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文革——《苦戀》的問號 (第481期2016/05/26)

?"
《苦戀》,一部只見劇照、終難公映的電影。(資料圖片)

1980年製作的電影《苦戀》旨在反思「文革」,卻引發了類似「文革」式的批判,作品不見天日。

劇本內外,都留下一個巨大的問號,敲擊著眾人的心靈。

文 _ 高天韻

五十年前的5月16日,「文革」正式發動,由此引發十年浩劫,給中國帶來毀滅性的打擊。那是一場文化的、人性的災難,催生了無邊的恐怖和黑暗。傳統文化被砸爛,知識精英被殘害,信任和承諾被打碎,青春理想被蹂躪。遙望悲劇的海洋,忽然想起了《苦戀》,一部只見劇照、終難公映的電影。

《苦戀》在表現「文革」的影視作品中,是非常特殊的一部。其電影文學劇本由白樺和彭寧創作,描寫愛國畫家凌晨光在「文革」中的遭遇。1980年,長春電影製片廠把它拍攝成同名電影,由彭寧導演。影片送審時更名為《太陽和人》。但是此片沒有通過審核,還在1981年引起了政治批判的風波,僅在1981年至1982年期間以「批判電影」的名義內部放映約600場。據說原版膠片已毀。

「三大罪狀」遭批鬥

《苦戀》旨在反思「文革」,卻引發了類似「文革」式的批判,作品不見天日。這頗具諷刺意味,又令人悲哀。且看當時「批判者」列出的三大罪狀:第一,在原劇本的結尾,主人翁凌晨光被迫逃亡,凍死在荒原上。臨死前,畫家用最後的力量在雪地上爬出了一個問號。在拍攝中間,時任中宣部部長王任重派人到現場傳達指令:「你們這個戲,別的地方暫時我不管,結尾那個大問號不能拍。」因此,在送審的電影版本裡,問號變成了一串省略號,不料這又成為新的罪狀,被攻擊成「這部電影很惡毒,對著紅太陽打了六炮」。

第二,小晨光在廟宇裡看到一座金身佛爺的臉是黑的,便問老和尚:「為什麼這個佛爺這麼黑呀?」老和尚回答:「是善男信女的香火把它燻黑的……」有人認為這是對毛澤東個人崇拜的一種影射。

第三,最大的罪狀就是這段臺詞:凌晨光的女兒執意要出國,父親不同意,她說:「您愛這個國家,苦苦地戀著這個國家……可這個國家愛您嗎?」畫家無言以對。

當年功成名就的凌晨光放棄了在美國的優越生活,毅然攜妻子回國。他們的女兒誕生在歸國的郵輪上,因為望見了五星紅旗而取名「星星」。然而,在「文革」中,凌晨光和千百萬知識分子一樣,難逃厄運。全家人被趕到沒有窗戶、不見陽光的斗室,他自己被打成反動權威,受盡羞辱,甚至在他的生日當天被打得遍體鱗傷。

女兒走後,凌晨光在流亡前憤慨地說:「在社會主義的祖國,還要逃亡嗎?」凌晨光寄身於蘆葦蕩,過著野人般的生活。即使在那樣的艱苦條件下,他還是希望拿起畫筆,把祖國的美景描繪下來。這份眷戀,如此深厚、深情。令人悲痛的是,火熱的心僵硬冰冷,連一個問號也不能留下。

臺灣版《苦戀》忠實保留問號


1982年,臺灣版電影《苦戀》海報。

1   2   3   下一頁


新紀元PDF 版訂閱(US$10 52期)
Share/Bookmark
評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