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月5日,中共前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涉嫌「受賄犯罪案」已偵查終結,移送審查起訴。(大紀元資料室)

中共新華社4月5日報導,中共軍委原副主席郭伯雄涉嫌受賄犯罪案偵查終結,移送審查起訴。報導證實郭伯雄涉嫌賣官,為他人職務晉升或調整提供幫助,直接和通過家人收受賄賂,數額特別巨大。

報導還稱郭伯雄對涉嫌受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文 _ 唐青

捉鱉行動

2015年7月30日,習近平當局公開郭伯雄案。官方通告顯示,2015年4月9日,中共中央正式決定對郭伯雄進行調查。

2015年4月10日,郭伯雄夫婦被北京軍方轉移至一個祕密駐地。幾個月前郭伯雄已被監視居住。據稱,軍委紀委、軍檢察院、總政保衛部等部門,4月10日共派出十多輛軍車包圍了郭的住宅。先是將郭夫婦帶上車押走,然後留下數十軍人查抄,部分家具由卡車運走。目擊者稱,北京萬壽莊一帶10日戒備森嚴,車隊疾馳而去。抓捕郭伯雄行動「動靜很大」,因此北京政界知道的人不少。

內部通報

2015年5月11日,中紀委、中央軍紀委就郭伯雄被調查的情況向中共政治局、國務院、人大常委會黨組、政協黨組、中央軍委、中共軍隊四總部作了通報,郭伯雄被指有「十大罪狀」。5月25日,通報下達到省部軍一級黨委。

據香港《爭鳴》雜誌報導,通報中關於郭伯雄十個方面的內容是:

1. 郭伯雄「違紀、違法及犯罪」問題十分嚴重,政治局批准立案審查。

2. 郭被調查期間玩弄花招,搞「攻守同盟、毀滅文件和有關罪證」。

3. 郭以自殺抗拒調查。

4. 初步查證郭伯雄與徐才厚等人涉及買官賣官。

5. 軍用土地轉讓民用時,郭曾三十多次收受巨額賄賂。

6. 郭指使有關領導部門篡改軍事訓練、軍事演習的考核成績。

7. 郭利用職權,為親屬、原屬下在地方工程建設項目取得「非法、違法」利益。

8. 2013年3月退休後,郭伯雄到處串聯活動刺探中紀委、中央軍紀委內情,與被調查的部下搞串聯活動,轉移不法資產。

9. 徐才厚被調查期間,郭曾七次到徐寓所通風報信,要求徐頂住,他會在內部活動,力保徐免於被追責。

10. 郭任副總參謀長、中央軍委常務副主任、中共軍委副主席期間三次搞婚外情並被舉報,郭為此兩次作檢查。

據悉,調查郭伯雄的專案組主要人馬來自原徐才厚的專案組成員。

2015年7月30日《星島日報》報導,習近平親自在中共政治局會議上,拍板公布郭伯雄案,昭示「暴打軍老虎」的決心,同時顯示反腐打虎未結束,駁斥外間種種傳言。官方當晚發布郭伯雄被查通告,這隻超大碼的「郭氏靴子」終於落地。

猜謎高潮

騰訊財經《棱鏡》說,對於郭伯雄的調查從2014年上半年即已開始。

最初的跡象是2014年7月,郭伯雄發跡的蘭州軍區進行人事大調整。2014年12月,蘭州軍區副政委范長祕被軍方立案偵查。同月,郭伯雄原祕書劉志剛不再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履新濟南軍區副司令員。

2015年3月2日,軍方對外公布郭伯雄之子郭正鋼因涉嫌違法犯罪,2015年2月軍事檢察機關已對其立案偵查。


剛晉陞少將,並被提拔為浙江省軍區副政委的郭伯雄兒子郭正鋼於3月2日落馬。(資料圖片)

3月9日,朱德外孫、軍隊裝備學院原副院長劉建「兩會」期間對郭正鋼落馬評價說,「父母是第一任老師,孩子沒有教育好,父母也難脫其咎。」

郭正鋼第二任妻子吳芳芳,憑借郭正鋼等軍方關係經營牟利,五年半時間內卷走15億人民幣。為此,商戶集體上門討債、抗議,甚至在軍區門口喊出「郭正鋼還錢」。

請君入甕

香港《爭鳴》透露,對郭伯雄的祕密調查早就開始。2015年3月初經中央政治局批准,中紀委、中央軍紀委通知郭伯雄即日起對其展開調查,並宣布若干條規則。郭伯雄當即立下三條保證:

1. 保證無條件遵守執行中央展開調查的決定。

2. 保證在調查、審查期主動、誠懇配合,爭取得到寬赦。

3. 保證在調查、審查期不會作出任何不合作的行為及自傷、自殺、自絕的違法、犯罪行為。

3月5日至4月25日期間,郭伯雄向中央政治局、中紀委、中央軍紀委遞交了五份檢查、交代書。

7月30日郭案公布後,《棱鏡》調侃,郭伯雄在一夜之間,完成了「宣布被調查、開除黨籍處分、移交司法」這「三步走」,而郭的同僚徐才厚花了七個月才完成。

密探徐才厚

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2014年6月30日被公布落馬後,郭伯雄要出事的傳聞不斷。當年7月甚至傳出郭伯雄化妝出逃的消息,網友PS出郭伯雄身著軍裝化妝成女人的圖片。雖是笑話,卻反應出郭伯雄想逃想抵抗的狀態,內心焦急。

徐才厚買官賣官早就是黨內、軍中公開的祕密。中共軍中實行所謂的「雙首長」制,主管作戰的「軍事首長」排名在「政工首長」之前。因此,晉升將軍一定要經「軍事首長」郭伯雄和同任「政工首長」的徐才厚二人同意簽字,方能過關。所以徐才厚賣軍職「郭伯雄也有一半」。

徐才厚的交代給了郭伯雄致命一擊。據《爭鳴》雜誌2014年9月披露,徐才厚在調查中交待,他曾與郭伯雄訂立過「攻守同盟」。

徐才厚出事後,郭伯雄非常緊張。從2013年9月下旬至2014年2月,郭伯雄先後4次以探望為由到301醫院及徐才厚寓所,通風報信,告知當局對徐才厚進行審查的內情,並要求以攻守同盟渡過難關。

後徐才厚交待,郭伯雄每次來探望都隨身帶偵防竊聽儀器,證實無竊聽後,才和徐在房間陽臺上交談。郭伯雄提示徐才厚:
「問題到此為止,沒犯上天條,不至於坐牢。」「問題越扯越多、越遠,沒個底,會牽連更多人,問題會更複雜。」「軍隊上層出問題,只要不是亂軍叛國,不會移交法庭的。更何況你已患絕症。」

「我(郭伯雄)會在內部活動,做做工作,爭取作黨內、軍內紀律處分。」郭伯雄對徐才厚發誓:「我不會在你身上踩一腳,你要頂住壓力,壓力再大也有時間性的。」

郭伯雄還授意徐才厚寫信給江澤民、胡錦濤,表達自身處境等。

大陰謀集團

郭伯雄和徐才厚為什麼要架空胡錦濤?這要從江澤民說起。江澤民戀棧權力,尤其是在99年鎮壓法輪功之後,騎虎難下不敢放棄權力。江為了打倒法輪功,不計後果地迫害法輪功民眾,密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甚至活摘器官。江知道欠了血債,因此在中共權力中心賴著不下,同時尋找自己的代理人,以躲避清算。

在2002年中共16大上,江澤民從總書記位置退下來,將七常委增至九常委,塞入政法委羅干、宣傳口李長春,同時使九常委分權,各管一攤,架空胡錦濤和溫家寶。這就是外界所說的「九常委制」。

江澤民還嫌不夠,又指使張萬年、郭伯雄等發起準軍事政變,在中共16大主席團常委第四次會議上,逼胡錦濤同意江澤民留任軍委主席的臨時動議。

2002年,江澤民從總書記位置退下來時,讓心腹郭伯雄當了軍委副主席。2004年,江澤民從軍委主席退下來時,他又把徐才厚推上軍委副主席的位置。這樣,郭伯雄、徐才厚兩個軍委副主席代江在軍中掌握軍權,架空胡錦濤,同時監督「九常委」分權的機制按照江的意思實行。周永康的政法委能順利發展成為第二權力中央,不能說沒有郭伯雄、徐才厚兩個副主席「保駕護航」的「功勞」。


周永康的政法委成為第二權力中央,與郭伯雄、徐才厚兩個江派軍委副主席的運作直接相關。圖為2007年2月1日郭伯雄訪河北省石家莊武警某部。(大紀元資料室)

《爭鳴》文章說,郭伯雄、徐才厚兩名軍頭的真正罪行豈止是巨貪腐敗,他們的要害是昔日挾兵權自重,涉入了薄熙來、周永康等的圖謀政變案。

2014年有一篇廣泛被引用的博文〈徐才厚發跡史及其小夥伴們的勾當〉,裡面提到諸多江派高官組成的「大陰謀集團」。文章說徐才厚、郭伯雄利用軍中歌星湯燦的美色籠絡周永康等大批軍政人士,並點名谷(俊山)、(李)東生、焦利、(徐才)厚、(周)濱、郭(伯雄)、梁(光烈)、薄(熙來)、周(永康)、(劉)志軍、(許)宗衡等,可謂是軍界、政界要人薈萃一堂,蔚為壯觀。

文章還透露,18大之際,谷俊山落馬,徐、郭吃驚不小,害怕被供出,曾求教於江澤民。江安撫說「沒事」,並稱和胡錦濤達成共識「止於谷,不上追」。殊不知,習近平和胡錦濤也達成了共識「你查谷、我查上」。因此說,查谷是胡拍板決定,查徐是習的決定。

據英媒《金融時報》2014年4月1日引述知情人士透露,江澤民力保馬仔、阻撓習近平反腐,曾向習近平發出明確信號稱:這場反腐敗運動的步伐不能搞得太快。

據《前哨》雜誌披露,2014年3月,徐才厚、周永康遭祕密關押後,引發江澤民對王岐山大為不滿,親自出馬要求反腐「剎車」。據稱,王岐山並不買江澤民的帳,將他的「勸誡」給頂了回去。

香港《動向》雜誌2014年10月披露,江澤民提出「如本人沒有在中共組織上和經濟上有新的大問題,原則上不再搞審查、追究」等6條提議,以此希望習近平赦免其勢力的以往罪責。但提議被擱置。

2014年是江派「大老虎」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案情推進關鍵的一年,也是江澤民遭受重挫的一年。

郭伯雄落馬公布後一小時,大陸財新網發表長文透露,有鄉黨在徐才厚被抓後到北京看望郭伯雄,勸他早些把問題講清楚,爭取寬大處理。鄉黨回憶說:「他默然片刻,搖頭說,有一兩件事講不清楚。」

這「講不清楚」的事究竟是什麼呢?

地下盟主郭伯雄抗習計畫詳情

2014年3月15日,徐才厚接受當局調查,軍中由徐、郭互相鉗制的平衡局面被打破,原軍委第一副主席郭伯雄,成為軍中腐敗勢力的地下盟主。徐派人馬紛紛投靠郭伯雄。聚集在郭周圍的各種勢力,密謀展開對習近平反貪運動搞地下抵抗。

據「總政知情幹部」的一封網路舉報信透露,郭伯雄2014年祕密召見心腹商量策略,形成了比較一致的看法和計畫。大意是:
1. 習近平對軍隊運用各個擊破的戰術,今天先斬落「東北虎」,明天就要收拾「西北狼」。物傷其類唇亡齒寒之際,必須縝密籌劃主動出擊;否則,必然引頸受戮坐以待斃。

2. 習在軍內最大軟肋是沒有自己的人,我們的最大優勢是從上到下都有自己的人。四總部和各大軍區領導,跟我們的關係都很深,誰跟誰都不會真翻臉。因此加強團結比什麼都重要。

3. 習在全國反腐戰線拉得太長,得罪的人太多,終有觸犯眾怒之時,他不可能徹底得罪我們這些拿槍桿子的人。因此必須確立步步為營式全面防守戰略,以拖待變,以磨待變,穩住大局,軟抗到底,就有機會。

為此,郭給幾個鐵桿交待了今後一段時期內的行動策略:盡一切可能減輕和縮小徐才厚、谷俊山案衝擊範圍,保住人事格局等重大問題的「基本盤面」。

郭伯雄認為,徐、谷已成死老虎,需要盡快了結,所有涉及徐、谷案件的人和事都不要狠挖深究,不管他是不是我們的人都要保起來。對於原屬於「東北幫」的徐派人物,改換門庭來投靠的,一律都要熱情接納,引為兄弟,絕不可排斥怠慢歧視。大敵當前之際,必須同舟共濟,抱團取暖。

郭伯雄授意總政有關部門,對徐、谷案件的影響危害「定調」:徐、谷案件只涉及他們家屬、祕書等極個別人,已經清查清楚,馬上就要結案,絕不要影響到軍隊總體形勢評價、人事格局等「基本盤面」,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習近平的動作

2014年11月22日,一位剛退休的軍方高層人士向《匯報》透露,習近平早已下定決心徹底整治軍隊,徐才厚之後要被拿下的大老虎就是郭伯雄。「郭伯雄人馬要抓一批,換一批,大軍區級估計二至三人。原本放過郭伯雄,但現在查出的問題實在太多,很可能不得不抓。」


上一屆中共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已經死亡,郭伯雄去年7月30日被移送司法,4月5日偵查終結候審。(大紀元合成圖)

4天之後的11月26日,親習近平陣營的消息人士牛淚發文〈徐才厚話已說不清,因患癌被加急處理〉稱:「在幹掉徐才厚的同時,針對另一隻軍中『大老虎』的情況正在深挖……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我個人給出的時間應該是2015年8月(北戴河會議)前後。」

鋪墊在前,郭伯雄此後受到當局的審查、批評,一道比一道難過。

香港《爭鳴》雜誌2015年3月刊文稱,過年前官媒刊發中央「看望」退休高官的消息,其中包括郭伯雄。但郭是被王岐山、中辦主任栗戰書、軍紀委書記杜金才「看望」,簡單寒暄後,王岐山就切入正題,要求郭伯雄趁現在還留有時間,深入反思、檢查,交代清楚,爭取將功折罪。

據稱,郭伯雄在檢查中交代:除了在北京西郊分配的一座別墅外,他在蘭州、成都、廣州、深圳、南京、蘇州、濟南、青島各有一套別墅的業權,是由當地軍區分配的,據悉市價超過6000萬元;收藏贈送的名家油畫12幅、國畫12幅;在四家國有銀行開有12個帳號,本人姓名四個、其他八個是假名,等等。

但並沒有見到郭伯雄交代其背後的「大陰謀集團」勢力的報導。

郭伯雄一落馬,新京報微信「政事兒」便發文〈從習近平對軍隊的要求看郭伯雄被查〉,梳理一年來,習近平多次對軍隊反腐作出的要求。

文章指,習近平多次深入軍隊及軍隊院校和武警部隊,足跡遍及海陸空和七大軍區。視察中習多次強調軍隊反腐的問題。

2013年7月8日,在中央軍委專題民主生活會上,習近平講話時表示,「自己不檢點,不清爽,不乾淨,讓人家在背後指指點點的,怎麼去要求人家啊?沒法說,說了也沒用啊!」

自2014年11月新古田會議以來,習近平一年內三談徐才厚案。強調要嚴肅看待徐才厚案件,徹底肅清影響。

搞上江澤民仕途通頂

大陸微信公眾號「時局眼」提到「郭之所以能上位,與這個領導有密切關係」。

「郭伯雄當年在47軍任軍長時,新上任不久的時任軍委主要領導赴蘭州軍區考察。會上,該領導問如果手下軍隊需要全軍整裝備集體調動,需要多久的準備時間。當時,在座的多個軍頭均向軍委主要領導保證只需一天。只有郭伯雄詳細列出了期間需要的準備涉事巨大,一天絕無可能,需要三天時間。當時這個領導對郭的回答甚為滿意,郭由此步入快速上升通道。」

這裡說的「時任軍委主要領導」,顯然就是江澤民。


中共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落馬候審,清算江澤民的大門已打開。(大紀元合成圖)

財新網曾發長文《郭伯雄沉浮》,罕見點明郭伯雄向江澤民效忠的細節。文章稱,1990年7月,郭伯雄出任陸軍第47集團軍軍長。第一站就來到號稱是蘭州軍區第一團的步兵第139師第415團。郭伯雄對全團二百多名官兵講話,「他說要把415團的紅一連建成時任軍委主席江澤民五句話統領的免建團。」

腦子靈活、善於走上層路線的郭伯雄自然不會放過和江澤民親自接觸的機會。《江澤民其人》一書記載了一個細節。上世紀90年代初,有一天江澤民到陜西視察,順便去了47軍。江中午飽餐後要睡個午覺,郭伯雄一看機會難得,趕緊把士兵轟走,親自在門外站崗。

江澤民這一覺睡了兩個鐘頭,郭伯雄在外面百無聊賴,但連廁所也不敢去,怕江隨時醒來,就功虧一簣了。江睡醒後一推門,猛然看見一衛兵筆挺地立在門前,甚為滿意,但也有些奇怪,這兵咋這麼老啊?定睛一看,原來是47軍少將軍長郭伯雄。

江澤民到哪個軍也沒享受過軍長站崗的待遇,對郭頓生好感。於是郭伯雄之後的晉升之路一馬平川,在47軍任軍長三年,1993年12月升任北京軍區副司令員,躋身大軍區領導行列;1997年,升任蘭州軍區司令員,並在1997年的中共15大上被選為中央委員。1999年,郭伯雄再次奉調進京,任總參謀部常務副總參謀長,並在1999年9月的中共15屆四中全會增補為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當年9月,郭伯雄被授予上將軍銜。2002年,郭伯雄跳過總參謀長一職,率先晉位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

「兩面人」的心路歷程

郭伯雄一路拍馬、搞詭計、走上層路線升官,內心如何想?他和傅全有、張萬年、江澤民之間做了何種交易?外界很難知曉。

《南風窗》雜誌文章〈從郭伯雄看「窮二代」落馬官員的心路歷程〉,引起很大爭議,遭到官媒反駁,後來在網路上遭到部分刪除。從這篇文章的推理過程可以窺見郭伯雄等的心路歷程。

「幾個軍隊轉業幹部講,拿錢買官的現象早非止一日,甚至招女兵,也明碼標價。作為曾經的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具有惡劣的示範效應。」文章說:「只是,翻一下郭伯雄的人生履歷,我看到了一種熟悉的現象:和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萬慶良、劉志軍……(排名不按原來的官階分先後)一樣,他也是平民子弟,出生於農村,小時一家9口人擠在狹窄的平房內,衣服輪流穿。」

於是文章進行了情景想像:「沒有任何背景的平民二代,進入權力機構後,必須要當個孫子,面對上司,必須學會拍馬逢迎,遭到訓斥時還要學會忍。他必須找到一個靠山。總之,為了保護自己,為了上位,他必須對自己真實的情感、情緒進行深度壓抑。他還必須出賣自我。可以說,他廳長的位置,是靠殺自我換來的。這是一種沒有尊嚴的生活。權力場就相當於是一個黑箱,當一個平民二代從這頭進,從那頭出來時,很可能已經是另一個人了。」

「平民二代要在這個利益結構和等級秩序中攀爬上去,必須把原來的自我給踩死,這樣才能和利益結構、等級秩序同構,所以他有劇烈的內心衝突。

「在往上攀爬時,平民二代的心理和手段,看上去要遠比官二代難看,也會卑劣很多,也許他會把老婆都給領導供上。」


在江澤民貪腐治國下,作為「兩面人」,郭伯雄的手段無疑是最卑劣的之一,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出賣他人,出賣領導,出賣人格,最終走上覆滅之路。(AFP)

外界評議認為,並不是所有平民二代都是這樣。但是中共官場確實會把人從這頭推進去,那頭出來時,變成另外一個人。這是體制的邪惡,也是江澤民以貪腐治國多年造下的惡果。作為「兩面人」的郭伯雄,他的手段無疑是最卑劣的之一,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出賣他人,出賣領導,出賣人格,最終走上覆滅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