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澤民、周永康等「江蘇幫」幾乎占了中共半壁江山,勢力很深,涉及很多國家領導人,都是積極跟隨江搞鎮壓、不顧良知道德的「悶聲發大財」。習、王掃蕩「江蘇幫」牽出的必然是中央級的大型老虎。(Getty Images)

繼四川、山西兩省之後, 中共江蘇官場也成為反腐風暴的漩渦中心。

中共江蘇省委常委、副省長李雲峰近日遭受調查。

李雲峰是擔任28年涉5書記的江蘇官場大祕, 一石激起千層浪,很多人看懂了, 習近平、王岐山掃蕩「江蘇幫」牽出的必然是中央級的大型老虎。

又會牽扯到誰?這是人們最關心的話題。

查一查,一些中共高層的戶籍很多是江蘇的, 包括江澤民、李嵐清、周永康等。

「江蘇幫」幾乎占了中共官場半壁江山, 勢力很深,涉及到很多「國家領導人」,也出了不少貪官, 其共同點是:積極跟隨江澤民搞鎮壓、搞不顧良知道德的「悶聲發大財」。

文 _ 王淨文

公開資料顯示,5月30日落馬的李雲峰從1997年6月起先後任江蘇省委副祕書長、省委研究室主任、省委辦公廳主任;省委常委、省委祕書長、省委辦公廳主任、省政府常務副省長、黨組副書記等職。李雲峰在江蘇省委這28年來主要做祕書工作,他先後任5位江蘇省委書記頭號祕書,當心腹大祕。

28年涉5書記的江蘇官場大祕

李雲峰最後一次公開亮相是5月27日,江蘇省委常委會召開的會議上,從電視畫面中還能看到李雲峰端坐其中。就在此兩個月前,李還主持過「江蘇省政府第四次廉政工作會議」,他本人就管監察廳的反腐,而自己卻因涉嫌違紀被抓了進去。

59歲的李雲峰是江蘇句容人,1975年10月到句容縣春城公社「插隊」;1978年2月考入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後於1982年2月在鎮江地委黨校擔任教師;但一年後就在1983年8月上調到省委辦公廳老幹部處、祕書處當祕書;由於他擅長奉承迎合上級官員,1988年8月之後,升任副處長、省委辦公廳巡視督查組組長、處長。

1993年10月,他掛職江陰市委副書記;1996年1月,升任省委辦公廳副主任;1997年6月,任省委副祕書長,隨後他升任祕書長,辦公廳主任,直到2011年,才開始擺脫幕僚身分,擔任常務副省長。

官方雖以涉嫌「違紀」調查李雲峰,但沒有透露他的違紀案例,據騰訊財經《稜鏡》報導稱,有江蘇政界人士稱,其中一件是李雲峰曾在江蘇某地辦事處有百萬元級別的消費帳單,被中央紀檢機構所查知。還有消息人士表示,李雲峰牽涉的直接問題可能與江蘇一家政府政務信息化公司有關聯,該公司是江蘇省多個核心政府部門的重要供應商。數個信源均稱,該公司董事長與李雲峰走得很近。

李雲峰與那些已經落馬的貪官關係都很密切,如原南京市的市委書記楊衛澤、市長季建業,李雲峰的前任江蘇省委祕書長趙少麟等,因此有人把李雲峰稱為「江蘇第四虎」。

據消息人士透露,其實早在2015年底的中共18屆五中全會前,李雲峰就已被中紀委列入重點調查名單,2016年中共兩會後,李雲峰曾被中紀委約談了多次。

李雲峰的身分中,還有個頭銜:18屆中央候補委員。據大陸微信公號「政事兒」宣稱,包括李雲峰在內,18大以來,已有13名中共18屆中央候補委員被調查。

這些落馬官員大多都是江澤民派系的,都是積極跟隨江搞鎮壓、搞不顧良知道德的「悶聲發大財」。


有人把李雲峰稱為「江蘇第四虎」,擅長奉承迎合上級官員。「江蘇幫」落馬官員大多都是江澤民派系,積極跟隨江搞鎮壓、搞不顧良知道德的「悶聲發大財」。(新紀元合成圖)

趙少麟案牽出的團團伙伙

從表面上看,在落馬官員中,與李雲峰關係最明顯最直接的就是趙少麟:他倆曾是上下級和前後任的關係。1997年11月,趙少麟從淮陰調任江蘇省委,出任副祕書長、辦公廳主任,而彼時的李雲峰也是省委副祕書長。不久,趙少麟升任祕書長,而李雲峰還任副職。而在趙少麟2003年卸去省委辦公廳主任之後,繼任者正是李雲峰。而三年之後的2006年11月,當趙少麟卸任省委祕書長之後,繼任者也是李雲峰。

2014年10月,已退休近8年的趙少麟被調查;之前7月,其子、房地產商趙晉被抓。2015年4月,季建業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並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200萬元。判決書披露,季建業先後21次收受財物總計1132萬元,季建業的落馬源於習慣於小圈子隱蔽受賄腐敗,肆意破壞招投標程式,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其手段具有隱蔽性、防範性特徵。

趙少麟與被稱為「最牛開發商」的兒子趙晉,與多名落馬官員過從甚密: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長武長順、山東省委原常委、原濟南市委王敏等。王敏還將趙晉當成了自家的「錢袋子」和「提款機」,周本順妻子曾在一次宴席上公開表示稱,「我生了一個男娃,現在有兩個兒子」。「生的男娃」,指的是周本順之子周靖;「兩個兒子」,指的是除了周靖,還有「乾兒子」就是趙少麟之子趙晉。何家成的女兒被曝在趙晉公司吃空餉。

中紀委對趙少麟的通報中曾提到,他「在黨內搞團團伙伙,大肆進行利益交換、利益輸送,拉攏腐蝕領導幹部,公開散布與全面從嚴治黨要求相違背的言論」。「團團伙伙」這一說法當時還很少見,有人猜測,中紀委是暗示在江蘇官場存在各種各樣的小團伙,他們彼此形成幫派,互相勾結、互相庇護,也許李雲峰就在這些團團伙伙中。


趙少麟案牽出的團團伙伙,大肆進行利益交換,彼此形成幫派,互相勾結、互相庇護。(新紀元合成圖)

楊衛澤:周永康的親信

除了李雲峰與趙少麟的交集外,李與其他二「虎」也有交集。據《法制晚報》報導,李雲峰與楊衛澤共事多年。2006年11月,時任無錫市委書記楊衛澤和時任江蘇省委祕書長李雲峰同時進入江蘇省委常委。據坊間傳聞,李雲峰和2015年1月落馬的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係「連襟」,他們的太太是姐妹。

楊衛澤2015年1月4日被調查,半年後被「雙開」並移送司法機關,中紀委通報稱,楊衛澤有「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其特定關係人收受巨額錢款」等一系列問題。

據媒體報導,身為市長的季建業之所以不在南京市政府大院辦公,而在位於長江路的漢府飯店辦公,就是因為跟楊衛澤的矛盾太大甚至公開化。

江蘇無錫有「太湖衛士」之稱的民間環保專家吳立紅向《大紀元》記者介紹,楊衛澤被抓後,曾想自殺但沒有自殺成功,楊衛澤如果自殺成功的話,江蘇官場調查會增加很多阻力。

「去年楊衛澤1月分被雙規後,3月31日無錫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蔣洪亮跳塔自殺。當地官方說法是患抑鬱症,但他30日的時候,還在我們無錫主持會議。他的自殺明顯是跟楊衛澤有關,有人想要他死,他自己也做了丟卒保車的作用。楊衛澤當年任無錫市委書記、江蘇省常委時,蔣洪亮是宜興市委書記。」

吳立紅還表示,今天落馬的李雲峰肯定跟江蘇幫官場大清洗有關,江蘇出了不少貪官。除了在江蘇官場上本身落馬的這些外,還有一批從江蘇調任其他地方的官員也遭清洗落馬。吳立紅表示,江蘇官場水很深,查查都有問題,「原來我反映太湖污染的時候,那還是江澤民年代。當時國家主席是江澤民,省委書記是回良玉,太湖萬人抗議污染,但消息被壓下來了。後來溫家寶總理來查看,還是被當時的省委書記回良玉欺騙了。」
他還強調,江蘇幫勢力很深,涉及到很多「國家領導人」;查一查原來的一些中共高層,就可知他們的戶籍都是江蘇的,包括江澤民、李嵐清、周永康等。江蘇幫占了中共中央委員跟中央的常委幾乎半壁江山。

江蘇「第三虎」楊衛澤2015年1月4日被帶走調查時,吳立紅就曾向《大紀元》披露楊衛澤巴結周永康建周家故居、改路名為「永康大道」,另外楊衛澤還會用很多變相手法將無錫的地皮劃給周永康的親屬,且在轉幾個彎後都到了他們官僚的腰包裡去了,甚至還幫周永康家族修建150平方米祖墳。


江蘇「第三虎」楊衛澤巴結周永康,建周家故居、變相將無錫的地皮劃給周永康的親屬,甚至還幫周永康家族修建150平方米祖墳。(新紀元合成圖)

吳立紅這次強調,「楊衛澤從交通廳長開始,一路帶病提拔,最後才被抓。他一路出事、一路有人在保護他,這誰都看得懂。無錫出了周永康這麼一個壞蛋,把無錫人的臉丟盡了。他的老宅很多人去參觀,我建議將周永康老宅做一個反腐敗的教育基地很好。」

他還表示,周永康從石油系到四川、再到公安部長、再做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背後是誰,大家都很明暸的事情。現在山西幫、祕書幫、石油幫、政法系都在清洗,我們江蘇幫的清洗應該是才剛剛開始,水很深,什麼時候能徹底清洗掉,現在好多領導都是江蘇人,我們都在拭目以待。

「獨步全國」江蘇成最動盪官場

楊衛澤被指是江派大佬周永康的人馬。季建業則是江澤民的心腹,被稱為江的「揚州大管家」。除前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前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是江蘇人外,「江蘇幫」還出了不少地方實權人物。如現任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前國務院副總理回良玉、前商務部部長陳德銘、現任江蘇蘇州市委書記蔣宏坤、前海南省省長蔣定之、前遼寧省委書記王珉、前深圳市委書記王榮、前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等都是江派大員。

江派擁有實權時,江蘇官場一度被標榜成「中國官場的樣本」,「蘇南模式」更成為各地效仿的對象,江蘇官員也頻頻外調,去指導其他省分工作。習近平上臺初期,由於江蘇貪官根深葉茂,習沒有碰他們,但等到2015年「九三大閱兵」之後,習近平實力大增,於是人們看到中紀委的鐵拳開始砸向了江蘇,江蘇官場的大小老虎蒼蠅相繼被抓,以至於江蘇成了貪腐的重災區。

由於官場「地震」不斷,江蘇官場不得不進行人事調整,自2015年以來,先後有5名副省長去職,另外有3人上調中央。據陸媒評價,江蘇這個經濟大省官場的調整幅度「獨步全國」。江蘇如此之多的高官落馬,讓人自然聯想起了此前呈現「塌方式腐敗」的山西。李雲峰長期在江蘇官場耕耘,其牽扯到的人很多。

此外,現任副省長徐鳴已年滿60歲到副省部級幹部退休年齡,並於今年1月成為省政協副主席,按慣例徐也將辭去副省長職務。加上此次李雲峰的落馬,按照2013年換屆之初「一正八副」的規模,江蘇省還有5個副省長職位待補缺。

鹽城高幹子弟受酷刑驚動胡錦濤

有消息稱,江蘇官場之所以動盪這麼大,還與江蘇鹽城兩位高幹子弟給胡錦濤和習近平的公開信有關,從那時起,江蘇的惡政與貪腐就在中南海出名了。


江蘇官場之所以動盪得這麼大,還與江蘇鹽城兩位高幹子弟給胡錦濤和習近平的公開信有關。左圖:為胡錦濤親赴鹽城了解情況。右圖: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酷刑。(大紀元合成圖)

據「明慧網」2012年6月4日的報導,有兩名法輪功學員是親兄弟,同時也是高幹子弟,在前幾年被非法勞教,然後遭到了殘酷的迫害。哥哥被非法審訊15個日夜,被迫害昏迷4、5次,差點被害死。最後當地官員也沒拿到口供和簽字,就把他們送去勞教。之後兄弟倆通過關係告狀,但是在當時被壓下來了。

出獄幾年後,兄弟倆向「610」和當地的官員提出要求公開的巨額賠償和道歉,並且公開審訊錄像。他們告訴當地的「610」和公安局的高官以及政法委書記等官員,如果不公開賠償,就把他們的腐敗證據公布在網路上,同時通過特殊管道送到中共的政治局常委手中,送給中紀委,讓紀委去「雙規」他們。

據說,那位哥哥還找了在黨政軍的高幹子弟朋友們求助,他們聯合起來之後,動用中共黨政軍某些部門的力量,花了近一年時間,跟蹤了很多當時迫害他們兄弟的各級官員。用遠距離攝像機取得了很多官員的腐敗證據,而且延伸跟蹤調查了更多的官員。當時胡錦濤派賈慶林到鹽城調查此事,該地的官員都互相推責,使得賈慶林臉色鐵青。

2012年10月27日,《大紀元》曾發表名為〈一宗高幹子弟官司轟動中南海 高官求刊登求饒信〉報導,報導稱一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國某市政法委(「610」或公安系統)負責人委託其親屬轉給《大紀元》一份請求刊登的告饒信,該求饒信是特別寫給被他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信中反覆「跪求」法輪功學員饒恕他的罪行。同時該信披露了中共政法委系統在常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罪惡黑幕,政法委系統官員精神已處於崩潰狀態。

賈慶林的造訪也沒有解決這件事情,後來事情鬧得越來越大,等到了2012年12月26日至29日,胡錦濤訪問江蘇,其中一站就是鹽城。據知情人介紹,政治局都收到了這起法輪功控告惡警事件的傳真,這次是胡錦濤親自實地了解情況。《新紀元》周刊當時發表了獨家報導〈獨家!胡錦濤赴鹽城涉及的密案〉(第309期2013/01/10)。

等到了2013年2月28日上午,中共宣布朱克江任鹽城市委委員、常委、書記,原鹽城市委書記趙鵬被免去常委、委員以及人大常委會主任等一切職務。在此法輪功案中,當時趙鵬是鹽城市委書記。

牽出回良玉、王榮、羅志軍等


目前,江蘇幫積極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大多被當局抓捕和查辦,除了他們提到的那些貪官污吏之外,順藤摸瓜,人們還發現了很多目前尚未落馬、但隨時可能被抓的江派在江蘇的爪牙。

18大後,江蘇官場地震不斷,目前「江蘇幫」已大崩盤,官員頻頻落馬。除楊衛澤、季建業、趙少麟、李雲峰之外,還有江蘇省連雲港市委書記李強及江蘇省南京市委常委、建鄴區委書記馮亞軍等先後落馬,而且不少調出江蘇的官員,最後也在其他地方落馬。

2016年3月4日,中共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遼寧前省委書記王珉落馬。其被指是「江蘇幫」要員,仕途起步於江蘇。消息人士稱,王珉的問題是調查「江蘇幫」的延續。此外,近年來被指是「江蘇幫」的現任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和廣東省政協主席王榮多次傳出被調查和被調離的消息。

港媒曾披露,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找王榮談話,責成王榮主動交代其在江蘇擔任領導工作期間的經濟問題、參與幫派活動問題、個人生活作風問題。胡講明,有關他的舉報信已有不少,都由知情人所「揭發」。

羅志軍與江澤民關係匪淺,也是周永康的心腹。近年來,羅志軍貪腐、包養情婦、涉令計劃案和周永康案、被調查等負面消息不斷。在流傳的薄、周政變18人名單上,羅志軍是政變後的中共公安部長。此外,羅志軍曾靠積極追隨江澤民、周永康等殘酷迫害法輪功而發跡,被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列為被追查的對象。

據法廣2016年4月報導,羅志軍因涉嫌捲入周永康和令計劃集團,前景不妙。有消息人士向《外參》雜誌披露:「羅志軍最好的下場也就是平安退休,或者出任閒職。」


江蘇幫積極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大多被當局抓捕和查辦,但還有很多尚未落馬、隨時可能被抓,與江澤民關係匪淺的羅志軍,因涉嫌捲入周永康和令計劃集團,前景不妙。(大紀元合成圖)

有消息稱,高層在考慮將羅志軍調離南京。至於是否像前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前山西省委書記袁純清那樣,先挪到中共中央某個二線機構安排一個閒差,還是立案審查,目前尚未決定。

2015年2月,王榮從深圳「一把手」調任「高危職位」的廣東省政協主席。外界普遍認為這明顯是「明升暗降」,並認為其「前途未卜」。

一直以來,有傳聞稱王榮是江澤民妻子王冶坪的內侄,還有傳言稱王榮當年先後擔任江蘇省無錫市和蘇州市委書記,也是與其家庭背景有關。

屬於江蘇幫的還有回良玉。回良玉是前中共副總理,他也是趙少麟貪腐的後臺。自由亞洲電臺曾發表高新的評論文章稱,「趙少麟落馬了,回良玉也快了」。當年在江蘇省委機關大院裡上上下下,人人都還能記得趙少麟是怎麼巴結回良玉的。當地早有傳聞說回良玉在江蘇任職期間促成的那項「首長別墅」工程,正是趙少麟全權經手完成的。

王岐山隱身 兩虎落馬只是前奏

王岐山自4月20日出席中紀委「派駐紀檢組組長副組長培訓班」以來,一直未在媒體上露面,直至5月30日與其他常委一起出席全國科技創新大會,王岐山「淡出」媒體整整40天。

在其「隱身」期間,中紀委6天內連打兩「虎」,5月24日安徽省副省長楊振超落馬,6天後江蘇常務副省長李雲峰落馬。安徽是江澤民堂妹江澤慧有說話權的地方。

18大以來,安徽先後有3名「老虎」落馬,分別是前安徽省副省長倪發科、前安徽省政協副主席韓先聰及副省長楊振超。有報導稱,倪發科是江澤慧的女婿。倪發科曾因欺騙時任中共總理朱鎔基被朱「怒斥」,但倪仍一路被提拔,直到副省長。中共官媒曾刊文質疑說,倪發科的「包天之膽」是誰給的?

如今習近平在安徽、江蘇同時動手,反腐攻勢凌厲。有陸媒報導說,王岐山的目標並不是這兩個副省長,習、王在「下一盤更大的棋」,甚至可能有更大的「老虎」被打被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