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etty Images)

在習、江鬥的交鋒中,一進入5月, 「倒習聯盟」和習近平陣營都加快了動作頻率。

本刊上一期封面故事報導指出, 就在法輪功萬人和平上訪17周年的敏感日「4.25」前後, 習近平針對江澤民發動的這場最愚蠢的政治運動(鎮壓法輪功), 連續召開了三個糾正大會:上訪會議、宗教會議、政法會議, 招招點到了江派的痛處, 習要糾正和恢復江澤民因鎮壓法輪功而踐踏的相關法制。

於是,被擊中軟肋的江派開始反撲。

5月2日晚,以中宣部名義在人民大會堂上演了一場大型「紅歌秀」, 20首曲目中有18首是「文革」時的歌曲, 還有2首歌頌習近平的歌, 讓人有當局似乎要走「文革」回頭路的聯想。

隔天,中南海密集發表了習近平過去半年內幾個講話的全文, 以回擊劉雲山宣傳系統的「高級黑」手段。

其中特別引人注目的是習近平說「黨內存在野心家、陰謀家」……

文 _ 王淨文

中宣部搞「紅歌秀」 逼習表態

據大陸媒體報導,5月2日晚間7時30分,位於天安門廣場、能容納上萬人的人民大會堂,上演了「社會主義經典歌曲」大型交響演唱會。該演出由中宣部下屬中心主辦,演唱歌曲全是「文化大革命」時的歌曲,開場歌曲更是歌頌毛澤東的,還有影射習近平搞個人崇拜的。整個晚會充滿了文化大革命的味道,有觀眾驚呼:「莫非文化大革命又開始了?!」


5月2日,江派在人民大會堂搞的「紅歌秀」,整場晚會充滿文化大革命的味道,強力逼迫習近平表態。有觀眾驚呼:「莫非文化大革命又開始了?!」(AFP)

舉辦單位是「56朵花少女組合」和中國歌劇舞劇院,該合唱團由56名16至23歲的各民族少女組成,被稱為「全球第一組合」或「全球最大女團」。她們聲稱是中宣部下屬機構。演唱的20首曲目中,18首是「文革」流行紅歌,兩首是近期出現歌頌習近平的「你這樣平易近人」(又名「包子舖」)和「不知該怎麼稱呼你」。打頭炮的「大海航行靠舵手」,是「文革」時為毛澤東造神的登峰造極之作,堪稱是「文革」的象徵,其他還有「社會主義好」、「革命人永遠年輕」等。舞臺背景還打出了「打敗美國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等口號,大有「文革」再現之感。

1966年5月16日,毛澤東正式發動「文化大革命」,給中國帶來毀滅性衝擊。「文革」致死的人數至今沒有一個正式統計數字,一些學者的研究結果從幾百萬到幾千萬不等。中共官方亦將「文革」稱為把國民經濟拖向崩潰邊緣的「十年浩劫」。

毛澤東發動「文革」至今50年。儘管無高官捧場,大陸媒體亦未大力宣傳,但這場擺明為紀念「文革」的演出,仍引起中共黨內憂慮。大陸媒體傳出一封中共前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馬文瑞的女兒、曾任中央統戰部機關黨委副書記馬曉力致中辦主任栗戰書的信,直指這場演出「是『文革』文化再現」,「是一個有預謀有組織有計畫違反黨紀的事件」。

馬曉力在信中指,演出內容充斥「文革」鏡頭,大有「文革」再現之感,其中竟出現干擾外交路線的巨幅背景,必將影響外界對中國未來走勢判斷。信中她呼籲當局警惕有人想搞「文革」復辟,要求當局追究負責人,以正視聽,否則極左思潮「文革」遺風肆虐,黨國將危!

有評論稱,當年薄熙來帶紅歌團進京都沒能在人民大會堂演出,這回紅歌登堂入室,主辦方還換成了中宣部,儘管事後中宣部否認,但這反映出中宣部有股勢力想走「沒有薄熙來的薄熙來路線」。

習近平上臺三年來,一直想推動自己的改革夢、中國夢,為了獲得最大公約數的支持面,他同時肯定所謂「前30年和後30年」。就像胡適所說的,「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習不想在這些空洞的東西上浪費時間,就不時安撫左派和右派,想在其中找到平衡。

但隨著反腐深入,雙方進入刺刀拚搏階段時,當觸及到更多更高既得利益者時,左派和右派都對習表示不滿。很明顯,這次唱紅歌就是左派強力逼迫習近平表態:你到底是想往左拐,還是向右轉?

宣傳部是「倒習」始作俑者

面對劉雲山控制下的中宣部如此逼宮,習陣營有些難堪,不過最令習難堪的,還是在3月中共兩會前夕江派搞出的「倒習公開信」事件。

隸屬中央網信辦系統的「無界傳媒」,是由新疆區委宣傳部、阿里巴巴集團及財訊集團三方出資創立。就在兩會開幕的前一天,3月4日凌晨,無界網登載了「倒習」公開信。儘管他們事後稱是被「駭客攻擊」,並非其本意,但就在人民大會堂上演唱紅歌之後,港媒援引消息人士稱,經查明,該事件的始作俑者基本確認是新疆宣傳部門,涉及到中共新疆區委書記張春賢,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等人。


人民大會堂5月2日上演唱紅歌後,有消息稱,3月4日「倒習」公開信的始作俑者是新疆宣傳部門,涉及到新疆區委書記張春賢。(Getty Images)

據北京接近網信與網安部門的人士表示,調查確定:新疆宣傳部門有人參與了公開信的刊登與事後證據銷毀,而這封信之所以能出現在無界新聞,是因為有人裡應外合,是無界網內部有人保留後門,外部人員得以成功將該信件貼進去。

調查中發現,在無界新聞網登載公開信之後,張春賢的親信、無界網董事長李萬輝第二天親自向總裁歐陽宏亮及技術人員下達指令,對有關伺服器進行格式化,徹底銷毀證據。李萬輝的官方身分是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宣傳部外宣辦網路處處長、新媒體中心主任,正處級。

李萬輝曾一度矢口否認銷毀證據事件與上面有關;但專案組的調查顯示,公開信事件發生後,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宣傳部高層曾跟在北京的張春賢頻繁電話聯繫,故事件尚不能排除跟張春賢有關。

據報導,無界新聞是中宣部副部長蔣建國特批給新疆網信辦主辦的新媒體。「在北京有自己的聲音!」張春賢曾在多次場合說要解決新疆沒有媒體話語權的問題,所以儘管國信辦反對,他還是堅持要辦一個自己的媒體,結果才搞出了個「輿論逼宮事件」。

在「倒習」公開信發表4天後的3月8日,在人大新疆代表團的開放日,針對媒體提問是否支援習近平的領導,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僅稱「再說吧」。

有評論認為,張春賢此舉明顯是公然藐視習近平,也許藏在張春賢心裡的,還不只是對習的藐視,還有深深的敵意。

習、李講話全文密集出現

5月2日江派唱紅歌後,習陣營不但放風公布了「倒習」公開信的直接責任人;5月3日,中南海還密集發表了習近平在過去半年內幾個講話的全文,其中包括2015年12月在中共中央黨校工作會議、2016年1月在中紀委六中全會以及4月19日在網路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等。與此同時,5月3日,中共國務院官網也長篇披露了李克強4月15日在北京大學,召開高等教育改革創新座談會上的講話。

習近平在中紀委的講話全文1.4萬字,其中使用了許多醒目的用詞,超過了官方以往在涉腐議題上的對外表態。例如習近平列舉了四種違紀違規現象說:有的置若罔聞,搞結黨營私,一門心思鑽營權力;有的明知在換屆中沒有安排他,仍派親信到處遊說拉票;有的政治野心不小,揚言「活著要進中南海,死了要入八寶山」;有的在其主政的地方建「獨立王國」,為實現個人政治野心而不擇手段。習還描述稱,「黨內存在野心家、陰謀家」,並特意強調了「家風」,表示「家風敗壞往往是領導幹部走向嚴重違紀違法的重要原因」。

習近平在中央黨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列舉了黨校存在的很多問題,如「有的口無遮攔、對黨和國家大政方針妄加議論,有的專門挑刺、發牢騷、說怪話」等,還表示黨校對中央「說三道四」的言論,殺傷力很大,不要低估。

外界評論說,對比全文與中宣部此前發布的報導,明顯看到中宣部在有意大幅刪減習的講話,對一些「敏感」的內容不予報導。作為對中宣部左派唱紅歌的反擊,習、李發表了全文,這是很罕見的。

《光明日報》總編輯何東平被免職

緊接著第二天5月4日,有消息傳出,官方將團中央的經費壓縮了一半,從6億降到了3億,同時人們也看到這一天基本沒有搞青年節慶祝活動,相反,習陣營還下令免職了一個文宣系統的高官、劉雲山的一員大將,他就是《光明日報》的總編何東平。

據官方報導,5月4日,中共中央機關報、直屬中宣部管轄的《光明日報》社召開大會,由中組部副部長潘立剛宣布,免去何東平《光明日報》總編輯職務。這一天,習近平的浙江舊部、中宣部副部長黃坤明還出席會議並講話。


中共中宣部管轄的《光明日報》接連發文替江派發聲,向習近平陣營叫板。何東平5月4日被免職。(網路圖片)

簡歷顯示,何東平從1982年起就一直在《光明日報》社工作,1997年任總編輯助理,2000年升任副總編輯,2011年接替調往央視任臺長的胡占凡任總編輯。1955年10月出生的他今年已經60歲,但其兩個前任苟天林和胡占凡都是在62歲才退下。

公開報導顯示,何東平與主管文宣系統的江派常委李長春、劉雲山等人關係密切,是左派的打手。2012年7月17日,《馬克思畫傳》、《恩格斯畫傳》和《列寧畫傳》出版座談會在京召開,劉雲山致信祝賀,李長春與劉雲山親信、因醜聞下臺的中央編譯局原局長衣俊卿主持會議,何東平則是發言者之一。

《光明日報》歷年來跟隨江派搞事

回顧過去不難看出,《光明日報》一直替江派發聲,向習近平叫板。如2016年2月27日,《光明日報》公開發文攻擊支持地產大佬任志強「反黨」言論的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並氣勢洶洶的詰問「蔡霞你的黨性在哪裡」;3月23日,《光明日報》刊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吉炳軒吹捧李長春的文章,影射攻擊習近平18大以來的治國理政思路,否定習採取的政治、經濟、思想方面的舉措。

3月27日,江澤民缺席殲-10飛機總設計師宋文驄遺體告別式的中共高官哀悼名單,外界猜測這是習陣營故意用缺席來彰顯江澤民的被動處境。但第二天3月28日,趁習近平動身出訪捷克之際,《光明日報》推出了〈江澤民為「世界著名歌曲45首作序」〉的新聞,故意反其道而行,要讓江露臉,給江派嘍囉鼓勁。

若再往前推,早在1996年,該報社就在誣陷法輪功方面,替江澤民、羅干搞出了「光明日報事件」。當時法輪功主要書籍《轉法輪》,於1996年1月名列北京市的暢銷書排行榜;但《光明日報》卻在1996年6月17日發表評論,把《轉法輪》描繪成宣揚封建迷信。於是數千法輪功學員給報社和中國氣功科研會寫信,聲明《光明日報》的行為違背了胡耀邦1982年就氣功研究定下的「三不」政策:即「不爭論、不宣傳、不批評」。後來不少轉載該文的報紙停止了攻擊法輪功。

文宣改革將開始 劉雲山在劫難逃

5月4日同一天,編輯部設在北京的「海外」媒體多維發表文章表示,習當局對中宣部的改革就要開始了。

文章說,「中共的文宣系統動不動就將矛盾上綱上線為敵我矛盾,甚至還冒出『階級鬥爭是不可能熄滅的』言論,與歷史潮流不符。這種霸道的鬥爭思維,跟不上經濟基礎發展腳步,在經濟領域發生了巨大變化的今天,理論和意識形態領域卻嚴重滯後,甚至被詬病為『八股』」。

文章表示,形勢已經愈來愈嚴峻,今天的經濟基礎倒逼著上層建築,特別是意識形態,中宣部已經到了不得不改革的地步。文宣系統也應該主動順應和掌握好時代的變化,以及習近平的世界觀、價值觀。最難啃的文宣改革就要開始了。

據此前報導,2月19日,習近平前往三大黨媒「調研」。外界認為這是習親自釋放著手整肅「筆杆子」的信號。緊接著,中共中紀委通報2016年第一輪巡視單位,中宣部、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等首當其衝。中央巡視組由王岐山舊部、中央巡視工作辦公室主任黎曉宏親自督陣。

此外,18大後,劉雲山主管的宣傳系統被當局持續清洗,已有19個省份的宣傳部長換人,而且有關劉雲山利用中宣系統、以及他的兒子劉樂飛在股市金融市場給習近平添亂攪局的傳言越來越多,劉雲山早就成了人們期待落馬的大老虎之一。


海外媒體消息指,習近平當局對中宣部的改革就要開始,掌管宣傳系統的江派常委劉雲山成了人們期待落馬的大老虎之一。(大紀元合成圖)

習謀畫撤銷中宣部 「二劉」走人

2016年4月,據《內幕》報導,中宣部多年來所起的作用一直深受海內外質疑,特別是近年來刻意扭曲習近平的形象、將之推向極左「文革化」,更激起天怨人怒,嚴重衝擊到習近平施政凝聚民心。


中共中宣部掌管中國兩千多家報紙、近萬種期刊、上千家廣播電臺和電視臺,及上百萬個網站的輿論導向。中宣部名聲太臭,也嚴重衝擊習施政凝聚民心。圖為北京報攤。(Getty Images)

中共官員告訴《內幕》,習近平意識到整治中宣部系統勢在必行,很可能改掉已經沿用至少90年的「中央宣傳部」這個臭名昭著的名稱,也考慮對劉雲山、劉奇葆這「二劉」做出適當的處置。

據了解,早在上個世紀中共開始改革之後,海內外已經有不少人士提出:中宣部的名聲太臭,讓人反感,幾乎已經成為「說教」、「洗腦」、「粉飾」,甚至是「控制輿論」、「思想專制」等的代名詞。

多年來就有人建議,這個部門最好撤銷,至少也要改變名稱、改換職能。政治觀察家表示,從換掉「中宣部」名稱著手,不失為一著辦法。中宣部一旦真要換招牌,那麼請身為「大、小掌櫃」的「二劉」走人,也就名正言順。

據說劉雲山與劉奇葆在私下談話中,把習近平最近的一些真實想法,透露給自己的親信,於是有些人趕快變臉轉向,比如此前長期不遺餘力地扭曲人們價值觀、在國內和外交政策上挑動民族主義和民粹主義的中共《環球時報》主編胡錫進,近日忽然「變臉」,表態「支持開放言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