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濟學人》報導,近期中國出現的醫療事故暴露了大面積的腐敗現象,政府公眾醫療系統缺乏監督機制,出現扭曲現象,危害百姓。(Getty Images)

疫苗的問世本意是挽救生命,山東爆發過期疫苗銷售到全中國,激起民眾憤怒。儘管中共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出面澄清,網民們對疫苗醜聞依舊憤怒難當。德國之聲資深記者澤林認為,老百姓有權上街呼籲:一個無法確保藥品濫用的政府有什麼資格治理一個國家?

編譯 _ 李清怡

在北京居住了20多年的德國之聲資深記者澤林(Frank Sieren)近日撰文,談及中國的問題疫苗案,文中說:「先是毒奶粉,現在又出來個無效疫苗案,醜聞使得中國的形象大損。」

全國範圍的犯罪網絡

中共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已經在全國抓獲29家公司16個診所的2萬支非法疫苗,但是,幾百萬這種疫苗已經流入市場被注射,中共官媒估計涉案金額達9000萬美元,大部分為狂犬疫苗和流感疫苗,而這兩種疫苗都不是政府免費提供的。

醜聞曝光後,只有私營診所被懷疑使用非法疫苗,但現在發現,國有醫院也使用過,銷售網路遍布全國,已經有五年了。世界衛生組織表示,中共政府官方失職,缺乏監督機制,尤其在偏遠的西部省分,疫苗流入國有醫院,老百姓有權上街呼籲:一個無法確保藥品濫用的政府有什麼資格治理一個國家?

這些年來,人們花錢注射無效疫苗。儘管政府一次又一次地重申注射過期或未能正確保存的疫苗不會對人體產生危險的副作用,也無法改變這一事實,而政府因此形象受損的程度可能非常巨大。

在過去的八年裡,中共衛生系統出現的幾次醜聞已經擊碎了老百姓對政府的信任。2008年,奶粉摻入三聚氰胺,導致30萬名兒童生病。2012年,幾十家醫藥公司在膠囊中使用高含量鉻的明膠,而鉻是一種致癌物,傷害肝和腎。

中共體制的弊端顯而易見

中國目前的疫苗系統可分為兩部分:免費即政府資助的疫苗,該部分為強制性注射疫苗,如預防麻疹的疫苗;自願注射的疫苗,費用由個人支付。第二種疫苗被劃做私有醫療經營。但是,一旦涉及到健康問題,政府就無法推卸責任了。每次危機都是暴露更大問題的一個典型案例。最近的醜聞不是孤立的案件,也不只涉及到某些不擇手段的人,而是突顯了中共體制的弊端,地方醫療監管中心從分銷疫苗的業務中獲取收入,從中撈取利益。地方醫療機構負責監督:誰拿到了疫苗,以什麼價格。因此他們可以利用手中的權力,從中獲利。中央政府對此缺乏管制,玩忽職守,因此,對於疫苗醜聞和所有類似的醜聞,中共中央政府都是要被問責的。

現在中國製造的疫苗已經失去了民眾的信任,很多人寧願花500元人民幣(合76美元)打進口疫苗,或者選擇去香港或澳門打疫苗。每一次出現這種醜聞,中共政府都在一點點積攢民眾對它的憤怒。

中國疫苗醜聞引公憤

《經濟學人》報導,近期中國出現的醫療事故暴露了大面積的腐敗現象,政府公眾醫療系統缺乏監督機制,出現扭曲現象,危害百姓。

王聲聲(音譯)是一位居住在廣州市的律師,她也是一位母親,孩子剛出生不久。她說,廣東省衛生官員建議她給孩子打疫苗,不僅要預防結核和乙肝(屬強制性疫苗),還要預防水痘和甲肝、腦膜炎和其它疾病(都屬非強制性的疫苗),她都照做了,而且,她自己也打了預防甲肝的疫苗。幾天後,中國疫苗醜聞爆發,發現中國使用了幾百萬劑過期或不符合儲存標準的非強制性疫苗。

王女士並沒有就此甘心忍受,她感到非常震驚,而且擔心孩子的生命會因此遭受多大的未知危險,於是,她加入了一個律師團,與12名律師聯名寫了一封公開信,上書政府,要求全國範圍調查,揭露是什麼原因導致2008年以來出現這麼多臭名昭著的健康衛生醜聞。

2008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發現一家中國廠家使用造假肝素棗,一種抗凝血藥。同年,還出現了毒奶粉事件,在中國掀起了一場巨大的公眾憤怒。

中國有兩層疫苗系統:強制性與非強制性疫苗。疾病防治機構為了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允許私營公司參與疫苗的生產、批量銷售、分銷和零售。

這樣一來可就壞了,省級醫療機構缺錢,囊中羞澀的疾病管制部門把疫苗系統變成了賺錢的管道。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公眾醫療官員近日接受財新網記者採訪時,描述了該系統的運作方式:省級疾病控制中心濫用管制權,操控疫苗的價格和銷售,他們設定了疫苗出廠價的固定利潤,在10~25%之間,他們還制定哪批貨供應給哪家醫院或診所。競標疫苗很少見,尤其因為官僚機構腐敗,更不會有競標疫苗。該官員說,疾病控制中心利用對疫苗市場的壟斷從中獲利。

這種行為已經持續很長時間了。2006年,山東省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免疫部門主管因疫苗受賄案被判終身監禁。

過期的疫苗本身沒有什麼危害,世界衛生組織宣稱,這種疫苗造成健康危險的概率非常低。然而,疫苗醜聞已經造成了破壞性的後果,焦慮的父母們現在不願意帶孩子去打疫苗,廣州地方衛生工作人員和醫生表示,他們收到幾十通來自孩子父母們的電話,很多父母帶孩子到香港和澳門去打疫苗。的確,很多人已經在這麼做了,以至於香港和澳門地區的衛生機構已經開始下令限制非本地兒童的疫苗注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