。來到神韻交響樂團後,博伏開始了解東方的古老樂器。「我發現,傳統的中國樂器音色委婉、細膩,能夠展現出東方的優雅精緻。」博伏在神韻樂團裡認識了琵琶、二胡、嗩吶等中國樂器。

在神韻樂團中擔當獨奏重任的琵琶,常常被西方人稱為中國的「魯特琴」。魯特琴是歐洲中世紀至巴洛克時代流行的一種彈撥樂器,而琵琶相傳最早出現於兩千年前的西漢年間。按照中國的傳統說法,琵琶的構造折射出宇宙的結構。琴身長三尺五寸,代表了「天地人」三體,以及「金木水火土」五個基本元素,而它的四根弦則象徵著春夏秋冬四季。

二胡,被西方人稱為「中式小提琴」,「它和雙簧管配在一起,能奏出特別協調優雅的天籟之音。」經過兩年多的耳濡目染,博伏對中國樂器的音色已經了然於胸。

跟他的圓號在聲調上不僅能一拚高下,甚至能壓過圓號的就是中國的嗩吶。木製的嗩吶能製造出特別戲劇化的音樂效果,可以模仿人說話、大笑,甚至能模擬各種動物的鳴叫,常常用來表現喜慶或滑稽的場景,「而且,非常非常響亮!」博伏說,「在樂器中,唯一能蓋過嗩吶的就只有罄了,它聲音洪亮,一擊之下,全場迴響。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