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聚焦》(Spotlight)電影海報。(開路影業)

以一則雪藏已久的性侵事件為引子,電影《聚焦》講述《波士頓環球報》聚焦專欄組經過深入調查取證,曝光了大量天主教神父性侵幼童黑幕的故事。

一反通常的好萊塢套數,《聚焦》以紀實新聞式的風格,沉穩克制卻又蘊含張力的敘事,帶來驚心動魄的震撼效果。

文 _ 沉靜

贏得奧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原創劇本兩項大獎,電影《聚焦》(Spotlight)實至名歸。影片根據榮獲普利策新聞獎的真實事件改編,講述《波士頓環球報》聚焦專欄組經過深入調查取證,曝光了大量天主教神父性侵幼童黑幕的故事。

劇本紮實嚴密,一反通常的好萊塢套數,沒有刻意營造的戲劇性,毫不花哨煽情,也不誘導灌輸,甚至連點燃怒火的猥褻閃回鏡頭都沒有,完全是紀實新聞式的風格,冷靜旁觀,一絲不苟,環環相扣,沉穩克制卻又蘊含張力的敘事,帶來驚心動魄的震撼效果,發人深省。

不隨波逐流 聚焦小組追根究柢

以一則雪藏已久的性侵事件為引子,從原本鎖定的13個,順籐摸瓜挖掘出87個,一遍遍過濾後確定了70位褻童神父。教會隱瞞包庇,介入法院進行暗箱操作,涉事者以「病因」調離他區……由個案到群案,從點到線再到面,層層剝筍,推進拓展,從表象到本質,矛頭直指導致這種惡性事件氾濫的教會體制,由上至下的縱容犯罪。


聚焦小組的四位記者下大力氣做獨家深度報導,篩選線索,繼續追查。(開路影業)

聚焦小組的四位記者下大力氣去做獨家深度報導,篩選線索,採訪受害者,記錄細節,尋知情人,打電話聯繫,吃閉門羹,查資料,找到突破口,要求法院公開教會的內部材料和案件有關的加密文件,繼續追查……對方的阻撓、外界的壓力,以及自身的爭議,都沒有使他們放棄探索真相。

事實上,一方面是神父專挑喪父和貧窮家庭的男童下手,這些身心受創的孩子被漠視噤聲,成年後長期抑鬱酗酒,活在陰影中,甚至走上自毀之途;另一方面是整個社會助紂為虐的「共犯」,給受害者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警察坦言,局長當然知道,所有的人都知道,但沒有人會去指控一個神父。潛規則是以維護教會聲譽利益為重,很多人心知肚明,祕而不宣,若無其事。教會的律師私下調節,軟硬兼施,讓案件不了了之。而矇混過關的神父在不同的教區成為頻繁作案的慣犯。甚至幾年前,報社也接到這樣的投訴,只是簡單地放到都市版的小版塊中,被忽略了。律師曾寄給他們涉案神父的名單,但編輯沒有重視。

反省後,決定這次絕不隨波逐流。聚焦小組追根究柢,鍥而不捨。事無鉅細,求真務實。他們有條不紊,配合默契,均衡互補。影片呈現媒體人的責任、專業素養和果敢實幹,又不渲染拔高,他們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敬業盡職而已。正如總編巴倫所言:「報導這樣的新聞,才是我們幹這一行的理由。」


《聚焦》(Spotlight)中,記者邁克的怒吼。(開路影業)

片中的女記者可不是花瓶,採訪受害人的那種關切體恤,機敏大方,都十分到位。得知完稿後又要延遲曝光,衝鋒在前、幹勁十足的邁克怒吼:「他們正在對孩子做這樣的事,還要等到什麼時候?!」那種瞬間爆發的義憤,披肝瀝膽見真心,感人肺腑。周全穩妥的組長羅賓森,反覆碰壁後,最終讓關鍵證人在涉案名單上劃圈兒簽字,證據確鑿,做實為止。

讓事實說話 冷冽平靜中震撼人心

錯過911,過了聖誕節,在恰當的時機——從2002年1月開始陸續發表了系列優質的報導,引起了巨大的轟動。片尾是辦公室場景,讀者打爆熱線,忙碌的記者們一如既往地鎮定應答:「你好,這裡是聚焦!」根本沒提榮獲普利策獎這回事,不戴桂冠,不炫光環,從頭到尾落到實處,令人讚佩。

罪惡最終被昭告天下,震驚了全世界,僅波士頓就有249位神父被指控,紅衣主教(Cardinal Law)引咎辭職,但調到羅馬去了。最後黑白字幕打出發生「神職人員褻童醜聞」的地區名單,先是美國城市,然後是歐洲、澳大利亞等地,讓事實、數據說話,冷冽平靜中是排山倒海的震撼力量。

媒體講真相的力量

該片涉及人性、兒童、宗教、法律和新聞責任等重大課題,其中闡述新聞自由和媒體力量的部分,最能讓中國人感慨萬千。


《聚焦》(Spotlight)中的總編(左二)、主管(右二)和四位記者。(開路影業)

主編馬蒂.巴倫淡定地面對主教的施壓,說:「媒體應保持獨立。」在正常的民主社會,新聞調查監督制衡權勢,經典報導也往往成為改變國家、鑄造歷史的一部分。1972年《華盛頓郵報》的兩位記者鮑勃.伍德沃德和卡爾.伯恩斯坦對水門事件的重磅揭祕報導,促使了尼克松的下臺。

聚焦小組的專業調查搜證、600多篇真相報導,不僅讓幾十年來天主教會系統性地為褻童神父提供庇護的醜惡祕密曝光,而且在全球範圍內引起了多米諾骨牌效應,最後得到羅馬天主教堂的正面回覆。聚焦小組不僅贏得了普利策新聞獎,也贏得了整個社會的關注和敬意,民眾感謝他們揭露真相的正直報導。在過程中,教會並沒有派人來滅稿,報紙出街後沒有人惡意收購,這些記者、編輯沒有一個被打擊報復,至今活躍在新聞和教育等行業。

這就是天壤之別,中國沒有獨立的新聞機構,是「媒體姓黨」,是洗腦愚民的工具。隱蔽信息,壓制言論,封殺微博大V。《墓碑》作者楊繼繩花了15年實地採訪寫了餓死三千萬的大饑荒,最近被禁止出國領獎。更慘絕人寰的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血腥產業鏈,從中央到地方各級公、檢、法、司法系統(包括監獄、勞教所、拘留所),到全國各級醫院(包括軍隊、武警、公安等醫院),怎麼不是最邪最凶殘的體制之惡?!

好的制度、獨立的媒體、自由發聲的公民力量,對於生活在多災多難的東土大地的中國人來說,太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