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淵在普林斯頓大學讀完博士後,就徹底摒棄了無神論的說法。(李淵提供)

法輪功學員李淵,畢業於清華大學,通過李政道物理項目考試獲得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全額獎學金,取得博士學位,他的博士導師是諾貝爾獎得主。近期,李淵向北京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寄發控告江澤民的控告書,詳列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所犯下的所有罪行。

文 _ 李辰

普林斯頓大學博士、法輪功學員李淵是美國有影響力的科學家,有許多專利發明,曾擔任貝爾實驗室研究員。貝爾實驗室是世界上最大和成就最突出的企業研發機構,是眾多重大發明的誕生地。

清華大學畢業後,正是李淵自我感覺良好,自認為知識最淵博的時候,「我當時可以計算所有的東西,數學可以計算物理,物理可以計算分子、原子,以生物為基礎可以計算心理(參數),當時感覺自己能耐可大了。如果給我足夠的計算機和時間,(我覺得)可以計算所有的東西。」

聰明絕頂的室友是虔誠基督徒

李淵在普林斯頓大學的第一年,室友是個基督徒,他做事情之前,首先要祈禱上帝。

李淵和室友交談後覺得他非常聰明,李淵雖然認為自己數學很好,但是發現這位室友的數學比他還要好很多。

他還發現這位室友非常正直、善良,「跟一般人就是不一樣,我覺得這種人非常值得尊敬。」

李淵問他:「你相信科學,又相信上帝;《聖經》上說,世界是上帝五千年前創造的,那你相信不相信科學家所認為的世界有幾億年的年齡?」這位室友說:「這個太好理解了。上帝創造歷史的時候不是『T(時間)=0』的時候,上帝創造地球的時候,創造的時間不是從零開始的,時間已經開始了;時間也是上帝。』

李淵的很多問題,這位西方室友都給了他滿意的答案。

李淵說:「我也有無法理解的東西,上帝那麼無所不能,那我出生在中國,祖祖輩輩的中國人為什麼就沒聽說過上帝呢?」

雖然這些問題室友沒有給出滿意的答案,但是那個時候李淵已經認為,相信上帝的人,其實是非常有內涵的,而且這些人是真正的信仰上帝,並且信上帝和科學之間並不矛盾。

讀完博士 徹底摒棄無神論

再過一段時間,李淵驚奇地發現,他的導師也是個基督徒。而且他在教堂裡是領唱。李淵覺得,這太神奇了。

「我的導師後來得了諾貝爾獎,非常有名,非常實幹。他生活非常樸素,非常博學,而且為人非常好。」

這位導師教育學生的東西,和其他人都不一樣。李淵記得他經常說一句話--對人有用的東西,都是免費的。空氣,這是最好的東西,是免費的。他的意思是那些花花綠綠、雜七雜八的東西(消費品)對人其實是沒有用的。

「等我讀完博士的時候,我就徹底地摒棄了無神論的說法。」

等李淵拿到博士學位到貝爾實驗室工作以後,還發現有很多非常有成就的科學家就是基督徒。

他也才慢慢發現,自己其實不是那麼淵博、能幹,所以比較實際了。他說:「因為我看到很多科學家也是勤勤懇懇、孜孜以求地工作一輩子,但有成就的,就那麼幾個。機遇在其中占了很大成分,並不是說你有那個本事,就覺得你能做什麼事。」

開始主動接觸中國傳統文化

李淵說,他開始慢慢接觸中國的一些傳統文化,特別是中醫、氣功以及道家的一些書。

「我覺得道家這些東西太神祕了,(這些)是科學以外的東西,科學不能解釋的東西。那個時候我開始了解中國文化中有那種博大精深的東西。」

初識法輪功

那個時候,孩子上學的中文學校有法輪功傳單,李淵拿到後,了解了一下,當時沒有開始學。慢慢地又一個偶然機會,李淵在一個同學家裡,看到了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和濟南講法的錄音帶。

李淵拿到書之後,沒有系統地閱讀,「當時有一個問題是我書讀得太多了,翻了翻,我沒讀進去,沒讀明白是怎麼回事。」(編註:第一次讀法輪功書,建議通讀,不要跳著讀。)

錄音帶拿回後李淵開始聽,聽了一、兩遍後,有一天他忽然間明白了:「這個東西,我應該好好學,這是非常重要的東西。」

李淵說:「我記得那一天7月4日,我決定參加集體學法(閱讀法輪功書籍),我記得非常清楚。」

「也是很神奇,那個學法點,有很多是學物理的、學工程的,跟我背景差不多。我的問題非常多,慢慢地,一兩個月後,他們就把我這些問題都解決了,我就踏踏實實定下來了(學煉法輪功)。」


李淵在海邊煉法輪功。(李淵提供)

獲得真正的身心自由

李淵雖然在普林斯頓大學見到很多有才能的科學家後收斂了傲氣,但是心裡經常還是會感到不平衡:「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幹什麼,『人家比你厲害,你還是有心理不服』的那種衝動,讓你生活得不那麼安寧,心理上總是想爭鬥、攀比這種東西。」

「學(法輪)大法後,這些東西一下沒了,踏實了下來,知道了人實際上改變不了這種命運上的東西。人在一生中,成就也好,苦難也好,沒有意義。這些東西看透了之後,心裡一下子平靜下來。我發現獲得一種自由,一種真正的解脫。」

「我原是一個頑固的無神論者,是法輪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讓我有了更廣闊的胸懷、更平靜的心和更理智的頭腦。我從內心感受到:法輪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學、更高的科學。」

「隨著修煉的提高,許多人生終極問題得到了圓滿的解答,對這個大千世界有了一種不迷不惑、安然自在的感覺,超脫了對命運的無奈、對前途的迷茫、對名利情的牽掛、對死亡的恐懼。這是一種難以言表的源於內心的自在、樂觀、敞亮。」

突如其來的中共特務暴襲

就在李淵沉浸在修煉法輪功的美好時,突然間遭遇了一次中共特務的暴襲。2006年2月8日中午,他在美國亞特蘭大家裡,遭歹徒暴打襲擊。

那天中午大約12點,太太上班去了,孩子上學,只有李淵一人在家。有人按門鈴。李淵看門口有個30歲左右的亞裔男子,就開了門。他說是來送水的,李淵說:「我沒有訂水,是不是搞錯地址了。」「就在我說話時,忽然從牆角竄出另一個人,兩人使勁推門就進來了。然後一人掏出了刀,另一人掏出了槍,叫我不要動。」

「我開始喊、想跑出去。他們用一個被子把我蒙起來,直到我快要窒息、喊不出聲時才把被子鬆開。然後他們開始打我,專打太陽穴兩側,可能是用槍靶子,流了很多血。最後用他們帶的膠帶把我的嘴、眼睛、耳朵黏起來,手綁到背後,腿也綁起來,我完全不能動了,也看不見、不能喊。」


歹徒用一個被子把李淵蒙起來,直到他快要窒息時才把被子鬆開,並打他的太陽穴兩 側,李淵流了很多血。圖為枕頭上的大片血跡。(大紀元)

「開始的兩個人說韓國語,我聽不懂。這時,憑我聽力判斷,又進來兩個人,其中一個用中文問我:『你的保險櫃在哪裡?』我不回答。他們幾個樓上樓下翻了個遍,大約半小時後離開了。」

歹徒離開後,李淵慢慢將綁腿的電線掙脫,但眼睛還被蒙著、手綁著。李淵摸索著走到外面的公路上。鄰居開車看見他,就報了警。警察帶他看情況,發現兩個文件櫃被撬開,兩部手提電腦被搶走。但攝像機等一些貴重的物品反而沒被搶走。李淵被用救護車送到醫院,臉上縫了15針,幾星期後才痊癒。


李淵博士2006年2月8日在家中遭持槍歹徒襲擊,臉上縫了15針。(大紀元)

成為至今未破的懸案

李淵當時住在亞特蘭大的一個很安全的社區。警察和醫護人員感到非常驚異,他們說這個區域以前從來不曾在大白天發生這樣的暴力襲擊事件。

李淵說:「歹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幹這種事,說明這批歹徒在犯罪之前進行了周密的策劃,對我家的情況瞭如指掌,知道那時只有我一人在家。另外,他們搶走的是電腦、外接硬盤,說明歹徒不是為錢財而來,而是為了電腦資料。」

此案由當地警察局和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聯合偵探調查,亞特蘭大FOX電視臺進行了跟蹤報導。李淵還在七天後(2月15日)帶著臉上尚未癒合的傷口參加了美國國會的一個關於中國互聯網及人權的聽證會。

聽證會由美國C-SPAN頻道向全國轉播,很多媒體報導。議員羅拉巴克(Rohrabacher)在聽證會上介紹李淵時,稱他為「美國的自由英雄」。

李淵說,儘管此案如此備受關注,然而至今未能破案,可見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集團策劃預謀之周密,絕非一般搶劫歹徒可為。

李淵於2001至2005年任《大紀元時報》技術總監。《大紀元時報》於2004年發表系列評論《九評共產黨》,對中共的歷史、意識形態、統治方法、邪惡本質進行了系統剖析,並觸發中國民眾退出中共共產黨、共青團和少先隊(三退)大潮。

李淵說,《大紀元時報》真實報導中國當權者的貪污腐敗,肆意踐踏言論自由、民主法制、基本民權的種種罪行以及對法輪功的迫害,以及民間的退黨運動、維權運動等各種真相;而且《大紀元時報》突破中共網路封鎖,使大陸民眾能夠看到真相,並將退黨聲明和各種消息傳給《大紀元時報》。這些真相在廣大民眾中引起共鳴,對推動中國社會走向光明、重建中華文明起到了巨大作用。

李淵表示,作為一名法輪功學員,同時也是《大紀元時報》的技術骨幹,江澤民集團早把他視為眼中釘。李淵說:「我認為我被襲擊不是一個孤立事件,而是一個江澤民集團策劃破壞《大紀元時報》的技術、報復其員工的陰謀。」

據悉,在李淵被歹徒暴打襲擊的同時,巴黎《大紀元時報》經理的家於2月9日被破門而入,所有新唐人電視臺與《大紀元時報》合作舉辦的新年晚會門票收據被竊,家中其他物品則完整無損。

2月28日晚,在香港印刷《九評共產黨》的《大紀元時報》印刷廠遭四名歹徒暴力打砸,電腦製版機被砸毀,致使印刷廠暫時停工。

親人遭受迫害

李淵表示,到今天,可能很多人覺得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時期已經過去了,但其實不然。李淵有一個表弟叫劉桂生,是他姑姑的孩子,家裡有小孩和老人。他最近遭判刑三年。李淵說:「簡直不可思議。我表弟是老老實實的一個人。」所謂判刑的原因是:「表弟的車裡有法輪功真相材料和神韻光碟。」

「中國現在亂七八糟的廣告傳單到處都發。神韻是弘揚中國的傳統文化,沒有一點負面的東西。但是中共容不下這個東西。」

李淵表示擔心表弟的處境。「山西那個地方,判刑以後,你不轉化,就給你加刑。到什麼地步?站廁所幾天幾夜,你稍微一閉眼,電棒就上去了,一直到你轉化。」

控告江澤民


畫家Kathleen Gillis表現公審江澤民的油畫作品〈人民法庭〉,2004年創作。(真善忍美展)

李淵近期向北京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控告書。他在控告書中,詳列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所犯下的所有罪行。

李淵向記者表示:「迫害法輪功是反人類罪。將來人們會看到:不幸是因為道德淪喪造成的,追溯回來,每一個人會發現中國社會道德淪喪是因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造成的。」

「我的心願是公審江澤民。公審的時候,要所有人知道和參與,這才是公正的審判。這個公正的審判,會給全世界人帶來非常大的益處。人心會歸正,會給中國帶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