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字王國背後的車峰案,牽出了其岳父戴相龍與江派五大家族的貪腐醜聞,而且直接涉及了大陸金融界「黑金帝國」的祕密。(新紀元合成圖)

香港上市公司數字王國實際控制人、中共央行行長戴相龍女婿車峰去年被捕一案,近日出現新進展,大陸媒體披露他目前被關押長沙,涉案官員「級別很高,案情絕對保密」。

出身寒微的車峰,靠「豪門女婿」身分打通中共高層的「通天關係網」,車峰案牽出了岳父戴相龍與張高麗、曾慶紅、劉雲山、賈慶林、梁光烈等江派五大家族的貪腐醜聞,而且直接涉及了大陸金融界「黑金帝國」的祕密。

有分析稱,車峰案是習近平、王岐山撬開江派金融黑箱的關鍵突破口,一旦突破,「貪腐總教練」江澤民的地位也就不保了。


文 _ 王淨文

2016年1月25日,香港電影特效公司「數字王國」(Digital Domain)集團有限公司宣布,將以1億3500萬港元的總代價,收購由謝霆鋒創辦的電影後期製作公司(PO朝霆)85%的股權。原本一個普通的商業收購,卻因其幕後控制人的身分特殊而引起外界關注,這個人就是車峰。

數字王國背後的車峰擁有數百億

現年46歲的車峰,1970年出身在安徽合肥,只有初中學歷,早年在上海開服裝店賣牛仔褲,但因外表俊朗高大,被戴相龍的獨生女兒戴蓉相中並結婚,火速上位,奔向飛黃騰達之路。

車峰在中國股權投資界和香港資本市場知名度很高,頂峰時期曾至少控股30多家公司,其中10家在北京。《財新網》報導稱,車峰持有或曾經持有至少4家香港上市公司的股份,包括高陽科技、MI能源、數字王國和大慶乳業,數字王國是車峰在香港資本市場獲利最大的一單投資。

截至2015年12月31日,數字王國尚有98億股、總金額39億2000萬港元(轉股價0.04港元)的未行使可換股票據。根據其2015年的中期業績報告,這98億股未行使可換股票據分別由魏火力以及車峰的個人公司持有,其中車峰持有47億6280萬股。

2015年6月車峰被中紀委帶走。有消息稱,車峰憑藉戴相龍這個中共央行行長的特殊信息管道,順利拿到內線消息與問題貸款,並時機精準的入市與出市,縱橫中港兩地股海13年,至少攫金上百億元人民幣。


車峰憑藉岳父戴相龍的內線消息,縱橫中港兩地股海13年,至少攫金上百億元人民幣,數字王國是車峰在香港獲利最大的投資。2015年6月車峰被中紀委帶走。(新紀元合成圖)

牽出戴相龍:貪腐還當內鬼

戴相龍一度是中共金融業的最高監管者。1985年至1995年,戴相龍先後出任中共農業銀行副行長,交通銀行總經理、副董事長、中共央行副行長等職。


車峰的案件牽出岳父戴相龍。戴一度是中共金融業的最高監管者,曾是多家銀行主管,天津市市長,執掌中共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等職。(大紀元資料室)

1995年6月起,戴相龍執掌央行。2002年12月至2007年12月28日,戴先後出任天津市委副書記、天津市代市長、市長等職。

2008年1月30日,戴相龍執掌中共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在戴的運作下,全國社保基金成為中國國內最大的專業私募股權投資機構,總資產達到8688億2000萬元。

2013年3月,戴相龍卸任社保基金理事長,一年後正式退休。

2015年6月2日,車峰因與國安部副部長馬建關係極為密切而被帶走調查。在沒有音訊的半年之後,2016年1月27日,大陸網易的新聞欄目「路標」引述兩個獨立信源稱,車峰目前被拘於湖南長沙,所涉案情仍在調查,尚未被提起公訴,因為「牽扯人員級別很高,案情絕對保密」。

外界觀察發現,在車峰被調查之初,大陸媒體報導比較隱晦,用迂迴方法暗示案件背後存在著更深層次祕密。另有媒體則稱,「從傳奇到傳說,只因為車氏身上背負的『紅色』烙印,從坊間到圈內,關於其岳父家的身分並不是一個不能言說的祕密。」

不過至今官方還沒有公布對戴相龍的調查。

據說車峰案之所以受關注,不只是其巨額財產來路不明,他還涉嫌利用中共國安部的旗號在海外胡作非為,與西方某些國家情報機構有聯繫,「交換情報」,使國家利益受到難以想像的損失。

溫家寶說的內鬼是誰?

據知情者披露,溫家寶時期,中共國務院有關金融的重大決策,文件剛出中南海,還沒發到省部級,西方國家就已完全洞悉。有報導引述北京消息稱,西方情報機構對車峰的背景瞭若指掌,視之為探聽中共財經和金融政策機密的重要管道。

2015年4月,有多家海外媒體報導,車峰被控制前,戴相龍已被中紀委調查。3月初中紀委、中組部直接告知:他被境外中資機構、金融機構舉報,指稱其用代名開立帳號、以假名進行經濟活動已有十多年,要他「反思、交代」,不要給以後造成被動。

據稱,「戴相龍當即痛哭流涕」,3月23日,他帶著「交代書」向中紀委「自首」,他的自首和舉報,引起金融界震盪。

比如據港媒早前報導,2005年人民幣升值,溫家寶稱國務院的相關決定是「出其不意」,但人民幣升值的決定公布前,大陸高達228億美元在同時間段被兌換人民幣,僅僅90分鐘內,就使國家損失約37億元人民幣。


據報,戴相龍、車峰或涉洩密當年溫家寶的重大金融決策案,不到兩個小時,導致中共損失約37億元人民幣。(Getty Images)

據查,相應時間段內,兌換集中發生在北京、上海、廣州、天津、深圳、福州、大連、武漢、南京、珠海、重慶、濟南、廈門等13個城市的金融機構、黨政部門小金庫、國企和私有富豪帳戶。

外媒分析,洩密者在高層,而且洩密者絕非一人。據稱,溫家寶聽了報告後怒斥:「有鬼!鬼就在內部。一定要追查。」但之後一直沒有下文。

車峰案爆發後,媒體聯想到2002年至2007年間,戴相龍先後出任中共天津市委副書記、天津市代市長、市長等職,被媒體稱為「金融市長」,2005年發生的人民幣流失與曝料的案情高度呼應。

牽出張高麗包庇、戴永革洗錢

據港媒報導,車峰在被抓之前,因求託自己老丈人的搭檔中共原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向中紀委說情,車峰回到北京第二天中午,就在北京飯店貴賓樓被捕。

該文章說,車峰被抓後,把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兒媳蔣梅夥同東北黑社會戴永革一起超千億洗錢案「交代得乾乾淨淨」。


車峰被抓後,把曾慶紅(左圖)的兒子曾偉、兒媳蔣梅夥同東北黑社會戴永革(右圖)一起超千億洗錢案「交代得乾乾淨淨」,更牽出張高麗的包庇使走私變成「合法」。(新紀元合成圖)

其中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也是千億洗錢案的保護傘之一。天津海關就是曾偉、戴永革走私、販私毒品、汽車、糧食、食糖、進口機械裝備器材、名貴奢侈品、石油化工、礦產資源產品的「重要合法通道」。

天津海關官員也積極參與了曾偉等人的數十項犯罪活動。在張高麗任天津市委書記期間,曾偉等人在天津上述走私活動就變成了「合法」行動了。

據說,在中共公安部內部24局(即緝私局),來自多省市緝私局的分支機構和各地檢察機關政府部門的公務員,向公安部實名舉報戴文革的哈爾濱仁和地產,在澳門、珠海、北京、上海、河北、黑龍江等地非法集資,但這一起涉及千億非法洗錢的案件和澳門賭場地下錢莊犯罪活動,卻被中共公安部高層扣押。

同時下令不得向公安部和最高檢、中央政法委和中紀委反映問題。

報導稱,2010年戴永革轉向把澳門賭場作為巨大的洗錢機器。於是戴永革與曾慶紅的兒媳蔣梅商量,在全國成立地下錢莊,專門做高幹、大陸土豪向海外轉移資產,收取1~5%的手續費。

由於戴、蔣等人利用大批政府官員發財心切和無知,在深圳、珠海、大連、北京、上海、長沙大搞非法集資洗錢活動,掠奪和轉移贓款超過千億之多。

據報,2015年8月12日發生爆炸的天津濱海新區,就被視為時任天津市委書記張高麗主政天津時的主要「政績」。

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張高麗任天津市委書記。他到天津後,即大力推動了濱海新區開發。當時濱海新區開發開放領導小組組長是張高麗,副組長除了戴相龍,還有楊棟樑和黃興國。

有消息說,天津大爆炸後,張高麗在政治局常委例會上做了檢查,並提出辭去副總理職務。但消息暫未獲官方證實。

小馬奔騰李明慘死 牽扯李東生案

車峰案牽扯的不僅僅是戴相龍一家。這裡我們先從數字王國集團公司的持有者說起。

2012年9月24日,小馬奔騰美國公司聯手印度媒體巨頭「信實媒體」共同出資3020萬美元收購美國特效製作公司、好萊塢大名鼎鼎的數字王國(Digital Domain),在中美電影界轟動一時。

2013年7月,小馬奔騰隨即將數字王國轉手賣給香港奧亮集團,同年10月改名數字王國集團,自此在香港借殼上市。而奧亮集團的股東,就包括車峰。

小馬奔騰的董事長李明亦是一個神祕人物,特別是他的突然死亡,更是令他的案子撲朔迷離。

1966年出生的李明,1989年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攝影系,後以代理中共央視廣告發家。前中共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2013年12月落馬後,李明也隨即被中紀委帶走協助調查。

然而幾天後的2014年1月2日,47歲的李明突然死亡,官方稱是死於心臟病,不過有消息說,李明接受審問時情緒激動,注射了鎮靜劑而導致其死亡。


2014年1月2日,大陸影視大亨小馬奔騰董事長李明猝死,年僅47歲。陸媒《財新網》報導李明猝死涉李東生案,報導遭刪除。(網路截圖)

據查,李明旗下的廣告公司,早於90年代就與中共央視密切合作,取得《新聞30分》等頭牌節目的獨家廣告代理權,而這些節目的創辦人,正是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心腹、早前被判刑15年的前公安部副部長、前中共央視副臺長李東生,二人據報關係密切。

李明其後轉投電影業務,旗下的小馬奔騰2009年起投資十幾部電影,其中一部《建黨偉業》,電影顧問就是中共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胞弟曾慶淮。

外界有人懷疑,是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派人在鎮定劑中做了手腳,致使中紀委一時失去了迅速查出李東生在中共央視的貪腐罪證,而李東生又是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一手提拔的心腹,知道很多周永康與其情婦湯燦、以及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等中共江派要員的醜事。

據香港《大紀元》報導,車峰案披露了中共江派高官涉足中港娛樂界的軌跡。據知情人士披露,曾慶紅家族在中港娛樂圈涉水很深,2003年,時任國家副主席的曾慶紅接管港澳事務,同年10月便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接待香港影視界訪京團,與明星握手合照。

作為文化部特別巡視員的曾慶紅胞弟曾慶淮,亦一直活躍於香港和內地政、商、文的圈子,影視圈裡的「潛規矩」都是他為首開創並實踐的。

他不僅自己染指文藝界女明星,還和李東生、車峰等人大搞美女外交,為曾慶紅等其他高官拉皮條。據說這些人中,宋祖英也在其內,她先是跟了曾慶紅,其後才跟江澤民。

有分析指,車峰案估計一是涉及為某些高官圈錢、洗錢,提供資金;二是涉及李東生、曾慶淮的美女外交,以換取好處,所以咬出的人會很多,或引發娛樂圈震盪。

牽出曾家馬仔郭文貴、肖建華

還有消息說,李明的離奇死亡也與他把數字王國轉讓給車峰等人背後的神祕交易有關。令江派色彩更深的是,與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及其心腹前國安部副部長馬建關係密切的商人、盤古氏投資實際控制人郭文貴,在「小馬」買下「數字」8天前,以每股0.083港元的價格購入奧亮集團8億4550萬股股票。

半年後,數字王國資產被注入奧亮集團,股價暴漲。媒體形容,郭文貴「投資」眼光堪稱精準,哪知背後有這些內幕交易。

在2015年大陸股災中有傳聞稱,車峰、郭文貴及令計劃的胞弟令完成等都疑涉賣空,消息指,他們利用恆生電子的一套系統做空。

有香港媒體稱,車峰、郭文貴等少數利益集團以中國股市「超規則」對中國普通股民公開搶劫。這些資本巨鱷已提前幾年做局。

2015年8月7日中紀委通報18大後證券系統首個落馬高官──證監會投資者保護局原局長李量被開除並移送司法調查。

據說李量在證監會創業板發行部期間,收受賄賂,將許多瑕疵公司批準上市,包括令完成控制投資而在A股IPO皆有著奇高命中率的私募基金匯金立方,據說也與車峰的上市公司有關。

有關車峰與曾慶紅家族的關係,可從數字王國收購案來舉例說明。車峰引入兩大幕後金主共同吃下小馬奔騰的股權,一是政泉控股人郭文貴,一是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郭文貴與曾慶紅的心腹馬建是鐵哥們,而肖建華又是曾慶紅兒子曾偉的密友。

目前持加拿大護照常住香港的肖建華,此前媒體報導過與曾慶紅之子曾偉的私誼甚篤,在他2008年涉太平洋證券內線交易案潛逃出境之前,曾是A股十大炒手之一,也曾以旗下公司權充曾偉2007年鯨吞山東第一大企業魯能集團的前臺白手套。

此外,肖建華以明天系(生命人壽)名義持股的H股佳兆業(深圳龍頭房企)進行利益輸送對象就是周濱,以及曾慶紅、曾慶淮兄弟。

香港《蘋果日報》2015年6月5日報導,曾以上海天健房地產名義,車峰獲得上海浦東香格里拉酒店附近一塊約2萬6000平米地皮,價值約6億元。

通過中共某中央領導人兒子的海外基金,車峰轉手售出這塊地產,獲利60多億元。有消息指,這個海外基金就與曾慶紅之子曾偉關係密切。

牽出劉雲山兒子劉樂飛

2016年1月27日大陸門戶網站網易的新聞欄目「路標」發表長文,起底車峰在香港的發跡史、炒股與收購控股攫金上百億和其政商交友圈,其案件牽扯人員級別很高。

報導援引一位與車峰接觸頗深的商人的消息透露,車峰在香港總共有3架私人飛機,聘請的機組成員全部來自俄羅斯,共8個人。

一架買得比較早,車峰自己用;另外兩架是最新型的龐巴迪公司BD700私人專機,對外出租,一般朋友是要付租金的,但是部分高級別的「官二代」可免費「借用」。

在借用名單中,最突出的就是現政治局常委劉雲山的夫人李素芳和兒子劉樂飛,其中李幾乎每年都「借用」30多次,這個借用頻率可算是自家的私家東西了。

為何車峰與劉家關係如此親密呢?報導稱,劉樂飛跟車峰是生意上的密友,車峰仗此成為劉雲山家的座上客。


據報,劉雲山之子劉樂飛(圖)是車峰生意上的密友,車峰仗此成為劉雲山家的座上客。(大紀元資料室)

據說中共國安部副部長馬建2015年1月被拿下後,車峰自知不妙躲到香港避風頭,後以為事件平息,於5月31日由香港飛回北京。

不料6月2日在北京宴請生意夥伴時,專案組突然出現,車峰連同同桌吃飯的10多名生意夥伴一起被帶走。

也有消息說是戴相龍為了自保,就勸車峰回來看看病中的岳母,哪知一回來就被中紀委帶走了,而戴相龍也因為舉報多名高官,至今沒有被公開調查。

牽出賈慶林、梁光烈

時政評論人士陳思敏在〈車峰被起底 涉五大江派家族〉一文中總結說,車峰案還牽扯到更多江派人馬。

據說車峰在炒股與藉收購控股之餘,還曾任茅台會副會長、副理事長。圈內周知,茅台會的發起人兼祕書長是北京昭德董事長李伯潭,也就是賈慶林女婿。車峰在眾多官二代中雀屏中選擔任協會要職,足見他與李伯潭的好交情。


「茅台會」由太子黨孔丹等政商名流成立,因其背後的背景「很硬」,牽出前中共政協主席賈慶林(左)和梁光烈(右)家族成員。(新紀元合成圖)

茅台會成員還有前中共國防部長梁光烈兒子梁軍。媒體曾有議論,一個時期以來,梁光烈等軍頭們令七大軍區與茅台集團搞共建,因而茅台酒廠曾是世界上唯一由軍隊負責安全警衛的酒廠,谷俊山被查後,僅從他家地下室就搜出茅台酒1000多箱(約1萬多瓶),曾傳2011年有人喝掛時,還說郭伯雄搞不好還能再幹10年。

在車峰2014年底回到北京被抓之前,他在香港與梁軍一起住在奢華的四季酒店的同一層樓,顯示兩人非泛泛之交。

車峰的美女外交

有消息說,車峰雖然靠戴蓉而發家,但兩人夫妻關係並不好,後來甚至於形同虛設。據說車峰一度沉迷於三流女星,他不但經常出入風月場所,而且自己還建立了多個類似「天上人間」的色情場所。這與李東生把中共央視變成中南海的後宮一樣。

據說車峰在北京有個私人會所,位於東城區一條胡同內,是一古色四合院,外表普通但內裡堂皇,據悉單裝修費就花了兩億人民幣;車峰沒出事前,只要在北京多是在此宴請款待客人。

消息指,車峰生意和社交最忙時,會所請有12位女大學生做「管家」,名義是服務員,實則為公關員,全是舞蹈學院、電影學院、戲劇學院等藝術院校的美女,她們以獨特的魅力為中共領導們提供服務,常常使首長們流連忘返,欲罷不能。

曝料稱,車峰宴請款待客人,除了狐朋狗友,更多是中共高官政要、金融界猛人,如中共現職省市長、部長,銀行行長、證券行老闆等。

在香港車峰也設有豪華會所,據說在某座四星級酒店的地下。一名去過一次的匿名商人表示,車峰會所內有非常高檔的色情服務,所內女性服務人員都是「空姐」標準。他親眼見到十幾個女性圍著車峰的朋友、一位在大陸政商兩界頗有影響力的人士「唱卡拉OK」。

據香港股評人周顯在專欄中披露,車峰在香港被稱為「車哥」,其在北角有一個2萬呎私竇,裡面應有盡有,不應有的也盡有,而且周顯強調,「這個私竇在金融界人人皆知,入口就是在地面。」

車峰在港時,常租四季酒店高級套房,用來辦公會客,與神祕大鱷肖建華常在此一同飲茶,許多明星走馬燈式的出入四季酒店。有知情人披露,車峰專找女明星,為大陸富豪、官員拉皮條,打通關係。


據說車峰建立了多個類似高檔的色情場所,專找女大學生、女明星等為大陸富豪、官員拉皮條,打通關係。圖為北京一高檔的色情會所。(Getty Images)

戴家搖錢樹海通製造股災

雖然車峰與夫人戴蓉關係不好,但他對岳母柯用珍卻不錯,他也是因回北京看岳母而被抓的。戴相龍的夫人柯用珍曾任海通證券的董事長,女婿車峰曾藉海通上市賺了幾十億。海通證券也成了戴家的搖錢樹。

據說在2002年,車峰憑藉戴相龍的影響力,向天津一家上市公司融資,收購海通證券。由於長期不賺錢,車峰一度想賣掉海通,但戴相龍讓他再等等,結果幾個月後,海通被批准上市,戴家從中大賺了一筆。

海通證券在2015年6月的股災中也幹了不少壞事。2015年11月26日,因涉嫌參與製造股災,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中國人相信,用不正當的手段得了不該得的錢財,代價很大。柯用珍發財後生活反而不順,首先是老公有了外遇,據說戴相龍迷上了一位香港女星,氣得柯用珍尋死尋活也沒用。

最可憐的是,柯用珍後來被查出患有癌症,哪怕車峰用他公司研製的最新抗癌藥治療也無濟於事,在查出絕症半年後,痛苦地離開人世。

死後她被埋在八寶山,據說出殯那天還去了不少嘍囉和關係戶,停車場變成了豪車大聚會。

王保安落馬 戴相龍恐被重罰

2016年1月26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局長王保安涉「嚴重違紀」被調查。王保安是2015年4月出任中共國家統計局局長的,此前他曾長期在財政部任職。

有港媒報導暗示他涉嫌參與非法挪用社保基金。據說中共前央行行長戴相龍與王保安有著不少交集。

有分析稱,假如戴相龍不是因為檢舉揭發而從輕處理的話,戴相龍恐怕要遭到習近平的嚴厲處理,因為習特別痛恨三種貪腐,其中包括戴相龍涉及的社保基金。

2016年1月29日,中紀委官網發文,以〈抓紀律就要敢於板起臉來批評〉為標題,公開了2014年1月14日習近平的講話內容,據說習特別痛恨挪用「社保基金、扶貧資金、惠民資金等關係千家萬戶切身利益,歷來貪污挪用這種錢要罪加一等。」


社保基金攸關千家萬戶的切身利益,據說習特別痛恨挪用這類經費的貪腐。(Getty Images)

據天津民眾反映,戴相龍在天津當官時,積極迫害修煉法輪功的善良民眾,民怨很深。如今戴家因貪慾而弄得家破人亡,這也許就是天理的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