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陸第九屆律師代表大會保密性強,被律師們譏笑為祕密大會。圖為2005年9月29日北京法院新大樓揭幕。(Getty Images)

3月30日,大陸第九屆全國律師代表大會召開。由於事先保密性強,一些大律師都表示不知情。官方此做法遭到詬病,被形容為祕密會議,並被律師們扒出隱情。兩天後此代表大會再爆暗箱選舉醜聞,一名主席團成員當場憤而退出。

文 _ 駱亞

律師質疑:全國律協變祕密組織?

3月30日,大陸第九屆全國律師代表大會「祕密」召開的消息在律師群廣傳。據悉全國律師代表大會五年一度,由於此次會議事先沒有透風,媒體極其低調,顯得頗為神祕。不僅外界不清楚,很多律師也稱不知情。

有律師專門撰文「熱烈祝賀全國律師代表大會祕密召開」,並對此進行介紹。該律師表示,在會議召開當天,自己在百度上查找一下,「居然找到的都是第八屆律師代表大會之前的消息,這次召開的第九屆全國律師代表大會,居然連隻言片語也沒有。」


大陸第九屆律師代表大會,不僅外界不清楚,很多律師也稱不知情。有律師專門撰文「熱烈祝賀全國律師代表大會祕密召開」。(網路截圖)

律師調侃稱,如今的媒體太勢利,律師無權無勢的,所以開這麼個全國性會議也不報導。就是律師協會的「中國律師網」也沒有消息。

律師質疑:「一個全國性的代表大會,居然還做得如此的保密——這不由得讓我浮想聯翩啊:咱律師協會,啥時候變成祕密組織了?!這個代表是如何產生的?既然是全國律師的代表,律師們知道嗎?」

該律師在網上費了很大功夫,終於找到一份中華律師協會的文件《關於召開第九次全國律師代表大會的通知》,上面明確表示:第九次全國律師代表大會擬於2016年第一季度在北京召開。代表、候選人的產生辦法規定:「各省(市、區)律師協會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律師協會按照司法部的要求,分醞釀人選、正式推選、人選公示三個階段推選大會代表、理事候選人。」

律師恍然大悟,原來這個所謂的全國律師代表,其實不關全國律師的事。

「熱烈祝賀代表大會祕密召開」

當晚10點左右,大陸一家中級法院顯然也看不過眼了,也通過官微在社交媒體上跟蹤表態:「熱烈祝賀全國律師代表大會祕密召開」。

一些律師次日轉發了這條微博截圖並進行嘲諷,開口大笑的臉譜在網上被刷屏。北京一家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律師廖睿回應說:「第九屆全國律師大會『祕密』召開,都成一個國際笑話了,連法院也忍不住要嘲笑了。那些以各種手段弄的全國『優秀』律所、『優秀』個人,你們捫心自問一下:你們配嗎?!讓律協、律師成為國際媒體嘲笑的對象,你們這些『勾兌』律師罪莫大焉!」

有北京律師回應,連陶景洲大律師都不知道召開律師代表大會,難怪福建地方法院祝賀該會議「祕密召開」!

北京的刑辯劉律師也表示,「律師大會召開我毫不知情,朋友圈其他律師似乎也都說不知情,看來司法部要悄無聲息地謀劃新的大業了。是冬天還是不是冬天,朋友們等著瞧吧!」

記者查詢發現,這家中級法院的「祝賀」微博已經被刪。開幕當晚臨近9點,澎湃網轉發了來自《法治中國》的報導——「中央政法委全體委員悉數到賀第九次全國律代會:史上首次」。

素來要搶占輿論高地的黨媒新華網,卻在當晚10點43左右才發表題為「孟建柱在第九次全國律師代表大會上講話勉勵廣大律師」的報導。通篇簡單羅列孟建柱的講話外,在最後加了一句:郭聲琨、周強、曹建明出席會議。

律協候選人暗箱操作 遭當場抵制

大陸《民主與法制》總編劉桂明4月4日在微信公眾平臺上報導一名吉林主席團成員憤而退出第九屆全國律師代表大會主席團的內幕。

作者披露,本次全國律師代表大會上,在全國律協換屆選舉後,不少參加此次換屆大會選舉的律師代表,對此次大會的選舉程式提出了質疑,有的對大會安排的理事候選人表示不解。他們還向其爆「猛料」稱,會上出現令大會組織者非常尷尬的一幕。

據爆料人透露,4月1日上午,大會進入常務理事會選舉環節。由大會主席團醞釀候選人名單,隨後出現了此前任何一次換屆大會中從來沒有的一幕:來自吉林的一名主席團成員首先對程式提出了異議,認為其存在嚴重瑕疵,給各位主席團成員提供候選人名單只提前半小時,應該是前一天晚上提供。他強調這已失去了主席團成員的意義,隨後「拍案而起、摔門而走、揚長而去」。

代表選舉暗箱操作 成「商品」交易

作者翻出該名吉林主席團成員律師幾年前發表的文章,討論律師代表的義務,並從文章中找到了答案:「讓誰當代表,誰能當代表變成了『商品』進行交易。在少數地區,候選人是誰,候選人由哪些人組成在選舉結果沒出來之前對外界都是嚴格保密的,下級代表也只能在投票前的48小時之內看到上一級代表候選人的名單,就連這份名單都作為機密材料會後還要收回,不得由代表保存。」

他還表示:「在有限選舉權內,還不允許代表聯名推薦上級代表候選人。用這種方式『選舉』出的絕大多數代表為公司老闆和地方各界的領導。」

他認為這種選舉方式不但違法,也是人大代表選舉中「權」、「錢」交易腐敗的根源之所在。百姓對這種暗箱操作意見特別大,因為這類代表只知對「上」負責,而不是老百姓的代表。


律師代表選舉暗箱操作不但違法,也是人大代表選舉中「權」、「錢」交易腐敗的根源之所在。(AFP)

不到一天,發表在微信平臺上的此文即被刪除,但已在律師群體中廣為流傳。

對今次律師大會出現的一幕,重慶鄭建偉律師悲哀地表示,律師團隊尚且如此,法治何來?!

張庭源律師也表示認同:「法律人的選舉都無視應有的公平、公正、公開的程式,遑論依法治國乎?」

北京的周澤律師同樣表示:「律師協會都暗箱選舉,還能寄望他們像律師協會章程規定的那樣,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正義?」

北京的李方平律師也表示,律師界整體猥瑣,難怪這麼多大牌律師去巴結司法廳局長,律師處處長,律協祕書長。大牌律師沒有獨立人格,會長、理事、評優有何意義?還有律師認為,這是律師行業的恥辱與悲哀。

北京楊學林律師在網上公開表示:「建議(律協)會長、副會長引咎辭職。」

律師大會祕密召開 律師不知情

大陸余文生律師向大紀元記者表示:「這個律師代表大會召開了,我們才知道,我作為律師、作為律師協會的會員,我都不知道要召開大會。這個會議能讓人信服嗎?它是祕密召開,在現有情況下還搞地下黨那一套,那沒有意思。難道他們還想延續原來的道路?所以我覺得這個律協可以說是騙人的、瞎掰。」


在中共治下,律師維護正義就要做好坐牢的準備。圖為2015年10月9日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等團體在香港中聯辦外敦促中共立即釋放「709大抓捕」被捕維權律師。(AFP)

他還表示:「在中國做律師本身就是很悲哀的一件事,如果你堅持正義,牢房等你,如果你不堅持正義,只想掙錢,哪行。因此包括我在內的一些律師,我們都準備隨時坐牢,可能哪一天警察來敲大門。」

大陸陳建剛律師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以及一些熟悉的律師朋友,對於這種官辦的、沒有任何民主程序、甚至不遵守他們自己制定的規則、甚至是祕密的會議,第一,我們不信任,第二,我們根本不關注,愛怎麼搞怎麼搞,在一個專制國家發生什麼樣的事情都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