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衛兵正在搗毀孔廟成化碑,巨大厚重的「大成至聖文宣王」碑被拉倒,摔在碑前的石頭供桌上,斷 為兩截。(網路圖片)
無標題文件

請不要懷疑,這的確是本公司招募廣告詞。

那位說了,你就不能做點正經買賣麼,挖墳盜洞是什麼好生意啊,還好意思做廣告?

您還別說,如今這生意不僅出奇的好,而且很時尚,本公司同僚都說這是朝陽產業呢!

不是我暈你啊,再說一句你就明白了:我們是一群義工,很早就組成了「共產主義掘墓人集團無限公司」。說無限,不是指責任,是指規模——無限大,沒門檻,誰想參加都歡迎。

本公司成立於2004年11月,公司章程依照奇書《九評共產黨》編寫。公司宗旨是:接納跨兩個世紀一百多年來全世界所有被共產主義魔鬼在思想上、肉體上迫害致「殘」的人類受害者,公司不要加盟者投資一分錢,進門只需做兩件事:洗澡和磨鋤。如果你看過《九評》,認同,三退,就算洗過澡了,洗掉了腦袋裡的共產邪說,做回了正常人;磨鋤是專業需要,挖墳必備。

說「史上最強」也不是吹牛,你知道,按照全世界參與人統計報表,本公司股東超過「23000000」人可以數數幾個零,強吧?而且每日還以50000人以上速率加盟中。

即便這樣,也只算是初具規模。世界上僅存的最大共產奴隸制中國,人口14億,按照本公司目前市場占有率,才七分之一強,因此董事會與公司員工仍在努力,每日奔向中國人靈魂大市場。雖然大夥都是義工,但11年不改初衷:一日不埋葬荼毒中國14億同胞、4000萬海外僑胞,困擾全世界黑白紅黃各膚色70億人的共產惡魔,本公司便一日挖墳不止。

那位說了,這得多大仇啊!要把國人從共黨手裡搶出來,都拉進貴公司麼?糾正一下,不是仇,是使命。共黨反人類僵屍公司不配仇恨,不配競爭,不配存在,只配埋葬。其實,你不推它也會倒,看它搖搖晃晃隨時dead、色厲內荏、沒頭蒼蠅般四處瞎撞那渾樣子,就知道它沒多少日子了。

時間太緊。本公司最高宗旨就是搶人——在天滅共黨之前把更多的誤入、騙入、被槍頂著腦門強入的人類從它手上搶出來,不然清算一開始,這些人就完了。這事和仇恨無關,和慈悲有關。

有條廣告叫「挖掘機學校哪家強,中國山東找藍翔」。據稱該廣告詞播了20年沒改,畢業該技校學生達十數萬。廣告語啟發了本集團創意部:既然是技校,不知能不能發明一款超大、超強挖墳機,一鏟子下去,挖透共產祖墳,一臺不夠沒關係,歡迎十幾萬畢業生在校生統統加盟本集團,人手一臺挖掘機,每天三班倒,加上我集團2億3000萬非專業人員一人一把十字鎬,玩命刨,估計那廝魂魄早晚被這陣勢嚇尿了,分分鐘被自己糞尿沒頂,嗆死了結。


正在被挖掘的孔子墓(網路圖片)



除了本集團景點部、電話部、媒體部、網路部、使領館部和自由組合部諸君通力挖墳,搶救生員之外,或者還會邀請東西方各大公司合作,諸如被共黨趕出大陸的google什麼的,強強聯合,借用AlphaGo攻進劉太監雲山的洗腦系統,沿用「狗狗」的「蒙地卡羅樹狀搜索與深度神經網路」,埋設意識型態虛擬挖墳裝置,挖掉國人腦中被共產黨成功換置60年的「死的哥兒們」系統。

對了,阿爾法狗只是之一,之二還有google全球免費Wi-Fi計畫,那也是要共黨親命的傢伙式兒!雖說目前該計畫在4月1日發布,有愚人節娛樂嫌疑,但以google堅持「不作惡」宗旨,忍受在中國跪地做生意的屈辱,特別是被中宣劉公公夥同國安以色情大棒打出黨國之後,我想google埋在心底的自由怒火一定不會熄滅,就算是愚人節忽悠,過後跟著動真格的,也未可知!待幾十顆衛星上天,GFW倒地,江家蛤蟆骨朵和晚期癌症方校長苦心經營十幾年的封網工程宕了,搜刮百姓幾百億築牆款打水漂兒了,自由之聲自天而降,癩蛤蟆和共匪的末日就到了。

挖墳,也是和匪兒們學來的


早在1945年,抗戰剛勝利,共黨八路15軍分區情報隊長張盡忠就趁火打劫,夥同土匪頭子王紹義,大張旗鼓公開盜挖清東陵,不僅洗劫分贓陵墓內的珍寶,還將康熙大帝的遺骸從景陵地宮拖骨曝屍……如此糟蹋先人逝者的大罪,張匪卻以「鬥爭皇上大地主」、「幫助群眾度過饑荒」之名為之!其卑鄙無賴到家的行為,非共產黨無法教育出籠。這樣的惡黨,難道不該被挖墳滅盡麼?

又過了21年,共黨挖墳專長全面亮相:1966年8月,北京師範大學紅衛兵頭領譚厚蘭在毛中央文革小組長陳伯達、組員戚本禹的號令下,瘋子一樣指揮「革命小將」用雷管和炸藥炸開孔子墓,搗毀墓葬,侮辱墓主,將墓內珍貴文物破壞洗劫一空,還將孔子第76代嫡孫、最後一位衍聖公孔令貽及其妻妾連同孔祥珂及夫人等5具屍體拖出來。保存完整的屍體很快被紅衛兵和農民用鐵鉤殘忍戳破,五、六天內光著身子被絡繹不絕趕來的人圍觀,最後又被拉到孔林東南角的一個土坑裡燒掉。三千餘畝、延續兩千多年的孔氏家族墓地的地下隨葬品被洗劫一空。

譚厚蘭,1978年被北京市公安局以反革命罪逮捕,1982年又被免予起訴。人報躲過,天報難逃!譚氏一生未婚,45歲即罹患宮頸癌病亡,被世人稱為惡報。

孔令貽的兒子孔德成,當年被蔣介石視為國寶級人物,與故宮文物一道搶運到了臺灣。孔德成曾任臺灣考試院院長,2008年88歲離世,生前曾被共黨一再請邀回大陸和家鄉訪問,老先生明白「統戰」陰謀,忍痛從未踏上故土。祖墳被挖,是中國傳統中之極大侮辱,何況是對中國二千多年儒家文化的鼻祖!


「萬世師表」匾額被焚毀(網路圖片)


孔子在世時被譽為「天縱之聖」,身後被歷代君王和百姓信徒尊為聖人、大成至聖先師、萬世師表。文革後共黨又假惺惺為孔子「恢復名譽」,近年還假借老先生之名五大洲忽悠洋人,到處撒錢辦負有特殊任務的「孔子學院」,在海外為共產暴政洗地,無非是繼續侮辱孔子!

各位,這樣噁心的反人類組織,不該埋葬麼?您是不是對我們挖墳公司有了新的認識?

新式罵人語:
「你是共產黨麼」

其實你也知道,成立挖墳公司只是個概念,但請欣賞我們的創意。埋葬共產黨不是概念。因為它也是魔鬼撒旦企圖控制人類精神的虛擬組織。雖然它似乎掌握著我國人民的生殺大權,看似實體,但它生產過一粒米、造過一顆螺絲釘麼?8000萬黨員也不過是這個幽靈的附著體,它的陪綁。
不信,看那個剛還在臺上吹牛「我代表黨」的裸官,下臺就被老王帶到黨的牢房裡哭去了,時髦說法叫秒殺,是吧。你說黨是什麼?就是個黑色概念。

共黨早已臭不可聞,黨員都不敢在公開場合承認自己是共黨,不是有黨員8個出境旅遊都不敢填自己是黨員麼?現在人罵架都卷以「你才是共產黨呢」,如同髒字;官員都覺得不罵共黨不好意思上網。

它就是個邪惡標籤,發個毒誓,就把你的一生賣了,歸類了,你就成了它的馬仔,而且還不許叛變,叛了就往死裡辦你!90年裡,共黨多少「菁英」被捆綁精神、肉體、知識、興趣、家庭、後代、信仰……最終抑鬱而死,死前才大徹大悟,卻悔之晚矣!往近了說有胡耀邦、趙紫陽、華國鋒……往遠了說有瞿秋白、王明、陳獨秀……。

共產邪惡給中華民族造成的災難是無法估量的。1300多萬國土,剩下900多萬;幾十年間,80%的地下水變成毒水,久驅不散的陰霾單獨駐留我國上空,謂為「奇觀」;30年前,聽說哪個人得了癌症,會覺得很悲哀很稀奇,如今卻司空見慣,你問問,哪家沒有親朋故舊得癌症的?!你再去全國各大腫瘤醫院看看,聞聞,聽聽,那「趕集」一般的場面,撕心裂肺的哀嚎,妙齡少女放化療掉光了一頭烏髮,病房裡到處瀰漫著聲聲恐怖乾嘔,晚期患者死人一般慘白的臉、絕望無神的眼,你真像遊走地獄長廊,回家會三天噩夢不醒!

我熟悉的上百位親朋好友同窗裡就有7位患上不同的癌症。其中4位、三男一女已經故去,另有兩位女性奇蹟生還。說奇蹟,一位是10年前發現病變,用盡世上辦法醫治,仍然命懸一線,後來聽到一位親人「退黨保平安」的勸告,信了,痛快退出早年加入的少先隊,身體便迅速轉好,至今生活輕鬆行動自如。另一位15年前婦科年檢疑似患上子宮頸癌,醫院要求進一步化驗治療直至住院手術,該女絕望中,幸遇法輪大法學員洪法,讀過《轉法輪》知曉法理,公開上網退出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之後絕處逢生,15年再未按「醫囑」踏入醫院大門,告別針藥,告別痛苦,身心愉悅,至今紅光滿面,60歲就像40不到。說白了,這兩位幸運生還,就賴一個「信」字。

另一位肺癌女病患就不同了。她是我早年同窗,聽說她「有事」我很關切,便輾轉找到她,勸她退出共產黨,也告訴她退黨與祛病生存的關係,還舉了上述兩人的例子,講了我所知道的人會得病的真實道理,她一直靜靜聽。真相講完,我請她退出共產黨,爭取轉機。誰想,她的思維卻令我驚訝,說謝謝我關心她,但沒想好退黨會不會對自己有什麼危害,先不退,等等再說。我真想問:到底你的命要緊還是黨票要緊啊,難道那玩意兒比你命還值錢?忍忍沒說出口。況且我兩次告訴她不用真正去單位黨委辦退黨手續,網上化名一樣管用,神看人心,三退是救贖自己。唉,人各有志吧,都是選擇,我只能惋惜。只好告訴她想通了自己也可以上網退,還給了網址。這結果其實也是個「信」字。

此事令我感慨,一個邪門概念組織,竟能把人的思想控制到放棄寶貴生命也不去質疑它!這需要多大的邪惡能量加持啊!中國人被共產黨恐怖統治嚇成這樣,連獨立思維和自救意識都沒有了,這又是多麼悲催的事!

但願這位同學自求多福。我只能把精力繼續放到挖墳上——不徹底剷除這個冒著黑氣的陰冷鬼墳,我們就「對不起它」!

最後,本公司還有個規劃:自埋葬共產邪教當日起,推動建造系列主題紀念館以警醒後人,系列館名計有:「黑五類」、「右派」、「文革」、大饑荒、共產叛徒、知青、「六四」烈士、法輪大法遇害者、少數民族抗共烈士、信仰殉難者。最後,建議成立「退出共產黨中國志士」紀念館。館中將所有志士的英名排列造冊珍藏,以為人間永久記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