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查藍‧達斯的《做好人之難》(上) (第476期2016/04/21)

?"
格查藍.達斯的《做好人之難》,是一本有趣的、探索人類的困難和當代社會困境的好書。該書從印度 史詩《摩訶婆羅多》中吸取了諸多的智慧。圖為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中的戰爭插圖。(網路圖片)

文 _ 謝田 _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John M. Olin Palmetto Professor in Business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無標題文件

當今世界之上,很多人或許都有體會,如今要想做一個好人,勸別人做一個好人、做一些真正的好事,好像都不太容易、甚至還很困難。如果閣下有這樣的想法,您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2009年,英國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了格查藍.達斯(Gurcharan Das)的一本有趣的書,書名就是《做好人之難》(The Difficulty of Being Good)。

達斯的這本書的副標題是「On the Subtle Art of Dharma」(論法的微妙之處)。顯然,他的這個「Dharma」或「法」指的還是舊宇宙的法理,因為歷史和其他因素所限,達斯看來還沒有接觸到新宇宙真正的、根本性的大法。但書中揭示的,也是在新宇宙誕生之前、我們目前的舊宇宙面臨的現實問題,也正是我們人類當今正在面對的問題。格查藍.達斯的靈感和智慧,來源於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Mahabharata),格查藍.達斯還寫了一部小說、四部戲劇和兩部非小說類的著作,是一位高產的作家。

該書的內容包羅萬象,從人類的戰爭,到人類的苦難,到苦難的本質,再到美國的平權運動,甚至把博弈論裡「囚徒困境」之類的零和遊戲,都涵蓋在裡面。哥倫比亞大學的梵文和印度學專家博拉克(Sheldon Pollock)教授評價說,達斯通過對印度史詩《摩訶婆羅多》的解讀,展示了我們人類社會當前所面臨的道德困境。《摩訶婆羅多》即是經典和不朽的,也是非常及時的。芝加哥大學的歷史和宗教學教授唐尼格(Wendy Doniger)則認為,達斯的《做好人之難》既有學者的觀點,又有個人的立意;既有學術的價值,又有個人修練的成分。

達斯2002年春天開始動念頭,想寫這本書的時候,他妻子還以為他有了什麼中年危機!實際上,他是在學習了西方文化和歷史多年之後,才突然萌生了學習自己民族的傳統文化的想法。他之前只是在哈佛大學讀書的時候,學習過一些梵文(Sanskrit),但還從來沒有用梵文閱讀自己民族的著名史詩。在困惑和困難的年代,達斯回到印度民族的歷史、祖先的史詩中,在其中發現了我們今天世界面臨著的同樣的問題,從文學的歷史巨著中,找到了現實世界道德麻煩的根源。

達斯在企業界拚搏多年、在許多世界性的大企業工作之後,五十歲左右就退休了,然後與妻子定居在印度的德里。在德里,他為《印度時報》撰寫每星期天的專欄,也去印度各地考察旅行。他目睹了印度經濟過去幾十年的快速發展,發現印度社會已經逐漸從為生存而掙扎到走向小康。但是達斯同時發現,雖然經濟繁榮在印度各地都能看得見,但人心的向善、人們如何做好人、成為好人,社會如何在道德上進步,這些方面卻都付諸闕如。

1   2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