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窗外的春光正好,邀上三五好友,一同春遊去。(AFP)

窗外明媚的春光,喚人約上三五好友同賞春景。春遊,古人的創意不比今人少。賞湖光山色、綠樹桃花、野炊、採摘百草、狩獵、放風箏,可以「千騎試春遊」,還可以「畫船聽雨眠」……

文 _ 禾月

春回大地、萬物復甦,看那大雁南來,楊柳帶綠,脫下了大棉襖,是否想擇一良辰吉日,邀三五好友,舒展困頓一冬的筋骨,尋覓一春遊的好去處?春遊如此風雅之事,當然不僅要賞玩盡興,也要清新不俗,彰顯風格。

翻閱古籍會發現,中國古人春遊的雅興不輸今人。

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一天,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四人侍坐孔子之側,孔子問他們四人的志向。子路、冉有和公西華分別說了各自治國的想法,輪到曾皙時,他站起身來說道:「晚春三月,換上了春天的衣服,與五六位成年人、六七個少年人,在沂水岸旁洗淨頭臉手腳,在祭天求雨的地方吹吹風,一路歌唱而回。」孔子聽完,長長的歎息一聲,說:「我與曾皙想的一樣啊。」

在山水清明之處,與志同道合的好友相聚;在敬拜神明之地,得到心靈的洗滌昇華,天高地闊,山風呼蕩,即使甚麼也不做,也足以使心境煥然一新,歌詠而歸了。

雖無絲竹管弦之盛,
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東晉永和九年,三月初三,暮春之初,時為會稽內史的王羲之,邀請謝安等多位好友一同到會稽山陰的蘭亭過修褉節。他們引水環繞為渠,列坐於旁,以觴盛酒,置於水中,由其順流而下,停於某處,便由人取飲。曲水流觴,飲酒賦詩。他們述遠志於辭章,興感宇宙之浩瀚、萬物之繁盛,悟人世之無常。一觴一詠,得佳作三十七篇,彙編成集,即為《蘭亭集》。王羲之趁著酒興,展袖揮毫,為此集賦得一篇序文——〈蘭亭集序〉。


〈蘭亭集序〉,神龍本,普遍認為是最接近原本的複製本。(維基百科)

這次歷史上著名的春遊,留下了千古名篇、名帖〈蘭亭集序〉。正如文中所說,即使沒有絲竹管弦相伴,然而飲酒賦詩,唱和相得,足以抒發胸懷,暢敘幽情。於山水幽靜之地,棄捐俗世冗雜,靜觀天地萬物,也「足以極視聽之娛」;體察古人胸懷,或許也會「若和一契」,於人生有一兩點所得。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

如果你喜好熱鬧,覺得以上兩種春遊太過清幽,我們不妨去看一看唐時的曲江,那真是繁華燦爛的好去處。杜甫〈麗人行〉詩中描述的楊貴妃姐姐出遊時的盛況,我們今天還可在唐張萱〈虢國夫人遊春圖〉中窺見一斑。春光明媚,春衫正薄,若你「春風得意馬蹄疾」,便可「一日看盡長安花」(唐,孟郊〈登科後〉)。


宋代李公麟畫作〈麗人行〉。(維基百科)

《開元天寶遺事》記載,「長安春時,盛於遊賞,園林樹木無閒地。」此時的長安城,上至王侯貴族,下至尋常百姓,紛紛來到城南曲江,設圍帳、陳座具,品酒歡宴。人群中有賞花鬥花、賦詩問答的,還有舞蹈舞劍、彈琴吹笛的。當然,長安城中有名的小吃也不會缺席:湯水可煮茶的蕭家餛飩、白瑩如玉的庾家粽子、色澤鮮麗的櫻桃饆饠、冷胡突、熱洛河(《太平廣記.名食》)等等不一而足。不用特意相邀,便可會親訪友:「上巳曲江濱,喧於市朝路。相尋不見者,此地皆相遇。」(唐,劉駕〈上巳日〉)。人群熙熙攘攘,真是摩肩接踵:「日照香塵逐馬蹄,風吹浪濺幾回堤。無窮羅綺填花徑,大半笙歌占麥畦。落絮卻籠他樹白,嬌鶯更學別禽啼。只緣頻燕蓬洲客,引得遊人去似迷。」(唐,章碣〈曲江〉)

《開元天寶遺事》中也記載了許多曲江春遊的異聞趣事。長安仕女們遊春時,遇名花則在草地上設席而坐,將紅裙相連插掛做成帳幕;她們鬥花興緻盎然,各個插戴名花,以奇花多者為勝。仕女們為這場熱烈的比賽也是準備多時:家家以千金購買名花小心培植,以備春時之鬥。有個叫霍定的年輕人,豪擲千金募人竊得王侯貴人庭院中的蘭花,插在帽子上拿到綺羅叢中,引得仕女爭相購買,向他拋擲金錢無數(《雲仙雜記.卷四》)。

長安俠少們特選矮馬,裝飾以錦韉金鞍,結朋連黨遊於花樹之下,還令僕從拿著酒皿器具相隨,見到美麗的園林便駐馬飲酒觀賞。曲江也是士大夫們談詩會友的好地方,白居易和元稹、杜牧和韋莊,時稱「元白」、「韋杜」的經常來此相聚。學士許慎選,別家的春遊圍帳皆設座具,唯有他設宴不設席,而差童僕收集落花鋪於座下,做成天然「花裀」。這繁花燦爛、爭奇鬥妍的春天的曲江,當真是紅塵第一熱鬧之處,難怪時人歌曰:「春光且莫去,留與醉人看。」(唐,〈曲江遊人歌〉)。

窗外的春光正好,是否恨不能穿越時空,也參加一次唐人的曲江遊春?沒關係,邀幾位至情至性的好友,在繁花樹下歌詩相和、把酒談春,或在人聲鼎沸的市集尋一處別緻小攤落座,一碟時蔬,就明媚春光,也是別有一番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