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年東北三省在全國GDP增長的排名中都是最後墊底的,2015年遼寧還出現了全國唯一的負增長。圖為瀋陽街頭招攬工作的工人。(Getty Images)

東北大衰退,肇因於國企的腐敗和衰落。

從1999年開始,朱鎔基的經濟大權就被江澤民架空。

此後的國有企業膨脹成為壟斷企業,成為江澤民集團和腐敗分子掠奪百姓和斂財的國家機器。

國企改革遺禍至今,網民關心出路在哪?

文 _ 齊先予

2016年5月,習近平、李克強相繼到東北視察。若論資源之豐富,產業之堅實完整,起步點之高,全國無一地區能與東北媲美,但目前東北的困境卻最為明顯。最近幾年東北三省在全國GDP增長的排名中都是最後墊底的,2015年遼寧還出現了全國唯一的負增長。

對此,很多網友在論壇上各抒己見,希望能找到問題的關鍵,走出一條路來。

被人遺忘的光輝歷史

〈東北經濟持化續墊底 打了誰的臉〉,這篇文章首先表示,「中國經濟版圖就像光譜的排列一樣,從最北邊的紅色極(北方的蘇聯計畫經濟模式),逐漸過渡到最南邊的藍色極(英國式自由經濟模式,基地是晚清時期的廣州、改革開放後的香港)。中間的長三角一帶,則是兩種模式的混合影響區。

東北曾經的輝煌同樣令人震驚:在日本投降的1945年,全中國工業總產值中,東北占85%,臺灣占10%,中國的其餘部分(包括北京上海天津廣州武漢南京重慶等等所有地方)全部加起來卻只占5%。

在大陸歷史教科書中,關於東北1949年以前的歷史,講的只是奉系軍閥壓榨百姓,偽滿洲國的14年講的只是日本如何奴役人民,而對東北當時工業情況的描述卻是一片空白。讀罷曲曉範先生的《近代東北城市的歷史變遷》(東北師範大學出版社,2001),才如夢初醒般的驚訝於東北昔日的霸氣。

跟今天東北人口外流相反,當時東北人口猛增:1936年1月,全東北人口3097萬,1941年達到4229萬人。由此形成了上個世紀世界最大的移民潮,就是所謂的闖關東。到1945年,東北工業規模超過日本本土,雄踞亞洲第一。

1943年,東北生產了全中國88%的生鐵,93%的鋼材,93.3%的電,95%的機械,形成了龐大的特種鋼等當時領先世界的尖端科技企業。而20世紀30年代,長春是亞洲第一個全面普及抽水馬桶的城市,是亞洲第一個全面普及管道煤氣的城市,是中國第一個規劃地鐵(包括環城高速公路)的城市,主要街道的照明和電訊線路採用地下管線,也是亞洲第一個實現主幹道電線入地的城市。」
 


1944年長春人口達到121.7萬人,超過東京(都市區),號稱亞洲第一大都市。(公有領域)

作者認為,新的東北振興計畫,要在3年內投資1.6萬億,「可是輸血能解決問題嗎?東北問題的根本,仍是在於政府越俎代庖,市場缺位。這個體制的節不打開,後面的一切就無從談起。」

攀比心、產業機構弊端

去年有人轉發了一篇西西河忙總的帖子,作者自我介紹1994至2000年曾在黑、吉、遼三省大型國有企業接管時當過幾個企業總經理,對東北大型國企如何逐漸衰落有切身體會。

他認為,「一、關於個人素質:就我接觸的東北大型國企的技工和工程師個人技術水準和素質而言,比我後來工作的廣東、浙江、江蘇的同樣企業的平均水準高很多,應該與上海不相上下,在全國應該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二、關於人際關係和文化:東北由於歷史上是由闖關東逃命的人群組成,所以有很強的互助性和抱團性(是中性詞,沒有貶義),不然在那種惡劣的自然環境下無法生存。後來日本人帶來工業化,又過度強調紀律性,所以東北亞文化強調團體和協作,解放後又強調大鍋飯,等等,這些因素導致東北比中國其他地方都更具有特殊的亞文化特點:也即攀比心態,面子心態,等級心態。

三、產業結構問題:東北產業存在成熟過度的衰老,衰落是不可避免的。東北第一產業農業主要是大豆、玉米和水稻,由於受國外轉基因產品的衝擊,沒有成本優勢,石油、煤炭等產業資源基本進入衰落期,增長餘地不大;東北第二產業主要是重化工業和設備製造業。與俄羅斯情況類似,基本進入技術淘汰階段,而引進新技術,成本卻比其他地方高很多。東北第三產業沒有發達的第二產業支持,是沒有發展基礎的。」

地理上缺出海口

也有網友從地理位置出發,稱東北光從原材料運輸的便利上,都比不過河北,太偏了,而且出海口,主要就靠一個大連,難以融入世界工廠的行業。

也有學經濟的人表示,東北的經濟衰落是一個正常的過程,問題的癥結在於市場化的嚴重滯後以及大批僵化的不符合比較優勢的國企扭曲了資源配置。要想走出困境,就必須深入市場化改革,落實18大「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還有東北人自己分析說,「小錢看不上,大錢不敢想。只知道低頭拉車,不知道抬頭看路。這就是東北人目前的經濟觀。還有就是人際關係複雜,幹什麼都要請客送禮,貪官也很多很傻,公開要錢。再就是東北人排外,動不動就說南方人如何如何不好,我們東北人就如何如何好。還有地理人口因素,需要打通海參崴的出海通道,東北人婚姻不如南方穩定(有數據的,別不承認),生育率偏低,高層次人口外流比例高等等。」

而事實上,海參崴,即符拉迪沃斯托克,原來是中國的固有領土,後來被俄羅斯侵占。二戰結束,中華民國政府曾和當時的蘇聯政府簽訂協定,明確海參崴將於50年後歸還中國,但因江澤民的賣國妥協,1999年12月,海參崴被拱手奉送給俄國,斷了中華民族生存發展的後路。


海參崴是蔣介石誓死力爭的重要海港,被江澤民出賣給俄國,斷了中華民族生存發展的後路。(維基百科)

海參崴蔣誓死力爭 被江出賣給俄國

有資料顯示,國民黨政府曾積極要求收復符拉迪沃斯托克。1945年8月,在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時,蔣介石派代表宋子文、蔣經國向斯大林提出收回大連、海參崴、庫頁島等地的主權。

斯大林立刻威脅,如果中國堅決收回領土,蘇聯將協助中共推翻中華民國政府。蔣介石馬上回復,如果蘇聯借助中共,中國將加入西方同盟,並允許美國軍隊進入中蘇邊境。最後雙方終於達成「中蘇加盟條約」,蘇聯終於同意中國收回大連、旅順和滿洲鐵路(1946年),並達成協議,50年以後中國回收海參崴,條約還規定,中國不僅將於1950年恢復對蒙古駐軍,中國還可以在蒙古境內實行有條件的公民表決蒙古自治(蒙古的自治,相當於現在香港的自治)。最終,宋子文由於沒能收回庫頁島而拒絕簽字,由外長王世傑簽字。

然而,由於江澤民的日偽漢奸歷史被蘇聯克格勃間諜機關掌握,江繼而成為克格勃遠東局特務。為了掩蓋其二奸身分,江澤民極力討好俄羅斯,在任期間簽署了數條賣國條約。

江澤民在1991年、1994年訪俄,先後與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署了《俄國界東段協定》、《中俄國家西段協定》;1999年葉利欽訪北京時兩人又簽署了《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議定書構成了以後中俄邊界的法律文件。2001年7月江澤民再次訪莫斯科,與普京簽定《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以條約形式肯定國界線。

江澤民與俄羅斯簽訂的這些條約,均以沙俄和滿清簽訂的不平等條約劃定的國界為基礎,等於默認了沙皇和滿清簽的九項不平等條約。

這個條約的要害是,它使中國永遠喪失了約1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不包括外蒙),新疆與俄羅斯交叉口附近、靠近外蒙古和俄羅斯的黑龍江最西部、黑龍江和吉林北部交界處、以及烏蘇里江、圖們江出海口北部,全都劃給了俄羅斯。而這些土地甚至是蘇聯領導人列寧曾經三次發表政府聲明要歸還給中國的。

人心是關鍵

不過也有評論表示,東北經濟的衰敗與其道德良知的失落是成正比的:過去16年來,正因為東北三省是迫害「真善忍」最嚴重的地區,這裡的官吏也就變得了最「假惡暴」,這裡的經濟也就落入了最嚴重的困境。

上天是厚待東北人的,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就出生在吉林長春,法輪功最早就在東北三省傳出,1999年學煉法輪功的人數比例東北也是全國最高的省分。然而,自從1999年7月江澤民集團違背中國憲法,悍然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以來,東北民眾面臨著是默默支持「真善忍」,還是麻木順從「假惡暴」的良知選擇。


1992年5月,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首次公開向全社會傳授法輪功,法輪功在長春深入人心。圖為迫害之前,長春學員在長春地質宮前煉功的壯觀場面。(明慧網)

中國人自古就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東北三省竭力迫害學佛修佛之人,神佛能不懲罰作惡者嗎?最重要的是,那些沒有良知的作惡者都身居高位,他們根本沒把東北人民的福祉放在心上,東北人民能不受苦受窮嗎?

不過,事態也在發生變化。2002年3月5日,長春法輪功學員冒著生命危險在長春有線電視插播了近一個小時的法輪功真相節目,使很多人明白了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但隨後5000名法輪功學員被江澤民下令抓捕;2009年,大陸出現了第一封聲援法輪功學員的聯名信──來自遼寧省撫順市清原縣五個村的376位村民,聯名上書當局,要求為被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徐大為申冤。

從那以後,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的手印、簽字聯名信如同雨後春筍般,在大陸各地湧現,如:2011年秦皇島2300位村民簽名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2012年河北唐山「5300手印」要求釋放法輪功學員李珊珊、2013年天津「2800手印」營救法輪功學員滑連友、秦皇島「8000手印」營救法輪功學員崔愛軍、黑龍江省伊春市「15000手印」營救法輪功學員秦月明、2015年北京千餘民眾支持營救法輪功學員龐友等等事件,此起彼伏、舉不勝舉。

俗話說,神佛看人心。只要東北人民能真正靜下心來想一想,法輪功幫人祛病健身、提升道德水準,為什麼他們被迫害時,周圍很多人都無動於衷呢?在道德良知問題上,誰也不能充當旁觀者,因為我們的麻木妥協只會助長邪惡。當今東北的亂象可能是每個東北人在無意識中一點一滴促成的,要想改變外面的局勢,首先要從自己的內心尋找答案,只有人心正了,正氣強了,東北復興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