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tty Images)

近日,由歌頌毛澤東的《東方紅》改版的歌曲 《東方又紅》在網路上迅速躥紅後,又迅速被刪除。

該歌曲極力將習近平與毛澤東聯繫在一起,這背後暗藏殺機, 是有人用「高級黑」的方式給習近平挖坑。

3月4日新疆媒體「無界新聞網」發表攻擊習近平的文章, 有江派背景的媒體報導形容稱,這是「倒習聯盟第一槍」。

有分析認為,習近平現在面臨中共內部左右兩種勢力的夾擊, 但可能都來自同一種勢力。

習近平只有跳出中共這個體制,才能解決中國面臨的問題。

文 _ 孫珮勝

頌習紅歌網路躥紅又被封

自由亞洲電臺3月9日報導,習近平上臺3年來,中共官方媒體所展示的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在國內及海外均引起廣泛關注。特別是近一個月來,歌頌習近平的紅歌層出不窮。近日,大陸網路上又出現由歌頌毛澤東的《東方紅》改版的歌曲《東方又紅》。有分析認為,如果中共持續這種「個人崇拜」式的統治,中國民間必然會出現強烈反彈。

在過去一年裡,中共宣傳機器對習近平的個人崇拜宣傳愈演愈烈,官方媒體宣傳內容幾乎全部變成習近平個人的宣傳廣告。近一個月來,官方及民間更是密集推出《要嫁就嫁習大大》、《不知該怎麼稱呼你》、《全民偶像習大大》等歌頌習近平的紅歌。

頌習紅歌《東方又紅》就在此時現身網路。這首歌與歌頌毛澤東的《東方紅》旋律完全一致,歌詞僅作稍稍改動,只是將原來歌頌毛澤東的歌詞,換成歌頌習近平,將「大救星」變成「大福星」。歌曲的第一句是「東方又紅,太陽重升。習近平繼承了毛澤東」。整首歌的MV背景,依然保留了《東方紅》的合唱聲,MV畫面則主要展示習近平閱兵及視察農村的情景,片段部分取自中共中央電視臺的節目。

這首歌曲一經推出就在網路迅速躥紅,但卻得到幾乎一邊倒的差評。許多網民留言,批評習近平上臺之後大力讚揚給中國帶來大災難的毛澤東,並以「毛病養成惡習」的說法,將二人相提並論。也有網友估計,《東方又紅》的畫面製作較粗疏,應是民間惡搞作品,稱「看完了有一種『高級黑』的感覺。」

異議人士查建國對此分析說,《東方又紅》是「借毛屍還魂」,繼續推動中共中央高層的個人崇拜:

「在一個專制的社會裡,有兩個現象是不可避免的。一個是專制者會不斷地集權以及樹立自己的權威;另一種現象就是有很多人要不斷的吹捧專制者,把這個作為上升或鞏固自己地位的手段。在中國也一貫有這樣的傳統,頌聖這樣的情形。《東方又紅》這首歌也代表了對當今領導的吹捧及個人崇拜的風氣,這種傾向和風氣是和毛時代有區別的。這種追捧會讓很多人都厭惡,讓人想起過去苦難的時代。」


有人網傳由歌頌《東方紅》改版的頌習紅歌《東方又紅》,以煽風點火進行追捧,讓人厭惡並想起過去的苦難。該曲躥紅後立即遭到中共當局封殺。(新紀元合成圖)

不過,該歌曲躥紅後立即遭到中共當局的封殺。香港時事評論員程翔接受媒體採訪時分析,《東方又紅》明眼人看起來一定會覺得有問題,有時候「下面的馬屁精做得過分的時候,會為老闆帶來不便。」他又指,如果中共中央持續這種「個人崇拜」式的統治,民間必然會出現反彈。而上周日,黨媒「無界新聞」出現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就是一個好例子。

中國網路活躍人士侯帥認為,在中共貪官富可敵國的國情形成後,很多中國人更加懷念毛澤東時代的相對公平,而此時習近平以打老虎的姿態現身,在「習粉」的歡呼中,「毛澤東第二」的形象越來越清晰。但與此同時,中國的老百姓也越來越認識到這種制度的邪惡。

歌曲《東方紅》曲調來自陜北黃土地民歌「芝麻油」,1943年被中共改編成歌頌八路軍的歌曲,1946年再改編成歌頌毛澤東的神曲。上世紀「文化大革命」期間,由於中共的國歌作者被打倒,東方紅一度取代國歌地位,在許多官方場合播放,固有所謂「第二國歌」之稱,直到1978年中共改革開放之後才停止。因此《東方紅》一曲,也被許多人視為毛澤東個人崇拜登峰造極的一個標誌。

習覺察《東方又紅》背後藏殺機

自從習近平18大開始執政以來,隨著反腐打虎日漸深入,中共宣傳口徑對習本人的宣傳造勢也逐年升溫。但令人意外的是,這些宣傳大都使用文革中慣用的手法,以誇張甚至扭曲的方式來「吹捧」習近平,引起海內外輿論矚目。日前,據接近習近平的人士向海外媒體透露,由於今年是「文革」爆發50周年,劉雲山掌控的宣傳口正打算利用這一機會,蓄意將習近平「文革化」。


頌習紅歌《東方又紅》肉麻吹捧絕非習近平本意,有人用心險惡地給習挖一個巨大的坑,蓄意將習近平「文革化」,背後藏殺機。(AFP)

消息指,習近平為了能夠順利推進反腐,需要在一些重要領域收回權力,宣傳口乘機利用這點,發動大量官方媒體和官方掌控的網站,全力將習近平塑造成一個向毛澤東「看齊」的、正在大搞「個人崇拜」的形象,同時還操縱一些網評員以民間的名義、網路手段和現代社交媒體、視頻等方式,肆無忌憚、花樣翻新地極力吹捧習近平,甚至到了極為肉麻、露骨的地步,令習近平的形象與他剛上任時給民眾留下的「接地氣」印象截然相反。

該人士還指出,這些肉麻吹捧的貨色絕非習近平本意,除了少數可能是不明事理的民眾自發「創作」再被官媒推波助瀾外,相當大一部分其實另有居心。有的是期望通過為習近平歌功頌德而撈到一官半職,有的是自己屁股不乾淨,想通過大搞個人崇拜來躲避被查處,更有的是煽風點火進行「捧殺」,用心險惡地給習挖一個巨大的坑,亦即所謂的「高級黑」。

相關報導顯示,從2015年下半年以來,這種情況進一步惡化,在YouTube上開始出現《要嫁就嫁習大大》之類歌曲視頻,微信上出現「習毛握手」的照片被不斷轉發,直至不明用意的人套用《東方紅》舊曲填上新詞,改名為《東方又紅》,極力將習近平與毛澤東聯繫在一起。今年3月的北京「兩會」上,西藏代表團每人胸前都掛上了習近平的像章,引人側目。

據該接近習近平的人士披露,習近平本人及其身邊的團隊已經注意到了這一嚴重的危險,並對此有所警惕。習對宣傳口「文革」式吹捧自己的行徑也已非常不滿,並明確放出一句話,要求:「不要叫我習大大」。此外,那些惡意吹捧他、神化他的東西,被要求刪掉。據知,現在《要嫁就嫁習大大》、《東方又紅》已被刪除,西藏代表也被要求取下像章。

北京政情觀察人士分析說,當今中國已經與50年前「文革」爆發時的政治環境、社會環境完全不同,人心已變,民智已開,主管宣傳的人其實對此心知肚明。但宣傳口仍然故意要大搞個人崇拜這一套,將習塑造成「毛澤東第二」,其手法已經非常露骨,明顯是背後居心不良的人在利用民眾對文革的反感與恐懼來損毀習近平形象。

習面對左右夾擊 需另尋出路突圍

美國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東方又紅》這個東西一出來,影響太大。雖然在中國大陸被封掉了,但在YouTube上還可以看到。對中國老百姓而言,這是把習近平和「文化大革命」聯繫起來,由此造成相當負面的影響,是在情緒上對習近平徹底定位。這不是一個邏輯問題,而是一個情緒問題。習近平的形象大打折扣。習近平和習近平的班子對此都非常惱火。

這種「高級黑」,背後應該是江派策劃的,目的是要權,並把採用的手段推到極端去,造成習近平面臨非常非常被動的處境。江派實際上是同時從左和右兩個方面針對習近平,動搖他現在的做法。江派操縱這個事情,顯得非常熟練,現在已經帶來了非常惡劣的影響。江派為了阻擊習近平,甚至把習近平比作薄熙來。習近平面對這種左右極端的夾擊,非常難搞,原來的那一套,已經做不下去,內外交困,要想突圍,必須走另外一條路。


《東方又紅》這種「高級黑」,習近平面臨左右夾擊。專家呼籲習近平要想突圍,必須拋棄共產專制,帶領中國走自由民主之路。圖為羅瑞卿之子羅宇。(新紀元)

就在3月10日,美國之音刊登對旅居美國的中共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羅宇的專題採訪。

1989年「六四」鎮壓後脫離中共體制的羅宇,蟄居海外26年,直到去年,不僅出版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而且連續發表致習近平公開信,勸其放棄一黨專制,順應世界潮流,帶領中國走自由民主平等之路。

報導稱,習近平和羅宇的父親在毛澤東時代都官拜副總理。毛澤東發動的文革鬥倒了他們的父親、摧毀了他們的家庭。羅宇認為,共同的苦難經歷應該讓習近平能接受他的忠告:「他老爸實際上就是感到毛的一套行不通,必須多點人性,這個應該對他有影響的。」

羅宇認為,習近平應該自己想清楚,主動走自由民主之路是他的最佳選擇,也是中華民族之福,「社會付出的代價也最少,人民也最少受苦,他自己和他的家庭也能夠安好、平安,他自己想清楚了,把中國引入民主政體、引入世界民主大潮,這是最好的形式。」


羅宇認為,中國共產黨已經全都腐敗,習近平唯一的路就是把中國引入民主政體、引入世界民主大潮。(Getty Images)

他認為,對習近平而言除此之外別無他途,「因為中國共產黨已經全都腐敗了,而且從歷朝歷代來看這種買官賣官進入官僚體系的話那就完蛋了。」

當被問道:習近平沒有第三條路嗎?他肯定地回答:「沒有第三條路。」

新疆媒體攻擊習 背後或藏政治圖謀

如果說《東方又紅》還只是暗藏殺機,背後的操縱之人還有所顧忌,把自己的身分深藏不露,那麼3月4日新疆媒體「無界新聞網」發表攻擊習近平的文章,則可以說是直接對習近平進行赤裸裸的「逼宮」了。

據海外中文媒體報導,新疆自治區政府主管的「無界新聞網」日前突然轉發一封要求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目前事件並未結束。消息人士稱,3月4日「無界新聞網」發出有關公開信後,儘管網站和網管部門迅速採取拉閘斷電的方式進行應急處理,但仍沒能阻斷外界的關注,有關截圖被海外轉發,造成重大政治影響。


3月4日新疆政府主管的媒體突然轉發一封攻擊習近平、「逼宮」的文章,背後或藏政治圖謀,目前事件並未結束。左為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網路截圖)

消息指,國家網信辦向網站主管部門新疆自治區外宣辦查問時,新疆方面初時報告是「遭駭客攻擊」,並以時間上被「無縫轉發」為理由,力證是「境外反動網站配合駭客,有預謀、有目的、有計畫的攻擊的行為」。

不過,國家網信辦的技術專家對「無界新聞」服務器(設在北京阿里巴巴的機房)的相關技術分析,並沒有發現駭客攻擊的痕跡,而阿里集團的服務器號稱是「中國最安全的」,故基本排除了事件是駭客行為,懷疑是網站內部「有鬼」,可能有人利用職務之便,從境外網站轉貼這封公開信。

消息人士指,北京高層對事件十分重視,批示中宣部、國家網信辦進行調查處理。「無界新聞」的執行總裁歐陽洪亮要就事件作深刻檢討。

消息指,「無界新聞」的執行總裁歐陽洪亮是新疆書記張春賢妻子李修平的好友。

「無界新聞網」隸屬無界傳媒,該傳媒掛在新疆外宣辦下,由財訊集團聯合新疆和阿里巴巴三方共同投資,首期投資逾億元,總部在北京,目前已延請逾百名編輯記者加盟。而財訊集團大老闆王波明與中信證券前董事長王東明是親兄弟、太子黨。中信證券因去年股災,8位高層被查處,王東明被迫辭職。

消息指,事件的敏感度不在公開信本身,而在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當局非常警惕公開信事件背後是否有政治圖謀,是否與某些政治勢力有關。

張春賢是周永康主掌中央政法委時,於烏魯木齊「七五」事件後,獲周提名從湖南省委書記任上「臨危受命」調任新疆書記的,而張春賢與周永康搭上關係,則是張的妻子、中共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前主持人李修平通過周永康的後妻、中央電視臺前記者賈曉燁搭橋。

消息人士指,張春賢不但與周永康有關,與令計劃也有說不清的關係,屬習近平、王岐山眼中的「四不清」人物,這兩年一直要「配合」中央專案組調查。

據港媒《明報》3月13日報導,京城耳語,正在北京參加兩會的張春賢連夜召集祕書及新疆宣傳部長李學軍等人緊急商談,布置搜集輿情,欲將影響控制在最小範圍。

報導稱,中共網信辦已以緊急輿情的方式報告習辦。翌日習獲知事件,但暫不明反應,為此網信辦主任魯煒亦頗為焦慮。報導說,目前,中宣部長劉奇葆、國務院新聞辦主任蔣建國及魯煒已負責調查,相關報告或於兩會後呈到習案頭。

3月8日下午,中共人大會議新疆代表團開放媒體採訪。據港臺等媒體報導,針對媒體提問是否支持習近平的領導,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僅稱「再說吧」。不過,相關報導隨後被迅速刪除。

江派媒體稱「倒習聯盟第一槍」

3月7日,有江派背景的海外媒體將此形容為「倒習聯盟第一槍」。報導稱,各種政治勢力已經在考慮提出各種方案來制約習近平,給習近平削權,甚至用對付赫魯曉夫的方式,把習近平趕下去。


3月7日,有江派背景的海外媒體將公開信稱為「倒習聯盟第一槍」,要把習近平趕下去,反映權爭激烈。(大紀元合成圖)

報導還誇張地稱,目前,把習近平趕下臺的力量正在集結,力爭共推弱主,在中共19大上倒習,取代習近平。從這個架勢看,今年的北戴河會議前,習近平的處境非常艱難。

3月10日,法廣報導引述中國問題專家林和立的言論,稱現時的輿論戰有不同集團「攤牌」的徵兆,但是否會真的「攤牌」,現時仍難以估計。林和立稱,國內出現要求不同領導人下臺的聲音,反映權爭激烈,已是劍拔弩張。

不過,港媒分析認為,網上出現的倒習輿論,雖然反響比較大,但沒有多大殺傷力,「毋須大驚小怪」。

《蘋果日報》刊發李平的文章稱,有官方背景的「無界新聞」被轉貼〈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公開信,引發中共黨內出現反習聯盟的猜測。其實,這類公開信不論是否言之有物,在中共權鬥歷史上時有出現,況且,把中國股災、救市不力都歸咎於習近平,也不見得公平。

學者何清漣諷刺道:「可惜的是:這封信在海外廣為流布,但不管在哪個網上,都沒有倒習同盟的一個具體人名。以至於想參加倒習同盟的各路人馬,找不到接頭人,找不到組織,急哪。」

「六四」領袖推測 倒習公開信作者

據《蘋果日報》3月6日報導,有消息人士稱,網站是於當日凌晨時分被駭客入侵,並且上載該文章,他批評駭客選在「兩會」開幕的時間攻擊「用心夠險惡」。消息人士又指駭客在凌晨零時於「無界新聞」上傳,而海外知名網站亦於同一時間發布,一秒不差,「配合夠默契」。

據外媒報導,參與投資「無界」的新疆政府長期以來被江派人馬把持。「無界」此次刊發倒習公開信,是否駭客所為,還有待證實。

該《蘋果日報》報導中所說「海外知名網站」,即參與網。該公開信在參與網上顯示為「參與首發」文章。而網上流傳的「無界新聞」刊發的公開信網頁截圖顯示,是「轉載」自參與網。

3月8日,參與網主編蔡楚向美國之音表示,該公開信是「從編輯部的常用信箱和我私人的信箱裡面收到了這個投稿」,然後刊發的。

不過,3月6日,「六四」學生領袖劉剛發表的博客文章〈誰編造了要求習近平同志辭職的公開信?〉中稱,從公開信署名的日期和參與網的刊發時間推斷,「蔡楚本人一定知道誰是這封信的始作俑者!或者蔡楚就是這封公開信的共同作者!」


3月6日,「六四」學生領袖劉剛發表博客文章推斷「參與網」主編蔡楚本人或為這封公開信的共同作者,蔡並利用推特炒作這封公開信的截屏。(新紀元合成圖)

該博文稱,「蔡楚自從在參與網站發布了這封公開信,每天就開始上網四處轉發、炒作這封公開信。」博文中還登載了「蔡楚利用推特炒作這封公開信的截屏」。

博文分析,從推特截屏中看,最關心這封公開信的人是網名「北風」的溫雲超,他在時刻關注發表了這封公開信的「參與」網站、明鏡博客網站、博文網站(即《博訊》)、「無界新聞」網站,「這表明就是溫雲超本人向這些網站發了這封公開信」。

博文還對比了溫雲超「曾經編造的另外兩封類似公開信」的筆跡、筆紋、文風、作風、習慣,斷言北風溫雲超極可能就是這篇倒習公開信的作者。
值得注意的是,劉剛博文中提到的明鏡、博訊等海外網站,都被指有江派背景。

習近平只有跳出體制 才能解決問題

石藏山分析認為,要求習近平下臺的公開信在「兩會」期間發表出來,顯得非常敏感。估計「無界新聞」是被駭掉了。也有可能是江派在內部搞的鬼。無論這封公開信的作者是誰,服務器有什麼問題,最終的調查得到什麼結果,但這封信所說的內容確實代表了中共黨內一大批人的想法。很多中共官員認為,習近平現在這樣搞不行。因為習近平反腐和改革觸動了各派的既得利益,這些既得利益集團就會變著法子給習近平添亂。

石藏山說,江派只是一個符號,有既得利益的是整個共產黨的系統。習近平既想把整個體制扭轉過來,又對那個體制有感情,那麼他要面對的反擊力量就不是一般的大。有人說,把江澤民抓起來,問題就解決了。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因為中共體制是非常龐雜的。

在歷史上,那些開國皇帝,最早是他控制體制,維持權力;但到後來,都是體制控制皇帝。現代社會這個變化進程更快一些。在古代,某個王朝一般經過100多年,社會就會出現這樣的變化。如果哪個皇帝運氣好,天災人禍少一點,那他還能做一點事,史書就會把這叫做「某某中興」,但大部分情況是改革改不下去,只能不斷拖延,最後是改不了的。因為系統的力量是非常龐大的。習近平想往前做,遇到的阻擊會非常巨大。當他集權到一定程度,他會發現,他遇到的問題,遠遠比其集權所得到權力能解決的問題來得嚴重。那個時候,他才會考慮跳出這個體制。這個情況可能很快會出現,大概就在這幾年。

臺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也認為,習近平是真的想改革。但改革派很容易陷入進退失據的境地。在歷史上,改革派和守舊派博弈,改革派一般是少數派,從來都是異軍突起,但不是直線前進,而是有些改,有些不改。就像18屆三中全會公告中提出的第6條,第7條和第11條,要搞城市化等,但很難做,只能反貪腐,其他的做不了。有些事情,習近平一直想做,但權力不在自己手上,他就推出各種小組奪權。但他每集權一次,就遇到更加嚴厲的阻擊。反對的力量太隱晦了,江澤民本身已沒有實權,但他所代表的利益集團,阻擊力非常大。習近平被迫集權,但改革不會成功。最後問題解決不了,習近平只能被迫民主化,被迫解散中共。


習近平反腐和改革觸動了各派的既得利益者給習添亂,有既得利益的是整個共產黨的系統。習只能被迫民主化,解散中共,才能解決中國社會問題的。(大紀元)

明居正得出的結論是:即使習近平集權成功,抓住了所有的權力,中國的問題還是解決不了,因為問題不在於敵手,問題在於體制本身。所以,習近平不動體制,是解決不了中國社會的問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