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享受阿爾卑斯山恢弘美景。(Getty Images)

昨天晚上羊群往回走了。從早上起,大門便敞開的等待著;羊圈裡鋪了新鮮的乾草。近黃昏的時候,突然間,一聲大叫:「他們到那兒啦!」而在那邊,在遠處,我們看見羊群在塵土騰起的光輝裡前進著。——都德《從阿爾卑斯山歸來》

文 _ 林晨曦

阿爾卑斯山是歐洲人心目中的聖山,橫亙於歐洲大陸南方,穿越諸多國家,是吸引歐洲及世界各國旅遊者的巨大磁場,每年都有幾千萬遊客來這裡。阿爾卑斯山地可分為高阿爾卑斯山、石灰岩山地、瑞士高原、侏羅山四個部分。

山裡風光蒙太奇般變幻

阿爾高阿爾卑斯山脈(Allgäuer Alpen)是北萊姆斯通阿爾卑斯山脈的一部分,橫跨德國巴伐利亞、巴登符騰堡、奧地利蒂羅爾州和福拉爾貝格州,最高點海拔高度2656米,山體由沉積岩組成。

在巴伐利亞這邊看到的山脈風景綺麗迷人,散布在山中的大小湖泊為大山增加了一種柔美。春夏之際,綿延不斷的山巒間滿眼撲來的都是目不暇接的五顏六色,滿山遍野童話世界般的花團錦簇;秋冬之際,這裡的風光似是變化多端的蒙太奇鏡頭,忽而是漫山遍野的金色,忽而又成了銀裝素裹的白色。

在高速公路上看車窗外的阿爾卑斯山巒,真如書本裡寫的,遠處的高山像穿著翻雲滾浪的大裙子,裙角一勾就是一串高高矮矮的山峰,漫著白雪的山尖,在陽光下雲蒸霞蔚一片燦爛。映襯著這澄清湛藍的天,欣賞著這深深淺淺的綠,仰望著山巒巔峰的那一抹白,捕捉著那環繞山間的似有似無的靈動輕紗,一切都美得令人窒息。


在大山中徒步而行,處處風光。(Getty Images)

貼著峭壁往上飛的感覺

忍不住走進這畫中去,一兩個轉折,一片蔥蘢中,驀然就是被阿爾卑斯群山環抱的中世紀小鎮Oberstdorf,這裡位於德國巴伐利亞州與奧地利交接處,是一處深受本地人喜愛的滑雪和徒步勝地。Oberstdorf附近有許多開發得比較好的山峰,夏天這裡是徒步的樂園,可以充分感受「林風在唇間拂過,牛鈴在耳際叮噹」的愜意,冬天可以體驗滑雪的刺激,是真正冒險家的天堂。


碰到了大山「居民」,親切問好。(Getty Images)

清晨起來,步出酒店,感受一把晨曦中的小鎮,海拔815米帶來的清涼空氣讓人為之一振。陽光從阿爾卑斯山麓頂端一點點的往下,順著整個山坡流淌下來,逐漸覆蓋整座山,最後整個小鎮也沐浴在清澈的陽光之中。

像大多數遊客一樣,我也選擇乘坐纜車上山再徒步下山。吃過早飯,準備好行囊就直奔高山纜車而去,向2000多米高的Nebelhorn山峰進發。小巴士一樣的大纜車廂,在強勁的鋼纜的帶動下幾乎垂直拔升,纜車下面的風光很快就變成星星點點的模糊景象,而在峭壁和雪峰之間粗壯的鋼纜也好像變成蛛絲一般,興奮之餘真的感覺有些驚魂。

纜車的速度很快,當我感覺到氣壓降低給耳朵帶來的不適感時,我們已經是貼著峭壁在往上飛行了。經過支撐柱的時候,纜車會因為震動前後好像鐘擺一樣輕微擺動幾下,車廂中的人先是一片驚呼,隨即被笑聲所取代。

在雪山之巔把心洗淨


在雪山之巔把心洗淨。(AFP)

站在山峰頂上的觀景臺360度環視阿爾卑斯山脈,一時間雪峰林立,寒芒閃現,山勢連綿,白色浪濤一樣澎湃起伏,極為壯闊磅礡。默默注視這一切,讓人不得不感覺到自身的渺小,在如此壯闊的純淨潔白之中,自身的名利情似乎微不足道地風一吹就能散盡,白茫茫一片真乾淨。

有不少極限運動的發燒友,乘坐纜車上來的同時身上還背著巨大的包裹,他們或者來登山,或者來滑雪,或者在大包裹裡裝著滑翔傘,要把自己像風箏一樣放飛到這天地之間,盡情遨遊。他們就像是大自然的孩子,在自然界游刃有餘地嬉戲,別人看了或許驚心動魄,他們自己卻樂在其中。


極限運動的發燒友,大包裹裡裝著滑翔傘,要把自己像風箏一樣放飛到這天地之間,盡情遨遊。(Getty Images)

陌上花開 可緩緩歸矣

如果不攀冰滑雪、不玩滑翔傘,山頂能供我們行走活動的區域其實並不大。在觀景平臺玩賞一番後,乘坐纜車上來的遊客也越來越多,我便適時考慮下山了。下山時我選擇徒步而行,雖然山路看上去漫長曲折,但是空氣清冽、風光無限,讓人的步履也變得輕鬆起來,自然而然地就被這巴伐利亞的阿爾卑斯熱情感染,似乎自己也成了土生土長的大山的孩子。

這裡的徒步線路都維護得很好,並不難走的山路和指向清楚的路標,即使一個人走也感到很安全。從山巒通往小鎮有長長的山間步行小路,分不同難度和三級不同的高度供遊人選擇。

下到半山腰時我已經在雪線之下了,陽光明媚、微風習習,躺在綠草葳蕤、野花星墜中稍事休息,但見四周景色怡然,抬頭望,綿延不絕的山巒頂著白色的山尖,在陽光下閃著金光;低頭遠眺,峽谷狹長蜿蜒,小鎮平靜,溪水潺潺。沿路前行,會發現一個路牌,上面寫著:慢慢走,欣賞啊!這不僅讓我想到中國的詩詞: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如此詩情畫意的情懷,如此不疾不徐的步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