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5月揭示,直至今日仍有大量中國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摘器官。(大紀元資料室)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5月19日公布的一份21萬多字的綜合調查報告,揭示中國存在著龐大的活人器官供體庫的六大類證據,以及大量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摘器官。

文 _ 王珍

1999年後中國器官移植產業爆炸性增長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時間同步,並呈現其獨有的特徵,移植器官之種類繁多、規模之大、等待時間之短和移植器官質量之佳、器官之鮮活等特徵,都指向其必要條件──器官的反向配型和基數巨大的活人供體庫的存在。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透過十年的持續調查取證,對中國865家開展器官移植的醫院追蹤,以及對9500多名移植執業醫生的幾十萬份公開媒體報導、醫生論文、醫院網站備份和數據庫資料的多回搜索和分析中,採集到兩千多個電話錄音證據,獲取上萬條證據資料,於2016年5月19日公布了一份約21萬字的綜合調查報告,揭示中國存在著龐大的活人器官供體庫的證據,以直至今日仍有大量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摘器官。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透過對中國865家開展器官移植的醫院追蹤,以及對9500多名移植執業醫生的調查,揭示中國存在著龐大的活人器官供體庫的證據。(追查國際提供)


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流程圖。(追查國際提供)

六大類證據顯示中國有活人供體庫

證據1:器官移植等待時間超短

正常國家是正向配型,即病人等器官,等待器官的時間通常為幾年。而中國是反向配型,即器官等病人,平均等待時間為1至2周。

號稱亞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網站統計表明,該醫院2005年有647例肝移植,病人平均等待時間為二周。目前該網頁已經被刪除,但是可以在互聯網檔案中找到備份。超短的器官等待時間引來了大量的國際器官移植人數。僅2003至2005年三年間,每年到中國做器官移植的外國人數就有2000多人。


自從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消息被報導後,各界人士紛紛呼籲制止迫害。圖為2012年10月1日香港法輪功學員遊行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潘在殊/大紀元)

證據2:肝移植數量驚人 按需殺人

所謂急診肝移植,是對存活時間不超過72小時的急性重型肝病患者所做的緊急換肝手術。因為緊急配型困難,國外等待供體時間很長,所以罕見急診肝移植。而在中國,急診肝移植竟然很普遍,根據《中國肝移植註冊2006年度報告》2005年4月6日至2006年12月31日期間,在8486例肝移植數據中,竟然就有高達1150例是急診肝移植。

中共體制下的死囚處決也得按一定的司法程式,需要最高法院批覆和按規定的時間處決,所以死囚犯的數量不可能滿足大量突發的急診肝移植的需求。這樣大的急診肝移植數量和驚人的快速移植表明,醫院可以及時從供體庫中為患者採摘匹配的器官,是在按需殺人。

證據3:一臺手術多個備用器官

許多醫院都為一臺移植手術使用多個備用供體器官,例如,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2005年在新疆做一起肝移植手術時,甚至拿3個活人做備用肝。這揭示了活人器官供體庫的存在和地下運作體系的精良。

證據4:多臺移植手術同時進行

很多大陸醫院是多臺移植手術同時進行。例如:第三軍醫大學新橋醫院曾在一天之內就做了24臺腎移植手術。天津第一中心醫院一天之內做過24臺肝臟和腎臟移植手術。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曾在一天內做了19臺腎移植。長沙湘雅醫院曾一天做過17臺移植手術。

從醫學角度看,在同一天找到如此多的組織配型相對吻合的死囚供體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可能是事先已經存在著驗好了血型和組織配型的活體器官供體庫。


追查國際於2016年2月16日在網站發布了35張證據,顯示中共藏有祕密集中營,做為活人器官供體庫。(追查國際提供)

證據5:活摘曝光後的突擊移植

追查國際經調查確認,在2006年3月9日蘇家屯集中營事件被曝光後,中國許多醫院都有一個突擊移植的時段。一時間全國眾多醫院,突然間有了大量的器官供體,需要加班加點的趕著做器官移植。從那時到2007年間,形成了一個器官移植的高峰期。該現象顯示有大量活人器官急待處理,中共在突擊清理供體庫存。

證據6: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驗血

大量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在遭受了各種虐待後,還被強制驗血,而其他勞教人員、囚犯並沒有如此被對待。從側面也證實了中共在建立反向配型(器官等病人)的活體數據庫。

追查國際調查員以病人或病人親屬的身分給大陸一些醫院打電話詢問器官供體的情況,山東千佛山醫院醫生說:4月肯定會比較多法輪功供體,現在這供體逐漸多起來了。

廣州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醫生說:最近有一批,4月中旬到下旬有一批。煉功人身體比較好,都是年輕的,20至30歲,沒有傳染病,沒有愛滋病和梅毒。

2006年4月,清華大學附二院玉泉醫院腎移植中心李宏輝被調派到腎源多的四川,幫成都空軍醫院做腎移植,許亞宏也稱5月供體挺多,兩人都承認用法輪功學員供體。

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

自1999年之後,大陸器官移植產業呈爆炸性增長,與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群體滅絕性迫害的時間相吻合。據2010年3月《南方周末》發表的〈器官捐獻迷宮:但見器官,不見人〉披露:「2000年是中國器官移植的分水嶺。」「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三倍。」

追查國際也公布了這份報告所引用證據的相關網頁、醫生論文等資料的來源,以存檔鏈接的方式全部在章節附註(References),直接呈現原始證據實況圖片,供讀者查詢證據出處。

黃潔夫一臺肝手術 3活人備宰取肝

這份報告還列舉了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中國器官移植發言人黃潔夫2005年在新疆做的一起肝移植手術時,幾小時內就從廣州、重慶和新疆調來三個匹配的肝臟供體,追查國際通過分析認為,這3個供體實際是3個肝臟匹配的大活人。

報告引述中共官方媒體《烏魯木齊在線》、新浪網和《中國護士》雜誌報導,2005年9月28日下午,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在隨同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參加新疆自治區成立50周年活動時,順便在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演示了一場自體肝移植手術。

原定黃潔夫是做一臺異體肝移植,當切開患者腹腔後發現可以做自體肝移植,於是臨時決定改做自體移植。自體肝移植就是將患病肝臟取出,切去腫瘤等病灶,再將其肝臟移植回原位。

為防萬一自體移植失敗時緊急改做異體肝移植,需要有備用肝。但是原先準備移植用的備用肝屆時過期失效,不能再用。於是,黃潔夫聯繫位於廣州的中山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和重慶的第三醫科大學西南肝臟醫院,分別讓他們準備一個備用肝。

幾小時內找到匹配肝臟

《當代護士》雜誌報導中稱28日下午幾個小時之內廣州中山三院和重慶西南醫院就找到了「相同血型和基因位點」的備用肝。「29日下午6點30分,匹配的肝臟就由重慶運來了!《烏魯木齊在線》報導廣州中山醫院的三名醫護人員也帶著轉流設備和一個肝臟火速趕到新疆!」新疆方面也迅速找到了匹配的備用肝。

黃潔夫的手術從29日晚7點一直做到30日早上10點,在觀察24小時後,黃宣布手術成功,不再需要備用肝臟了。這時從重慶和廣州的2個備用肝運到新疆,用了一天的時間,加上手術及觀察的39個小時,就已經大約60多個小時了。

在器官移植手術中,自供體內切取器官並阻斷其動靜脈血管起,直到用冷灌洗液將其中心降溫為止這段時間,稱為熱缺血時間;從降到低溫開始,到移植器官在受體內接通血管開放血流這段時間,叫做冷缺血時間。

中共衛生部2006年發布的「肝臟移植技術管理規範」規定肝臟冷缺血時間不超過15小時。因受冷缺血時間的限制,所以黃潔夫最初準備的移植肝就不可能再用了。

追查國際的報告分析,因受冷缺血時間的限制,從重慶和廣州運來的兩個備用肝只能是兩個大活人,否則別說從尋找肝臟開始,就算手術開始到得到自體移植手術的結果就過了39小時,事先摘下來的肝臟早就失效了。新疆找到的備用肝也是等待的活人。

同樣,因為冷缺血時間的限制和手術應急需要,必定是事先確定準備好,視手術需要隨時宰割切取。

活人供體器官庫

這也佐證,有一個游離於司法體系外的特殊在押活人供體器官庫存在,也就是說,在正常司法之外有一個可隨意用來取器官宰割的人群。

因為死囚處決是有嚴格法律規定的,必須按高院批覆的死刑執行時間及地點處決,必須有法院和檢察院的專人在場,驗明正身之後才能處決,處決之後還要檢驗。在黃潔夫的手術中,重慶和廣州的醫護人員能夠帶著備用供肝活人坐飛機行走,證明這兩個備用肝供體是游離於常規司法體系之外的特殊在押的人。

從黃潔夫跨省市調配自如,從器官配型機率看兩地選取備用肝成功的速度,可以窺見其儲備活人供體數量之龐大。這起被媒體意外洩露的操作過程印證了這一點。

另外需要說明的是,中國大陸醫院所說的「活體移植」與國外保證捐贈者安全的活體移植不同,國外活體肝移植是部分肝移植,從供體(主要是親屬)身上取部分肝臟給受體,而中國大量醫院是從活人身上切下全部肝臟植給患者,而人只有一個肝臟,其實就是取肝殺人。黃潔夫這一次手術就有三個備用肝,三條人命。因為黃潔夫做的肝移植是全肝移植,一個肝一條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