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習近平軍改要裁員30萬,主要被裁軍對象是中下級軍官,那些花幾千萬人民幣向郭伯雄、徐才厚買官的人,對習的軍改很不滿。(Getty Images)

習近平軍改方案,簡而言之,就是要把中共軍隊從過去的蘇聯模式,轉變成類似美國模式。

有人形容這次習的軍改是要讓軍官們換腦子,換觀念,換手腳,徹底的洗心革面,面對半數以上花錢買官的江派軍官,習近平改革的難度可想而知。

文 _ 王華

2016年4月13日,由習陣營幾年前新成立的「澎湃網」轉載了《解放軍報》一篇題為〈建是基礎,戰是準繩〉的文章,不過澎湃網把標題改成了更容易明白的:「戰區一不管人二不管錢,部隊能聽指揮嗎?解放軍報刊文回應」。人們讀完全文後,只知道軍隊「應該」如何做,但實際做得怎樣,可能與應該做的正好相反。

軍報文章洩露軍改困境

文章一開篇就點出了目前中共軍隊在軍改後存在的困惑和難題:「戰備值班情況要向多個部門報告,感覺『婆婆』多了,是不是制度設計出了問題?戰區『一不管人、二不管錢』,部隊能聽指揮嗎?」「在對軍隊改革充滿信心的同時,個別官兵對戰區和軍種部隊能否適應新體制、履行新職責、擔當新使命心存疑慮:有的怕兩家爭著管而相互掣肘,有的怕兩家合不來而自行其是,還有的怕出了問題兩家都不管而相互推諉。如果不跳出『誰建的部隊誰說了算』的固化思維,那麼,上述擔心就可能變成現實。」
中共軍報的文章當然是報喜不報憂,所謂的擔心,其實就是現實。

半個月前,海外媒體引述北京軍方消息人士報導,近日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將分別組織五大戰區舉行聯合作戰演練,這是五大戰區成立後,首次由中央軍委組織的戰區演練,然而軍隊現狀卻令人擔憂。

消息人士指,這次軍隊改革明確「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格局,表面上分工合作,但原以陸軍為主的七大軍區被改編成陸軍五大分部,不少將領表面無異,內心卻有怨,所以有戰區司令下去視察時,轄區所在的陸軍分部居然拒絕接待,戰區司令因對轄區軍隊無權置喙,只好打掉門牙自己吞。

2016年4月5日,據最高檢察院授權,中共軍事檢察院對中央軍委原副主席郭伯雄涉嫌受賄犯罪案立案偵查。目前偵查已終結,將移送審查起訴。郭伯雄號稱軍隊第一貪腐大老虎,其兒子郭正鋼曾公開叫囂:「全軍幹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而這次習近平軍改後要裁員30萬,主要被裁軍對象就是中下級軍官,那些花幾千萬人民幣從郭伯雄、徐才厚那麼賣官售爵來的人,可想而知,這些被搶走金飯碗的人,當然對習的軍改很不滿。

軍政一家 共軍毫無戰鬥力

《新紀元》在即將出版的新書《習近平軍改揭祕》中,披露了這次軍改的很多內幕。比如說軍改的必要性,不了解中共軍隊底細的人也許認為軍改可有可無,只是為了裁軍30萬,但知情人明白,中共軍隊根本沒有戰鬥力,完全無法承擔保家衛國的責任,在內蒙古朱日和軍事基地,一個由解放軍最差部隊改編的「藍軍」,只是搞了點信息自動化,就把準備精良的「紅軍」打得落花流水,30:0的戰績說明中共軍隊不堪一擊,再不改變,只能是死路一條。

書中還介紹了,中共軍隊,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軍事部隊,它是一個軍政一體化的機構單位。除了作戰之外,中共的軍隊還有很多其他軍隊所沒有的政治功能,負責社會治安、社會營運甚至經濟運作。從另一個角度說,中共的軍隊是一個有軍事武裝的政府,麻雀小而五臟全,它比一般意義上的軍政府有更多的政府功能,但比一般的獨裁政府卻有更多的軍事功能。


中共軍隊,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軍事部隊,它是一個軍政一體化的機構單位,具備很多其他軍隊所沒有的政治功能。(Getty Images)

也就是說,中共軍隊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用官方的話語系統來說,就是軍隊既打仗又搞生產,南泥灣那樣的自給自足的小團體,充分體現了中共軍隊「戰、建」一體的臃腫混亂結構。

還有套軍改方案被習否決

據港媒2016年1月初報導,共軍原來那幫軍頭們曾在保留舊有體制的前提下搞出一套軍改方案,被習近平否決了,習稱那套方案是「換湯不換藥」。


共軍原來那幫軍頭們曾在保留舊有體制的前提下搞出一套軍改方案,被習近平否決了,習稱那套方案是「換湯不換藥」。(Getty Images)

據說第二套軍改方案稱,有關方面曾考慮保留「中央軍委-四總部-七大軍區」的老模式,同時增設陸軍總部,並將陸海空和二炮劃歸四總部麾下。另把原來隸屬新疆軍分區與西藏軍分區的作戰部隊,各自整編成一個陸軍集團軍,歸所屬大軍區管理。原七大軍區防區不變,就地轉為戰區,戰時任務為中央軍委及四總部前敵指揮機關;而戰區則為中央軍委和四總部的派出機構。而出於特殊性,保留北京衛戍區。

在這套被拋棄的第二套方案中,還提到撤銷駐港和駐澳部隊,包括駐港部隊海軍劃歸南海艦隊湛江基地,駐港部隊陸軍及空軍劃歸42集團軍,整編為該集團軍的機動旅及陸航團,同時42軍軍部移到香港。而駐澳部隊,亦劃歸42軍。

回顧習近平兩年前軍改籌備過程,不難看出其阻力是很大的。2012年11月,習一上位就提出要軍改,但反反復復兩年後,軍方還是給出了這樣一個換湯不換藥、甚至編制更臃腫的方案,這說明中共軍隊、特別是上級軍官為了保護自己的既得利益,不顧軍隊的存亡。

在2015年11月底中央軍改工作會議之後,習近平當局所主導的軍改就正式啟動。

於是,習近平不得不另起爐灶,找人搞出了符合自己想法的「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軍改方案。2015年11月底,習召開中央軍改會議,12月31日,習還在八一大樓舉行陸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成立大會,習將軍旗授予陸軍司令員李作成、政治委員劉雷、火箭軍司令員魏鳳和、政治委員王家勝、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員高津、政治委員劉福連,比較罕見的是,習近平在授旗的同時還發表了「訓詞」,強力要求軍隊無條件聽從中央以及軍委主席的指揮。

智囊團:楊志琦與章沁生

由軍隊老人搞出的那套舊軍改方案被習近平否決後,習選中的那套軍改方案又是由誰具體負責參與設計的呢?

大陸媒體2016年3月25日在報導中共國防軍工產融年會在北京召開時提到:「中共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下屬專家諮詢小組組長、原總參謀長助理楊志琦表示,「今明兩年是軍隊改革的大頭」,這次軍改是中共建政以來最大、最重要的一次改革,「2015年,軍隊完成了兩項改革,一是領導管理體制改革,二是建立了聯合作戰體系」。

這是楊志琦首次以軍改專家小組組長的身分公開露面。現年70歲的楊志琦曾任總參謀部軍務部部長、濟南軍區副司令員等職。2006年任總參謀長助理。退役後,楊志琦擔任了中國退役士兵就業創業服務促進會理事長。

在中共「兩會」期間,也有多名軍改幕後智囊團的中共高級將領亮相,其中包括原中共副總參謀長章沁生上將。有海外媒體消息說,章沁生是習近平此番軍改的「高參點將人」。


中共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下屬專家諮詢小組組長楊志琦(左),及原中共副總參謀長章沁生(右)是習近平軍改智囊。(資料圖片)

章沁生被指是中共軍中的「戰略家」。有報導稱,習近平這次軍改多次向他商詢。也有消息稱,此次軍改後的軍委總部、五大戰區的主將名單,有不少是章沁生的建議。港媒還曾報導,習近平對章的「信息化軍事天才」甚為賞識。

現年近68歲的章沁生,曾任中共國防大學教育長、副總參謀長、廣州軍區司令等職,2009年12月任第一副總參謀長,2010年7月晉升上將。現任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據說章沁生是胡錦濤的愛將,但受到軍中江派的打壓。

章沁生在時任軍委主席胡錦濤任內晉升中將、上將,被提拔為副總參謀長。當時在胡錦濤的計畫中,章沁生是2012年底接替總參謀長的人選,甚至胡還有意讓其跳級成為軍委副主席。但章沁生曾因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軍隊是國家的,軍隊只忠於人民」,招致了江澤民及其軍中心腹徐才厚、郭伯雄等的不滿。據報,胡的計畫最終被江派知曉,他們將章扣上堅持「軍隊國家化」的帽子而將其停職。

江澤民在執政和干政的二十多年中,為鞏固其權力提拔了大批將軍。其軍中心腹、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在軍中大肆賣官鬻爵,提拔的官員遍布軍中。外界關注,隨著裁軍和軍改實施,習近平將進一步清洗軍中江派勢力,對於軍隊將有更多的控制權。

章沁生放風:不設軍委常委

此次軍改後,新軍委重組為三個委員會、七個部等15個職能部門。三個委員會包含軍紀委、軍政法委、軍科技委,七部包含軍委辦公廳、聯合參謀部、政治工作部、後勤保障部、裝備發展部、訓練管理部、國防動員部。軍委辦公廳排在15個軍委機關之首。我們可以簡單地用圖表顯示如下:









新成立的三委七部等部門,僅有聯合參謀部、軍紀委、政治工作部為正大軍區級配置,其餘都是副大軍區級。在總部層面,正大軍區級別崗位數量事實被削減,單位級別降低,其部門協調能力大打折扣,於是很多事不得不通過軍委或軍委辦公廳協調,這意味著軍委辦公廳的作用和核心程度大為提高。

即便如此重要的軍委辦公廳,也只是副大軍區級。軍委辦公廳實際成為「權重位不高」的一個機構。軍改前習已調任三名舊部任軍委辦公廳主任、副主任,包括現任軍委辦公廳主任秦生祥中將等。

對於目前習近平的軍改進行現狀,2016年3月10日兩會期間有港媒報導說:正在北京參加「兩會」的多名參與軍事改革策劃起草的將軍對軍改成效表示滿意。章沁生上將說,軍改草案是大家一起努力,在領導指引下完成的;軍改啟動、整個交接和構建都很流暢,2016年接下來的工作是啟動裁員計畫了。

2016年1月11日,習近平接見調整組建後的軍委機關各部門負責人並講話,這標誌著軍改後的軍委構架形成。對於有關增加軍委委員、甚至增加軍委常委的傳言,章沁生肯定地說,「不會增設軍委常委」。負責編制改革的鍾志明中將也表示,沒有這種說法;即使要增加軍委委員數目,也是下一步的事,領導數目近期內不會變。

不難看出,習近平在虛化和弱化原有軍頭們在軍委的實權,而不斷強化和實化忠於自己的軍委辦公廳,等19大後再來動軍委這一層。

軍區與戰區的七大不同
十大觀念要轉變

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儘管章沁生等人在兩會公開場合為習的軍改進程表示出積極的肯定,但私下裡人們都知道,這次軍改打破了原有觀念,很大程度上是另起爐灶,脫胎換骨,這樣一個大手術過程,絕不會輕輕鬆鬆就能完成的。

2016年兩會期間,中共中部戰區司令韓衛國向官媒談及軍區轉戰區的七大不同,十大觀念要轉變等,如他提到戰區領導機構要「轉變思想觀念、轉變指揮體系」等「五大轉變」,韓衛國還透露了軍隊改革面臨三大難題,即戰區觀念轉變、指揮領導協調、訓練打法轉型等問題。

簡單的說,這次習近平批准的軍改方案,就是要把中共軍隊從過去的蘇聯模式,轉變成類似美國模式。

從好萊塢軍事大片中人們會看到,美軍打仗時,軍官並不能事先知道自己會指揮哪支部隊,會指揮哪些士兵,這與中共原有的軍隊體制大不同。中共的軍官是自己建軍,自己訓練、自己管理,自己帶兵打仗,這種農民起義軍模式帶有強烈的私人性質,軍官很容易就把軍隊自己帶走,去搞什麼兵變了。

除此之外,美軍結構的扁平化、信息化、自動化也是中共軍改想學的東西。比如美軍在拿下獨裁者薩達姆時,美國士兵的頭盔上就有攝像頭,坐在美國白宮的奧巴馬等人都能清楚地看到當時的情景,希拉里都緊張地用手捂住了嘴。奧巴馬的命令,只需要通過一個司令指揮官,就下達到執行任務的士兵耳中,而不會像中共過去那樣,一層層一級級地傳達。

有人形容這次習的軍改是要讓軍官們換腦子,換觀念,換手腳,徹底的洗心革面,面對一半以上是花錢買來的江派軍官們,習近平改革面臨的難度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