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公司在澳洲享有低融資成本與廉價勞動力優勢,使澳洲的產業前景不再是一個公 平競爭的平臺。圖為2015年5月30日,澳洲悉尼的當地人在中共領事館前抗議。 (Getty Images)

澳洲學者分析《中澳自由貿易協定》對澳洲可能造成的深遠負面影響。從建立協定之初,就已經注定中共從中獲得的經濟和策略利益將遠遠大於澳洲所得。這一協定中移民法案的更改和對行業部門產生的改變,澳洲的國內產業可能被中共架空,加大澳洲對中共的經濟依賴,反過來將澳洲陷入困境。

編譯 _ 李清怡

對澳洲可能造成深遠負面影響

澳洲國立大學訪問學者Geoff Wade 近日在《澳洲ABC新聞》評論網站《The Drum》發表文章,闡述《中澳自由貿易協定》對澳洲可能造成的深遠負面影響。

我們來看看《中澳自由貿易協定》,就會發現,為什麼說這一協定是中共實現其全球策略目標的重要組成部分。很少有人會停下來思考這個問題,但是,如果審視一下自由貿易協定的全球背景,就會找到答案了。

中國是澳洲最大的貿易夥伴,是澳洲最擔憂的策略區域,但是,我們真的看懂了中共嗎?

中共為了加強其在歐洲的影響力,已經申請成為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的成員,而德國證券交易所、上海股票交易所與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已經聯合成立了中歐國際交易所,成為中國境外第一支以人民幣計價股票的發行平臺。中共還敦促英國待在歐盟,英國已經同意幫助中共推動達成中國-歐洲自由貿易協定。

中共所積極推動的大部分自由貿易協定,如中國-東盟、中國-紐西蘭、中國-新加坡、中國-南韓、中國-澳洲,還有擬定中的中國-歐洲自由貿易協定等等,都涉及到美國的盟友。顯然,中共的目標是使中國能夠與這些經濟體相通,增強這些自由貿易區夥伴們對中國的經濟依賴,從而增強中共的經濟槓桿作用。

這種經濟主導將隨後轉化成為對這些地區的策略影響,最終目標是切斷大西洋聯盟、西南太平洋地區的美澳紐聯盟,這也是中共長久以來的目標,而《中澳自由貿易協定》正是中共實現這一目標的關鍵一步。

勞工移民問題的擔憂

儘管《中澳自由貿易協定》有顯而易見的樂觀之處,也有對澳洲有利的一面,但是,很明顯,移民法案的更改以及對行業部門產生的改變,將會反過來將澳洲陷入困境。

這其中令人擔憂的事情包括:中共將從中獲得比澳洲大得多的經濟和策略優勢,中共很可能利用這一優勢來主導澳洲的經濟,從而架空澳洲的國內產業,增強澳洲對中共的經濟依賴,而這正是中共長遠國際策略目標的其中一步。

《中澳自由貿易協定》於2015年12月20日正式生效,那些協定支持者們在互相祝賀,慶祝澳洲將增加向中國出口葡萄酒、牛肉、奶酪和櫻桃時,希望那些有深度思想的管理層能拿出時間來思考一下,這個協議到底將給澳洲的未來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中澳自由貿易協定》對澳洲工人工作機會的影響仍然是一個備受關注的話題。中共是想把中國勞工帶去澳洲興建由中方投資(及潛在投資)的項目。從最早期談判階段,中共的意圖就已經彰顯,而在全球所有與中共相關的經濟活動中,中共也都是這麼做的。

在中澳自由貿易談判的過程中,中共高層領導人反覆重申,想要澳洲允許更多中國工人進入澳洲工作,並要求澳洲方面進一步放寬管制。

中共在世界各地的經濟活動中,進口中國勞工都是一個普遍採用的做法,僅舉幾例和幾個數字便可說明一二,這其中包括對拉丁美洲、巴基斯坦和非洲,都可拿出典型案例。

《中澳自由貿易協定》第10、4、3款明顯給中方留有餘地,使得中共在進口中國勞工方面可以討價還價,卻很少留有保護澳洲工人的空間。

第4款關於投資便利的相關備忘錄規定,允許中國公司帶中國勞工進入澳洲,即使這些勞工不符合獲批457簽證所具備的通常條件。這一備忘錄的簽署意味著勞工條款或其它條款方面對中國公司作出讓步時,沒有任何公眾的監督。

產業結構方面的擔憂

《中澳自由貿易協定》對澳洲產業結構的影響也同樣令人擔憂。中共在中國以外的項目都是由中共融資、設計和管理,承包商和勞工也都是中國人帶去,現在,世界四大銀行都是中共的政策性銀行,其資金來源幾乎無一例外地針對同一個目標,即在全球實現中共的經濟優勢以及客戶對中共的依賴。

與國家緊密相關的中國民生銀行也是如此,中共有足夠的能力向其海外的公司提供廉價融資,確保它所看中的、涉及中共利益和策略的必要項目得以完成。而且,中國公司可以從中國獲得勞工,享有比澳洲公司更大的經濟優勢。

從全球商業案例來看,很顯然,涉及與中共經濟活動相關的勞動合同,支付給工人的工資通常都是在中國的帳戶。

如果中國公司在澳洲的項目遵循這一模式,無論澳洲政府是否宣布進口勞工必須被支付最低工資,也全然與中國公司無關,因為所有的最後帳目都是由中國國有機構或在中國境內的相關企業進行管理,這樣一來,中國公司的勞工成本可能也就是澳洲公司勞工成本的一半了。


中國公司承包商和勞工也都是中國人帶去,享有低融資成本與廉價勞動力優勢,使澳
洲的產業前景不再是一個公平競爭的平臺。(Getty Images)

中國公司享有低融資成本與廉價勞動力優勢,使澳洲的產業前景不再是一個公平競爭的平臺。在這種環境下,澳洲會有哪家公司能競爭到基礎設施建設或其它建築工程呢?

此外,在這種格局下,大部分工資收入將離開澳洲經濟體,而不是在澳洲經濟體內流通,當然,如果那些項目肯僱用澳洲工人,這部分錢還是可在澳洲經濟體內流通。顯而易見,《中澳自由貿易協定》對澳洲經濟將產生的負面影響是不可避免的。

而且,這並不是建築業的特例。所有的國有公司和國家扶持的中國公司在全球的農業領域也在實踐著類似的做法。

據報導,中共已經撥款3萬億美元在海外購買食品和農場,其中包括已經購買的和正在籌劃購買的大農場,如奧德河灌溉計畫,還有在烏克蘭、西伯利亞、恪麥隆、阿根廷、巴西等地購買的農場。

在澳洲的計畫購買項目包括鵬欣集團的購買計畫,已經引起了當地的關注,而且,低融資成本和廉價勞動力已經使得中國公司在澳洲經濟的農業領域占據了優勢地位,《中澳自由貿易協定》的確在大部分行業為中國公司提供便利。

因此,《中澳自由貿易協定》的前景是:孩子輩們在有生之年會看到澳洲的國內產業結構在眾多主要領域將迅速被架空,包括建築、採礦、工業生產和農業。澳洲經濟將因此成為中國經濟的離岸附屬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