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古希臘時根據《荷馬史詩》所繪的圖。圖中為斯巴達王后海倫和特洛伊國王、帕里斯之父普里阿摩斯。(公有領域)

《荷馬史詩》是一部英雄的史詩。

無論其中描繪的英雄們的所作所為和品性有怎樣不為人所稱道的弱點缺憾, 他們仍是創造歷史的英雄。他們的事跡為後世人所評說, 閃耀的品性為世人稱頌仿效,鄙劣的則為世人所警戒。


文 _ 文宇

《荷馬史詩》,最早的古希臘文學經典,相傳是由公元前九世紀或公元前八世紀的盲詩人荷馬所著。

《荷馬史詩》由《伊利亞特》和《奧德賽》兩部史詩組成,從故事內容和人物的承傳連貫上看,也許可以看作上下部的關係。《伊利亞特》的故事背景是公元前12世紀時發生在希臘與特洛伊之間的一場歷經十年的戰爭,《伊利亞特》講述的是戰爭進行到第九年時發生的事情。《奧德賽》則是講述戰爭結束後,希臘聯軍中曾獻「木馬計」攻破特洛伊的伊薩卡國王奧德修斯歷經重重磨難終於返鄉與家人團聚的故事。

《荷馬史詩》不僅描述了戰爭、冒險,同時也是一部社會史、風俗史,給後世研究古希臘的歷史、地理、民俗、人文,以至宗教、哲學提供了豐富的寶貴資料。

《荷馬史詩》在西方文化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是西方文化的重要基石。從古至今,西方的哲人、文學家們一直從《荷馬史詩》中汲取著資源養分。西方文化的主要構成部分是宗教文化及古希臘文化。因此作為古希臘文化的最早最重要的著作《荷馬史詩》對西方社會人文等各個方面所造成的影響,是其他作品無法比擬的。西方建築文學藝術中經常直接刻畫或間接引用《荷馬史詩》中的人物事跡,因此對《荷馬史詩》的了解,直接影響人們對西方社會歷史文化藝術等各方面的理解。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曾說,精通《荷馬史詩》就精通了一切。

《荷馬史詩》的敘事形式採取詩歌體,這是當時社會流傳的一種文化形式。就如後世出現的遊走於民間、在茶館廣場等處吟唱英雄史詩的「吟遊詩人」。相傳《荷馬史詩》的作者就是這樣一位詩人。《荷馬史詩》的內容並非由荷馬原創,荷馬只是把民間世代傳頌、僅限於口頭流傳的故事編纂撰寫出來。

源於《荷馬史詩》的這種詩歌體形式,作品中在一些場景與動作的描述中,時常使用重複或相似的詞句,被稱為「荷馬式風格」。同時,荷馬在史詩中,時常以短則一兩個字詞、長則數餘行詩句詳細精闢地描述作為比喻的事物,後世把這種修辭方式稱作荷馬首創的明喻方式。

例如在《伊利亞特》第二卷中,荷馬以三十行的明喻手法,展現希臘聯軍整裝待發的浩大陣容。在這部描寫戰爭的史詩中,明喻法出現達200次左右。他用「野豬」、「獅子」形容勇猛的戰士;用「黑夜」、「風暴」形容戰爭殺戮;用驅走黑夜的「黎明」比喻戰事後的寧靜。

有意思的是,在讀《伊利亞特》時,你會發現,越是在戰前使用較多篇幅描述的人物,往往會取得此次戰鬥的勝利。

《荷馬史詩》的敘事手法上還有一個很鮮明的特點,就是在人事物名字之前冠以一個前綴。比如「足智多謀的奧德修斯」「沉雷遠播的宙斯」「長裙飄舞的海倫」「脛甲堅固的阿開亞人」「長了翅膀的話語」等。這類專屬的形容並非單一,作者會根據場景及後續詞句的韻腳加以變換。在《伊利亞特》中,希臘第一勇士阿基里斯的前綴稱謂至少有24個之多。

這樣的修辭手法,給人物以鮮明的個性特點,也方便了欣賞者記住作品所展現的眾多角色,這也是詩歌體文學的敘述特色。

《伊利亞特》場面宏大的戰爭史詩


1572年Rihel公司出版的《伊利亞特》的封面。(公有領域)

《伊利亞特》24卷,共1萬5693行。講述希臘聯軍與特洛伊十年戰爭的最後一年的戰事。故事涉及人物眾多,包括戰爭雙方的人類以及捲入人類戰爭的奧林匹斯山眾神。

為了報復搶走斯巴達王后海倫的特洛伊王子帕里斯,斯巴達國王墨涅拉奧斯的兄長阿伽門農統帥希臘諸國聯軍,開始了對特洛伊長達十年的討伐戰。

戰爭進行到第九年十個月時,希臘聯軍因為內訌導致一場瘟疫。內訌起因是聯軍統帥阿伽門農拒絕歸還一個女俘給她的父親,這位父親是太陽神阿波羅的祭司,他請求以重金贖回女兒,卻遭到阿伽門農的侮辱性拒絕,祭司便祈求阿波羅的幫助,於是阿波羅對希臘軍降下瘟疫。

為了不使瘟疫繼續蔓延導致聯軍崩潰,希臘第一勇士阿基里斯與眾英雄要求阿伽門農歸還祭司的女兒,阿伽門農迫於眾怒答應,卻要求補償自己的損失,繼而奪走了阿基里斯心愛的女俘。阿基里斯大怒,從此拒絕參戰,並讓自己的母親海之女神忒提斯向眾神之王宙斯投訴,要求懲罰阿伽門農。


〈阿基里斯的憤怒〉,1819年,邁克.德羅林(Michel Drollig)畫作。(公有領域)

失去阿基里斯的希臘聯軍,節節敗退,被特洛伊第一勇士赫克托爾王子帶領的特洛伊軍攻至海邊的營地,並開始焚燒希臘戰船。至此危急之際,阿基里斯仍不肯出戰,於是他的好友帕特洛克羅斯借了阿基里斯的盔甲和戰馬,冒充阿基里斯出戰,雖一時擊退了特洛伊人,但帕特洛克羅斯最終也為赫克托爾所殺,阿基里斯的盔甲也被搶走了。阿基里斯的盔甲是阿基里斯的母親忒提斯女神請火神專門為他製造的,好友被殺與失去盔甲使得阿基里斯暴怒,於是重回戰場找赫克托爾報仇,最終殺死了赫克托爾。《伊利亞特》的詩篇以赫克托爾的葬禮為終篇。


〈阿基里斯殺死赫克托爾〉,1630年至1635年,彼得.保羅.魯本斯畫作。(公有領域)

《伊利亞特》刻畫了眾多的人物及神祇的形象,每個都栩栩如生、個性鮮明。阿伽門農傲慢無禮,阿基里斯恃才自傲,赫克托爾愛國護民,奧德修斯聰穎睿智。


赫特托爾在決鬥前最後一次與妻子安卓瑪姬與兒子阿斯泰安奈克斯相聚的情景,見於公元前四世紀的陶器。(公有領域)

在描寫赫特托爾出戰前與妻兒告別的場面時,既表現了他英雄柔情忠貞的一面,也表現出自古在英雄面前忠孝家國無法兩全的矛盾。這也是《伊利亞特》中的經典溫馨場面。

帕里斯搶走別人的妻子與財寶,在國家大難當頭前拒不交還的自私卑鄙;阿基里斯只因一己之怨,便置盟友的生命利益於不顧;阿伽門農更是愚蠢傲慢,為一點點利益便不惜破壞盟友間的信任……對比這些,赫克托爾則表現出真正的英雄氣概,不僅戰鬥勇武,同時品性端正,從不為私廢公、損人利己。

「兵征天下,王者治國」,是人類歷史的永恆主題。


〈阿基里斯的凱旋〉,Franz Matsch繪,阿基里斯宮藏。(公有領域)

《荷馬史詩》是一部英雄的史詩。無論其中描繪的英雄們的所作所為和品性有怎樣不為人所稱道的弱點缺憾,他們仍是創造歷史的英雄。他們的事跡為後世人所評說,閃耀的品性為世人稱頌仿效,鄙劣的則為世人所警戒。

阿基里斯早就知道他會在特洛伊戰爭中喪命,這是命運使然,他的母親忒提斯女神也給過他選擇——回家,你會有一個健康長壽的人生;參戰,你會喪命但同時會獲得不朽的榮譽。

阿基里斯選擇了不朽的榮譽,這是一個英雄的選擇,一個時代的選擇,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也是命運的選擇。在荷馬的時代,人們對於榮譽的看重遠遠大於生命,這與中國古代相類似。在沒有無神論氾濫的古代,任何民族的道德倫理都是如此,這也正是人與動物的本質區別,人高於動物的根本之處。

《荷馬史詩》也反映了當時人的世界觀、宇宙觀。奧林匹斯山上的眾神直接插手的人類戰爭中,神也有遵從的規則——即使是神,也不能隨意更改天命。

特洛伊注定會在戰爭中毀滅,即使為奧林匹斯山上地位僅次於宙斯的太陽神阿波羅所庇護,也無法改變這個命運。《荷馬史詩》通過對神祇們干預人類戰爭的描述,表現出人類中的一切都有其背後的因素,人類的一切都在神的監護下;神可以左右於人,但卻無法左右天道,不僅不能違背天命,還要維護天道的運轉。

埃涅阿斯王子是特洛伊一員勇將,戰爭中他曾多次遇險,每次都蒙神祇相救,他的母親愛神阿佛洛狄忒、太陽神阿波羅,甚至站在希臘人一方的海王波塞冬都曾向他伸出援手。因為,他是未來羅馬人的祖先、羅馬城的建立者,他的命不能終結在特洛伊。當希臘人以木馬計攻破特洛伊,在城中大肆屠殺之時,他帶著家人和一些同伴,在神的庇佑下逃出特洛伊城。

《奧德賽》驚心動魄的歷險記

《奧德賽》24卷,共1萬2110行,與《伊利亞特》構成整部《荷馬史詩》。在內容上,可以說承續《伊利亞特》,交代了赫克托爾葬禮後,特洛伊戰爭以及一些重要人物的結局,但主要內容更像一部海上歷險記。


坐落在丹麥哥本哈根的海神波塞冬雕塑。(公有領域)

獻「木馬計」幫助阿伽門農打贏特洛伊戰爭的伊薩卡國王奧德修斯,在戰爭結束後,帶領同伴返鄉途中,以智謀刺瞎海王波塞冬的兒子獨眼巨人波呂斐摩斯並逃出生天,為此得罪波塞冬。在此後的旅途中,奧德修斯受盡波塞冬的百般阻撓,歷盡艱辛苦難,靠著他非凡的智謀和毅力,歷經十年,終於回到故土,而他的王宮卻已為一群無恥之人侵占……


奧德修斯在波呂斐摩斯的洞穴,Jacob Jordaens作品。(公有領域)

這十年間,奧德修斯從吃人的獨眼巨人的洞穴逃脫,戰勝了魔女喀耳刻,並在魔女的款待下遊歷了冥府,與阿伽門農和阿基里斯的亡靈交談。之後,他又用計躲過海妖塞壬歌聲的誘惑,穿過海怪斯庫拉和卡律布狄斯的居地,擺脫女神卡呂普索的七年軟禁與挽留……

伊薩卡人見國王十年未歸,以為他已死掉,當地貴族窺視他的權位、財富與他美貌的妻子珀涅羅珀。那些無恥之徒逼迫追求他的妻子,雖然珀涅羅珀百般設法拒絕,卻無法擺脫這些人的糾纏。奧德修斯歷盡艱辛終於返家時,這些人正占據著他的宮殿,揮霍他的財物。奧德修斯與他的兒子聯手,通過比武殺死了這些人,奪回自己的王宮和妻子。

奧德修斯意志堅定,無論經歷多少艱難困苦與危機,都無法摧毀他的意志,即使是仙境般的生活、美麗的神女的愛情也無法動搖他,從始至終他不改初衷,堅守著回家的信念。他的妻子一直對他忠貞不二,他的兒子在雅典娜的引導下出海尋找父親,在三人的共同努力和神的幫助下,終於得到閤家團聚的完美結局。

奧德修斯足智多謀,他的歷險故事讀起來驚險有趣,引人入勝。要說《伊利亞特》是一部場面宏大的戰爭史詩,那麼《奧德賽》則是一部驚心動魄的歷險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