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植物能意識到它們所處的環境及其他植物的行為。(AFP)

自60年代以來許多的實驗證明,植物在群體意識、記憶學習,甚至情緒和遠端超感能力上,都具備動物界所謂的智慧,部分甚至超越人類。

文 _ Tara MacIsaac(英文大紀元記者)
編譯 _ 張小清

群體意識

上世紀60年代迄今,一些科學家已就植物具有高層次智力和感官能力提出驚人的觀點。他們的研究結果讓人們思索什麼是「有情」,「意識」的定義又是什麼。

任職於佛羅倫薩大學植物神經生物學國際實驗室的斯特凡諾.曼庫索(Stefano Mancuso)教授,去年底在BBC專題節目中討論了植物的智慧。他表示:「我們深信,植物有認知力和智力,所以在研究過程中,我們使用了通常用於研究有認知的動物的技術和方法。」

曼庫索用兩棵會攀爬的豆類植物做實驗。兩棵植物要爭一根柱子,後來者知道了另一棵已捷足先登,於是扭頭開始找其他的支架。「這表明植物意識到了它們所處的環境及其他植物的行為」,曼庫索說,「在動物實驗中,我們稱這為意識。」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生態學教授蘇珊.錫馬德(Suzanne Simard)則告訴BBC:「我們尚未像尊重有情眾生那樣來對待植物。」她用道格拉斯冷杉做實驗,發現這些樹在「陌生人」和「親眷」中間生長時,能認出自己的族群。

樹木在枯死前似乎也有感覺,它們會向附近的松樹排放碳。「我的理解是,道格拉斯冷杉知道它快死了,想把碳留給『鄰居』,這對真菌生長、對這一區域是有益的。」錫馬德說。

長期記憶和學習能力

去年,西澳大利亞大學的莫妮卡.加利亞諾(Monica Gagliano)博士在生態學雜誌《Oecologia》上發表一項研究,審視了植物的長期記憶力。她把盆栽含羞草植株從一定高度扔到一片緩衝泡沫上,以產生震盪又不傷害它們為度。


含羞草實驗結果:植物得以將它們知道的事情作為長期記憶保存下來。(Eric Hunt/維基百科)

她監控這些植物的反應,發現它們最終知道了下落並不會傷害它們——植物得以將它們知道的事情作為長期記憶保存下來。

這些行為就是「智能」嗎?

特拉維夫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植物知道生命的答案》(What a Plant Knows,暫譯)一書作者丹尼爾.查莫維茲(Daniel Chamovitz)教授向BBC表示:「我們可以看到捕蠅草能合上葉片。我可以將其定義為智能,但這並不能幫助我了解植物生物學。我們必須把術語弄清楚。」

情緒和超感功能

據已故的克利夫.巴克斯特(Cleve Backster)1966年用測謊儀測試的結果,植物似乎有情緒反應。

巴克斯特生前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測謊專家,他開發的測謊技術至今仍為美國軍方和政府機構所用。他在《植物的祕密生活》(The Secret Life of Plants)一書中詳細描述了他用盆栽灌木龍舌蘭做的實驗。例如,他曾用兩棵龍舌蘭做實驗,將其中一棵接上測謊儀,讓旁人踐踏另一棵樹。測謊儀顯示,在旁見證的龍舌蘭顯示出恐懼感。


巴克斯特和他做實驗用的龍舌蘭。(Courtesy of Cleve Backster)

馬塞爾.沃格爾(Marcel Vogel)跟進了巴克斯特的實驗,顯示植物似乎會受到人的思維的影響。沃格爾曾擔任IBM的高級科學家長達27年,期間他獲得的專利超過100項。在職業生涯中,他逐漸對將發明應用於生物界產生了興趣。

他測試植物發出的電流,發現當他呼吸急促、頭腦中持有某種想法時,相較於腦海平靜、思維緩慢的時候,植物會做出更為明顯的反應。

沃格爾的前助理研究員丹.威利斯(Dan Willis)在沃格爾的個人網站MarcelVogel.org上解釋了他的實驗。他寫道:「植物對想法的反應,在你離它8英寸遠、8碼遠或8000英里遠時都是一樣的。實驗證明,他(沃格爾)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時,也能影響到(加州)聖何塞實驗室裡連著記錄儀的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