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史詩——《荷馬史詩》 (第480期2016/05/19)

?"
古希臘時根據《荷馬史詩》所繪的圖。圖中為斯巴達王后海倫和特洛伊國王、帕里斯之父普里阿摩斯。(公有領域)

《荷馬史詩》是一部英雄的史詩。

無論其中描繪的英雄們的所作所為和品性有怎樣不為人所稱道的弱點缺憾, 他們仍是創造歷史的英雄。他們的事跡為後世人所評說, 閃耀的品性為世人稱頌仿效,鄙劣的則為世人所警戒。


文 _ 文宇

《荷馬史詩》,最早的古希臘文學經典,相傳是由公元前九世紀或公元前八世紀的盲詩人荷馬所著。

《荷馬史詩》由《伊利亞特》和《奧德賽》兩部史詩組成,從故事內容和人物的承傳連貫上看,也許可以看作上下部的關係。《伊利亞特》的故事背景是公元前12世紀時發生在希臘與特洛伊之間的一場歷經十年的戰爭,《伊利亞特》講述的是戰爭進行到第九年時發生的事情。《奧德賽》則是講述戰爭結束後,希臘聯軍中曾獻「木馬計」攻破特洛伊的伊薩卡國王奧德修斯歷經重重磨難終於返鄉與家人團聚的故事。

《荷馬史詩》不僅描述了戰爭、冒險,同時也是一部社會史、風俗史,給後世研究古希臘的歷史、地理、民俗、人文,以至宗教、哲學提供了豐富的寶貴資料。

《荷馬史詩》在西方文化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是西方文化的重要基石。從古至今,西方的哲人、文學家們一直從《荷馬史詩》中汲取著資源養分。西方文化的主要構成部分是宗教文化及古希臘文化。因此作為古希臘文化的最早最重要的著作《荷馬史詩》對西方社會人文等各個方面所造成的影響,是其他作品無法比擬的。西方建築文學藝術中經常直接刻畫或間接引用《荷馬史詩》中的人物事跡,因此對《荷馬史詩》的了解,直接影響人們對西方社會歷史文化藝術等各方面的理解。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曾說,精通《荷馬史詩》就精通了一切。

《荷馬史詩》的敘事形式採取詩歌體,這是當時社會流傳的一種文化形式。就如後世出現的遊走於民間、在茶館廣場等處吟唱英雄史詩的「吟遊詩人」。相傳《荷馬史詩》的作者就是這樣一位詩人。《荷馬史詩》的內容並非由荷馬原創,荷馬只是把民間世代傳頌、僅限於口頭流傳的故事編纂撰寫出來。

源於《荷馬史詩》的這種詩歌體形式,作品中在一些場景與動作的描述中,時常使用重複或相似的詞句,被稱為「荷馬式風格」。同時,荷馬在史詩中,時常以短則一兩個字詞、長則數餘行詩句詳細精闢地描述作為比喻的事物,後世把這種修辭方式稱作荷馬首創的明喻方式。

例如在《伊利亞特》第二卷中,荷馬以三十行的明喻手法,展現希臘聯軍整裝待發的浩大陣容。在這部描寫戰爭的史詩中,明喻法出現達200次左右。他用「野豬」、「獅子」形容勇猛的戰士;用「黑夜」、「風暴」形容戰爭殺戮;用驅走黑夜的「黎明」比喻戰事後的寧靜。

有意思的是,在讀《伊利亞特》時,你會發現,越是在戰前使用較多篇幅描述的人物,往往會取得此次戰鬥的勝利。

《荷馬史詩》的敘事手法上還有一個很鮮明的特點,就是在人事物名字之前冠以一個前綴。比如「足智多謀的奧德修斯」「沉雷遠播的宙斯」「長裙飄舞的海倫」「脛甲堅固的阿開亞人」「長了翅膀的話語」等。這類專屬的形容並非單一,作者會根據場景及後續詞句的韻腳加以變換。在《伊利亞特》中,希臘第一勇士阿基里斯的前綴稱謂至少有24個之多。

這樣的修辭手法,給人物以鮮明的個性特點,也方便了欣賞者記住作品所展現的眾多角色,這也是詩歌體文學的敘述特色。

《伊利亞特》場面宏大的戰爭史詩


1572年Rihel公司出版的《伊利亞特》的封面。

1   2   3   4   5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