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過去一年裡,中共嚴密控制互聯網,隨意屏蔽,不願意把商業和國家安全擔憂區分開來。在全球最受歡迎的25個網站當中,有8個在中國被屏蔽。(Getty Images)

中共網路控制長期以來受到人權團體、企業和中國網民的批評。

正當中共為其互聯網過濾和屏蔽制度——也就是眾所周知的「長城防火牆」(GFW)成功擋住「西方侵蝕」洋洋得意之時,美國政府卻將中國的GFW列入「貿易障礙年度清單」。

文 _ 秦雨霏

中共嚴密控制互聯網 隨意屏蔽

臭名昭著的中共網路控制又從美國政府那裡贏得一個新的標籤:貿易壁壘。美國貿易官員首次將中共的「長城防火牆」(GFW),添加到貿易壁壘年度名單裡面。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3月31日發布的這份報告中說,過去10年裡,中共「長城防火牆」對外國供應商構成一個顯著負擔,損害了網站和用戶。

報告說,在過去一年裡,「網站被徹底屏蔽的現象似乎有所惡化」,在全球最受歡迎的25個網站當中,有8個在中國被屏蔽。

報告說,很多屏蔽似乎是隨心所欲的;比如,美國一家大型家居裝修網站,它似乎應該是完全無害的,卻被長城防火牆攔截。

《紐約時報》報導說,中共在互聯網上攔截一些最大的公司品牌,包括谷歌、臉書和推特。不論是通過屏蔽網站還是通過封鎖Gmail電子郵件,它損害了外國公司在中國做生意的能力。

最近幾年,中共和美國就科技領域的貿易發生衝突。去年,奧巴馬政府應美國企業團體的要求,反對中共的反恐法律。美國公司說該法律的目的是要將他們排擠出中國。中共隨後作出一些妥協。

但《紐約時報》報導說,美國勸說中共減少互聯網審查的任何努力很可能都是徒勞的。中共政府把嚴密控制互聯網言論視為關乎「國家安全」的大事,擔憂互聯網具有協助組織抗議和傳播異議的巨大能量。因此,中共對審查問題極少給予通融,傾向於封殺他無法完全掌控的互聯網媒體。

華府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中國研究主管司考特.甘迺迪說,美國貿易辦公室的舉動展示了中共和美國政府之間治國態度的鴻溝。他說,中共不願意把商業和國家安全擔憂區分開來。這種做法上的分歧不太可能在短時間內消失,不管美國如何強調這個問題。

中共審查應為貿易談判的核心問題

《紐約時報》報導說,中共的網路過濾製造了一個將中國跟世界其他地方隔絕的互聯網,違背了互聯網作為全球人類溝通管道的基本理念。批評者說,這種做法是反競爭的,阻止言論自由,並最終會通過限制獲取信息而損害中國經濟增長。

美國貿易官員過去也曾經審查長城防火牆。2011年,美國貿易辦公室說,中共的互聯網過濾器是一個商業壁壘,損害美國小企業。美國當時通過世界貿易組織(WTO)提交給中國一些正式問題,涉及什麼樣的法規決定了商業網站在中國的可用性,而這一論斷是其中之一。

美國一些最大的互聯網公司和外貿團體長期以來一直遊說美國政府把中共的審查制度作為貿易問題來對待。比如在2008年,谷歌副總法律顧問在參議院作證時說,美國政府應該將中共審查作為貿易談判的核心問題。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把中國的互聯網審查政策添加到其年度《貿易評估報告》(National Trade Estimate Report)中。全文於3月31日發布。


國際特赦成員2008年在悉尼舉行活動,呼籲推倒中共「長城防火牆」,要求中共停止互聯網審查。(AFP)

中國人網站投票反對互聯網新規

中共近日加強屏蔽外國網站的新規定讓中國老百姓如此憤懣,以至於他們利用政府提供的反饋網站,表達自己對長城防火牆的不滿。

中共工信部網站在3月25日貼出了收緊互聯網功能變數名稱監管的草案,並收集公眾反饋,雖然沒有多少人指望官員們會真正聽取民眾意見改變規定,但是許多中國網民還是湧向反饋網站,點擊「反對」鍵。

長城防火牆讓「嬉皮士」關心政治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引發人們憤怒的是新規定當中的第37條款,他禁止中國互聯網服務商提供國外域名或國外網址的連接。更大的擔憂是,中共當局不懈的加高長城防火牆,越來越讓中國網民們感到挫折。

王麗麗是上海一家國際貿易公司的營銷高管,同時兼職翻譯。她告訴《華爾街日報》,政府屏蔽許多外國網站的做法已經讓她的工作舉步維艱。當她去年翻譯一本有關摩洛哥的英文書籍的時候,她無法訪問維基百科和其他外國網站查資料。她使用的一系列VPN(虛擬私人網路)都被屏蔽。

王麗麗說,她原來是一個不關心政治或社會問題的「嬉皮士」,但是長城防火牆的限制改變了她的想法。

在一個公民沒有多少機會直接跟政府溝通的國家裡,像王麗麗這樣的網民把新規反饋網站視為一個罕有的向當局進言的機會,即使他最終是徒勞的。負責互聯網新規的工信部上周發布一份聲明,顯然是在回應眾人的批評,說受到質疑的第37條款不會導致加強屏蔽外國網站。

6億中國網民被孤立於全球

但是許多中國觀察者發現很難相信工信部的話,因為中共的互聯網控制最近已經越來越嚴厲。根據華府自由之家的民調,中國是2015年世界上侵害互聯網自由最嚴重的國家。這個民調從三個方面衡量一個國家的互聯網自由:訪問障礙,內容限制和侵害用戶權利。

中國被禁外國網站的名單有一長串,從谷歌、Gmail、臉書、推特、維基百科到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網站。根據Greatfire.org,一家監視中國網路審查的網站指,在1000家Alexa頂級功能變數名稱互聯網公司當中,有138家在中國被屏蔽。

其結果是,世界上最大的網民群體——6億3200萬中國網民——越來越被孤立於全球。許多業內人士和網民說,中國互聯網正在被圍成一個內部網。


中國是2015年世界上侵害互聯網自由最嚴重的國家,被屏蔽網站名單有一長串,6億中國網民越來越被孤立於全球。圖為北京一間網吧。(AFP)

長城防火牆影響中國企業競爭力

這讓許多不屬於政治異議人士的普通人的生活和工作遭受不必要的困難。一名深圳互聯網初創公司創始人告訴《華爾街日報》,像他們這樣的科技公司出於業務目的,需要建立他們自己的網路基礎設施,以訪問外國網站,包括流行的代碼網站Stack Overflow和GitHub,但是由於長城防火牆,他們很難訪問。

他說,對於個人而言,使用VPN翻牆就像支付一筆網路稅。而對於公司而言,翻牆影響競爭力和浪費資源。

一家北京大型保險公司的高管郝哈爾屬於「受夠了」的一族。本周巴拿馬文件洩漏轟動全世界,但是他卻無法痛快的閱讀有關中共最高官員的親屬控制離岸資產的消息,再次讓他感到鬱悶。巴拿馬文件的話題在中國互聯網上遭到嚴密審查。

郝哈爾說,他到工信部網站上對第37條款投了反對票,因為他擔憂他的兒子將在一個封閉的社會裡成長。他說,他想念谷歌,因為他從前使用他搜索工作方面和普通知識的信息。通過谷歌地圖,他可以找到他家鄉河流的源頭。他還使用谷歌街景來探索挪威的島鏈。

郝哈爾說,他感到谷歌給了他一雙「上帝之眼」。「不論你想學習什麼,谷歌總是為你打開一扇窗瞭望全世界。」

網友翻牆憤怒跟帖

A:在大陸就要用到蠻多的上網VPN工具~我去出差也是就買了商用的FlyVPN不然很多網站社交都要隔絕了。

B:美國前總統雷根生前最經典的一句話:「推倒這堵牆」!

C:一名共產黨基層官員的私下談話(部分):中央高層的妻兒絕大多數都辦了綠卡,隨時可以移民逃離中國,他們知道做惡早晚遭報;發達國家GDP收入百分之六十八用於改善百姓生活、為民謀福利,非洲第三世界國家百分之三十三,而中國用於百姓的是百分之八。而且大量資金無償援外,中國人吃不上、喝不上,外國人是人,中國人就不是人啦?貪官的贓款合起來,夠全中國的老百姓免費醫療多少年!這就是共產黨所作所為。

D:強烈呼籲:習近平應該依憲治國,首先開放黨禁、開放報禁,開放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不管習近平這樣做,還是不這樣做,共產黨肯定是沒幾年了,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