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0日北京舉行科技大會,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共領導人大部分與會,竟然爆出一大亮點:有科學院院士在會上公開呼籲開放網路。在近年中國一片肅殺的形勢下,這一呼籲算是非常突兀,而且經過官方媒體的報導,使關注中國局勢的人頗有古怪的感覺。

據說,會議進行當中,一位身為中國科學院院士的「老科技工作者」發言,要求中國政府在封鎖網路的時候「對科技工作者網開一面」。他的理由很充分,中國封網封鎖了中國科技工作者取得海外資訊的能力,無法查詢到一些科學研究和科技應用的最新發展,因此阻礙了中國科技的進步水準。

今年早些時候中國在浙江舉行互聯網大會,一位中國負責網路發展的最高官員,會議期間曾做過一個小範圍講話,而講話的核心,就是要「光明正大地封網」。根據這位官員的講話,中國政府認為中國有八億網民,因此理所當然是全球互聯網的「主流」。針對有人批評中國互聯網是局域網,他直截了當批評說,美國充其量只有兩億多網民,僅中國四分之一,所以中國一封網,是美國而不是中國變成了「局域網」。

這位官員充滿自信的論調,並非沒有道理。過去十多年,大批外國(尤其是美國)的互聯網公司千方百計進入中國,不惜放棄互聯網業最初的理想原則。對中國來說,大概如此政策堅持下去,全球國家和企業都要進入一個「中國局域網」的網路,否則就不可能有所發展。

這個說法,稍有年齡的中國人應該並不陌生。上世紀五十年代毛澤東就持同樣看法,而且所依據的原因也一模一樣,中國有六億人,占世界四分之一,所以必然「不是西風壓到東風而是東風 壓倒西風」。事情的結果所有人都知道,七十年代中國的八億人非但沒成主流,反而徹底被全世界邊緣化,甚而經濟險些崩潰,最後由鄧小平趕緊打開大門學習外國經驗。

其實熱力學熵定律對此早有結論,封閉系統內熵值永遠變大。在社會學上同樣如此,如果沒有對外交往和學習,一個社會無法進步。

事實上中國的互聯網是一個半封閉的格局,所有的設備和技術都來自外國,即使是號稱所謂全球排名前列的中國互聯網公司,也幾乎沒有任何創新可言,無論技術還是企業機構或者服務方式,差不多都是抄襲而來的。

據說,上月底的科技會議之後,有七十多名中國科學院院士聯名上書,要求開放網路。他們要求的應該是對他們網開一面,而並非針對全體社會,或者,更可能是對科學院院士開放,而不是對所有科技工作者開放。然而對共產專制的治國者來說,封鎖是不能有漏洞的,他們不接受政治上的新思維,也無法接受科學上的新思維,這對共產黨來說尤其如此。要求共產黨開放網路,實際上是與虎謀皮。

網路封鎖本質上是資訊壟斷和控制,這和當年壟斷暴力和意識形態並無區別。在一個資訊時代壟斷資訊,和工業化時代壟斷資本的效果不會有太大區別,只是資訊壟斷遠遠困難得多。如果中國真的做到了資訊壟斷,中國必然是逐漸落後,最後落得個再次自我邊緣化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