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來自英國利茲的退休老師張善緣在5月15日紐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場外。(大紀元)

「Your signature can save life.」(你的簽名可以拯救生命)在英國利茲,不會說英語的退休老師張善緣把這句話寫在小紙牌上讓外國人看,很多人豎起拇指鼓勵她,向她索取真相資料並簽名呼籲聯合國幫助制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文 _ 文華

2016年5月13日是第24屆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自全球各地的近萬名法輪功學員匯聚在世界之都紐約,先後舉辦了「聲援2.3億華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的大遊行、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等活動。在萬人聚會的現場外,來自英國利茲(Leeds)的退休老師張善緣精神飽滿、滿臉笑容。

儘管她不會英文,但在過去三、四年中,她讓8萬多利茲人明白真相,在呼籲聯合國幫助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徵簽表上簽了名。

祖輩修佛道 積善得福報

現年65歲的張善緣出身在河北,家族中她知道的就有8位老人曾經修佛修道。修煉的老人們都有特異功能,會給百姓治病療災,被當地人稱為「神凡兩醫」,「李五爺」或「李善人」等。提起兒時的往事,她很感激祖輩為後人積攢的福德。

以下是張善緣的自述。

我從小就記得,我家老人每天晚上燒香、磕頭;打坐、念經。在那種氛圍中入睡,我有入仙境的感覺。我覺得人神共存,是神佛保佑我們全家人平安入睡。即使在那史無前例的毛左瘋狂的年代,我家老人依舊自己做香,每天晚上打坐、念經。那時我也跟著做香。

我很小的時候,老人們就說我上世是修佛的,因為我的脖子下面有一個很大的圈兒,有功能的人看到那是一串佛珠。四十多歲的時候還有人說我的上世是中國十大佛寺之一的某某寺的方丈張某某轉生。一句話,我們家與佛有緣。

我還記得老人講的一個預言故事。1944年春天,我家親戚去五台山燒香。五台山上當家的和尚說:「李善人,你是最後一次來燒香了。」還說:「回家後,你把帶皮兒的糧食脫成坯,壘個葫蘆頭兒放起來。」


1944年春天,五台山和尚曾預示張善緣家族老人躲避「文革」浩劫及大饑荒。圖為五台山寺廟。(Zcm11/維基百科)

李善人回家後就與其他修煉的老人們交流,悟到:自家的私有土地多了,可能對自己和後代都不好,於是我家把很多土地處理了。不久村裡就開始「土改鬧革命」,很多勤勞肯幹的人被打成地主,受盡凌辱,有的還被害死了。我家老人和親戚們都躲過了這一劫,也躲過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橫掃一切牛鬼蛇神」的那一劫。老人們覺得得到了神佛的保佑,從而更加相信神佛。

等到1960年的大饑荒爆發時,我家老人們才悟到:和尚的點化裡還有:要儲存糧食。可是悔之晚矣!

我終於盼來了真神!

四十多年前我家老人跟我說過:現在人類社會道德下滑,人不守做人的規矩,很多人不敬天地、不信神佛,世風日下。等到了「末劫年」,社會上男不男女不女,人不人鬼不鬼,為了私欲無惡不作,人世間非常亂;山崩地裂,天塌地陷,三災八難人人受苦,到那時會有真神來亂世救人。「我是趕不上了,你們會趕上,未期不會太遠」。老人還根據古書上的預言說出了真神的外貌。

多年來我一直信仰神佛,期待著真神的到來。為了祛病健身,我練過幾種氣功,也找過狐黃白柳,還學過祝由科給別人祛病,還信過耶穌,但幾十年下來,我還是在崎嶇的泥濘小路上爬行。

早在1995年就有人告訴我法輪功,但我無動於衷。等到了1999連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之後,我看見全國所有媒體每天24小時滾動新聞誣衊法輪大法,真是鋪天蓋地啊。我百思不得其解,便主動的找到那位大法弟子說:請把你的《轉法輪》借給我看看,裡面到底寫了什麼。我自覺是個善於辨別是非的人,也經歷過文革,不會再盲目的相信什麼或反對什麼。

我認真的讀完一遍《轉法輪》後,將書歸還原主。我說:「這是一本好書,是教人修煉的書,如果很多人煉法輪功,社會就穩定了,就用不著政府一次又一次的擴大公檢法隊伍了。這是整好人的運動。江澤民的迫害法輪功運動相當於當年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現在的『610』相當於當年的『中央文革小組』,這次迫害法輪功運動恐怕會比文化大革命來勢更猛。」

一小時脫胎換骨的神奇經歷

我當時覺得法輪功好,但還是沒有練,直到半年多後的2000年2月17日庚辰年正月初三。那天晚上九點多,我掃地時,腿又疼起來了,疼得不能走路。我想:明天是我公公的生日,我的三個弟弟和兩個侄子還來拜年,我怎麼招待?要叫娘家人知道了我的腿疼病這麼厲害,他們會是什麼心情?

我腿疼是老毛病了,左腿膝蓋左側長出一個大包,疼的不能走路,因醫治無效反而造成藥物中毒,從膝蓋到整個小腿長出了無數個小包兒,連成一片,通紅鋥亮,可怕至極。一度按摩後好些,但那天又犯了。

當時在北京上學的女兒回家過年。女兒親眼看見我痛苦的樣子,就勸我煉法輪功。我說:「我天天都很忙,哪有時間煉功啊?」女兒說:「很多有病的人煉了法輪功病就好了。」隨著女兒話音的消失,我腦子裡就變得空空的,沒有任何思考,就跟女兒學著煉了一小時法輪功靜功。

在煉功過程中我的感覺很明顯:盤腿打坐大約十分鐘後,我右腿大腿處噌噌地往外竄涼氣,好像大腿裡面有機器有動力一樣,不停的往外排涼氣,接著我的後背熱起來了,隨後腦袋出汗了,大汗濕透了所有的頭髮,那種感受非常奇特,就像美國電影描述的體內巨變一樣,我當時汗流滿面,但心裡覺得很舒服很興奮,就這樣堅持打坐。神奇的是,等我煉完這一小時打坐,我的腿疼、腰疼、肩周炎、手麻木、頸椎增生、高血壓、視疲勞等疾病立即不翼而飛,就像脫胎換骨一樣,我一下變成了一個新人!師父快速的把我從病痛中解救出來,使我遠離了病痛的苦海,從此我無病一身輕,告別了求醫問藥的痛苦歲月。那個感受太神奇了!

如今16年過去了,16年如同一日,我天天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之中,非常幸福。煉一小時法輪功就能去掉全身疾病,這個的奇效是用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只有讀師父的寶書才能理悟。是師父瞬間給我清理了身體,去掉了全身疾病,讓我無病一身輕。可從中師父肯定為我承受了很多,我無法報答師恩,只有精進實修,以報師恩。

那時在大陸,我把煉法輪功的神奇故事講給很多人聽,還請了很多人來我家了解真相,有十多位有緣人跟我學煉法輪功,走入了大法修煉。《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我到處去散發,從城市到農村,我到處去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保平安。


據明慧網2005年7月30日報導,北京、天津、河北保定石家莊等地各界正義之士巧妙傳遞《九評》及退黨資訊,見者欣喜,口耳相傳。(明慧網)

留下來救人是我的使命

多年來中共邪黨欺騙中國人,說海外有反華勢力。2005年1月我第一次來英國給女兒帶孩子時,就到處找反華勢力,怎麼也沒找到。後來我明白了:海外根本就沒有反華勢力,中共這個體制的本身才是一個最邪惡的反華勢力。

2008年4月我再次來英國幫女兒帶孩子,很多同修都勸我留在英國講真相、勸三退。那時我執著心很多、很重,最重的執著就是「親情」和「怕心」。我家老少四代都需要我關照,在中國,我和親戚們及自己的家族關係都很好;我的鄰居們都很好,朋友也很多,我有一個很大的很舒適的生活環境。我捨不得真的離開他們。

而在英國,我語言不通,還有人與人之間的摩擦,不順氣兒的時候很多,生活落差太大。再說海外有很多特務,在我第一次參加洪法活動時,就出現了兩個中共特務給我們拍照錄像,我擔心如果被特務知道了,會不會株連國內我的親人?那時我天天心裡翻江倒海似的思考著是否留在英國。

經過五個月的翻江倒海,最終還是使命戰勝了自我,我決定留下來。利茲是英國第三大城市,我就每天去市中心講大法真相,做徵簽,勸三退。當走過這六、七年來的風風雨雨之後,我才醒悟到:這是師父給我安排的修煉之路,我就應該留在英國,在這裡修好自己,多救眾生。


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前的遊客駐足觀看法輪功真相展板。(明慧網)

在街上講真相、勸三退時,我感覺自己進入到一種神奇的狀態:當我救人的意念一出,就覺得全身輕飄飄的飄了起來,心中充滿了慈悲和喜悅,微笑油然而生。看到中國人猶如我的親人,瞬間我頭腦清晰、思維敏捷、智慧源源不斷,開門見山,直奔退黨主題。說話風趣,富有節奏,注視著對方的眼神,分析他的心理變化,很快我就能反映過來,幾句話就能解開他的心結。

讓對方感覺到:我是一個好人,說的都是真話,都是為他好,聽了我的勸告,就是他明智的選擇,他就會有美好的未來。當他明白到這個成度的時候,就會選擇三退。

不會英文也能徵簽

從2012年10月開始,我開始向英國人徵簽。當我向英國人徵簽時,也會進入一種神奇的狀態:在感覺覺身體輕飄飄的同時,我還感覺我的心和眾生得救緊緊相連。開始我不會說英語,就把「Your signature can save life.」(你的簽名可以拯救生命)這句話寫在小紙牌的反正兩面。我一邊學著說英文,一邊拿著小紙牌讓眾生看,很多眾生豎起拇指鼓勵我,就這樣很多人都來簽名。


英國利茲市政廳。(公有領域)

現在我學會了說好幾句相關的英文,語言豐富了,講真相效果也更好了。有人追著我簽名,要真相資料。

我就這樣天天到大街上去講真相,風雨無阻。很多人明白真相簽名後,還幫我講真相給其他眾生,還有幫我徵簽的。尤為突出的是:一位五十多歲的印巴男士在自己的店鋪裡,幫我徵簽了130多人;一位70多歲行動不便、給老闆打工的英國女士,在自己打工的攤位上幫我徵簽了700多人。

得救的眾生發自內心的感激都說謝謝!三退後的中國人有的振臂高呼「法輪大法好!」有的和我擁抱,有的說:「阿姨辛苦了!謝謝阿姨!」有的雙手合十、作揖拱手說:「謝謝阿姨救我們全家脫離苦海!」我說:我是大法弟子,要謝就謝我們的師父吧!有的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還有中國學生幫我向中國人講真相的。簽名的西方人,有的和我擁抱,有的雙手豎起大拇指,有的雙手合十,有的鞠躬,還有不少人高興的拍拍我的肩膀。小孩也有雙手合十表示謝意的。還有跟我合影的。

我發現,三退得救後的人身心都會發生變化:眼睛變得明亮,臉色變得紅潤,整個人變得神采奕奕,這是一個普遍現象,也是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據英國退黨中心介紹,從2012年開始到現在,張善緣總共徵簽8萬多人。一個計算機專家曾對她說:「今後那些你救下的人,會給你在利茲市中心塑一個碑,做一個雕塑,是法輪功救了我們!滿城的人都得感謝法輪功!」◇