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月25日前夕,習陣營對「倒習聯盟第一槍」展開一系列回應。(Getty Images)

在「4.25」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請願17周年之際, 習近平當局在5天內採取了一系列不尋常的舉動, 對宗教、信訪和政法這三項敏感領域進行密集動作。

中共兩會前夕,流傳一封逼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 面對江派的逼宮,外界一直沒看到習近平的回應, 直到這一連串動作表態,人們才發現:

原來習一直在布署,並且實質上糾正了江澤民的宗教鎮壓政策, 直擊江澤民致命要害。

文 _ 王淨文

就在北京召開兩會的前一天,海內外突然流傳一封逼習近平辭職的公開信。直到一個多月後4月25日這個敏感日前夕,人們才看到習陣營對這「倒習聯盟第一槍」的系列回應。


4月25日前夕,習陣營對「倒習聯盟第一槍」展開一系列回應。(Getty Images)

當時網路上流傳一首根據音樂電視《東方紅》改編的《東方又紅》,直接把習近平類比成毛澤東,還稱習是「人民的大福星」,同時,針對春晚中肉麻的個人吹捧,有人謊稱是「彭麗媛搞出的這臺晚會」。面對網友一邊倒的罵習聲浪,《新紀元》文章分析說,這不是習的本意,相反,這是習的對手炮製的高級抹黑,目的就是要激起民憤,用民意來逼習下臺。

獨家:江派要內外夾擊逼習下臺


自從2012年2月王立軍事件後,《新紀元》率先使用習江鬥這條主線來分析中國政局,結果準確預測了大陸局勢的每步變化。等到了2016年3月兩會前夕,大陸媒體一面報導王岐山的中紀委巡視組駐進了由江派政治局常委劉雲山把持的中宣部,一面又別用有意地描述「慶親王」曾慶紅家族的腐敗,同時,習、王在上海灘的系列動作,把矛頭指向了江澤民這個所有大老虎的「總後臺」。

眼看大決戰將要爆發,江派再次展開瘋狂反撲。

江派的反撲一般被歸為四大方式:一是文宣抹黑,二是製造動亂,三是借刀殺人,四是政治暗殺。

這個回合的習江較量,除了人們熟知的公開信、東方紅、春晚等外在的攻擊外,《新紀元》還獨家獲悉,當時在中共高層的一次內部會議上,江澤民委託張德江傳話,說要習下臺,理由有三:一是要習對經濟失誤負責;二是批習搞極左,個人崇拜;三是習同情法輪功。


《新紀元》獨家獲悉,在一次中共高層內部會議上,江澤民委託張德江(下)傳話,說要習近平下臺,理由之一是習同情法輪功。圖為2015年中共兩會上。(AFP)

消息來源說,江派搞的是內外夾擊,內部想用逼赫魯曉夫下臺的方式逼習就範,外部就是用公開信的方式挑動民意,據說曾慶紅控制的特務們這段時間在網上呼喊民主的聲調最高,目的就是想把習搞下去。

海外也有人發現了這點,比如前「六四」學生領袖劉剛就點出參與網的蔡楚、署名北風的溫雲超,是倒習聯盟的主要吹鼓手,積極傳播江派公開信的那幾個網站,比如明鏡、博訊、無界新聞等,再次顯示了他們站在江派一邊。

面對江派的逼宮,外界一直沒看到習近平的回應,直到一個月後的4月25日法輪功上訪中南海17周年紀念日鄰近,人們才發現:原來習一直在布署反擊。

《大紀元》統計了在這天前後5天內,習近平當局採取了一系列不尋常的舉動。(詳見表格)


17年後對「4.25」上訪態度迥異

「4.25」中南海上訪事件指的是1999年4月25日因天津公安非法抓捕法輪功而引起的上萬名法輪功到國家信訪辦上訪的事。信訪辦坐落在中南海旁邊的府右街,上訪時人群安靜祥和,提出的訴求是爭取自由煉功的權利。

時任總理的朱鎔基出來會見了法輪功學員,他表態支持法輪功學員的合法修煉權利,並邀請學員代表進到中南海反映情況。然而「4.25」的下午,江澤民躲在防彈車裡看了上訪人群如此「有組織、有紀律」,出於嫉妒心和權慾,當天江就下決心鎮壓法輪功。

江原以為三個月就能壓垮法輪功,哪知法輪功學員堅持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不斷在國內國外講真相,在江活著時就把他告上了全球30多個國家的法庭,起訴江澤民犯下了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等等。

在這樣的背景下,2016年4月21日,相隔17年後,官媒宣布了習近平和李克強對信訪問題的表態。

習表示,當前群眾通過信訪管道反映出來的信訪突出問題,既有新動向,也有老難題,但都事關群眾切身利益,事關社會和諧穩定。各地各部門要高度重視,強化責任擔當,綜合運用法律、政策、經濟、行政等手段和教育、調解、疏導等辦法,把群眾合理合法的利益訴求解決好。


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國家信訪辦上訪,開啟和平理性的反迫害歷程。17年後,習近平和李克強對信訪問題表態:把群眾合理合法的利益訴求解決好。(明慧網)

習強調,各地各部門要加強風險研判,加強源頭治理,努力將矛盾糾紛化解在基層、化解在萌芽狀態,避免小問題拖成大問題,避免一般性問題演變成信訪突出問題。

對此,李克強作出批示,要求有關部門有針對性地完善解決思路和措施,認真處理信訪反映的突出問題,同時注意完善體制機制,努力化解矛盾,維護群眾合法權益。

早在2013年11月28日,習近平、王岐山就下令抓了國家信訪局副局長許傑,許不但嚴重違紀違法,而且與構陷法輪功學員的「4.25」中南海上訪事件有關。

15年來最高級別宗教工作會議

緊接著在4月22日至23日,全國宗教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由李克強主持會議,習近平發表講話,政協主席俞正聲作總結。中共政治局常委除張高麗在美國聯合國總部簽署《巴黎氣候協議》外,其他常委全都出席。

在京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最高法院院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及副省級城市黨委政府負責人,中央黨政機關有關部門、軍隊有關單位負責人也都出席會議。

由此看來,這次宗教工作會議的規格特別高。微信公號「學習小組」形容這是宗教問題的最新綱領性文獻。

類似高規格的宗教會議在15年前開過,那是在2001年12月,當年1月23日,江澤民一手編造出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在全國掀起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名義上是宗教工作會議,實際上是為加重迫害法輪功而作的全國性鎮壓布署。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中國問題專家李天笑先生分析認為,一般問題只需宗教事務局主持就行了,這次應是實施重大決策的前奏,是習近平反腐「打虎」三年多由量變到質變的突破,最後觸及到實質性的法輪功問題。從各方面判斷,應是為解決法輪功受迫害問題所釋放的重大信號,可能是公開抓捕江澤民的具體準備工作之一。

24日抓捕公安部「610」頭目張越


外界還注意到,就在「4.25」紀念日前夕,多名政法官員被習近平當局處理,僅在4月24日當天,大陸官方就正式公布了4名政法系統官員被拿下的消息,其中江澤民專門為鎮壓法輪功設立的公安部26局(所謂反邪教局)的頭目張越,在這一天被公布免職。4月16日,中紀委網站宣布張越被雙規,在僅僅8天後,就在「4.25」的前一天,官方宣布其被免職,這個時間點很特殊。


江澤民專門為鎮壓法輪功設立的公安部26局(所謂反邪教局)的頭目張越,在「4.25」的前一天被免職。(資料圖片)

4.25當天 習近平重整政法隊伍

最值得一提的是在4月25日的當天,大陸媒體報導說,習近平對政法隊伍建設做出指示,而4月25日當天,中共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北京召開全國政法隊伍建設工作會議,傳達習近平的指示,並要求全國政法官員學習貫徹。中共公檢法系統的最高官員,包括公安部部長郭聲琨、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等悉數出席。

上述「政法隊伍建設」會議的日子正好選在了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17周年的日子,這不能簡單地說成是巧合。眾所周知,1999年的「4.25」事件是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利用政法系統一手製造出來的,目的是製造「圍攻」中南海的假象,為鎮壓法輪功撈取政治資本找藉口,如今習陣營選在這一天強化政法委的治理整頓,目標很明確。

政法系統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最主要「打手」,習上臺後,對政法系統進行了大清洗和大降格,多名迫害法輪功的重要官員落馬,其中包括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前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等被抓被判刑。

有評論表示,如果說習近平在「4.25」前談信訪可能出於偶然,那麼緊接著談宗教問題和「政法隊伍建設」問題就很難用「偶然」來解釋。習的這些舉動似乎暗示現任當局在法輪功問題上和發動鎮壓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做了全面「切割」。習的這些開明之舉收到了外界的讚賞。

習仲勛1999年10月 公開警告江澤民

江派攻擊習近平時說他搞獨裁搞個人崇拜,殊不知了解習家的人都說,習家人是最討厭個人崇拜的,習家老爹甚至不惜為此付出了政治生命。

據了解1987年胡耀邦被鄧小平等元老逼下臺的眾多高官透露,當時鄧小平讓薄一波等人召開黨組生活會,會上忘恩負義的薄一波最先跳出來批判胡耀邦,並當即逼得胡同意下臺。那時唯一一個敢於站出來為胡耀邦說話的,只有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

習仲勛不但曾經和胡耀邦在陝甘寧邊區共事,而且和胡耀邦一樣是中共高層少有的比較體察民情、尊重民意的人,深圳特區就是在習仲勛的直接管理下辦成的。

習仲勛和胡耀邦的開明不光顯示在他們對民主自由的寬鬆態度上,還體現在對中共老人一輩子幹到底的獨裁制度的否定上,當初鄧小平為了測試官員,假裝提出要退休,當時胡耀邦和習仲勛都表態支持鄧退下去,放手讓新一代人來治理國家,不要再搞出毛澤東那樣的終身獨裁。正因為這些「異類」行動,從那以後,習仲勛被貶出中央,政治生命提早結束了。習仲勛直到臨死前才被接回北京治病。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習仲勛在中共黨內是名望很高的能人,毛澤東曾五次讚揚習仲勛,稱他比諸葛亮還厲害。

就這樣一個政治明星,卻因為不願搞左派那套整人的手法,不願違心地說假話,結果習仲勛這輩子鬱鬱不得志,在眾人心目中也是默默無聞了。老年時習仲勛一度還得了精神病,遭遇很慘。

不過,習仲勛不愧是個有遠見的政治家,17年前他提前警告江澤民的話,如今很快就要應驗了。

1999年10月1日,習仲勛受邀上了天安門城樓。在此兩個多月前的1999年7月20日,也就是法國著名預言家諾查丹瑪斯預言「恐怖大王從天而降」的那個1999年7月,江澤民不顧政治局其他所有常委的反對,一意孤行地把一億多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群眾打成了對立面,成為中共暴力機器對付的頭號敵人。

面對上億人民變成了敵人,86歲高齡的習仲勛在天安門城樓上公開提醒江澤民。據官媒報導,習仲勛說了12個字:「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


17年前,習仲勛在天安門城樓上公開警告鎮壓法輪功的江澤民:「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圖為2013年習仲勛百歲冥誕紀念郵票。(AFP)

官方只是稱「習仲勛在參加新中國成立觀禮時為我們留下的至理名言和寶貴精神財富」,而沒有解釋習仲勛說這番話的真實含義:江澤民無端鎮壓法輪功,把上億人以及各自的家庭,都推到了政府的對立面上,此舉失了民心,也就失去了江山。這裡習仲勛是在警示中共高官們:這樣鎮壓下去,中共會因此而丟掉江山。

事實上也正是這樣。江澤民迫害敬天信神的善良百姓,迫害「真善忍」,那「假惡暴」就會趁機而入,17年來中國人的道德處於崩潰的邊緣,無官不貪,人人為敵。毒食品比比皆是,小孩被車撞了,18個人路過都不聞不問,還有誣陷好人、判處好人的彭宇事件,整個社會不但道德淪喪,經濟也熄火了,民間各類抗暴行動此起彼伏,中共政權已經搖搖欲墜,連中共高官都多次高呼要「亡黨亡國」了。

而這一切,歸根到底,都可追溯到1999年7月的那個「恐怖大王從天而降」,歸結到江澤民給這個國家這個民族帶來的深重災難。(高智晟律師為法輪功寫的三封公開信,也清楚的預言到了這個結局)。

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也許還給中華民族留下了最後一次希望。有人從習近平對江澤民的阻擊中看到了一點希望。

習打破禁忌 觸動江澤民的「死穴」

習近平上臺後,利用反腐打下了無數貪官污吏。仔細分析這些落馬官員的背景,絕大多數都是積極迫害法輪功、欠下累累血債、民憤極大的惡人。比如薄熙來即是靠鎮壓法輪功往上爬,致使遼寧成了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其妻薄谷開來,不光殺了英國商人尼爾.海伍德,她更是對周永康提出利用人體器官賺錢的女魔頭。她最新提出利用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搞器官移植,結果,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在去北京上訪後,被警察祕密帶到一個個地下集中營中。在那裡,他們成了「活著的器官保存庫」,哪個有錢人需要肝臟、心臟、腎臟了,就殺死一個法輪功學員,搞所謂的活體移植。剩下的屍體還做成各類生物製品賣錢。1999年8月薄谷開來和德國納粹後代搞出的大連第一個屍體加工廠就是個例子。

殺人取器官,參與這個反人類罪行的,不光有周永康、王立軍、李東生等人,還有大後臺江澤民。薄熙來、原總後衛生部長白書忠都親口供認說,這是江澤民的下令。

習近平不想替江背這個黑鍋,而習也看準了,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最害怕最擔心被曝光的罪行,所以每當受到江派激烈反撲以至於習陣營沒有其他好辦法時,習就會利用法輪功問題作為殺手鐧來對付江派,於是江派就收斂一點,反反復復,這樣較量了三年。


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最害怕最擔心被曝光的罪行。圖為2014年7月17日部分法輪功學員在美國華府國會山莊前集會遊行反迫害。(AFP)

在這期間,習陣營還慢慢開始解禁被江澤民封鎖為禁區的氣功問題和信仰問題。

比如2012年5月底,中國大陸各大門戶網站都報導一條〈甘肅衛生廳:41名醫務人員9天打通任督二脈〉的新聞。這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罕有的一次對氣功的正面報導。

2014年12月17日,大陸媒體澎湃新聞網刊登了一篇題為〈最後的體制內氣功機構:對於氣功熱,我們真的做過反思〉的文章,裡面提到上海市氣功研究所是碩果僅存的一家官方的、體制內的專業氣功機構,有關氣功的報導禁忌再次打破。

2016年2月10日,澎湃新聞又再打破禁忌,刊登中華書局文學室編輯李天飛的一篇文章〈內丹是什麼?孫悟空為什麼要煉它?〉,文章用道家修煉理論和相關術語,講述《西遊記》中孫悟空學道修煉的故事。


2月10日,親習陣營的澎湃新聞刊文〈內丹是什麼?孫悟空為什麼要煉它?〉引用道家修煉理論和術語。圖為神韻舞蹈演員演出《西遊記》主要角色孫悟空。(神韻官網)

2016年4月25日這一敏感日子,中央黨校的學習時報網刊文「領導幹部修煉內功的『心學』——學習《習近平黨校十九講》」,也是罕有地將「修煉」「內功」「心學」「修煉經」等修煉術語用到動員學習習近平講話的文章。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這一系列打破禁忌的舉動來看,其實都點中了江澤民的「死穴」,因為江澤民最害怕的就是習近平不執行其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及清算其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江澤民的宗教政策就是維穩和鎮壓,視宗教為「不穩定因素」,而習近平以疏導和法治化的手段解決宗教問題,打破了江澤民的框框,等於改變了他的政策。

財新網呼籲建立真相和平反委員會

2016年4月28日,與王岐山、習近平關係密切的大陸媒體財新網,刊登了政法大學終身教授呼籲設立平反委員會的文章,在2015年底,財新曾接連刊文〈清算日〉與〈為什麼需要真相委員會〉,用意十分明顯。


4月28日,親習陣營媒體刊登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陳光中呼籲設立平反委員會的呼籲。(新紀元合成圖)

財新網報導說,律媒百人會等機構4月27日主辦了「完善刑事案件申訴啟動程式——以山東張志超案為例」研討會,著名法學家、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陳光中表示,申訴難是當前冤案平反的實質性障礙。冤案平反不能完全靠法院、檢察院自覺的自錯自糾,這在客觀上存在困難,且在司法責任制嚴格實施的背景下,糾正冤案對當年的辦案人員更是雪上加霜。

他建議設立類似於平反委員會的中立機構,為冤案平反創造條件。這類機構「成員為社會人士及人大代表等,獨立於法院、檢察院,能夠促使疑似冤案的申訴案件進入再審程式。」

陳光中還表示,社會力量在冤案平反中的作用不可低估。「從美國及歐洲國家的經驗來看,應容許、支持社會上類似洗冤的組織,讓它發揮更大的作用,同時也應發揮新聞媒體、相關社會士的作用,學者也應盡到自己的職責。」

此前在1月19日,財新網刊登陳光中的敏感言論稱,應反思周永康等高官何以一手遮天、為所欲為;中國的政治體制存在缺陷,需要按照民主、法治的原則進行改革。

2015年11月9日,財新網刊登《財新周刊》的封面報導〈清算日〉。文章稱,今年7月間的大救市以後,證券市場等待已久的「清算日」正在到來。該期《財新周刊》同步刊登文章起底已經被抓的私募大佬徐翔及其公司運作內幕,公開其與曾慶紅、江綿恆利益相關公司之間的合作關係。

不過時政評論員謝天奇分析說,這個清算日還不光是股市上的清算,對於江澤民集團製造的「經濟政變」、政治政變等,都需要清算,財新網宣稱「等待已久的『清算日』正在到來」,無異於宣告江澤民末日臨近。

2015年11月30日,財新網博客欄目發表原財新傳媒公共政策記者藍方的文章〈為什麼需要真相委員會?〉。文章編譯了《不可言說的真相:轉型正義與真相委員會的挑戰》(Unspeakable Truths: Transitional Justice and the Challenge of Truth Commissions)一書的部分內容,首先回答問題「為什麼需要真相委員會」:真相委員會不僅僅只是尋找和陳述事實,在很多情況下,真相委員會是一個國家對歷史罪行的積極反思與回應,也是追究責任、補償受害者乃至啟動政治改革的起點。文章提及調查獨裁政權侵犯人權的罪行、追責、刑事審判,以及「轉型正義」等敏感字眼。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當時分析,介紹呼籲建立「真相委員會」的文章出現在《財新網》的博客文章中,並在首頁顯示,釋放出非同尋常的信號。考察如今中國社會的狀況,除了歷史上還有被中共掩蓋的真相之外,現在中共全力封鎖的真相就是法輪功的真相,17年來被江澤民集團關押、勞教、判刑、酷刑、迫害致死和被活摘器官的法輪功學員上百萬人。現在披露於媒體的只是冰山一角,這需要「真相委員會」這樣的專門機構去調查和獲得;同時從中共高層到基層,大量參與迫害法輪功並犯下罪行的人,都將面臨著被追責和法律審判,這些真相和證據也需要「真相委員會」去做。◇


中共全力封鎖的真相就是法輪功的真相,呼籲建立「真相委員會」的文章出現在財新網博客文章中,釋放出非同尋常的信號。圖為2015年9月4日部分法輪功學員在澳洲悉尼遊行聲援起訴江澤民。(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