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RF)

針對智能基因研究結果,學者警告,人們必須警惕相關問題,研究者也必須注意其研究對大眾媒體造成的印象,確保這種智能研究不能將人的觀念帶入「等級主義和種族主義的漩渦」。

編譯 _ 張秉開

英國倫敦帝國理工學院的科學家首次鑑別人腦與智力相關的基因群——M1和M3,並建立其基因網絡。該研究結果進一步說明了大腦與智能的高複雜度,也引發人們擔憂基因研究帶來潛在的不良影響。

帝國理工學院約翰遜.米迦勒(Michael Johnson)博士說:「智能處於一種發育性狀態,受一大群基因的共同作用,像一個由不同角色的隊員組成的球隊。」

他們的研究組使用大量癲癇患者腦組織標本,用計算機分析人腦中數千個基因表達,鑑別出影響人腦認知、記憶及感覺能力的基因群M1和M3,這其中分別包含數百個基因。

引發社會倫理擔憂

米迦勒博士認為,和智力有關的那些基因很可能存在著共同的控制機制,這意味著可以為了改變智能而操縱相關基因。因此,帝國理工學院的這項研究引發人們擔憂基因對整個人類造成負面影響。

據英國《每日快報》12月22日報導,此前倫敦大學學院神經學家羅伯特.布羅明(Robert Plomin)教授進行的一項類似研究顯示,英國「學生會考」(GCSE)所表現出的成績差異,主要歸因於遺傳基因。布羅明教授相信,可以在人類四歲時進行基因篩選,之後,根據基因情況對孩子的未來教學課程進行安排。

對此,有人提出,應該反對使用「智能基因」決定人生未來智力的概念。英國肯特大學(University of Kent)遺傳學家達林.格里芬(Darren Griffin)說:「遺傳基因學應該僅僅是一門學問,而不是先決論(predeterminism)。什麼也不能代替努力工作和實踐檢驗。」

《國家地理》雜誌在12月11日報導中說,人一定會有個體差異。每個人的身高不同、體重不同,智力也會不同,這是正常的。

而對於這些所謂智能基因等研究,哈斯廷特研究中心(Hastings Center)及哥倫比亞大學在一份道德倫理報告中指出,人們必須警惕相關問題,研究者也必須注意其研究對大眾媒體造成的印象,確保這種智能研究不能將人的觀念帶入「等級主義和種族主義的漩渦」。

大腦比星系更複雜

另據科技網站「每日星系」(dailygalaxy.com)12月21日的報導,帝國理工學院的該項研究說明大腦的複雜性遠遠超過想像,即使宇宙中的星系也無法與之相比。

報導引述英國物理學家羅傑.彭羅斯(Roger Penrose)的話說:「對比整個宇宙,我們的大腦僅是它其中一個極小極小的組成部分。但是,大腦卻是一個完美的組織結構。」


人腦的組織結構極其複雜,圖為顯微解剖學染色方法所見腦細胞的局部分布特徵。(視頻截圖)

報導說,科技作家邁克.克洛斯特(Michael Chorost)在其所著《World Wide Mind》一書中描述,大腦皮質所含的神經細胞有1000億個,相當於一座星系中的恆星數量。而神經細胞之間的關係更是極為複雜,例如,每立方毫米神經細胞間的信息聯繫部位(解剖學上稱為「突觸」)的數量估計有164兆至200兆個,這已遠遠超過科學界對星系複雜度的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